方望溪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四 方望溪先生全集 卷第十五
清 方苞 撰清 蘇惇元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戴氏刊本
卷第十六

望溪先生文集卷十五

 頌銘

聖主親征漠北頌康𤋮三十五年

皇帝撫臨天下三十有五年悉治方內冠帶之民興敎

慕德百嘉鬯遂萬物皞皞四海外國蠻夷族部之君長

槎浮索引候風潮踰嶺隘稽顙曡跡而來獻見者馳驛

相望惟乙亥之秋西北虜酋噶爾丹恃所處僻遠倔强

稱兵齮蹂北徼諸部臣屬內附者經冬渉春駐兵田牧

諸部震恐蕩析離居奔訴闕下

皇帝哀矜不忍棄之覆幬之外又慮黠寇猘狂毀我藩

衞邊郵日駭漸爲百姓勞費將總六師

親征之於時內外文武小大之臣鮮不惶疑震恐謂虜

居絶塞道路所次山谷曠莽阻深宜且命將出師不宜

乘輿又其俗遷徙無常居恐大軍深入逐捕無所得萬

口一聲交章懇請

皇帝內斷於心丙子春二月以費揚古爲撫遠大將軍

率師由西道刻日進𠞰

詔陜西將軍孫思克出師據土刺河斷虜歸路三月初

皇帝總六師由中道出次古北口

詔曰朕念士大夫卒校勞苦自今以始朕日御一餐與

六師共之初羣臣慮塞外道逴遠少水泉蜚輓阻艱及

車駕出塞雨雪閒作而芻糧次第達師中所至疏礀鑿

井甘泉湧溢士馬饒給如內地始知

上神略廣運諸事經畫豫備纖悉無遺也五月丙辰師

次拖林越數日進逼黑盧倫河虜聞王師天降震慄喪

氣日夜引遁癸亥

皇帝親部署諸軍倍道迫逐丙寅

車駕過河朔至拖諾山虜棄氊裘甲兵老弱宵遁訊之

俘人云當過巴顏而西矣

上曰虜遁而西適與西師遇朕親經畫兩路兵食毋乏

虜可草薙而禽獮矣戊辰

皇帝班師命將軍馬思哈率精兵逐北是日虜至昭水

將軍揚古將軍思克兵俱會敦陣奮擊虜軍大敗自未

達酉斬截無算俘獲子女畜物以億計餘黨潰散庚午

西師奏㨗

行在諸王大臣表請降

明詔祭吿

天地

宗廟百神宣布中外

制曰可伏見

聖謨深遠爲海內元元計萬世之安屛斥羣議創非常

之原躬涖行閒率先士卒抗威萬里沙場之外殲刈累

歲驕悍狡黠之虜自出車餽糧整屯按部以曁設䇿制

謀厲兵熸寇事無小大悉出

神䇿廟算論效收功如指諸掌遂使普天之下窮荒不

毛之域尺地寸土皆歸版輿上及飛鳥下及淵魚惴耎

肖翹之物莫不若其性自漢唐以來未有躋登兹盛者

臣苞方遊太學未獲瞻塞上旟旐之光聽軍前凱歌

之聲伏讀

明詔懽忭蹈舞謹拜手稽首而作頌曰

巍巍我

皇至仁天覆陰陽蒸陶萬物在宥綱紀昭明德施磅礴

海隅蒼生飮食宴樂四海外國莫不懷柔齎籯奉䞇以

後爲羞蠢兹醜虜自懟其生背義作慝以干大𠛬擅興

戈鋋陵我北徼自秋徂春猖狂襲盜謂居窮荒天威不

及故集䗦𧓽逞其毒螫

皇帝曰咨虜爲不道凡兹屬國惟予怙冒蛇豕不除善

良曷育朕親行師是絶是忽惟時在廷小大惶悸交章

請畱至於再四

聖志不疑神明默運三方布師以制虜命乃

命揚古汝行自西批其肘腋使賊不支乃

詔思克斷其歸道拊背扼吭使虜噎媢乃撰吉日乃詰

兵戎六師張皇我

皇在中分部授律緜緜翼翼發如川流屯如山立陰山

沍寒土結不毛我

皇戾止豐草如苕龍沙曠莽潢污潦濁我

皇戾止靈泉噴躍芻糧雲屯車徒接武馬騰若驕士勇

可賈遂次拖林遂逼盧倫如鼓洪爐以鑠鉤金虜眾愕

眙道無水泉士馬百萬豈來自天始梟而張卒鼠而竄

倉皇西奔雜蹂紛亂

皇麾六軍倍道逐角雷動風行直窮拖諾虜遁益西遇

我西師禽驚挂絡獸駭觸機三帥同心祇遵

天䇿短甲步戰踔厲淩越飛菆霧散火㦸星馳從橫擊

刺所向皆靡羣醜敗績禽獮草薙自未達酉俘獲千億

凡兹方略我

皇自設功成萬里(⿱艹石)合符節萬眾凱歌

一人有慶日月照爛山川霽潤黃耇頒白兒童稚齒式

皇容載笑載語升中吉士薦馨

淸廟飮至論功垂恩渙號乾端坤倪寸毛尺土皆歸版

圖我

皇之武銷鋒灌燧育我黎蒸蕃祉壽善我

皇之仁

萬年寶厤頌康熙六十年

聞尙書之言君道也曰作之君作之師自二帝三王

以後雖有賢君能兼盡作師之道者鮮矣惟我

皇上徇齊敦敏旣夙具於

聖性體道務學又時切於

聖心故自

御極以來至今六十年凡四海內外無一民一物不安

其性命而共樂乎

聖德之高深朝廷草野無一官一士不仰荷甄陶而終

不能窺

聖學之萬一兼盡乎作君作師之道而建其有極未有

如我

皇上者也又竊觀

聖德聖學旣與往聖同符而因時立事功德之隆更有

特出於千古者自古人君開創者多武功守成者多文

德惟我

皇上以守成而兼開創武功則威震於八荒文德則光

被於四表蓋前世所未有也自古人君寬仁者或過於

優柔聰察者或近於刻核惟我

皇上以大知而行至仁如天地之無不容如日月之無

不照又前世所未有也用此疆宇之廣愽民物之阜安

政敎之洽浹河海之淸晏無若今日者草鄙賤士昧

學少文𫎇

覆載之宏恩趨走

內廷歷有年歲近光服敎最爲深切竊惟我

皇上盛德崇功嘉言善政雖積𥳑充棟未能殫盡謹綜

其大要拜手稽首而獻頌曰

在宥天下惟我

聖皇應時首出萬物皆昌如天之運徤行有常如地之

載容保無疆

皇殷於民以勤以殖惟六十年心如一日大綱旣舉細

目咸飭運之方寸周於八極

皇之武知勇天錫首芟三櫱察罕繼剔遂郡臺灣海氛

永息戎臣受成所向無敵

親犁大漠六師如貫巨寇立殲獨由

聖斷西戎襲盜

帝命遏亂決勝萬里如持左券

皇之文聰明天亶溯源洙泗羲文是纘經史百家無幽

不闡𧰼數聲律無微不顯大哉

王言如綍如綸詩諧雅頌文繼典墳奕奕

天章出類離倫雲輝日耀鳳舞鸞鶱

皇之仁徧覆蒸黎登之袵席育以繁滋議蠲議賑小祲

不遺豐年賜復屢徧天涯矜疑緩獄德命時行猶頻

肆赦體天好生河流衝激淮甸靡甯三巡相度昏墊以

皇之智包羅宇宙一日萬幾雲行川澑求民之莫幽隱

必究察吏之疵每如發覆遴選必親其難其愼守令

監司每勤

淸問發科興賢嚴抑倖淮漑濁揚淸莫不竦震郊壇

親饗前世所難我

皇昭事歷久彌䖍冬至大報春始祈年先期宿戒終日

乾乾十一肅雍在

廟孝享惟誠元聲旣得用薦德馨備物盡志

慈闈是承年躋艾耆孺慕猶形十二至誠不息無逸作

所宵旰勤政罔閒寒暑

帳殿旌門奏對日舉亦有淸暇攷文稽古十三

躬行儉樸萬方之儀衣無纂組椽不雕幾素食一御爲

民禱所常畱有餘以惠嘉師十四光天之下至於海壖

四民熙熙以養以恬兒童稚齒壽耇蒼顏齊心同祝

天子萬年十五曰仁者壽

聖德日滋惟恭則壽

聖敬日躋于萬斯年我

皇之禧我

皇之禧萬民其憙十六

聖主躬耕耤田頌雍正元年

皇帝御極之元年

聖德廣運庶政聿修敷天之下萬官億醜咸就法度乃

以仲春元辰

躬臨耤田展事先農秉耒三推登臺以觀終畝於時風

日布和隰原增潤羣工師師甸徒濟濟近光者仰

德逖聽者嚮風竊惟我

皇上應天以誠故志氣之動足以格穹蒼勤民有本故

典禮之行足以通眾志伏見

聖德懋勤凡郊廟典祀必躬必親至治馨香感於神明

兹復

躬耕帝耤以供粢盛乃書所謂明德惟馨非徒薦以黍

稷也我

皇上夙寤晨興憂勞萬民江南積逋賜免者數百萬江

西額徵豁除者百餘萬河北五路間有水旱發帑振廩

冠蓋相望惟恐事有中阻澤不下究凡此愛民重穀肫

懇無已之

聖心久淪浹於臣民之膈臆故兹耕耤禮成自朝有著

位以及城市郊野兒童耇老莫不式歌且舞思見德化

之成粤稽自古好禮之君莫不稽古典文以爲民紀然

未有如我

皇上實心實政足以和通天人之際而與古典禮相應

者臣幸際千載難遘之昌期又夙荷

天地生成之大德銜恩撫躬欲報靡由顧惟謭陋不足

以罄

盛德之形容而踴躍懽忭之實情則有不能自秘者謹

稽首頓首而獻頌曰

天佑眾萬篤生

聖皇基命宥密以勤萬邦百神其享惟德之常下民其

依惟政之臧 風行雷動奠此垓埏邦經旣正百度無

愆乃舉舊典命我田官農祥正中陳修耤壇 畇畇吉

土兆彼南郊潔粢豐盛明禋用昭升中燔燎薦以蕭茅

神所憑依是先是勞 土穀之修六府所亟萬事本原

蒸民粒食康功田功

皇躬是飭兆民之倡四方維則 春陽載舒土膏脈發

保介旣諮協風應律

皇耕一墢班三以訖凡百有位敬共無斁 音官相吿

樂動惟宮太史有占雲物其豐蒸蒸甸徒襏襫就功載

笑載言

皇儀有顒 惟天監德應感無私

皇情所注神動天隨谷風習習興雨祁祁近自畿甸周

於海隅 自南自北自東自西三時不害我稼如茨我

稼如茨兆民其熙兆民其熙我

皇之禧

聖主親詣太學頌雍正元年

聞二帝三王所以陰隲下民而使各得其恆性者以

能兼立乎君師之極也有虞敎胄直温寬栗帝親命之

在周文武之興辟雍鐘鼓並見於雅歌詩人推原以爲

東西南北無思不服實由於此古者天子視學大昕鼓

徵興秩節以事先師而春秋𥳑不帥敎者亦親涖焉蓋

以至尊而盡禮於先師所以見尊德樂道之誠以一士

之不帥敎而天子乃親聽之所以使震動恪恭而不苟

以自棄也我

皇上涖政之初卽

詔崇至聖先師祖考五世並加王爵以三月朔日

躬臨太學

特諭大小諸司凡公牒祝辭並稱詣學不得言幸釋菜

禮成乃

御經筵宣

恩旨越日復頒

聖訓誨誘諄諄庶官庶士靡不感勵竊惟天有四時

春秋冬夏風雨霜露無非敎也我

皇上至敬至誠凡

廟典祀必

躬親薦饗終日乾乾皆所以敎羣士使知持身守道之

則也秉決庶政日昃不遑宵旰餘閒猶披文史皆所以

敎羣士使知治業赴功之準也激濁揚淸閉邪襃正使

有司絕苞苴之徑諸生杜干謁之私又所以敎羣士使

出入於太學者必思無愧於孔子之門牆也蓋

皇上常以身敎而董之以實政誠兼盡乎作君作師之

道而揆之虞廷之敎胄周室之作人有若合符契者豈

躬親釋奠合樂稽經爲臨雍盛典與昧學少文不足

以敷揚閎休然葵藿之微不能不向太陽而傾心者物

性之自然也敬撰頌言用附於巷舞衢歌之末云爾其

辭曰

惟天牖民建極有常作君與師人紀是張煌煌璧雍四

方之綱

天子照臨人文其昌 五帝建德成均是崇三王之化

於論鼓鐘我

皇敬學表正自躬先聖後聖其揆則同 九有乂安萬

官承則政敎旣行典文可式率民以耕南郊之耤範士

以禮澤宮是卽 優崇先聖王及高曾視學曰詣義以

正名乃

親釋奠典禮攸行乃布經筵大義是宏 明新共貫治

平馴致聖有微言

皇成至治精一執中心傳無二

皇實操此以制萬事 禮樂政𠛬罔非至敎况睹

天顏近光有耀襃嘉儒先是崇是報廣開賢路是來是

勞 宮縣具奏雅聲洋洋我

皇在中顒顒卬卬三階肅肅圜橋蹌蹌被此休烈羣思

奮揚 干羽之舞苗頑效誠在泮獻馘淮夷是懲文德

誕敷武威益行開我明堂四荒畢庭

聖主躬耕耤田頌乾隆三年

粤稽成周之禮天子耤於南郊冕而朱紘躬秉耒陽官

司事甸人終畝以共天地宗廟百神之祀以先眾庶兆

民使皆震動恪恭於農方是時典禮明肅有不耤者史

必書之秦漢以後卽事用希有其舉之亦著於史册然

聞惟仁人爲能饗帝惟孝子爲能饗親蓋殫心而奉

之以禮然後可以交於神明也又聞應天以實感人以

誠使無仁孝慤敬之實則潔粢秉鬯不足以薦馨香無

恤民重穡之誠則修禮設儀不足以通眾志我

皇上躬履至道三年縞素仁孝愾乎黎蒸每遇郊廟社

稷之事儼恪嚴恭有孚顒若自

御極以後豁海內逋賦有司虧帑凡數百千萬濱江沿

海沙壅水徙及下地久荒壅於上聞者旁諏廣詢悉除

其額征每遇歲祲振廩截漕發帑移粟蠲除租賦多者

至二百餘萬是以山陬海聚父老子弟幽閨之女婦咸

聖天子恤已之誠也允矣休哉卽此爲承

祖敬

天之實事矣三年仲春擇吉

躬耤時久不雨及期雲陰合時雨降京都士庶靡不欣

備員禮官叨直

禁近雖以頽齡弱足未能扈從

齋宮瞻

穆穆之容中心勤企謹拜手稽首而爲頌曰

天迪保右序我

皇統承

列聖道繼三王克仁克孝學與性成比終三節一如禮

經對越

郊壇有孚殷薦春露秋霜愾聞僾見雨暘風雪時廑

皇情祈年望歲迫於耕甿農祥正中除壇於耤乃擇元

辰命我司穡土膏脈發陽氣其蒸


法宮淳濯

玉輅斯行一墢


親耕班三以徧百禮具成

德輝顯見音官省土律應惟宮太史占物雲光兆豐協

氣濳滋隰原霽潤庶官庶士舉手相慶父老扶杖衢歌


巷舞兒童婦女爭相吿語我

皇敬


天天自不違我

皇勤民民長有依

厚德載物奠兹九宇解澤旁流化爲甘雨

至仁普覆如天斯穹以鼓以盪達爲和風

天視天聽自我黎蒸民志丕應

天休可徵川嶽降神陰膏應候神倉充溢陳因相覆玉

齍鬱鬯明禋以升

上帝其饗

列祖時馨近自郊圻遠彌薄海百穀順成龡豳樂愷自

今伊始耕九餘三食時用禮婦子其耽百室皆盈戸眞

可外

賜復賜酺無勞賑貸含哺鼓腹樂我太平無咨無呻

皇心載甯

聖主臨雍禮成頌乾隆三年

蓋聞

孔子爲萬世帝王師以能開萬世之屯𫎇而道濟天下

也自秦以後一姓代興規模草創必先尊禮

至聖以繫天下之人心繼世賢君莫不臨雍講學憲老

乞言蓋天下之民知

孔子之道伸則萬事皆得其理而太平之澤將目見而

身被之也竊惟尊禮

至聖之實在信其言而行其道

孔子所以吿君者具在中庸問政之篇我

皇上御極以來修德體道於九經之宏綱要指無一不

實踐焉故能以浹歲之閒使四海蒸黎慕義懷仁之心

勃然而興起蓋由

聖資敦敏好古典學幾二十年於

孔子之道求之切而信之深故本於

皇躬達於政敎者如是其誠且篤也用此質諸

先師實在天之靈所深嘉而厚望者豈特大昕鼓徵爲

圜橋所觀聽哉乾隆三年季春朔後一日

皇帝躬詣太學釋奠禮成親講中庸之首章堯典之首

節蓋自遂古以來盡性命之理建中和之極行於當時

而位天地育萬物者功莫盛於堯垂於萬世而明大道

彰至敎者德莫盛於

孔子是乃我

皇上夙心所祈嚮自志學之初以及

御天之日戒愼奉持惟恐有須臾之離用以上格天心

而下通民志者故嘉與天下臣民會歸於有極也兹與

孔子所傳體達德致達道以行九經而一本於誠者實

相表裏伏念臨雍之禮舊史所書典文具備辭人所

述體製各殊炳炳乎無以尙矣學蕪年耄語不能文

謹據所見敷陳質言特著其信而有徵者頌曰

昔在

孔子賢於堯舜匪德能優惟功之盛堯仁如天一世之

幸尼山木鐸千秋金鏡

天祐下民我

皇篤生

夫子之道逮我

皇而大亨至仁肫肫學與性成秉持六經踐以

躬行智以成仁善繼善述大孝之光治殊道一仁以

生勇心純事實以道成身久而不失敬禮師𫝊收恤

耆儒一言片善采納無虛若逢顏孟次或程朱尊德樂

道當更何如敦敘懿親德心普被盪滌宿愆坦然無

忌羣公三事凡百有位推誠備禮豈惟祿賜惠保蒸

黎予寒予饑憂民如疾愛之如私德以撫順信以招攜

窮荒僻徼覆幬無遺九經三德

先師所傳我

皇得之時乘御天

先師有志

皇實成焉以考以質宜無閒然月吉辰良

皇親釋奠惟秉德馨肅將嘉薦

先聖之揆

後聖時憲精意所通羹牆如見

聖言深閎敎思孔誠四表上下格以欽明中和之致位

育之徵原於性命戒懼所成庶官庶士敬而聽之惟

皇之極卽自得師是訓是行

先師鑒兹勉爲貞臣毋負昌期

  喜雨說

雍正八年春三月時雨不降僉曰天胡不雨我

皇上施大德諭有司凡官吏負贓虧公帑事在三年以

前發於八年二月

恩諭未頒之日者具以聞有說者與豁免繼自今官吏

脫囹圄反鄕里與父母妻子相保聚者無慮數千人免

徵比恬然安其生業者萬千家承追之吏不至愁居惕

處爲他人受罰又

詔近畿五百里內旗丁私質所受官田於鄕民而不能

歸其故價者官爲之償懼罪者免於法無田者復其業

歸田者懷其資連鄕比戸婦子懽呼(⿱艹石)沈疴之去其體

天胡不雨夏四月

皇帝親卽齋宮祈請未明而起日一膳士大夫相見必


色憂余曰無憂也吾

君憂民若此天必順焉旣而小雨時霑塗朢後十日陰

雲隆施入夜密雨連朝及暮四野具足旬未終復大雨

浹旬又雨眾相慶余吿之曰一方之旱憂之小者耳一


時之雨喜之暫者耳吾

君閔雨至日不再食旣雨會令節吾儕小人莫不招朋

儔爲一日之樂而吾

君不自暇逸罷水嬉日警庶官釐百度所以基命宥密


而爲四海臣民之慶者視時雨之降


恩澤之施尤大且遠矣聞者皆心愜則又吿之曰不雨

而憂雨而樂者細民之情也非士大夫之志事也念吾

君之閔雨至於日不再食則承事而牧民者所以致其

忠利當何如念吾

君治政勤民不肯一日自暇逸則人臣之夙夜匪懈忘

身忘家而無懷安無賴寵也當何如此之謂事君之禮

志學之誠也吾病且衰無力之可輸爲悚爲愧而已耳

惟眾君子交勉之旣以語於人因退而書之以自警焉

  多福硯銘

皇嗣服治如砥平

皇有敷言眾心載甯

訓迪有位惟吁惟咨勤思民隱其寒其飢一日二日萬

心營手勅惟爾必在側

皇斂多福用敷錫於億兆羣生而錫爾嘉名

天章奕奕於萬斯年爾終以無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