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學史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文學史
作者:謝六逸
1929年

    [编辑]

    近二十年來的日本文學,已經在世界文學裏獲得了相當的地位。有許多著名作家的作品,曾有作家的翻譯介紹;我國近幾年來的文學,在某種程度上,也受了日本文學的影響,日本作家的著作的譯本,在國內日漸增多;曾一度受日本「俳諧」的影響。根據這些事實,日本的文學,顯然已被世人注意。

    中國人在「同文同種」的錯誤觀念之下,有多數人還在輕視日本的文學與語言。他們以日人的「漢詩漢文」代表日本自古迄今的文學;拿「三個月小成,六個月大成」的偷懶心理來蔑視日本的語言文字,否認日本固有的文學與他們歷經變革的語言。這些錯誤,是有糾正的必要的。

    其次,歐洲近代文藝潮流激盪到東方,被日本文學全盤接受過去。如果要研究歐洲文藝潮流在東方各國的文學裏曾發生如何的影響,那麼,在印度文學里是尋不着的,在朝鮮文學裏更不用說;在中國文學裏也覺得困難。只有在日本文學裏,可以得到這個的答案。

    時代是駸駸地前進,對於日本古代的作品,我們已沒有餘聞來介紹。但在近代的作品裏,確有許多值得介紹的,可以供我們借鏡的地方正多。如果對於二千多年來日本文學變遷的大勢,與各時代的主要作家的作品,略知一二,也幷不是徒勞的。本書即在上述四個旨意之下,用純客觀的態度寫成。

    詳盡的介紹日本文學,在我還不是適任者。我希望另有許多勝任愉快的人出來,發表他們的研究(不單是文藝方面,如日本的政治,經濟,史地,軍事等,也該研究的)。使中國的書鋪的櫥架上,增添了許多研究日本文學的書籍,儼然與日本出版界裏的龐然的支那文學史支那經濟調查等書遙遙競雄。


    謝六逸。

    一九二九年,於復旦大學教員室。

    編例[编辑]

    一、本書分上下兩卷,共十餘萬言。上卷敘上古,中古,近古的文學,下卷敘近世與現代文學。

    二、歷來文學史的編著者常依「朝代」劃分文學的時期,本書則注重「時代」與環境,依時代劃分爲五個時期,別爲五章。於每章的篇首,先述時代的概觀,使閱者知道作品的產生與其時代之關係。

    三、本書敘明治以前的文學,以主要作品爲綱領,因這時的文學未與世界文學潮流接觸,本無派別;且能使閱者知道注重主要作品。自明治以後起(即現代文學部分)則以文學界的派別或團體爲綱領,使閱者明瞭各派的特徵與文學演進的趨向。

    四、書中述到主要的作品時,著者必譯引作品的主要部分爲例,或重述原作的梗概。

    五、本書立於客觀的地位編纂,與日本學者爲該國人士編著的書,觀點略有不同。故對於敘述的輕重與材料的取捨,悉以適應我國的閱者爲準則。例如日本的漢詩漢文的著作,即略去不講。

    六、本書篇幅有限,對於日本文學全部的敘述,患不能詳盡,希望國內另有詳盡的書出來。

    七、下卷的卷末,有附錄數種,對於研究日本文學的人,也許有一點幫助,望閱者加以注意。

    第一章 緒論[编辑]

    (一)日本民族[编辑]

    日本諸島,在太古時代,好像一個容器,各種民族,從島的北方,或島的南方,移居島上,在島上時戰時和,互相融混,遂形成現在的日本民族。所以有史以前的日本民族,幷不是單純的一種,也幷非由一種民族主宰全島,乃是幾種民族的混合。

    到島上來得頂早的,要數舊倭奴族,這一族就是現在住於日本北部,成爲特殊部落的倭奴族的祖先。舊倭奴族從北方移入島上,遂佔領島上各地。其次要數眞古斯族,這一族人本來是住在大陸上的一種以狩獵爲活的民族,他們從北方渡海到日本,佔領北海道。一個集團被稱爲高志系,還有其他的一個集團,也是從北方渡海而來的,被稱爲出雲系。此外還有一個集團,從朝鮮日本九州,稱爲日向系。以上三個集團,同爲眞古斯族,言語,習慣都是相同的,只因渡來有先後,所以分做了三個系統。

    第三個民族,稱爲印度支那族。學者對於此族之移入日本,頗有異說。日本民族種稻,稻幷不是野生的,而稻的耕種者,是印度支那族,所以斷定印度支那族的人種把稻的耕種法和稻種同時帶到日本去。

    此外還有印度勒吉亞族和族兩種民族,也移住日本島上。印度勒吉亞族的原產地是馬來島,此族移播的區域不廣,他們的代表者是隼人族。此族曾住於日本九州的南部,他們有一種習慣,喜用紅顏色塗在頰上,爲日本古代別的民族所無。族就是中國人,在古時中國人常結爲大大小小的團體,到日本去。如徐福東渡的傳說,雖爲正史所無;但在日本現在還有徐福的墳墓,也許他帶去的人就是那些團體中的一支了。

    以上各種民族,移居島上以後,他們遷徙的地域幷不廣,只是在某一地方繁殖。如印度勒吉亞族與印度支那族的分布都不廣,族則移入較遲。最初繁殖最廣的民族,爲舊倭奴族,可以說他們在島上的先住民族中佔有相當的位置。但這種舊倭奴族,他們沒有文學遺留給後人,雖有少許的歌謠和神話,也不能夠確指那些是他們的遺物。所以這種民族雖是繁殖,在文學上卻沒有什麽關係。

    先住民族中佔有優勢的,不能不推眞古斯族——就是原始日本人。這一族人在島上很有力量,文化的程度也比較進步。他們用武力漸次征服倭奴族,有反抗的就被打敗,不反抗的就和他們講和,漸次和島上的各民族混合融化,於是人種的統一漸漸形成。

    在前文說過,眞古斯族分成幾個集團,究竟其中的哪一個集團最佔勢力呢。那就是驅逐先住民族,佔有島上中心地方的出雲系了。出雲系的繁殖地是大和播磨出雲一帶,後來日向系的民族,以舟東渡,從大阪灣入大和出雲系的民族就發生變化。日向系與出雲系接觸後,有時戰爭,有時言和,因此融和交雜。如古事記裏面所記的建御雷神的國土安定和神武天皇的東征,便是二系接觸以後發生的事。自此以後,出雲一系的民族,被日向民族融合,於是日向系就建立日本的基業。日本古代的神話與傳說,就是這兩系民族所有的東西,加上從朝鮮傳入日本,或從大陸直接傳入的神話混合而成的。


    日本民族安住島上以後,受了自然的恩惠,人民漸次繁殖。他們的民族性,和周圍的環境有密切的關係。日本三島有「東洋樂園」的稱號,好像意大利瑞士之在歐洲一樣。島上氣候溫和,山水明媚;沒有瘴煙毒霧的襲擊,也沒有毒蛇猛獸的棲止。雖無雄偉的昆侖山與浩瀚的長江,然而優魘嫻雅的景致,隨處可以看見。經過瀨戶內海的人,當能望見那點點的島嶼,排列得疏落有致;遠處的海岸,平坦如茵,有青松白砂點綴。島上春時的八重櫻,秋時的紅葉,令人見了就發生各種的美感。這些自然界的現象,都影響到民族的性質,且爲一切藝術的淵源。所以日本民族性之一,是人民對於自然的鍾愛。

    日本古代社會,儼然爲一大家族。做酋長或皇帝的人幷非專制魔王,因此人民也不是不平的百姓。古代的國家,不外是一個大家族的擴大;所行的政治,可稱爲族制政治。家族和國家的關係,是分不開的,二者在表面上分爲二物,其實就是一個。日本古代社會的構成,就在於家族親睦與尊崇首領的習尚。由家族的親睦,就產生祖先崇拜的意念。他們以創業的祖先爲氏神,代代崇拜。個人的活動,總以不辱先人,替子孫謀幸福爲準則。集合若干的家族,便組成社會。常有個人爲家名或社會的原故,犧牲自己的。國家一旦有事,人民都肯踴躍幫助。日本民族性之二,就是強固的團結力。

    這兩個民族性,是著者個人的見解。人氏,對於日本民族,也常有批評。日本人自己的批評也多,芳賀矢一博士著國民性十論,舉出忠君愛國;崇拜祖先,尊重家名;現世的,實際的;愛草木,喜自然;樂天「幽默」;淡泊澈灑;綺麗織巧;清淨潔白;重視禮節;溫和寬恕等十項。五十嵐力博士著新國文學史則舉文武天皇即位諭詔中的「明」「凈」「直」三者爲日本民族性。如西人俄爾柯克氏,曾謂「日本人的惡德,就是不正直與虛偽;日本的商人就是這一種,是東方各民族中最不正直,最欺詐的人。」這類的批評,都足以幫助我們去認識日本民族。


    反映日本民族性的,沒有偉大的哲學或宗教,只在古代文學上顯出了兩個特質。一種是光明快活的文學,因爲古代生活平靜,沒有激烈的戰爭;謀生也很容易,人民感到悠閒的快樂,所以在文學上表現他們樂觀愛美的特質。第二種是集團的文學,原始文學的產生,常是集團的,而非個人的,日本民族自然也不出這個例。不過日本古代文學另有一種特色,它是幸福生活的表現。民族團結在一起,營著共同生活,總想使共同生活得到幸福。所以他們不向悲觀或失望的方面去歌詠,卻作出了袚除與人類爲惡,與有害於公共幸福的污穢或惡神的文學。

    此外如中古時代的文學,表現民族的享樂性,近古時代的文學,表現日本武士道的精神。寫自然美與戀愛的文學,在日本特別發達:這些都不外是民族性的反映。

    (二)文字的變遷[编辑]

    日本上古時代無文字,齋部廣成古語拾遺(公元八〇七年作)裏說,「蓋聞上古之世,未有文字,貴賤老少,口口相傳,前言往行,存而不忘。」在江戶時代,曾有人主張有神代文字,但已被識者斥爲荒謬。日本之有文字,自字傳入後始。

    日本古代,不僅文字受中國的影響,即一切文化,也是受中國朝鮮文化的影響,才有進步的。中國文化或直接輸入日本,或間接從朝鮮輸入日本,輸入文化的媒介,就是日本人所稱的歸化民族。後來日本的文化稍稍進步,日本政府的要職,如掌財政,文牘,美術,工藝,舞樂等職的,都是歸化民族的子孫。從中國或本土或朝鮮赴日本的人,因爲語言不通,彼此的交易很不方便,就需用一種通譯的人。新撰姓氏錄上記載著,「欽明天皇時,有武內宿禰的後裔珍動臣者,自三韓率同族四人,國民三十五人來歸化,其子孫曾任近江野洲郡曰佐……」。曰佐讀若Osa,就是「通譯」的意思。據這項記載,可知此種歸化人是通曉日本語言和文或朝鮮文的。將字傳入日本的,自然是歸化人的功業。在應神天皇十六年(公元二八五年,)王仁阿歧直的推薦,帶了論語千字文日本去,王仁便在日本教書,從他學的有日本人,也有歸化人的子孫。從此以後,在日本懂得文的人才漸漸增加。

    自從字傳入日本後,勢力甚大。漢字壓迫日本的語言,使他們沒有獨創的文字產生,不得不用字。天武天皇十一年(公元六八三年,)帝命境部連石積等造新字一部,共四十四卷,史書曾有此項記載,但此種新字幷未流傳。又據釋日本紀本朝書籍目錄的記載,古有人書,人書,等文字,爲九州地方一部分的種族所用,但均未行於後世。這些日本固有的文字不能流傳的原因,就是因爲它們的產生,在字流傳之後。它們的勢力敵不過字,所以產生不久就消滅了。

    字傳入日本後,日本始有「文字」,已爲人所公認。日本古代「文字」是借用漢字,可是「語言」卻是自己民族的語言,用他人文字來配合自己的語言,其困難自不必說。漢字的性質是表語主義,是一語一字的文字,非以表音爲主,乃以表意爲主的文字。在言語學上是單音節語(一字一音節),日本語言用漢字來傳達,實有許多困難。如果漢字是表音的單音文字,就可以借音來寫日本語,而漢字卻是用一個字來表單音節的一語的,是表意的文字。不如羅馬字一樣,可以拼各種的語言。適合於日本語言的文字,須是「多音節語」才相宜。例如「櫻」花的「櫻」字,日本人的發音有三音節,即Sakura。當日本沒有文字的時代(即借用漢字的時代)如果要把Sakura一語寫出,因此語有三音節,就非去尋得三個相宜的漢字不可。於是他們尋出一個「散」字去表Sa的音,尋出一個「久」字去表ku的音;又尋出一個「良」字去表ra的音,所以「櫻」花的「櫻」字在日本古代的寫法,就是「散久良」。如果一字有四音節的,則須寫出四個漢字,才足以表明一個日本語,這是何等的不便呢!

    日本古代既沒有文字,他們對於這種困難也只得暫時忍耐,後來對於借漢字表音的用法漸漸純熟,因熟生巧,他們就想出了改革漢字的方法了。他們改革的方法,就是把漢字拆散。因爲漢字的筆畫太多,寫起來不便,而日本語的發音又不需用幾百幾千的漢字,所以他們把少數的漢字拆開來,寫成略體字。這些略體字便是後來的「片假名」,一共有四十七個,都是從漢字蛻變而來的。四十七個片假名的蛻變如次——


    ア—從阿    イ——伊

    ウ——宇    エ——江

    オ——於    カ——加

    キ——幾    ク——久

    ケ——介    コ——己

    サ——散    シ——之

    ス——須    セ——世

    ソ——曾    タ——多

    チ——千    ツ——川

    テ——天    ト——止

    ナ——奈    ニ——二

    ヌ——奴    ネ——禰

    ノ——乃    ハ——八

    ヒ——比    フ——不

    ヘ——部    ホ——保

    マ——末    ミ——三

    ム——牟    メ——女

    モ——毛    ヤ——也

    ユ——由    ヨ——與

    ラ——良    リ——利

    ル——流    レ——禮

    ロ——呂    ワ——和

    ヰ——井    ヱ——慧

    ヲ——乎


    這四十七個片假名成於何人之手,已不可考。後來有人把這四十七個字加上三個(這三個也是那四十七個裏面有的,不過重複罷了)合成五十個字,排列成五十音圖(每行五個字,共列爲十行),更便於發音與記憶。五十音圖是照梵字的音韻排列的,有人說是精通印度梵文的人所排的,有人說是吉備真備(人名)的製作,或又說是慈覺大師一派的某僧人所作,都不能確考。至於製作的時代則假定爲嵯峨天皇弘仁時(公元八一〇年)到村上天皇天歷年間(公元九七四年),但也有異說。

    即從漢字的楷體蛻化爲片假名,不久又從草體蛻化而爲「平假名」,字數也與「片假名」同。有人將四十七個「平假名」列爲七·五調的歌一首,據說爲僧空海之作,近時學者已反對此說。大矢透氏的音圖及手習詞歌考,謂此歌(即以呂波歌)大約成於圓融天皇的天祿前後(公元九七〇年前後)至永觀時(公元九八三年)。製作的人,疑爲空也千觀或他們同派的僧人。

    自平假名產生後,曾有「女文字」之稱。有女文字必有「男文字」,男文字便是指漢字。據說「平假名」的使用多屬婦女,婦女不能接觸漢文(因爲迷信的原故,不讓她們接觸),因此平假名爲婦女專用。有人說幷不是這種意思,平假名男子可以用,婦女也可以用,只是因爲稱漢字男文字,故稱平假名爲女文字,別無什麽用意。由此也可以想見日本人雖自己發明了「假名」,但漢字幷不因此失了勢力。

    日本文字自有假名以後,在應用上便宜了許多,從前沒有「假名」時,寫「櫻」字要寫三個中國字,現在只寫三個假名就行了。或已知一漢字的意義,而不知此漢字在日本語的發音,只消在漢字旁用假名註出日本音便也行了。到了現在,日本語言的變化已經完成。文字簡單,對於智識的普及,盡了不少的力。現將日本語言通化的程序,列舉於左。


      一 形成時代(古代,奈良朝時代)

        第一期 國初迄崇神朝時(黑暗時代)(公元紀元前六六〇——二一)

        第二期 崇神朝頃迄大化改革時(混成時代)(公元紀元前二一——紀元後六四五)

        第三期 大化改革迄奈良朝末葉(成熟時代)(公元六四五——七九四)


      二 發達時代(平安朝時代)

        第一期 天曆以前(公元七九四——九四六)

        第二期 天曆以後(公元九四六——一一八六)


      三 混亂時代

        鐮倉南北朝,室町時代(公元一一八六——一六〇三)


      四 分化時代

        第一期 亨保以前(公元一六〇三——一七三五)

        第二期 亨保以後(公元一七三五——一八六七)


      五 統一時代

        明治時代至今(公元一八六七——)


    日本文字與語言,在明治維新以後,已至統一完全之域。他們從和蘭人獲得了羅馬字,有許多「外來語」混入。所以除了原有的漢字,片假名,平假名等字外,又加入了羅馬字與「外來語」。在應用上是很便利的,已成爲東方有力的一種文字了。


    (註) 平假名的字形可在普通的日語教本中得見,因排印的困難,這裏沒有列出。

    (三)文學史的區劃[编辑]

    文學史裏的年代的區劃,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有許多文學史家,常依從皇室的朝代作文學史的區劃的標準,本書不採用這種方法,以「時代」及「作品」爲主,將日本二千數百年的文學,依「時代」劃分爲五個時期。


      (一)上古文學(太古至奠都平安時,600B.C.-794A.D.)

      (二)中古文學(平安奠都至鐮倉幕府創立,794-1190)

      (三)近古文學(鐮倉幕府創立至江戶幕府創立,1190-1603)

      (四)近世文學(江戶幕府創立至明治維新時,1603-1867)

      (五)現代文學(明治維新以後到現今,1867-)

      (註) 關於日本各朝的區劃,史家所定的年代(如公元某年至某年)略有出入,茲根據最普通者。


    現再將右列五個時代的文學的性質,分述於下。

    (一)上古文學 指神代迄奈良朝末年的文學,約有一千四百五十四年。在這個時期,日本國土的開闢,民族的團結,文化的萌芽,都包含在內。這時中國的學問漸從朝鮮傳入日本,借漢字以寫日本民族的語言。文學著作有萬葉集古事記等,足以代表古代日本民族的樸質的性格。

    (二)中古文學 這時日本發明了「假名文字」,但使用這種文字的,多半是女子,男子們仍去作漢文。這個時期雖只有三百九十六年,但卻產生了不少的作品。貴重的「物語文學」便產生於此時,此外如日記,隨筆,歷史等作,都有特色。只是當平安時代,貴族競尚驕奢浮華,作品纖麗柔媚,著名的作品,多出自女流之手,這時代的作品,有女性文學之稱。又因文學只是貴族階級的玩具,民眾與文學無緣,又可稱它做貴族文學時代。

    (三)近古文學 這個時期包括鐮倉南北朝室町等朝代,約有四百十年。這時日本國內起了戰禍,社會感到極度的不安,因此佛教思想在此時最爲流行。戰事的主人翁是「武士」,武士成爲這時代的中堅。代表這時代的文學,一半是厭世隱遁的佛教文學,一半是表現「武士階級」的武士文學。尤以描寫戰亂與武士的「戰記物語」爲最出色,稱這時代爲武士文學時代,也沒有什麽不可。

    (四)近世文學 這個時代是日本文學的一大轉機,從前的文學是與平民無涉的,到了此時,才從貴族武人的手裏歸還民眾,就是說民眾在此時獲得了他們所需要的讀物。戲曲與小說在此時都很發達,爲後來的文學樹立了基礎。這個時期,可以稱爲平民文學時代。

    (五)現代文學 這個時期,包含明治(1867-1912),大正(1912-1926),昭和(1926-?)三個朝代。明治維新以後,日本的國勢大振,文學也日趨發達,是爲國民文學建設的時代。日本文學能在現代的世界文學裏爭得一席地,便是這個時代大家努力的結果。此時期的文學,較以前各時代複雜,因爲承受文學潮流的原故,派別分歧,傑出的作家很多,具有「世界的價值」的作品也不少,呈現空前的壯觀。

    第二章 上古文學[编辑]

    總論[编辑]

    上古一語的範圍,包含太古至奈良朝末葉(即公元紀元前六六零年到紀元後七九四年),約有一千四百餘年。在奈良朝以前(即推古天皇即位,公元五九三年以前,)日本的文化還是一片荒土,到了奈良時代,漢學與佛教侵入,日本的政治文物,才大受影響,聖德太子的大化改革(公元六四六年),便是這種影響所生的結果。那時在奈良地方,建立佛寺,幷設漢學的教養所,選拔優秀,派遣中國留學。兩國正式的交際,全由於「遣唐使」的力量。自中國的學術傳到日本後,使得日本的美術更換了面目,最顯著的,就是建築與彫刻。

    由此看來,奈良朝以前的文學是未受外來思想的影響的;奈良朝時代,便是受了儒家與佛教的思想的文學。根據這一點,上古文學可以劃分爲兩個時期——


      (一)奈良朝以前

         1 古代的歌謠

         2 祝詞

      (二)奈良朝時代

         1 萬葉集

         2 古事記

         3 日本書紀

         4 宣命

         5 風土記

         6 氏文


    以下分述這個時代的作品。

    (一)古代的歌謠[编辑]

    日本民族在古代享受著平靜的生活,沒有自然界勢力的襲擊或外族的驚擾與人爲的大戰亂;他們以務農爲業,人民互相謙讓,生活很平凡。在文學上反映出來的,沒有偉大的敘事詩或富於想像,結構宏大的傳記。他們所有的,只是少數的抒情歌謠。

    古代歌謠經後來的人記入古事記日本書紀等古典裏面,故又稱爲記紀之歌。歌謠的作者,是古代的民眾,但是一部分經過後代人的潤飾。歌謠有完全的,也有只存斷片的。關於歌謠的總數,據林諸鳥編的記紀歌集裏所收的,日本紀裏的歌有一百二十五首,古事記裏的歌有五十六首。又佐佐木信綱博士編日本歌選(上古之卷,)收古事記一百十六首,日本紀百十四首。較記紀歌集所收約多二十首。此種相差,是因爲沒有將「斷片」收入之故。據二氏所收的歌,我們可以知道裏的歌,大約有此數。

    歌謠的分類,學者間也有異說。如芳賀矢一博士在國文學史概論裏,說,「中的歌,是從上古傳來的,沒有疑義。這百八十餘首的歌,可分爲軍歌,飲宴歌,戀歌,童謠四種。」高野辰之博士在日本歌謠史裏則將古代的歌謠分爲:戰爭的歌,飲酒的歌,戀愛的歌,哀傷的歌,宗教的歌五種。茲綜合兩氏之說,把古代歌謠分爲(一)因戰爭而作的歌,如軍歌,凱旋歌等,以戰鬥作背景的飲宴歌也屬這一類。(二)以男女兩性生活爲動機的歌謠,包含戀愛及思慕等的歌謠。除此兩大類外,還有祝賀,袚除,童謠,勞動,寫情的歌謠。但爲數不多,或原文殘缺不全。

    寫戰鬥的歌謠,在裏頗多。一種民族還沒有統一安定的時代,爲民族興亡安危,便非捨命戰鬥不可,因此便有死傷,受了這樣的刺激,於是便發爲歌謠。又因在戰鬥時要鼓勵士卒,便有軍歌的產生。在沒有戰鬥時,出外狩獵,就有狩獵的歌。譯引在下面的幾首,可以代表這一類的歌謠。


        神武天皇的軍歌

    此其時矣!此其時矣!
    哈! 哈! 哈!(註)
    就是此時,
      孩兒們!
    就是此時,
      孩兒們!

      (註) 歡呼的聲音


      二 神武天皇至忍坂的大土窟,征伐「土蜘蛛」(註一),下令士卒,聞歌聲時,拔刀殺賊,歌曰:

    忍坂的土窟裏,
    有許多的賊子,
    有許多的賊子。
    我勇壯的久米兒郎呀!
     用「頭椎」的大刀,(註二)
     用「石椎」的大刀,(註三)
     ——去擊殺了罷!
    我勇壯的久米兒郎呀!
     乘此時機,
     用「頭椎」的大刀,
     用「石椎」的大刀,
     ——去擊殺了罷!

       (註一) 土蜘蛛爲一種穴居的異族。神武天皇祀云:「高尾張邑有土蜘蛛,其爲人也身短而手足長,與侏儒相類。」

       (註二) 柄如椎形的大刀。

       (註三) 柄首以石爲飾的大刀。——此非指大刀有兩種,乃同言一種,重言所以整語調也。


      三 神武天皇伐長髓彥登美毗古)時,歌曰:

    勇壯的久米兒郎
      耕種的粟田裏,
     生著一根韭,(註)
    你們斬它的根與莖,
      滅它的根與芽。

       (註) 韭喻賊子。


      又歌曰:

    勇壯的久米兒郎
      在垣腳下種了辣椒,(註)
    我們恨那賊子
      如辣椒辣我們的口
      ——久不能忘,
      努力殺賊!

       (註) 原文作薑(Hajikami)


      又歌曰:

    我們包圍敵人
     如細螺圍繞波濤洶湧的伊勢海的大石,
     努力殺賊!


      又神武天皇伐兄師木師木(註)時,兵卒疲憊,因作歌曰:

    伊那佐山的林間,
     往來偵伺敵人,
       攻打敵人,
     大眾都飢餓了,
      鵜養的兒郎們
      快些帶糧食來救濟呀!

       (註) 師木,地名,今之磯城郡,昔爲弟兄二賊所據,故云。


      四 神武天皇東征凱旋時張宴作歌:

    宇陀的高地上,
     張了捕鷸的網,(註一)
     等候它來捉住它。
     不料鷸鳥捕不著,
     巨鯨倒來投網羅。
     你們的正妻向你討魚肉,
      你只割一點兒給她;
     你們的側室向你討魚肉,
      無論多少你總得給她,
       哈! 哈!(註二)

       (註一) 古時大宴必用鷸鳥作肴。

       (註二) 有嘲笑之意。


    古代歌謠中寫男女戀愛之情的,以八千矛神(即大國主命)赴高志國向沼河姬(沼河比賣)求愛時的唱和,以及八千矛神和他的正妻須勢理姬的贈答最爲傑出,歌的全部,譯引如次。


    八千矛神(註一)赴高志國(註二),求婚於沼河姬,到了她的門口,歌曰:


      八千矛尋遍了國內,
      難覓合意的妻子;
      在遠遠的越後國,
      聽說有賢淑的女郎,
      聽說有美貌的女郎,
      便前去結婚。
      腰刀的縧還未解,
      外套也還未脫,
      立在門外,
      去推她閉著的門,
      拉她閉著的門,
      (一直到天亮。)
      青山裏有梟鳥叫,
      野有雉鳴,
      庭有雞啼,
      薄情的,啼著的鳥呀!
      叫煩惱打殺這鳥罷!(註三)
      從遠道來的我,
      向女郎說的話,
      女郎可聽著了麼?


    沼河姬未開門,在內歌曰:


      八千矛神!
      我是柔弱的女兒。
      現在我的心中,
      正如飛翔在水渚上的
       不寧靜的水鳥;
      到了今晚上,
      便像那浮在靜浪上的鳥一般了。(註四)
      好好將護君的命,
      切勿因愛喪了君的身!
      我謹致此詞,
      傳達我的腹心。

      日光沒後,
      到了夜間,
      我開門來迎君,
      君的笑容如晨曦,
      君將粉白的手腕,
      摸我的軟如雪沫的酥胸,
       擁抱我的酥胸。
      白玉一般的,玉一般的手互相枕著,
      伸長著股兒睡覺罷。
      ——且忍耐這一宵,
      切勿因愛而心焦,
      八千矛神!


    故其夜二人未交合,次日之夜始交合云。


    八千矛神的正妻須勢理姬甚嫉妒,他感著困難,將離出雲赴倭國,束裝上道時,他雙手置馬鞍上,一足踏入鐙內,歌曰:


      穿上了黑衣,
      像海鳥回翔時自顧他的胸脯,
       振袖看自己的服裝,
      將這不稱身的黑衣裳,
      脫棄在近浪的石磯旁。
      換上了碧青的服裝,
      像海鳥回翔時自顧他的胸脯,
       振袖看自己的姿首,
      將這不稱身的青衣裳,
      脫棄在近浪的石磯旁。

      舂好了山中採來的茜草,
      將紅色的汁水染上了衣裳,
      像海鳥回翔時自顧他的姿首
       只有這套是稱身的衣裳。

      可愛的妻呵!
      我帶著鳥羣去了,(註五)
      我領著鳥羣去了。
      你表面說不哭
      你終如山隈的一根「薄」草,
      傾頸而哭罷。
      你流淚如朝雨,
      你嘆氣如朝霧,
      嬌嫩的妻呵!


    他的妻見他要走,舉著大酒杯,向他歌曰:


      八千矛神!
      你是一個男兒,
      你出外遍尋島岬的各處,
      你覓遍各處的磯石,
      你將得著中意的妻子。
      我呵!是一個女兒,
      捨了你我沒有男子,
      捨了你我沒有丈夫。
      (你不要去呀!)
      在綾帳下的柔軟的帷裏,
      在如綿的暖衾裏,
      在白淨的被單裏,
      將你的雪白的手,
       摸我的軟如雪沫的酥胸,
       擁抱我的酥胸。
      白玉一般的手互相枕著,
       伸長著股兒睡覺罷!
      我謹獻這杯美酒。


    歌後,交盞而飲,互以手加頸上,睦甚,八千矛神終於沒有他去。


        (譯者加註)

        (註一) 八千矛神又名大國主命,或稱大穴牟遲神,葦原色許男神,宇都志國玉神。

        (註二) 高志國即越後國。

        (註三) 八千矛神在門外等了一夜,又不好直接埋怨他的愛人,只得借鳥來出氣。

        (註四) 沼河姬和八千矛神的戀愛是秘密的,八千矛神來訪,她怕家中人知道,故如是云云。

        (註五) 「鳥羣」比喻從者。


    八千矛神的戀愛歌,原文的音節很美。當他立在沼河姬的門外歌唱的時候,深□的寫出□□□□焦躁的心理。即把它放在近代的□□□□裏面,也沒有什麽遜色的。此外□□到——


      到了夜間,
      我開門來迎君,
      君的笑容如晨曦,
      君將粉白的手腕,
      摸我的軟如雪沫的酥胸,
       擁抱我的酥胸。
      白玉一般的,玉一般的手互相枕著,
      伸長著股兒睡覺罷。


    ——等,已是「官能的」描寫。這首長歌顯然經過後人的潤飾,但在「口誦傳承」的時代,必已存在無疑。

    古代歌謠中還有詠輕太子的戀愛的幾首,也是很優美的,惜文辭簡短,終趕不上這一首。

    (二)祝詞[编辑]

    「祝詞」是人民祈禱的聲音。因爲對於神表示真誠,所以在祭祀時頌讀「祝詞」。目的在於除邪惡,保幸福,使人心淨化。古代人民想使神心柔和,保佑國主,五穀豐登,無災無難,當時便借用「言語之靈」去懇龥神祗,因此遂有「祝詞」的產生。

    古代的祝詞,載於延喜式第八卷。延喜式共五十卷,內容記錄百官的政務。由藤原忠平藤原清貫大中臣安則伴久水阿刀忠行等五人奉旨編纂,成於公元九二七年(即平安醍醐天皇延長五年。)書中舉出七十五種祝詞的名目,幷記祝詞的本文二十七種。

    祝詞的形式本爲散文,卻富有詩的趣味。祭神時由中臣,齋部(均神官名)高聲誦讀。祈年祭大祓詞兩種較其他的祝詞爲有價值。新年祭在每年二月四日舉行,此時正當下種的季節,故由神官誦祈年祭的祝詞,以求五穀豐穰。大祓在每年六月末及十二月末舉行,誦大祓祝詞,代人民祓除他們所犯的罪過。下面引用的是大祓祝詞,原文用漢字表日本字的音,助詞用小字表示,成爲一種奇怪的文體。


        大祓祝詞原文


    集侍親王,諸王,諸臣,百官人等諸,聞食止宣。天皇朝廷爾侍奉留比禮挂伴男,手摾掛伴女,韌負伴男,劍配伴男,伴男能八十,伴男呼始氐,官官仕奉留人等乃過犯家牟雜雜罪乎,今年六月晦之大祓給比清給事乎,諸聞食止宣。高天原爾神留坐皇親,神漏岐,神漏善乃命以氐八百萬神等乎,神集集賜比神議議賜比氐,我皇御孫之命波,豐葦原乃水穗之國乎,安國止平久知所食止事依志奉伎。如此依志奉志國中爾荒振神等乎□□問志爾問志賜比神掃掃賜比氐語問志,磐樹立,草之垣葉牟毛語止氐,天之盤座放,天之八重雲乎,伊頭乃千別爾千別氐天降依志奉伎。如此久依左志奉志四方之國中登大倭日高見之國□,安國止定奉氐,下津盤根爾宮柱太敷立,高天原爾千木高知氐,皇御孫之命乃美頭乃御舍仕奉氐,天之御蔭,日之御蔭止隱坐氐,安國止平志久所知食武,國中爾成出武天之益人等我過犯象牟雜雜之罪事波天津罪止畔放,溝埋,樋放,頻蒔,串刺,生剝,逆剝,屎戶,許許太久乃罪乎,天津罪止法別氣氐國津罪止八生膚斷,死膚斷,白人,胡久美,己母犯罪,己子犯罪,母與子犯罪,子與母犯罪,畜犯罪,昆蟲乃災,高津神乃災,畜仆志,蟲物為罪,許許太久乃罪出武。如此出波天津宮事以氐,大中臣,天津金木乎,本打切末打斷氐千座,置座爾置足波志氐天津管曾乎,本苅斷,末苅切氐,八針爾取辟氐天津祝詞乃太祝事乎宣禮。如此久乃良波天津神波天盤門乎押波氐,天之八重雲乎伊頭乃千別爾千別氐所聞食武。國津神波高山之末,短山之末爾上坐氐,高山之伊穗理,短山之伊穗理乎撥別氐,所聞食武。如此,所聞食氐波皇御孫之命乃朝建乎始氐天下四方國爾波罪止云布罪波不在止科戶之風乃天之八重雲乎吹放事之如久朝之朝霧,夕之御霧乎朝風夕風乃吹掃帚事之如久,大津之邊爾居大船乎舢解放,艫解放氐大海原爾押放事之如久,彼方之繁木本乎燒鐮以氐打掃事之如久,遺罪波不在止祓給比清給事乎,高山之末,短山之末與理佐久那太理爾落多支,速川能瀨坐須瀨織津比咩止云神,大海原爾持出奈武如此持出往波,荒鹽之鹽乃八百道乃八鹽鹽道之鹽乃八百會爾座須速開都比咩止云神持歌呑氐牟。如此久歌呑氐波,氣吹戶坐須氣吹戶主云神,根國,底之國爾氣吹放氐牟。如此氣吹放氐波,根國,底之國爾坐,速坐須良平咩,登云神持,須佐良比失氐牟如此失氐波,天皇我朝廷爾仕奉留官官人等始氐,天下四方爾波,自月始氐罪止云罪波不在止,高天原爾耳振立,聞物止馬牽之氐,今年六月晦日夕日之降乃大祓爾祓給比清給事乎諸聞食止宣。四毛國卜都等大川道爾持退氐祓卻止宣。


        右譯文


    聚集於此的親王,諸王,百官人等,其洗耳傾聽:因使臣僚伺從,男男女女,負弓者,佩劍者,洗靜他們的罪過,故舉行六月晦日的大祓。

    高天原的男女神祗祖先,曾召集八百萬神祗聚議,議定以治理豐葦水穗國(即日本)任務托付於皇孫(按即邇邇藝命);故必先掃蕩豐葦原的惡徒,將背逆皇命的兇惡神祗,一一審詢而驅逐之。俟國內泰平,即一草一木,均安靜無擾,乃排雲霧而使皇孫降臨下界。

    皇祖所賜各地,以大和國爲最豐饒,遂擇定此處,營造莊嚴的宮殿,坐鎮其內,以宰治天下。國內人民,年年繁殖。因將人民所犯各罪,別爲二種:凡毀稻田區劃(原文,畔放;)堵塞水溝(原文,溝理;)毀稻田水渠(原文,樋放;)下種重疊(原文,頻蒔;)以木籤插田泥內(原文,串刺。按以上爲妨害農業之罪,)是曰大罪。

    凡斷生物肢體(原文,生膚斷);斷死者肢體(原文,死膚斷。按以上爲肢體傷害罪);白人(Sirobito,即皮膚毛髮皆白之謂);胡久美(Kokumi,患贅瘤有肉下垂之謂。按以上爲疾病,患者使他人生不快之感,故有罪)母子相通罪;淫其母次及其女之罪;淫其女次及其母之罪;畜淫罪(指與畜淫或淫畜之罪,以上爲性的犯罪);受蜂蝮等之害;受雷神之災;受鳥之害;(蟲鳥害人,必受害者獲罪於神,故有罪);殺家畜(原文,畜仆。因虐待生物,故有罪);咀咒他人(使他人生活不安,故有罪,)是爲國罪。

    此二種罪過,發現於人民間最多。凡諸罪發現時,即依高天原儀式,由大中臣(官名)以各種豐厚的祭物供奉,朗誦祝詞。

    祝詞既達上天,天神乃啟「天之岩戶」,排除重疊的雲霧以納之,國神亦在高低各山上,排煙霞以納之。

    祓除以後,皇孫朝內,以及四海人民,得免罪過。洗清罪惡,有如疾風吹散雲霧;如泊於港灣的巨舶,解纜以入於海;如以火中鍛煉的利刃切斷厚重之木,一切罪惡悉凈。被祓除的罪惡,有坐鎮於高山流下的急湍上的瀨織津女神驅之入於大海。諸罪既入海中,有速開都女神悉呑滅之。

    又有氣吹戶女神,吹諸罪入於幽冥,居幽冥界的連佐須良女神乃吹散毀滅諸惡。諸罪既滅,自王公以至四境人民,自此以後,悉免罪愆。

    誦此祝詞者,須朗聲使四方悉聞。經此禊祓,六月晦日以後,諸罪皆得解脫。


        (註) 譯文括弧內註解,爲譯者所加。

    (三)萬葉集[编辑]

    萬葉集的編纂,約在奈良朝末葉。傳爲橘諸兄奉勅所編的歌集(賀茂真淵主此說),但近代學者不取此說。釋契沖萬葉集代匠記,謂此集成於大伴家持之手,此說已爲學者所公認。家持自幼時起,曾把見聞的歌記了下來,迄天平寶字三年時,依時代次序排列。自此以後,便未依順序。全集共有二十卷,第一至第十六卷爲家持蒐集的歌,十七至二十卷,則爲家持自己的著作。全集歌數爲四千四百九十六首。內記長歌二百六十二首,短歌四千一百七十三首,旋頭歌六十一首。作歌者男子五百六十一人,女子七十人。歌的種類分長歌,短歌,旋頭歌三種。就歌的內容,可分爲雜歌,挽歌,相聞歌(廣義的戀愛的歌,)譬喻歌,四季雜歌,四季相聞六種。仁德天皇至光仁天皇(公元三一三——七八一)年間的歌都包括在內。此集不僅是日本古代詩歌的總集,又可以從那些詩歌,推考古代的社會相,是日本古代的文化史。如詠古代的交通困難,夫役兵役,兩性關係,宗教的習俗,家族愛與鄰人愛,厭世思想等的歌,均爲後世研究民俗者所重視。

    原集第一卷全部都是雜歌,雜歌是歌詠帝王行幸,遊宴,旅行及其他雜事的歌,第一卷詠行幸的歌較多。第二卷的前半都是相聞歌,後半則爲挽歌。「相聞」二字,見於我國的漢書搜神記文選等籍內,有往復存問之意。挽歌見晉書樂志,本爲挽柩時的歌,也就是哀悼的歌。外如病中或臨終時的歌與後人的歌都收入此卷。第三卷收雜歌,譬喻歌,挽歌三種,譬喻歌是詠風月花鳥以抒寫幽情的歌,爲相聞歌的一部分。第四卷全部爲相聞歌。第五卷爲雜歌,多山上憶良之作,也有佚名的。此卷中的今反感情歌哀世間難住歌山上憶良的代表作,除山上憶良的歌以外,還有大伴旅人等的歌。第六爲雜歌,以「行幸」的歌最多,此外關於遷都,旅行,宴會的歌也不少。卷七中的歌的作者均已佚名,中收雜歌,譬喻歌,挽歌等。卷八內的作品依四季區分,每季更分雜歌與相聞歌,按年代排列。卷九內收雜歌,相聞,挽歌。卷十內的作者佚名,也別爲四季,每季更分爲雜歌與相聞歌。卷十一與卷十二集古今的相聞往來的歌。卷十一中有旋頭歌與譬喻歌;卷十二中有羈旅出發的歌與悲別的歌。卷十三收雜歌,相聞,問答,譬喻歌,挽歌等。卷十四所收者爲東歌,此卷頗重要。東歌即東國人的歌之意,即使當時的「民謠」。此卷按各地地名排列,歌數三百餘首。卷十五收悲哀離別的歌。卷十六收傳說的歌,與滑稽的歌。卷十七至卷二十爲大伴家持的作品,歌數甚多。

    萬葉集中的男歌人,以山部赤人柿本人麻呂大伴家持山上憶良四人爲傑出。女流歌人以大伴坂上郎女石川郎女額田女王譽謝女王爲著名。

    山部赤人的身世已不可考,惟知曾侍聖武天皇,官位甚低。侍駕游紀伊大和伊豫諸地。他的歌以短歌爲最佳,善寫自然界的景色。他贊美自然的清淨,厭惡人世的污濁,且憎當時社會生活的腐敗,他寄托于自然,抒寫胸懷。現譯出他的幾首短歌,略覘他的風格。


          相聞(寄霞)

      相思著過了今朝,
      有霞籠罩的明天的春日,
      怎樣過呢?


        二 同前(寄霜)

      這樣的深夜休要歸去呀,
      道旁的小竹上,
      鋪著霜的夜。


        三 同前(秋)

      莫問立在那裏的是誰呀,
      是九月的露水濡濕了的
       待著的我呀。


        四 反歌

      到田兒浦去,
      只看粉白的雪,
      降落到富士山的頂上。


        五 雜歌

      秋風生涼了,
      不幷騎到郊外去嗎?
      ——看荻的花。


        六 同前

      今宵破曉時郭公鳥的啼聲,
       你聽著了麼?
        或是在朝寢?


        七 同前

      夜漸深了,
       長著楸樹的清寂的河原,
       千鳥(註)頻頻的叫喚。

         (註) 水禽名。


        八 同前

      到春日的野外,
      去摘紫雲英的我,
       戀著郊外,
       竟夜忘歸了。


        九 同前

      想送給友人看的梅花,
       積了白雪,
       花也難於分辨了。


        十 同前

      在武津浦盪著的小舟呀,
      背著粟島駛去,
      可愛的小舟呀!


    柿本人麻呂的身世已不可考,他善作長歌,以抒情爲傑出。他歌離別與戀愛的歌,雄渾優雅。所作哀悼諸詩,富於情感,最能動人,茲譯引他的兩首長歌(代表作)於左。


        挽歌

            ——柿本人麻呂妻死後作 (註)

      遙遠的市,
       是妻的鄉里;
      到市區的路途,
       時時都想看見。
      若竟去了,要惹起人家的注意,
      常常去呢,人家也會知道的。
      我心中這樣思忖:
       橫竪日後要相逢,
       便坐在屋內想念著度日,
       不去又何妨呢。

      水藻似的附著我寢的妻呀!
      你如落山的夕陽,
      你如浮雲蔽著的月兒,
      ——逝了,逝了。
      使者來告時,
       聽著他的聲音,
       我無所措,忐忑不甯。
      我深深戀著的情,
       能有幾分得著安慰?
      我妻平日眺望的市,
      我立在那裏靜立著聽——
       畝火山的鳥語猶昔,
       何處能聞我妻的聲音?
      路上來往的行人,
      更無一個似我妻,
      吁嗟!萬事皆休,
      喚著妻的名兒,
      拂袖而歸。


        (附) 短歌二首

      秋山裏的紅葉繁茂,
       欲覓迷途的妻,
      但不識山徑。

      去年看過的秋夜的月,
      依舊照著,
      同眺的妻,
      漸漸的遠了。

         (註) 歌中人麻呂所稱的妻,實際是他秘密戀著的愛人,因怕人家知道,所以歌裏有「若覓去了,要惹起人家的注意……」等句。


        柿本人麻呂別妻時作歌(附反歌)

      石見國的津農海岸,
       沒有港灣,
       也沒有砂洲,
       沒有港灣正好,
       沒有砂洲何妨。
       和多豆的荒磯上的碧綠的海藻——
        朝被風吹,
        夕爲浪打,
        隨波飄動。
      我別了海藻般倚著我同寢的妻,
       來到道中的彎曲處,
      我幾次回顧,
      鄉里漸遠,
      山道一步高一步。
      家中的妻,萎同秋草似的想念我罷。
      遮著我的山呀!
       爲我俯首!
      我要看我妻的家。


        反歌

      妻(立在門外)從石見郃農山的林間,看見我拂袖嗎?
      別妻后來到山道,山風吹竹葉沙沙作響,雖是騷然,怎能擾我思妻的心呢!


    大伴家持大伴旅人的兒子。他的歌可以分做三個時期。第一期爲熱情時代,此時他是一位貴公子,欲得才媛閨女的歡心,常借杜鵑鳥,夢,等作題目,作戀愛歌。第二期是模倣時代,他倣柿本人麻呂作歌,哀悼自己的兄弟;倣山部赤人詠風景;倣山上憶良,悲人世無常,詠厭世思想。第三期爲成熟時代,此時期的歌,使他在萬葉歌壇上,成爲名家。譯引在下面的一首短歌,是他的佳作。


        我想念著的父母,
        如果是花就好了。
        ——如果是花,
        我在旅途上好捧著走。


    山上憶良死於天平五年(公元七三三年),年七十四歲。曾爲築前守,在任時與大伴旅人家持之父)往來,所以他任築前守前五六年間的歌,能流傳於世。他精漢學,佛學也頗有研究。他的歌裏要表現的,多爲佛家的厭世思想。下面譯引的一首長歌,是他的代表作。


        貧窮問答歌         山上憶良

      北風颯颯,
      雨雪霏霏的晚上,
      酷寒到這樣
      叫我如何能忍受。
      取了一塊硬鹽嚼在口中,(註一)
       再啜一口糟湯酒,(註二)
      咳咳喘喘止不住,
      鼻子塞住氣不通,
      摸著疏落的鬍鬚,
      自忖誰似我豪氣。
      ——可是冷得要我的命,
      趕忙蓋上麻布被,
      把所有的無袖的短褂都穿上身。
      在這般寒冷的夜裏,
      還有比我更窮苦的,
      他們的爺娘受飢寒,
      他們的妻、兒哭著叫喚。

      「在這般時候,
      你如何度日?」(註三)

      「天地雖寬闊,(註四)
       在窮人只覺窄狹;
      日月雖明亮,
       照不到窮人頭上。
      難道世人都是如此麼,
       抑只我一人是這樣?
      上天不易生出一個人,
      我也和他人一樣的住在人間世,
       而我肩上披著的是無棉舞袖,水松似的襤褸;
      矮而偏斜的小屋內,
       土地上鋪的是乾稻草。
      父母睡在我的腳下,
       圍繞著我抽聲嘆氣。
      灶上沒有煙,
      反甑張蛛網;
      忘卻了三餐,
       嗚咽聲似鳥。
      諺云,『寸木又削尖,
          痛瘡再灌鹽。』
      里長挾著板子走進來,
      立在身旁厲聲叫我付租錢,
       這樣的日子怎樣過,
        ——我的天!」


         (註一) 硬鹽即成塊的鹽,與沙鹽細鹽(有錢人吃的)有別。

         (註二) 糟湯酒是用水泡酒糟而成的。

         (註三) 歌題爲「貧窮問答」,故詩人設問。

         (註四) 以下是答辭。


        (附)反歌

      這樣的度日,
       想起來又是辛酸,
          又是悲苦,
       既非生有翅膀的鳥,
       不能飛去奈若何!


      萬葉集中女流歌人的著作,傑出的也不少。我們看過右列四個作家的作品,已足窺原作的一斑。女作家的作品,茲不遑枚舉。

    (四)古事記與日本書紀[编辑]

    古事記編纂的動機,是由於繼承天武天皇的修史計劃。由古事記的序文,知天武天皇以前,已有歷史的記錄。到了天武天皇時,他以從前的記載多誤,親自加以改削,將歷代傳聞與先代舊事口授舍人稗田阿禮。過了三十年,即元明天皇和銅五年時(公元七一二年,)太安麻呂奉詔編撰史書,他把稗田阿禮口述的史實筆錄下來,加以編纂,便是這一部古事記

    原書共分三卷,第一卷最富藝術的價值,敘日本建國神話與傳說;第二第三兩卷則敘歷代的史實與傳說。這是一部日本神話傳說的總集,包含戰爭,戀愛,動物,英雄的傳說。原文以記事爲主,中間插入歌謠。那時的文字還未完全,所用的文字是很異樣的,以表音的漢字與表意的漢字混合著使用,正如編纂者的進書表文裏所說,「或一字之中交用音訓,或一事之內全以訓錄,」是很難懂的。後來經過許多學者的校註詮釋,才易於閱覽。現摘錄原書的首四段爲例,并附譯文。


    天地初發之時,於高天原成神名。天之御中主神,次高御産巢日神,次神産巢日神。此三種神者。幷獨神成坐而。隱身也。次國稚如浮脂而,久羅下那洲多陀用幣流之時,如葦牙因萌騰之物而,成神命。宇麻志阿斯訶備比古遲神,次天之常立神,此二柱神六獨神成坐而,隱身也。

      上件五柱神者別天神。

    次成神名,國之常立神。次豐雲上野神,此二柱神亦獨神,成坐而,隱身也。次成神名,宇比地邇神,次妹須比智邇神,次角杙神,次妹活杙神,次意富斗能地神,次妹大斗乃辨神,次淤母陀琉神,次妹阿應訶志古泥神。次伊邪那岐神,次妹伊邪那美神。

      上件自國之常立神以下,伊邪那美神以前,幷稱神世七代。

    於是天神諸命以,詔伊邪那岐命。伊邪那美命二柱神,修理固成是多陀用幣流之國,賜天治矛而,言依賜也。故二柱神立天浮橋而,指下其治矛以畫者,鹽許袁呂許袁呂邇畫鳴而,引上時,自其矛末垂落之鹽,累積成島,是淤能碁呂島。

    於其島天降坐而,見立天之御柱,見立八尋殿,於是問其妹伊邪那美命曰。「汝身者如何成?」答曰,「吾身者成成不成合處一處在。」爾伊邪那岐命詔,「我身者成成而成餘處一處在。故以此吾身成餘處,刺塞汝身不成合處而,以爲生成國土生奈何?」伊邪那美命答曰,「然,善。」爾伊邪岐命,「詔然者吾與汝行廻逢,是天之御柱而,爲美斗能麻具波比。」如此云期,乃詔,「汝者自右廻逢,我者自左廻逢。」約竟以廻時,伊邪那美命,先言「阿那邇夜志,愛袁登古袁。」各言竟之後,告其妹曰,「女人先言不良。」雖然久美度邇興而,生子水姪子,此子者入葦船而流去,次生淡島,是亦不入子之例。


    (譯文)天地開闢時,生於高天原的諸神,其名爲:天之御中主神,高御產巢日神,其次爲神產巢日神,這三位神均是獨身,又爲隱身之神。

    此時世界尚未成形,如同浮脂,又如水母,漂浮不定,此時有物如葦牙萌長,便化爲神,名曰宇麻志阿斯訶備比古遲神,其次爲天之常立神。這二位神也是獨神。且爲隱身的神。

      以上五尊神爲別天神。

    其次成長的神,名爲國之常立神;豐雲上野神,這二位神也是獨神,且爲隱身之神。其次成長的神,名爲,宇比地遲神;妹須比智遲神。其次爲角杙神;妹活杙神;意富斗能地神;妹大斗乃辨神;淤母陀琉神;妹阿應訶應古泥神;伊邪那岐神,妹伊邪那美神。

      以上自國之常立神迄伊邪那美神,幷稱爲神世代。

    於是天神詔伊邪那岐,伊邪那美二神,命他們去造成那些飄浮不定的國土,賜天之瓊矛。故二神站在天之浮橋上,把瓊矛插進水裏攪動,提了上來;從那矛尖流下的海水,凝結爲一島,是曰自凝島。

    二神遂降至島上,建立天之御柱,造八尋殿。伊邪那岐問其妹伊邪那美曰,「你的身子是怎樣長成的?」答曰,「我的身子都已長成,但有一處未合。」伊邪那岐神曰,「我的身子都已長成,但有一處多餘,現以我的多餘處,刺塞你的未合處,怎樣?」伊邪那美答曰,「唯」。伊邪那岐神曰,「我和你繞著天之御柱走去,相遇時行房事。」約定后,又曰,「你從右轉,我從左轉,」約好後,正繞柱行走時,伊邪那美先道,「呀,一個好男子!」伊邪那岐說道,「呀,一個好女子!」說過之後;伊邪那岐向其妹說道,「女人先說,不良。」但仍行閨房之事,生水姪子,將此子放在葦船裏,讓他飄流。次生淡島,此子也不列入子女數內。


    右列譯文裏面,寫到伊邪那岐神與伊邪那美神交合處,是很天真樸實的。萬物的原始,全在於愛戀。原始的民族,他們還沒有披上道德,倫理的外衣,所以會大膽的說出來。右例不僅只作原文與譯文的對照觀,也可以略窺古事記的藝術的優點了。

    古事記的精華全在神代卷(第一卷)。可作日本民族的建國傅說讀,任摘出其中的一段,均可敷衍成一篇有趣的傅說。建國傅說的內容,略述如左——


    當天地浪沌,山海未成形;日月也還未照臨大地的時代,有男神伊邪那岐,女神伊邪那美二神和天之御中主神等,奉令造成國土。二神拿了神賜的天治矛,立在天浮橋上,用矛攪下界,從矛尖滴落下來的水,凝固成形,就成了自凝島,此岛爲二神生殖的靈地。二神住居島上,努力於國土的成長。先生水姪子,神把他放在葦船裏,任他飄流;次生淡島,也不列入子女內。後生十四個大八島國與三十五柱神祗。伊邪那美產最後的一個神時(此神爲火神,名火之迦具土神)下身爲火燒,遂死。伊邪那岐失了愛妻,哀慟之餘,不覺大怒,拔了十挙劍,斬了火神,從火神的血裏又生出了許多神出來。伊邪那岐雖然掌著造化作用,却尙不能忘記他的妻子,便到黃泉國去尋她。女神知道他來了,走出殯殿來迎接。他對女神說,我們製造國土,尙未成形,你何不同我回去,完成工作呢。女神答道,我來此處,自己是不能 夠作主的,讓我和黃泉神商量去吧。說畢,女神便進殯殿去了。伊邪那岐在外面等了許久,不見女神出來,他犯了「不可窺視」的禁律,無意的向殿裏一看,只見女神的身上,有蛆蟲湧出,有八個雷神,在她的身旁。伊邪那岐見了大驚,便想逃回來。女神怒他犯了「不可窺視J的禁律,派了豨母都志許賣來追。他見志許賣追近了,就取髮鬣擲去,那鬣璲成了野葡萄,志許賣見了萄葡,就摘了喫,伊邪那岐才得脫身。志許賣喫了葡萄,又趕來追他,他拉下櫛上的齒,向志許賣擲去,那櫛齒變成了竹筍,志許賣見了竹筍,又去取食,伊邪那岐又逃開了。女神知道他已逃遠,又命八個雷神率領黃泉軍來追。伊邪那岐揮着寶劍,逃到幽明兩界交界處,他取了三個桃子,向追兵擲去。黃泉軍被擲退了。伊邪那岐移了一塊大石,塞住到黃泉去的路口。女神隨後追到這裏,不能前進。伊邪那岐隔着大石,向女神道,「我們的緣分已盡,以後長別了。」女神道,「你和我斷絕關係以後,我將使你國裏的人,每日死亡一千。」伊邪那岐答道,「你死我的一千人,我就生一千五百人。」後來伊邪那岐橘小門去洗淨黃泉國的污穢,洗左眼時,生了天照御神;洗右眼時生了月讀命,冼鼻子時,生建速須佐之男命。 (註:一名素箋血鳴尊

    伊邪那岐生了三個神,心中大喜。他命天照御神統治高天原;命月讀命統治夜食國;命建速須之男統冶海原天照御神和月讀命肯聽伊邪那岐的話,只有建速須佐之男命時時想到黃泉國去看他的母親,因此悲泣,他的宏壯的泣聲震撼山河,父親大怒,决心趕走他。建速須佐之男命不得已,便到高天原去訪他的姐姐天照御神去了。

    建速須佐之男命行路時山搖地動,到了高天原天照御神防他有什麽異心,整頓軍馬迎接他。天照御神問他爲什麼來高天原。他說自己想去會母親,父親不許,所以不願囘海原,特意到高天原來。天照御神聽了,就叫他拿出證據,於是他就發誓。後來從建速須佐之男命的劍上生出了三個女神;從天照御神的勾玉生了五個神。他生了美麗的女神;就足以證明他的心地是光明的。建速須佐之男命自此以後,漸漸驕傲。他對於農人的耕種,時加妨害,又遺穢在新殼殿上。天照御神對於弟弟的行爲,一向都待以寬大,不去責備他。他因此更加殘暴,有一天,天照御神在屋裏織布,他從屋穴把活剝下來的斑馬皮投進屋內,天照御神受驚,便走進天之岩戶,不復現形。於是高天原葦原中國等處都失了光明,恐怖的黑幕,遂籠罩各地了。

    邪神跳梁,天地黑喑很久。諸神眼見世界沉淪,很希望天照御神復出。諸神商量的結果,把勾玉,白布,麻布等,裝飾在神木上,建立在天之岩戶前面,朗聲誦祝詞,天宇受賣命又按拍跳舞,大家快樂的祈禱。天照御神聽着了,心爲之動,開了 天之岩戶,偷看下面,被手力男神瞧看了,便趕忙把她拉出來,於是世界才得重見光明,邪神也銷聲匿跡了。諸神互相慶賀,是不用說的。八百萬神祗集議之後,把建速須佐之男命的手足,指甲拔掉,趕他出高天原

    說到這裏,祌話的舞台,要轉到出雲地方去了。建速須佐之男命被逐出高天原,他流落在出雲肥河附近,名叫鳥髪的地方。在那裏遇着一對老夫婦。老夫婦吿訴他說,高志地方有一條八首(八岐)大蛇,年年害死少女,現在輪到他們的女兒櫛名田姬去做蛇的犧牲,他們因此悲傷。建速須佐之男命聽了老夫婦的話,對於他們的女兒很表同情,僧惡大蛇的殘暴。他又問大蛇是個什麼模樣,老夫婦畏怯似的說道,「此蛇有八頭八尾,身上長着靑苔樹木,長亙八谷八峯,腹現赤色,已經腐爛。」建速須佐之男命聽了,幷不懼怕,他打定主意,去殺了大蛇,把少女救出。他準備了許多酒,放在門外,等待大蛇。大蛇來了,見酒就喝。大蛇醉了,建速須佐之男命拔了腰間的十挙劍,去砍大蛇。斬蛇尾時,刀鋒忽缺,他仔細切開蛇尾,見裏面有一口寶劍,他便收爲己物,卽是後來的草薙劍,又名叢雲劍。

    建速須佐之男命斬了大蛇,他便和櫛名田姬結婚,住於出雲。造宮殿時,他見有慶雲籠罩宮殿,便吟了一首短歌,歌曰:


       夜 久 毛 多 都 ,
       伊 豆 毛 夜 幣 賀 岐 ,
       都 麻 碁 衛 爾 ,
       夜 幣 賀 岐 都 久 流 ,
       曾 能 夜 幣 賀 岐 哀 。


       (歌意)
       造了宮殿,
       夫妻同居,
       慶雲昇起了,
       籠罩着宮殿
        如重重的綾垣。

    (五)宣命[编辑]

    (六)風土記與氏文[编辑]

    第三章 中古文學[编辑]

    總論[编辑]

    (一)小說(物語)[编辑]

    (二)詩歌[编辑]

    (三)隨筆[编辑]

    (四)日記文學[编辑]

    (五)歷史文學[编辑]

    第四章 近古文學[编辑]

    總論[编辑]

    (一)詩歌[编辑]

    (二)戰記物語[编辑]

    (三)隨筆與日記[编辑]

    第五章 近代文學[编辑]

    總論[编辑]

    (一)井原西鶴與浮世草紙[编辑]

    (二)江戶趣味的小說家[编辑]

    (三)松尾芭蕉與俳句[编辑]

    (四)近松與凈琉璃[编辑]

    (五)歌舞伎[编辑]

    第六章 現代文學(上)[编辑]

    總論[编辑]

    (一)混沌時代[编辑]

    (二)新文學誕生時代[编辑]

    (三)浪漫主義時代[编辑]

    (四)自然主義時代[编辑]

    第七章 現代文學(下)[编辑]

    總論[编辑]

    (一)新理想主義[编辑]

    (二)自然主義的旁系[编辑]

    (三)新思潮派的作家[编辑]

    (四)普羅列塔利亞文學[编辑]

    附錄[编辑]

    最近日本的文藝團體[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