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綱領性文件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綱領性文件
作者:《紅旗》雜誌編輯部
1966年08月10日

在我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發展的關鍵時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發表了《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這個文件,是在毛澤東同志親自主持下,科學地總結了近幾個月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群眾運動的經驗而制定出來的。這是我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綱領。這個決定一定會把我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推向一個新的高潮。

這個決定正確地分析了我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性質、形勢和任務,制定了黨在這場大革命中的方針和政策。

決定說,「當前開展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一場觸及人們靈魂的大革命,是我國社會主義革命發展的一個更深入、更廣闊的新階段。」

毛澤東同志在十年前我國基本上完成生產資料所有制社會主義改造的時候,就英明地指出,「階級鬥爭並沒有結束。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階級鬥爭,各派政治力量之間的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在意識形態方面的階級鬥爭,還是長時期的,曲折的,有時甚至是很激烈的。無產階級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觀改造世界,資產階級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觀改造世界。在這一方面,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誰勝誰負的問題還沒有真正解決。」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就是要在我們黨領導下,充分發動群眾,逐步解決毛澤東同志提出的這個在意識形態方面誰戰勝誰的問題。

這一場文化大革命,是無產階級世界觀同資產階級世界觀的鬥爭,是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在意識形態領域裡的奪取領導權的鬥爭。

一切階級鬥爭都是政治鬥爭。這場文化大革命,歸根到底,是社會主義制度同資本主義制度的你死我活的鬥爭,是一方面要鞏固無產階級專政,另一方面要變無產階級專政為資產階級專政的鬥爭。這是一場極其激烈、極其尖銳、極其深刻的階級鬥爭,是無產階級防止資本主義復辟的鬥爭,是我國防止帝國主義和現代修正主義進行顛覆陰謀和實行「和平演變」的鬥爭。這是關係我們偉大祖國前途的鬥爭。

當前這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任務,正如決定中所指出的,第一,鬥垮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第二,批判資產階級的反動學術「權威」,批判資產階級和一切剝削階級的意識形態;第三,改革教育,改革文藝,改革一切不適應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上層建築。

現在,我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一片大好形勢。它反映着我國政治、經濟各方面的欣欣向榮。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這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各階級,各種政治力量之間的關係,發生了新的變動。在群眾運動真正起來的地方,轟轟烈烈,勢如破竹。廣大的工農兵、革命的知識分子和革命的幹部,投入了革命的洪流,一個一個的資產階級反動堡壘被衝垮。這是文化大革命的主流。但是,應當看到,運動的阻力目前還是相當大的,頑強的。許多地方和單位,還處在似動未動或者比較冷冷清清的狀態,階級鬥爭的蓋子還沒有完全揭開,或者根本沒有揭開。有些地方和單位,出現了曲折,出現了反覆。那裡的負責人,或派到那裡的工作組的負責人,犯了方向的錯誤,路線的錯誤。這些負責人,對貼大字報批評他們的群眾,組織反擊,甚至提出所謂反對本單位或工作組的那一個負責人就是反對黨中央,就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就是反革命等類口號,他們把鬥爭的矛頭指向真正革命的積極分子,圍攻革命左派,壓製革命的群眾運動。當然,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畢竟是大勢所趨,不可阻擋。只要群眾充分發動起來了,這種阻力就會迅速被衝垮。經過曲折和反覆,運動就走上了更加熱烈更加健康的道路。

我們黨的任務,就是要敢於領導這場大革命,善於領導這場大革命。黨的領導的決定性的關鍵,就是「敢」字當頭,放手發動群眾。

同對待其他革命運動的態度一樣,敢不敢放手發動群眾,是能不能領導這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根本標誌。

這個決定貫串着的精神,就是要信任群眾,依靠群眾,尊重群眾的首創精神。要去掉「怕」字。不要怕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不要怕出亂子。那些「怕」字歸結到一點,就是怕群眾。任何人如果不去掉「怕」字,就不能領導這個革命運動,甚至成為群眾運動的絆腳石。要讓群眾在這個大革命運動中,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自己起來革命。要讓群眾在革命鬥爭中,去識別那些是對的,那些是錯的,那些做法是正確的,那些做法是不正確的。革命秩序,是不能夠用預先劃什麼框框的辦法製造的,而要依靠群眾根據自己鬥爭的經驗來建立。

毛主席經常教導我們,「必須明白:群眾是真正的英雄,而我們自己則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這一點,就不能得到起碼的知識。」只有做群眾的學生,才能做群眾的先生。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當中,有一些同志忘記了這一點。他們總是迷信自己高明,而不相信群眾高明。其實,只有廣大的群眾,才真正高明。群眾能教給我們許多事情。我們必須聽從他們,學習並了解他們的經驗、願望、批評,集中起來,確定他們所需要的東西的總和,再作為政策交還給他們。如果不向群眾請教,任何領導人就什麼知識也沒有。

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中,湧現出了許多新事物,象文化革命小組、文化革命委員會等等,都不是任何人憑空想出來,硬加在群眾頭上的,而是群眾在文化革命運動中自動地創造出來的。毛主席和黨中央總結了群眾的經驗,在這個決定中肯定了它是一種有偉大歷史意義的新事物。

這些新事物的出現,最初並不被人重視,甚至遭到壓制和攻擊。

對待新事物採取什麼態度,也就是對待群眾的態度,對待革命的態度,對待革命的群眾運動的態度。

毛主席精闢地指出,「群眾中蘊藏了一種極大的社會主義的積極性。那些在革命時期還只會按照常規走路的人們,對於這種積極性一概看不見。他們是瞎子,在他們面前出現的只是一片黑暗。他們有時簡直要鬧到顛倒是非、混淆黑白的程度。這種人難道我們遇見得還少嗎?這些只會循着常規走路的人們,老是對於人民的積極性估計過低。一種新事物出現,他們總是不贊成,首先反對一氣。隨後就是認輸,做一點自我批評。第二種新事物出現,他們又按照這兩種態度循環一遍。以後各種新事物出現,都按照這個格式處理。這種人老是被動,在緊要的關頭老是止步不前,老是需要別人在他的背上擊一猛掌,才肯向前跨進一步。」

有一些同志存在着很大的危險,就是熱心於高高在上,脫離群眾。他們比起那些無名小卒,那些敢闖的小將,在政治思想水平上落後了一大截。但是,他們把自己看作是高踞於「下等人」頭上的貴族,他們只習慣於包辦代替,習慣於發號施令,習慣於使群眾冷冷清清。他們往往從脫離群眾、害怕群眾發展到反對群眾、壓制群眾。他們往往在革命的風暴面前嚇得發抖,不知所措,而當他們驚魂稍定的時候,就迫不及待地要把革命運動拉向後轉。他們站在反動的資產階級立場上,壓迫革命派,壓制不同意見,實行資產階級專政。

經驗已經證明,各單位的文化革命工作,要靠那裡的群眾自己來進行,不能由上級機關包辦。在一般情況下,不要由上級機關派工作組。上級機關派出聯繫的人員,都不要有「欽差大臣」的派頭,不要「下車伊始」,就哇喇哇喇地發議論,聽到一面之辭,就先入為主。要誠誠懇懇地接觸群眾,同群眾打成一片,多看,多問,多聽,多想。

在這樣空前規模的文化大革命的群眾運動中,怎樣才能實現黨的領導呢?那就要各級黨的組織以毛澤東思想作為行動指南,認真執行以毛主席為首的黨中央制定的正確路線、方針和政策,堅決抵制危害革命的錯誤領導。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同廣大群眾共命運,同呼吸,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有的同志把黨的領導同放手發動群眾對立起來,這是很錯誤的。

要正確地放手發動群眾,就要把黨的政策交給群眾。這個決定的公布,使黨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各項政策,都直接同群眾見了面,這就更有利於放手發動群眾。

在運動中,要讓群眾徹底揭露那些還沒有暴露、或者還沒有充分暴露的資產階級右派分子,徹底批判他們,把他們最大限度地孤立起來。這就要求首先抓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並且力求抓得准,揭得透。

群眾完全懂得,要積極地爭取那些動搖不定的、認不清楚大是大非的中間派。當然群眾發動起來以後,在本單位貼大字報,可能點了他們一些名,這是難免的。只要不在報紙上公開發表,同時,也允許他們貼大字報為自己辯護,那就不會傷害他們,並且會促使他們進步。我們相信,在運動的過程中,會有一些中間派變成左派。

依靠左派同廣泛發動群眾,更是一致的。只有善於發現左派,發展和壯大左派隊伍,堅決依靠革命左派,才能夠在運動中,徹底孤立最反動的右派,爭取中間派,團結大多數,經過運動,最後達到團結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幹部,團結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群眾。

在鬥爭中,要不斷提高左派的思想水平和政治水平,幫助他們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一定要有一支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非常革命化、非常戰鬥化的無產階級革命派,即堅強的左派隊伍,才能取得這場文化大革命的勝利。

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的旗幟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勝利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