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母張孺人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母張孺人墓誌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二十一

鄉進士方範循道之母張孺人卒,將葬,乞銘於予。其狀云:

張氏世居崑山之水墟村。曾大父諱奎。大父諱佩。父諱錦,母潘氏。父少習舉子業,長為郡從事,不久棄去。所生女子五人,皆聰明穎慧,而吾母尤凝重貞淑,頗習小學、《列女傳》,能了大義。嘉靖初,吾父以御史議大禮不合,歸。久之,先妣封孺人范氏卒,遂以禮聘焉。先是,范孺人方正賢淑,動協矩矱,人以為女丈夫。吾母志操娟潔,動止有則,族黨內外,咸謂有範孺人之風。期年,生不肖。先君乃悉以前所樹產歸伯兄,而攜吾母子,構別室以居。吾母念先君所留鮮薄,懼弗給也,治生纖悉,僅僅取足,而恒宿儲甘旨,為吾父徵姻合朋之需。吾父得夷猶於江山綠野之間,情閑意適者,實吾母之助為多。不肖方向學,吾父謂吾母曰:「兒年少,勿以他好奪志,即遠大可期也。」庚戌之秋,吾父奄忽見背。吾母敬承父志,咨於伯兄,博訪名宿,延之家塾,餼幣饋遺,必加豐腆,早夜冀有成立,以慰先人於九原。未逾年,則訟役交侵,吾母於是撫不肖泣曰:「汝父不欲以厚貽汝,正為今日,而人情若此,奈何?所賴以自立者,惟能讀父書耳。即汝負先人之志,吾亦何以生為也?」遂相與大慟。不肖因悚惕痛勵。值倭警,家產蕩焚。吾母復鬻簪珥,為延師費,不足,則又稍捐成業以資之。蓋自先君謝世,今十五、六年,中經頓撼百出之苦,惴惴焉不敢一日之寧,惟是尊師教子,則愈久而愈切。時從伯兄課試,有不愜,輒令長跪,提以大杖。吾母既忿不肖駑鈍,又重憐之,即投杖號泣竟日。每夜篝燈課讀,而躬自辟纑,雖隆冬沍寒,戶外雨雪交作,猶淒然相對,不少假借。歲甲子,遘腹疾,三年不能起。丙寅,疾益甚。是冬,值五袠之誕,子姓姻戚,衣冠萃止,舉觴稱慶。吾母為力疾強起,整衣登堂矣,而委頓不能勝,乃自歎曰:「吾必死矣。然自汝父見背遺汝,中更多難,吾撫之以至於今,吾即死,不愧汝父於地下矣。」越明年正月某日終,得壽五十有一。子男一,即不肖範。孫女一,幼未字。嗚呼!他人之母,母耳,使範無母,其能一日自存也哉?範今僅得成立,能備一日之養,而吾母已不能待矣,此所以抱終天之恨也!狀如是。

余交方氏三世矣。侍御諱鳳,與其兄奉常公諱鵬同舉進士有名,時稱「二方」。侍御性豪爽,然於範孺人頗嚴憚之。後與張孺人別居甚相愛,舍其平生所為業更自建立,故循道稱其母之辛勤者如此。其伯兄則長史築,范孺人出也。又所為延塾師,如吾友桐城趙中丞子舉,秦進士光甫,及海虞二陸,皆相繼登科第。而循道復中鄉舉,將踵二父以起。人稱孺人主中饋,極奉師之禮,故循道痛念其母,異於他母,良然。循道事孺人尤孝,葬在縣治馬鞍山之陽,故祖墓而為別域,實隆慶某年月日。噫,其可銘。銘曰:

懿矣慈母,又有孝子。卜從其先,惟墨食,遺後人祉。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