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
作者:《红旗》杂志编辑部
1966年08月10日

在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发展的关键时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表了《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这个文件,是在毛泽东同志亲自主持下,科学地总结了近几个月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群众运动的经验而制定出来的。这是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纲领。这个决定一定会把我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推向一个新的高潮。

这个决定正确地分析了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性质、形势和任务,制定了党在这场大革命中的方针和政策。

决定说,“当前开展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是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发展的一个更深入、更广阔的新阶段。”

毛泽东同志在十年前我国基本上完成生产资料所有制社会主义改造的时候,就英明地指出,“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要在我们党领导下,充分发动群众,逐步解决毛泽东同志提出的这个在意识形态方面谁战胜谁的问题。

这一场文化大革命,是无产阶级世界观同资产阶级世界观的斗争,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的夺取领导权的斗争。

一切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这场文化大革命,归根到底,是社会主义制度同资本主义制度的你死我活的斗争,是一方面要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另一方面要变无产阶级专政为资产阶级专政的斗争。这是一场极其激烈、极其尖锐、极其深刻的阶级斗争,是无产阶级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斗争,是我国防止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进行颠覆阴谋和实行“和平演变”的斗争。这是关系我们伟大祖国前途的斗争。

当前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任务,正如决定中所指出的,第一,斗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第二,批判资产阶级的反动学术“权威”,批判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第三,改革教育,改革文艺,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

现在,我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片大好形势。它反映着我国政治、经济各方面的欣欣向荣。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这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各阶级,各种政治力量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新的变动。在群众运动真正起来的地方,轰轰烈烈,势如破竹。广大的工农兵、革命的知识分子和革命的干部,投入了革命的洪流,一个一个的资产阶级反动堡垒被冲垮。这是文化大革命的主流。但是,应当看到,运动的阻力目前还是相当大的,顽强的。许多地方和单位,还处在似动未动或者比较冷冷清清的状态,阶级斗争的盖子还没有完全揭开,或者根本没有揭开。有些地方和单位,出现了曲折,出现了反复。那里的负责人,或派到那里的工作组的负责人,犯了方向的错误,路线的错误。这些负责人,对贴大字报批评他们的群众,组织反击,甚至提出所谓反对本单位或工作组的那一个负责人就是反对党中央,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就是反革命等类口号,他们把斗争的矛头指向真正革命的积极分子,围攻革命左派,压制革命的群众运动。当然,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毕竟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只要群众充分发动起来了,这种阻力就会迅速被冲垮。经过曲折和反复,运动就走上了更加热烈更加健康的道路。

我们党的任务,就是要敢于领导这场大革命,善于领导这场大革命。党的领导的决定性的关键,就是“敢”字当头,放手发动群众。

同对待其他革命运动的态度一样,敢不敢放手发动群众,是能不能领导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根本标志。

这个决定贯串着的精神,就是要信任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要去掉“怕”字。不要怕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不要怕出乱子。那些“怕”字归结到一点,就是怕群众。任何人如果不去掉“怕”字,就不能领导这个革命运动,甚至成为群众运动的绊脚石。要让群众在这个大革命运动中,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自己起来革命。要让群众在革命斗争中,去识别那些是对的,那些是错的,那些做法是正确的,那些做法是不正确的。革命秩序,是不能够用预先划什么框框的办法制造的,而要依靠群众根据自己斗争的经验来建立。

毛主席经常教导我们,“必须明白: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得到起码的知识。”只有做群众的学生,才能做群众的先生。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当中,有一些同志忘记了这一点。他们总是迷信自己高明,而不相信群众高明。其实,只有广大的群众,才真正高明。群众能教给我们许多事情。我们必须听从他们,学习并了解他们的经验、愿望、批评,集中起来,确定他们所需要的东西的总和,再作为政策交还给他们。如果不向群众请教,任何领导人就什么知识也没有。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涌现出了许多新事物,象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等等,都不是任何人凭空想出来,硬加在群众头上的,而是群众在文化革命运动中自动地创造出来的。毛主席和党中央总结了群众的经验,在这个决定中肯定了它是一种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新事物。

这些新事物的出现,最初并不被人重视,甚至遭到压制和攻击。

对待新事物采取什么态度,也就是对待群众的态度,对待革命的态度,对待革命的群众运动的态度。

毛主席精辟地指出,“群众中蕴藏了一种极大的社会主义的积极性。那些在革命时期还只会按照常规走路的人们,对于这种积极性一概看不见。他们是瞎子,在他们面前出现的只是一片黑暗。他们有时简直要闹到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程度。这种人难道我们遇见得还少吗?这些只会循着常规走路的人们,老是对于人民的积极性估计过低。一种新事物出现,他们总是不赞成,首先反对一气。随后就是认输,做一点自我批评。第二种新事物出现,他们又按照这两种态度循环一遍。以后各种新事物出现,都按照这个格式处理。这种人老是被动,在紧要的关头老是止步不前,老是需要别人在他的背上击一猛掌,才肯向前跨进一步。”

有一些同志存在着很大的危险,就是热心于高高在上,脱离群众。他们比起那些无名小卒,那些敢闯的小将,在政治思想水平上落后了一大截。但是,他们把自己看作是高踞于“下等人”头上的贵族,他们只习惯于包办代替,习惯于发号施令,习惯于使群众冷冷清清。他们往往从脱离群众、害怕群众发展到反对群众、压制群众。他们往往在革命的风暴面前吓得发抖,不知所措,而当他们惊魂稍定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要把革命运动拉向后转。他们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压迫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资产阶级专政。

经验已经证明,各单位的文化革命工作,要靠那里的群众自己来进行,不能由上级机关包办。在一般情况下,不要由上级机关派工作组。上级机关派出联系的人员,都不要有“钦差大臣”的派头,不要“下车伊始”,就哇喇哇喇地发议论,听到一面之辞,就先入为主。要诚诚恳恳地接触群众,同群众打成一片,多看,多问,多听,多想。

在这样空前规模的文化大革命的群众运动中,怎样才能实现党的领导呢?那就要各级党的组织以毛泽东思想作为行动指南,认真执行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制定的正确路线、方针和政策,坚决抵制危害革命的错误领导。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同广大群众共命运,同呼吸,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有的同志把党的领导同放手发动群众对立起来,这是很错误的。

要正确地放手发动群众,就要把党的政策交给群众。这个决定的公布,使党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各项政策,都直接同群众见了面,这就更有利于放手发动群众。

在运动中,要让群众彻底揭露那些还没有暴露、或者还没有充分暴露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彻底批判他们,把他们最大限度地孤立起来。这就要求首先抓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并且力求抓得准,揭得透。

群众完全懂得,要积极地争取那些动摇不定的、认不清楚大是大非的中间派。当然群众发动起来以后,在本单位贴大字报,可能点了他们一些名,这是难免的。只要不在报纸上公开发表,同时,也允许他们贴大字报为自己辩护,那就不会伤害他们,并且会促使他们进步。我们相信,在运动的过程中,会有一些中间派变成左派。

依靠左派同广泛发动群众,更是一致的。只有善于发现左派,发展和壮大左派队伍,坚决依靠革命左派,才能够在运动中,彻底孤立最反动的右派,争取中间派,团结大多数,经过运动,最后达到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干部,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群众。

在斗争中,要不断提高左派的思想水平和政治水平,帮助他们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一定要有一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非常革命化、非常战斗化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即坚强的左派队伍,才能取得这场文化大革命的胜利。

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