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学史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编辑]

近二十年来的日本文学,已经在世界文学里获得了相当的地位。有许多著名作家的作品,曾有作家的翻译介绍;我国近几年来的文学,在某种程度上,也受了日本文学的影响,日本作家的著作的译本,在国内日渐增多;曾一度受日本“俳谐”的影响。根据这些事实,日本的文学,显然已被世人注意。

中国人在“同文同种”的错误观念之下,有多数人还在轻视日本的文学与语言。他们以日人的“汉诗汉文”代表日本自古迄今的文学;拿“三个月小成,六个月大成”的偷懒心理来蔑视日本的语言文字,否认日本固有的文学与他们历经变革的语言。这些错误,是有纠正的必要的。

其次,欧洲近代文艺潮流激荡到东方,被日本文学全盘接受过去。如果要研究欧洲文艺潮流在东方各国的文学里曾发生如何的影响,那么,在印度文学里是寻不着的,在朝鲜文学里更不用说;在中国文学里也觉得困难。只有在日本文学里,可以得到这个的答案。

时代是骎骎地前进,对于日本古代的作品,我们已没有馀闻来介绍。但在近代的作品里,确有许多值得介绍的,可以供我们借镜的地方正多。如果对于二千多年来日本文学变迁的大势,与各时代的主要作家的作品,略知一二,也并不是徒劳的。本书即在上述四个旨意之下,用纯客观的态度写成。

详尽的介绍日本文学,在我还不是适任者。我希望另有许多胜任愉快的人出来,发表他们的研究(不单是文艺方面,如日本的政治,经济,史地,军事等,也该研究的)。使中国的书铺的橱架上,增添了许多研究日本文学的书籍,俨然与日本出版界里的庞然的支那文学史支那经济调查等书遥遥竞雄。


谢六逸。

一九二九年,于复旦大学教员室。

编例[编辑]

一、本书分上下两卷,共十馀万言。上卷叙上古,中古,近古的文学,下卷叙近世与现代文学。

二、历来文学史的编著者常依“朝代”划分文学的时期,本书则注重“时代”与环境,依时代划分为五个时期,别为五章。于每章的篇首,先述时代的概观,使阅者知道作品的产生与其时代之关系。

三、本书叙明治以前的文学,以主要作品为纲领,因这时的文学未与世界文学潮流接触,本无派别;且能使阅者知道注重主要作品。自明治以后起(即现代文学部分)则以文学界的派别或团体为纲领,使阅者明了各派的特征与文学演进的趋向。

四、书中述到主要的作品时,著者必译引作品的主要部分为例,或重述原作的梗概。

五、本书立于客观的地位编纂,与日本学者为该国人士编著的书,观点略有不同。故对于叙述的轻重与材料的取舍,悉以适应我国的阅者为准则。例如日本的汉诗汉文的著作,即略去不讲。

六、本书篇幅有限,对于日本文学全部的叙述,患不能详尽,希望国内另有详尽的书出来。

七、下卷的卷末,有附录数种,对于研究日本文学的人,也许有一点帮助,望阅者加以注意。

第一章 绪论[编辑]

(一)日本民族[编辑]

日本诸岛,在太古时代,好像一个容器,各种民族,从岛的北方,或岛的南方,移居岛上,在岛上时战时和,互相融混,遂形成现在的日本民族。所以有史以前的日本民族,并不是单纯的一种,也并非由一种民族主宰全岛,乃是几种民族的混合。

到岛上来得顶早的,要数旧倭奴族,这一族就是现在住于日本北部,成为特殊部落的倭奴族的祖先。旧倭奴族从北方移入岛上,遂占领岛上各地。其次要数真古斯族,这一族人本来是住在大陆上的一种以狩猎为活的民族,他们从北方渡海到日本,占领北海道。一个集团被称为高志系,还有其他的一个集团,也是从北方渡海而来的,被称为出云系。此外还有一个集团,从朝鲜日本九州,称为日向系。以上三个集团,同为真古斯族,言语,习惯都是相同的,只因渡来有先后,所以分做了三个系统。

第三个民族,称为印度支那族。学者对于此族之移入日本,颇有异说。日本民族种稻,稻并不是野生的,而稻的耕种者,是印度支那族,所以断定印度支那族的人种把稻的耕种法和稻种同时带到日本去。

此外还有印度勒吉亚族和族两种民族,也移住日本岛上。印度勒吉亚族的原产地是马来岛,此族移播的区域不广,他们的代表者是隼人族。此族曾住于日本九州的南部,他们有一种习惯,喜用红颜色涂在颊上,为日本古代别的民族所无。族就是中国人,在古时中国人常结为大大小小的团体,到日本去。如徐福东渡的传说,虽为正史所无;但在日本现在还有徐福的坟墓,也许他带去的人就是那些团体中的一支了。

以上各种民族,移居岛上以后,他们迁徙的地域并不广,只是在某一地方繁殖。如印度勒吉亚族与印度支那族的分布都不广,族则移入较迟。最初繁殖最广的民族,为旧倭奴族,可以说他们在岛上的先住民族中占有相当的位置。但这种旧倭奴族,他们没有文学遗留给后人,虽有少许的歌谣和神话,也不能够确指那些是他们的遗物。所以这种民族虽是繁殖,在文学上却没有什么关系。

先住民族中占有优势的,不能不推真古斯族——就是原始日本人。这一族人在岛上很有力量,文化的程度也比较进步。他们用武力渐次征服倭奴族,有反抗的就被打败,不反抗的就和他们讲和,渐次和岛上的各民族混合融化,于是人种的统一渐渐形成。

在前文说过,真古斯族分成几个集团,究竟其中的哪一个集团最占势力呢。那就是驱逐先住民族,占有岛上中心地方的出云系了。出云系的繁殖地是大和播磨出云一带,后来日向系的民族,以舟东渡,从大阪湾入大和出云系的民族就发生变化。日向系与出云系接触后,有时战争,有时言和,因此融和交杂。如古事记里面所记的建御雷神的国土安定和神武天皇的东征,便是二系接触以后发生的事。自此以后,出云一系的民族,被日向民族融合,于是日向系就建立日本的基业。日本古代的神话与传说,就是这两系民族所有的东西,加上从朝鲜传入日本,或从大陆直接传入的神话混合而成的。


日本民族安住岛上以后,受了自然的恩惠,人民渐次繁殖。他们的民族性,和周围的环境有密切的关系。日本三岛有“东洋乐园”的称号,好像意大利瑞士之在欧洲一样。岛上气候温和,山水明媚;没有瘴烟毒雾的袭击,也没有毒蛇猛兽的栖止。虽无雄伟的昆仑山与浩瀚的长江,然而优魇娴雅的景致,随处可以看见。经过濑户内海的人,当能望见那点点的岛屿,排列得疏落有致;远处的海岸,平坦如茵,有青松白砂点缀。岛上春时的八重樱,秋时的红叶,令人见了就发生各种的美感。这些自然界的现象,都影响到民族的性质,且为一切艺术的渊源。所以日本民族性之一,是人民对于自然的钟爱。

日本古代社会,俨然为一大家族。做酋长或皇帝的人并非专制魔王,因此人民也不是不平的百姓。古代的国家,不外是一个大家族的扩大;所行的政治,可称为族制政治。家族和国家的关系,是分不开的,二者在表面上分为二物,其实就是一个。日本古代社会的构成,就在于家族亲睦与尊崇首领的习尚。由家族的亲睦,就产生祖先崇拜的意念。他们以创业的祖先为氏神,代代崇拜。个人的活动,总以不辱先人,替子孙谋幸福为准则。集合若干的家族,便组成社会。常有个人为家名或社会的原故,牺牲自己的。国家一旦有事,人民都肯踊跃帮助。日本民族性之二,就是强固的团结力。

这两个民族性,是著者个人的见解。人氏,对于日本民族,也常有批评。日本人自己的批评也多,芳贺矢一博士著国民性十论,举出忠君爱国;崇拜祖先,尊重家名;现世的,实际的;爱草木,喜自然;乐天“幽默”;淡泊澈洒;绮丽织巧;清净洁白;重视礼节;温和宽恕等十项。五十岚力博士著新国文学史则举文武天皇即位谕诏中的“明”“净”“直”三者为日本民族性。如西人俄尔柯克氏,曾谓“日本人的恶德,就是不正直与虚伪;日本的商人就是这一种,是东方各民族中最不正直,最欺诈的人。”这类的批评,都足以帮助我们去认识日本民族。


反映日本民族性的,没有伟大的哲学或宗教,只在古代文学上显出了两个特质。一种是光明快活的文学,因为古代生活平静,没有激烈的战争;谋生也很容易,人民感到悠闲的快乐,所以在文学上表现他们乐观爱美的特质。第二种是集团的文学,原始文学的产生,常是集团的,而非个人的,日本民族自然也不出这个例。不过日本古代文学另有一种特色,它是幸福生活的表现。民族团结在一起,营著共同生活,总想使共同生活得到幸福。所以他们不向悲观或失望的方面去歌咏,却作出了袚除与人类为恶,与有害于公共幸福的污秽或恶神的文学。

此外如中古时代的文学,表现民族的享乐性,近古时代的文学,表现日本武士道的精神。写自然美与恋爱的文学,在日本特别发达:这些都不外是民族性的反映。

(二)文字的变迁[编辑]

日本上古时代无文字,斋部广成古语拾遗(公元八〇七年作)里说,“盖闻上古之世,未有文字,贵贱老少,口口相传,前言往行,存而不忘。”在江户时代,曾有人主张有神代文字,但已被识者斥为荒谬。日本之有文字,自字传入后始。

日本古代,不仅文字受中国的影响,即一切文化,也是受中国朝鲜文化的影响,才有进步的。中国文化或直接输入日本,或间接从朝鲜输入日本,输入文化的媒介,就是日本人所称的归化民族。后来日本的文化稍稍进步,日本政府的要职,如掌财政,文牍,美术,工艺,舞乐等职的,都是归化民族的子孙。从中国或本土或朝鲜赴日本的人,因为语言不通,彼此的交易很不方便,就需用一种通译的人。新撰姓氏录上记载着,“钦明天皇时,有武内宿祢的后裔珍动臣者,自三韩率同族四人,国民三十五人来归化,其子孙曾任近江野洲郡曰佐……”。曰佐读若Osa,就是“通译”的意思。据这项记载,可知此种归化人是通晓日本语言和文或朝鲜文的。将字传入日本的,自然是归化人的功业。在应神天皇十六年(公元二八五年,)王仁阿歧直的推荐,带了论语千字文日本去,王仁便在日本教书,从他学的有日本人,也有归化人的子孙。从此以后,在日本懂得文的人才渐渐增加。

自从字传入日本后,势力甚大。汉字压迫日本的语言,使他们没有独创的文字产生,不得不用字。天武天皇十一年(公元六八三年,)帝命境部连石积等造新字一部,共四十四卷,史书曾有此项记载,但此种新字并未流传。又据释日本纪本朝书籍目录的记载,古有人书,人书,等文字,为九州地方一部分的种族所用,但均未行于后世。这些日本固有的文字不能流传的原因,就是因为它们的产生,在字流传之后。它们的势力敌不过字,所以产生不久就消灭了。

字传入日本后,日本始有“文字”,已为人所公认。日本古代“文字”是借用汉字,可是“语言”却是自己民族的语言,用他人文字来配合自己的语言,其困难自不必说。汉字的性质是表语主义,是一语一字的文字,非以表音为主,乃以表意为主的文字。在言语学上是单音节语(一字一音节),日本语言用汉字来传达,实有许多困难。如果汉字是表音的单音文字,就可以借音来写日本语,而汉字却是用一个字来表单音节的一语的,是表意的文字。不如罗马字一样,可以拼各种的语言。适合于日本语言的文字,须是“多音节语”才相宜。例如“樱”花的“樱”字,日本人的发音有三音节,即Sakura。当日本没有文字的时代(即借用汉字的时代)如果要把Sakura一语写出,因此语有三音节,就非去寻得三个相宜的汉字不可。于是他们寻出一个“散”字去表Sa的音,寻出一个“久”字去表ku的音;又寻出一个“良”字去表ra的音,所以“樱”花的“樱”字在日本古代的写法,就是“散久良”。如果一字有四音节的,则须写出四个汉字,才足以表明一个日本语,这是何等的不便呢!

日本古代既没有文字,他们对于这种困难也只得暂时忍耐,后来对于借汉字表音的用法渐渐纯熟,因熟生巧,他们就想出了改革汉字的方法了。他们改革的方法,就是把汉字拆散。因为汉字的笔画太多,写起来不便,而日本语的发音又不需用几百几千的汉字,所以他们把少数的汉字拆开来,写成略体字。这些略体字便是后来的“片假名”,一共有四十七个,都是从汉字蜕变而来的。四十七个片假名的蜕变如次——


ア—从阿    イ——伊

ウ——宇    エ——江

オ——于    カ——加

キ——几    ク——久

ケ——介    コ——己

サ——散    シ——之

ス——须    セ——世

ソ——曾    タ——多

チ——千    ツ——川

テ——天    ト——止

ナ——奈    ニ——二

ヌ——奴    ネ——祢

ノ——乃    ハ——八

ヒ——比    フ——不

ヘ——部    ホ——保

マ——末    ミ——三

ム——牟    メ——女

モ——毛    ヤ——也

ユ——由    ヨ——与

ラ——良    リ——利

ル——流    レ——礼

ロ——吕    ワ——和

ヰ——井    ヱ——慧

ヲ——乎


这四十七个片假名成于何人之手,已不可考。后来有人把这四十七个字加上三个(这三个也是那四十七个里面有的,不过重复罢了)合成五十个字,排列成五十音图(每行五个字,共列为十行),更便于发音与记忆。五十音图是照梵字的音韵排列的,有人说是精通印度梵文的人所排的,有人说是吉备真备(人名)的制作,或又说是慈觉大师一派的某僧人所作,都不能确考。至于制作的时代则假定为嵯峨天皇弘仁时(公元八一〇年)到村上天皇天历年间(公元九七四年),但也有异说。

即从汉字的楷体蜕化为片假名,不久又从草体蜕化而为“平假名”,字数也与“片假名”同。有人将四十七个“平假名”列为七·五调的歌一首,据说为僧空海之作,近时学者已反对此说。大矢透氏的音图及手习词歌考,谓此歌(即以吕波歌)大约成于圆融天皇的天禄前后(公元九七〇年前后)至永观时(公元九八三年)。制作的人,疑为空也千观或他们同派的僧人。

自平假名产生后,曾有“女文字”之称。有女文字必有“男文字”,男文字便是指汉字。据说“平假名”的使用多属妇女,妇女不能接触汉文(因为迷信的原故,不让她们接触),因此平假名为妇女专用。有人说并不是这种意思,平假名男子可以用,妇女也可以用,只是因为称汉字男文字,故称平假名为女文字,别无什么用意。由此也可以想见日本人虽自己发明了“假名”,但汉字并不因此失了势力。

日本文字自有假名以后,在应用上便宜了许多,从前没有“假名”时,写“樱”字要写三个中国字,现在只写三个假名就行了。或已知一汉字的意义,而不知此汉字在日本语的发音,只消在汉字旁用假名注出日本音便也行了。到了现在,日本语言的变化已经完成。文字简单,对于智识的普及,尽了不少的力。现将日本语言通化的程序,列举于左。


  一 形成时代(古代,奈良朝时代)

    第一期 国初迄崇神朝时(黑暗时代)(公元纪元前六六〇——二一)

    第二期 崇神朝顷迄大化改革时(混成时代)(公元纪元前二一——纪元后六四五)

    第三期 大化改革迄奈良朝末叶(成熟时代)(公元六四五——七九四)


  二 发达时代(平安朝时代)

    第一期 天历以前(公元七九四——九四六)

    第二期 天历以后(公元九四六——一一八六)


  三 混乱时代

    镰仓南北朝,室町时代(公元一一八六——一六〇三)


  四 分化时代

    第一期 亨保以前(公元一六〇三——一七三五)

    第二期 亨保以后(公元一七三五——一八六七)


  五 统一时代

    明治时代至今(公元一八六七——)


日本文字与语言,在明治维新以后,已至统一完全之域。他们从和兰人获得了罗马字,有许多“外来语”混入。所以除了原有的汉字,片假名,平假名等字外,又加入了罗马字与“外来语”。在应用上是很便利的,已成为东方有力的一种文字了。


(注) 平假名的字形可在普通的日语教本中得见,因排印的困难,这里没有列出。

(三)文学史的区划[编辑]

文学史里的年代的区划,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有许多文学史家,常依从皇室的朝代作文学史的区划的标准,本书不采用这种方法,以“时代”及“作品”为主,将日本二千数百年的文学,依“时代”划分为五个时期。


  (一)上古文学(太古至奠都平安时,600B.C.-794A.D.)

  (二)中古文学(平安奠都至镰仓幕府创立,794-1190)

  (三)近古文学(镰仓幕府创立至江户幕府创立,1190-1603)

  (四)近世文学(江户幕府创立至明治维新时,1603-1867)

  (五)现代文学(明治维新以后到现今,1867-)

  (注) 关于日本各朝的区划,史家所定的年代(如公元某年至某年)略有出入,兹根据最普通者。


现再将右列五个时代的文学的性质,分述于下。

(一)上古文学 指神代迄奈良朝末年的文学,约有一千四百五十四年。在这个时期,日本国土的开辟,民族的团结,文化的萌芽,都包含在内。这时中国的学问渐从朝鲜传入日本,借汉字以写日本民族的语言。文学著作有万叶集古事记等,足以代表古代日本民族的朴质的性格。

(二)中古文学 这时日本发明了“假名文字”,但使用这种文字的,多半是女子,男子们仍去作汉文。这个时期虽只有三百九十六年,但却产生了不少的作品。贵重的“物语文学”便产生于此时,此外如日记,随笔,历史等作,都有特色。只是当平安时代,贵族竞尚骄奢浮华,作品纤丽柔媚,著名的作品,多出自女流之手,这时代的作品,有女性文学之称。又因文学只是贵族阶级的玩具,民众与文学无缘,又可称它做贵族文学时代。

(三)近古文学 这个时期包括镰仓南北朝室町等朝代,约有四百十年。这时日本国内起了战祸,社会感到极度的不安,因此佛教思想在此时最为流行。战事的主人翁是“武士”,武士成为这时代的中坚。代表这时代的文学,一半是厌世隐遁的佛教文学,一半是表现“武士阶级”的武士文学。尤以描写战乱与武士的“战记物语”为最出色,称这时代为武士文学时代,也没有什么不可。

(四)近世文学 这个时代是日本文学的一大转机,从前的文学是与平民无涉的,到了此时,才从贵族武人的手里归还民众,就是说民众在此时获得了他们所需要的读物。戏曲与小说在此时都很发达,为后来的文学树立了基础。这个时期,可以称为平民文学时代。

(五)现代文学 这个时期,包含明治(1867-1912),大正(1912-1926),昭和(1926-?)三个朝代。明治维新以后,日本的国势大振,文学也日趋发达,是为国民文学建设的时代。日本文学能在现代的世界文学里争得一席地,便是这个时代大家努力的结果。此时期的文学,较以前各时代复杂,因为承受文学潮流的原故,派别分歧,杰出的作家很多,具有“世界的价值”的作品也不少,呈现空前的壮观。

第二章 上古文学[编辑]

总论[编辑]

上古一语的范围,包含太古至奈良朝末叶(即公元纪元前六六零年到纪元后七九四年),约有一千四百馀年。在奈良朝以前(即推古天皇即位,公元五九三年以前,)日本的文化还是一片荒土,到了奈良时代,汉学与佛教侵入,日本的政治文物,才大受影响,圣德太子的大化改革(公元六四六年),便是这种影响所生的结果。那时在奈良地方,建立佛寺,并设汉学的教养所,选拔优秀,派遣中国留学。两国正式的交际,全由于“遣唐使”的力量。自中国的学术传到日本后,使得日本的美术更换了面目,最显著的,就是建筑与雕刻。

由此看来,奈良朝以前的文学是未受外来思想的影响的;奈良朝时代,便是受了儒家与佛教的思想的文学。根据这一点,上古文学可以划分为两个时期——


  (一)奈良朝以前

     1 古代的歌谣

     2 祝词

  (二)奈良朝时代

     1 万叶集

     2 古事记

     3 日本书纪

     4 宣命

     5 风土记

     6 氏文


以下分述这个时代的作品。

(一)古代的歌谣[编辑]

日本民族在古代享受着平静的生活,没有自然界势力的袭击或外族的惊扰与人为的大战乱;他们以务农为业,人民互相谦让,生活很平凡。在文学上反映出来的,没有伟大的叙事诗或富于想像,结构宏大的传记。他们所有的,只是少数的抒情歌谣。

古代歌谣经后来的人记入古事记日本书纪等古典里面,故又称为记纪之歌。歌谣的作者,是古代的民众,但是一部分经过后代人的润饰。歌谣有完全的,也有只存断片的。关于歌谣的总数,据林诸鸟编的记纪歌集里所收的,日本纪里的歌有一百二十五首,古事记里的歌有五十六首。又佐佐木信纲博士编日本歌选(上古之卷,)收古事记一百十六首,日本纪百十四首。较记纪歌集所收约多二十首。此种相差,是因为没有将“断片”收入之故。据二氏所收的歌,我们可以知道里的歌,大约有此数。

歌谣的分类,学者间也有异说。如芳贺矢一博士在国文学史概论里,说,“中的歌,是从上古传来的,没有疑义。这百八十馀首的歌,可分为军歌,饮宴歌,恋歌,童谣四种。”高野辰之博士在日本歌谣史里则将古代的歌谣分为:战争的歌,饮酒的歌,恋爱的歌,哀伤的歌,宗教的歌五种。兹综合两氏之说,把古代歌谣分为(一)因战争而作的歌,如军歌,凯旋歌等,以战斗作背景的饮宴歌也属这一类。(二)以男女两性生活为动机的歌谣,包含恋爱及思慕等的歌谣。除此两大类外,还有祝贺,袚除,童谣,劳动,写情的歌谣。但为数不多,或原文残缺不全。

写战斗的歌谣,在里颇多。一种民族还没有统一安定的时代,为民族兴亡安危,便非舍命战斗不可,因此便有死伤,受了这样的刺激,于是便发为歌谣。又因在战斗时要鼓励士卒,便有军歌的产生。在没有战斗时,出外狩猎,就有狩猎的歌。译引在下面的几首,可以代表这一类的歌谣。


    神武天皇的军歌

此其时矣!此其时矣!
哈! 哈! 哈!(注)
就是此时,
  孩儿们!
就是此时,
  孩儿们!

  (注) 欢呼的声音


  二 神武天皇至忍坂的大土窟,征伐“土蜘蛛”(注一),下令士卒,闻歌声时,拔刀杀贼,歌曰:

忍坂的土窟里,
有许多的贼子,
有许多的贼子。
我勇壮的久米儿郎呀!
 用“头椎”的大刀,(注二)
 用“石椎”的大刀,(注三)
 ——去击杀了罢!
我勇壮的久米儿郎呀!
 乘此时机,
 用“头椎”的大刀,
 用“石椎”的大刀,
 ——去击杀了罢!

   (注一) 土蜘蛛为一种穴居的异族。神武天皇祀云:“高尾张邑有土蜘蛛,其为人也身短而手足长,与侏儒相类。”

   (注二) 柄如椎形的大刀。

   (注三) 柄首以石为饰的大刀。——此非指大刀有两种,乃同言一种,重言所以整语调也。


  三 神武天皇伐长髓彦登美毗古)时,歌曰:

勇壮的久米儿郎
  耕种的粟田里,
 生著一根韭,(注)
你们斩它的根与茎,
  灭它的根与芽。

   (注) 韭喻贼子。


  又歌曰:

勇壮的久米儿郎
  在垣脚下种了辣椒,(注)
我们恨那贼子
  如辣椒辣我们的口
  ——久不能忘,
  努力杀贼!

   (注) 原文作姜(Hajikami)


  又歌曰:

我们包围敌人
 如细螺围绕波涛汹涌的伊势海的大石,
 努力杀贼!


  又神武天皇伐兄师木师木(注)时,兵卒疲惫,因作歌曰:

伊那佐山的林间,
 往来侦伺敌人,
   攻打敌人,
 大众都饥饿了,
  鹈养的儿郎们
  快些带粮食来救济呀!

   (注) 师木,地名,今之矶城郡,昔为弟兄二贼所据,故云。


  四 神武天皇东征凯旋时张宴作歌:

宇陀的高地上,
 张了捕鹬的网,(注一)
 等候它来捉住它。
 不料鹬鸟捕不著,
 巨鲸倒来投网罗。
 你们的正妻向你讨鱼肉,
  你只割一点儿给她;
 你们的侧室向你讨鱼肉,
  无论多少你总得给她,
   哈! 哈!(注二)

   (注一) 古时大宴必用鹬鸟作肴。

   (注二) 有嘲笑之意。


古代歌谣中写男女恋爱之情的,以八千矛神(即大国主命)赴高志国向沼河姬(沼河比卖)求爱时的唱和,以及八千矛神和他的正妻须势理姬的赠答最为杰出,歌的全部,译引如次。


八千矛神(注一)赴高志国(注二),求婚于沼河姬,到了她的门口,歌曰:


  八千矛寻遍了国内,
  难觅合意的妻子;
  在远远的越后国,
  听说有贤淑的女郎,
  听说有美貌的女郎,
  便前去结婚。
  腰刀的绦还未解,
  外套也还未脱,
  立在门外,
  去推她闭着的门,
  拉她闭着的门,
  (一直到天亮。)
  青山里有枭鸟叫,
  野有雉鸣,
  庭有鸡啼,
  薄情的,啼著的鸟呀!
  叫烦恼打杀这鸟罢!(注三)
  从远道来的我,
  向女郎说的话,
  女郎可听着了么?


沼河姬未开门,在内歌曰:


  八千矛神!
  我是柔弱的女儿。
  现在我的心中,
  正如飞翔在水渚上的
   不宁静的水鸟;
  到了今晚上,
  便像那浮在静浪上的鸟一般了。(注四)
  好好将护君的命,
  切勿因爱丧了君的身!
  我谨致此词,
  传达我的腹心。

  日光没后,
  到了夜间,
  我开门来迎君,
  君的笑容如晨曦,
  君将粉白的手腕,
  摸我的软如雪沫的酥胸,
   拥抱我的酥胸。
  白玉一般的,玉一般的手互相枕着,
  伸长著股儿睡觉罢。
  ——且忍耐这一宵,
  切勿因爱而心焦,
  八千矛神!


故其夜二人未交合,次日之夜始交合云。


八千矛神的正妻须势理姬甚嫉妒,他感著困难,将离出云赴倭国,束装上道时,他双手置马鞍上,一足踏入镫内,歌曰:


  穿上了黑衣,
  像海鸟回翔时自顾他的胸脯,
   振袖看自己的服装,
  将这不称身的黑衣裳,
  脱弃在近浪的石矶旁。
  换上了碧青的服装,
  像海鸟回翔时自顾他的胸脯,
   振袖看自己的姿首,
  将这不称身的青衣裳,
  脱弃在近浪的石矶旁。

  舂好了山中采来的茜草,
  将红色的汁水染上了衣裳,
  像海鸟回翔时自顾他的姿首
   只有这套是称身的衣裳。

  可爱的妻呵!
  我带着鸟群去了,(注五)
  我领着鸟群去了。
  你表面说不哭
  你终如山隈的一根“薄”草,
  倾颈而哭罢。
  你流泪如朝雨,
  你叹气如朝雾,
  娇嫩的妻呵!


他的妻见他要走,举著大酒杯,向他歌曰:


  八千矛神!
  你是一个男儿,
  你出外遍寻岛岬的各处,
  你觅遍各处的矶石,
  你将得着中意的妻子。
  我呵!是一个女儿,
  舍了你我没有男子,
  舍了你我没有丈夫。
  (你不要去呀!)
  在绫帐下的柔软的帷里,
  在如绵的暖衾里,
  在白净的被单里,
  将你的雪白的手,
   摸我的软如雪沫的酥胸,
   拥抱我的酥胸。
  白玉一般的手互相枕着,
   伸长著股儿睡觉罢!
  我谨献这杯美酒。


歌后,交盏而饮,互以手加颈上,睦甚,八千矛神终于没有他去。


    (译者加注)

    (注一) 八千矛神又名大国主命,或称大穴牟迟神,苇原色许男神,宇都志国玉神。

    (注二) 高志国即越后国。

    (注三) 八千矛神在门外等了一夜,又不好直接埋怨他的爱人,只得借鸟来出气。

    (注四) 沼河姬和八千矛神的恋爱是秘密的,八千矛神来访,她怕家中人知道,故如是云云。

    (注五) “鸟群”比喻从者。


八千矛神的恋爱歌,原文的音节很美。当他立在沼河姬的门外歌唱的时候,深□的写出□□□□焦躁的心理。即把它放在近代的□□□□里面,也没有什么逊色的。此外□□到——


  到了夜间,
  我开门来迎君,
  君的笑容如晨曦,
  君将粉白的手腕,
  摸我的软如雪沫的酥胸,
   拥抱我的酥胸。
  白玉一般的,玉一般的手互相枕着,
  伸长著股儿睡觉罢。


——等,已是“官能的”描写。这首长歌显然经过后人的润饰,但在“口诵传承”的时代,必已存在无疑。

古代歌谣中还有咏轻太子的恋爱的几首,也是很优美的,惜文辞简短,终赶不上这一首。

(二)祝词[编辑]

“祝词”是人民祈祷的声音。因为对于神表示真诚,所以在祭祀时颂读“祝词”。目的在于除邪恶,保幸福,使人心净化。古代人民想使神心柔和,保佑国主,五谷丰登,无灾无难,当时便借用“言语之灵”去恳龥神祗,因此遂有“祝词”的产生。

古代的祝词,载于延喜式第八卷。延喜式共五十卷,内容记录百官的政务。由藤原忠平藤原清贯大中臣安则伴久水阿刀忠行等五人奉旨编纂,成于公元九二七年(即平安醍醐天皇延长五年。)书中举出七十五种祝词的名目,并记祝词的本文二十七种。

祝词的形式本为散文,却富有诗的趣味。祭神时由中臣,斋部(均神官名)高声诵读。祈年祭大祓词两种较其他的祝词为有价值。新年祭在每年二月四日举行,此时正当下种的季节,故由神官诵祈年祭的祝词,以求五谷丰穰。大祓在每年六月末及十二月末举行,诵大祓祝词,代人民祓除他们所犯的罪过。下面引用的是大祓祝词,原文用汉字表日本字的音,助词用小字表示,成为一种奇怪的文体。


    大祓祝词原文


集侍亲王,诸王,诸臣,百官人等诸,闻食止宣。天皇朝廷尔侍奉留比礼挂伴男,手摾挂伴女,韧负伴男,剑配伴男,伴男能八十,伴男呼始氐,官官仕奉留人等乃过犯家牟杂杂罪乎,今年六月晦之大祓给比清给事乎,诸闻食止宣。高天原尔神留坐皇亲,神漏岐,神漏善乃命以氐八百万神等乎,神集集赐比神议议赐比氐,我皇御孙之命波,丰苇原乃水穗之国乎,安国止平久知所食止事依志奉伎。如此依志奉志国中尔荒振神等乎□□问志尔问志赐比神扫扫赐比氐语问志,磐树立,草之垣叶牟毛语止氐,天之盘座放,天之八重云乎,伊头乃千别尔千别氐天降依志奉伎。如此久依左志奉志四方之国中登大倭日高见之国□,安国止定奉氐,下津盘根尔宫柱太敷立,高天原尔千木高知氐,皇御孙之命乃美头乃御舍仕奉氐,天之御荫,日之御荫止隐坐氐,安国止平志久所知食武,国中尔成出武天之益人等我过犯象牟杂杂之罪事波天津罪止畔放,沟埋,樋放,频莳,串刺,生剥,逆剥,屎户,许许太久乃罪乎,天津罪止法别气氐国津罪止八生肤断,死肤断,白人,胡久美,己母犯罪,己子犯罪,母与子犯罪,子与母犯罪,畜犯罪,昆虫乃灾,高津神乃灾,畜仆志,虫物为罪,许许太久乃罪出武。如此出波天津宫事以氐,大中臣,天津金木乎,本打切末打断氐千座,置座尔置足波志氐天津管曾乎,本苅断,末苅切氐,八针尔取辟氐天津祝词乃太祝事乎宣礼。如此久乃良波天津神波天盘门乎押波氐,天之八重云乎伊头乃千别尔千别氐所闻食武。国津神波高山之末,短山之末尔上坐氐,高山之伊穗理,短山之伊穗理乎拨别氐,所闻食武。如此,所闻食氐波皇御孙之命乃朝建乎始氐天下四方国尔波罪止云布罪波不在止科户之风乃天之八重云乎吹放事之如久朝之朝雾,夕之御雾乎朝风夕风乃吹扫帚事之如久,大津之边尔居大船乎舢解放,舻解放氐大海原尔押放事之如久,彼方之繁木本乎烧镰以氐打扫事之如久,遗罪波不在止祓给比清给事乎,高山之末,短山之末与理佐久那太理尔落多支,速川能濑坐须濑织津比咩止云神,大海原尔持出奈武如此持出往波,荒盐之盐乃八百道乃八盐盐道之盐乃八百会尔座须速开都比咩止云神持歌呑氐牟。如此久歌呑氐波,气吹户坐须气吹户主云神,根国,底之国尔气吹放氐牟。如此气吹放氐波,根国,底之国尔坐,速坐须良平咩,登云神持,须佐良比失氐牟如此失氐波,天皇我朝廷尔仕奉留官官人等始氐,天下四方尔波,自月始氐罪止云罪波不在止,高天原尔耳振立,闻物止马牵之氐,今年六月晦日夕日之降乃大祓尔祓给比清给事乎诸闻食止宣。四毛国卜都等大川道尔持退氐祓却止宣。


    右译文


聚集于此的亲王,诸王,百官人等,其洗耳倾听:因使臣僚伺从,男男女女,负弓者,佩剑者,洗静他们的罪过,故举行六月晦日的大祓。

高天原的男女神祗祖先,曾召集八百万神祗聚议,议定以治理丰苇水穗国(即日本)任务托付于皇孙(按即迩迩艺命);故必先扫荡丰苇原的恶徒,将背逆皇命的凶恶神祗,一一审询而驱逐之。俟国内泰平,即一草一木,均安静无扰,乃排云雾而使皇孙降临下界。

皇祖所赐各地,以大和国为最丰饶,遂择定此处,营造庄严的宫殿,坐镇其内,以宰治天下。国内人民,年年繁殖。因将人民所犯各罪,别为二种:凡毁稻田区划(原文,畔放;)堵塞水沟(原文,沟理;)毁稻田水渠(原文,樋放;)下种重叠(原文,频莳;)以木签插田泥内(原文,串刺。按以上为妨害农业之罪,)是曰大罪。

凡断生物肢体(原文,生肤断);断死者肢体(原文,死肤断。按以上为肢体伤害罪);白人(Sirobito,即皮肤毛发皆白之谓);胡久美(Kokumi,患赘瘤有肉下垂之谓。按以上为疾病,患者使他人生不快之感,故有罪)母子相通罪;淫其母次及其女之罪;淫其女次及其母之罪;畜淫罪(指与畜淫或淫畜之罪,以上为性的犯罪);受蜂蝮等之害;受雷神之灾;受鸟之害;(虫鸟害人,必受害者获罪于神,故有罪);杀家畜(原文,畜仆。因虐待生物,故有罪);咀咒他人(使他人生活不安,故有罪,)是为国罪。

此二种罪过,发现于人民间最多。凡诸罪发现时,即依高天原仪式,由大中臣(官名)以各种丰厚的祭物供奉,朗诵祝词。

祝词既达上天,天神乃启“天之岩户”,排除重叠的云雾以纳之,国神亦在高低各山上,排烟霞以纳之。

祓除以后,皇孙朝内,以及四海人民,得免罪过。洗清罪恶,有如疾风吹散云雾;如泊于港湾的巨舶,解缆以入于海;如以火中锻炼的利刃切断厚重之木,一切罪恶悉净。被祓除的罪恶,有坐镇于高山流下的急湍上的濑织津女神驱之入于大海。诸罪既入海中,有速开都女神悉呑灭之。

又有气吹户女神,吹诸罪入于幽冥,居幽冥界的连佐须良女神乃吹散毁灭诸恶。诸罪既灭,自王公以至四境人民,自此以后,悉免罪愆。

诵此祝词者,须朗声使四方悉闻。经此禊祓,六月晦日以后,诸罪皆得解脱。


    (注) 译文括弧内注解,为译者所加。

(三)万叶集[编辑]

万叶集的编纂,约在奈良朝末叶。传为橘诸兄奉敕所编的歌集(贺茂真渊主此说),但近代学者不取此说。释契冲万叶集代匠记,谓此集成于大伴家持之手,此说已为学者所公认。家持自幼时起,曾把见闻的歌记了下来,迄天平宝字三年时,依时代次序排列。自此以后,便未依顺序。全集共有二十卷,第一至第十六卷为家持搜集的歌,十七至二十卷,则为家持自己的著作。全集歌数为四千四百九十六首。内记长歌二百六十二首,短歌四千一百七十三首,旋头歌六十一首。作歌者男子五百六十一人,女子七十人。歌的种类分长歌,短歌,旋头歌三种。就歌的内容,可分为杂歌,挽歌,相闻歌(广义的恋爱的歌,)譬喻歌,四季杂歌,四季相闻六种。仁德天皇至光仁天皇(公元三一三——七八一)年间的歌都包括在内。此集不仅是日本古代诗歌的总集,又可以从那些诗歌,推考古代的社会相,是日本古代的文化史。如咏古代的交通困难,夫役兵役,两性关系,宗教的习俗,家族爱与邻人爱,厌世思想等的歌,均为后世研究民俗者所重视。

原集第一卷全部都是杂歌,杂歌是歌咏帝王行幸,游宴,旅行及其他杂事的歌,第一卷咏行幸的歌较多。第二卷的前半都是相闻歌,后半则为挽歌。“相闻”二字,见于我国的汉书搜神记文选等籍内,有往复存问之意。挽歌见晋书乐志,本为挽柩时的歌,也就是哀悼的歌。外如病中或临终时的歌与后人的歌都收入此卷。第三卷收杂歌,譬喻歌,挽歌三种,譬喻歌是咏风月花鸟以抒写幽情的歌,为相闻歌的一部分。第四卷全部为相闻歌。第五卷为杂歌,多山上忆良之作,也有佚名的。此卷中的今反感情歌哀世间难住歌山上忆良的代表作,除山上忆良的歌以外,还有大伴旅人等的歌。第六为杂歌,以“行幸”的歌最多,此外关于迁都,旅行,宴会的歌也不少。卷七中的歌的作者均已佚名,中收杂歌,譬喻歌,挽歌等。卷八内的作品依四季区分,每季更分杂歌与相闻歌,按年代排列。卷九内收杂歌,相闻,挽歌。卷十内的作者佚名,也别为四季,每季更分为杂歌与相闻歌。卷十一与卷十二集古今的相闻往来的歌。卷十一中有旋头歌与譬喻歌;卷十二中有羁旅出发的歌与悲别的歌。卷十三收杂歌,相闻,问答,譬喻歌,挽歌等。卷十四所收者为东歌,此卷颇重要。东歌即东国人的歌之意,即使当时的“民谣”。此卷按各地地名排列,歌数三百馀首。卷十五收悲哀离别的歌。卷十六收传说的歌,与滑稽的歌。卷十七至卷二十为大伴家持的作品,歌数甚多。

万叶集中的男歌人,以山部赤人柿本人麻吕大伴家持山上忆良四人为杰出。女流歌人以大伴坂上郎女石川郎女额田女王誉谢女王为著名。

山部赤人的身世已不可考,惟知曾侍圣武天皇,官位甚低。侍驾游纪伊大和伊豫诸地。他的歌以短歌为最佳,善写自然界的景色。他赞美自然的清净,厌恶人世的污浊,且憎当时社会生活的腐败,他寄托于自然,抒写胸怀。现译出他的几首短歌,略觇他的风格。


      相闻(寄霞)

  相思著过了今朝,
  有霞笼罩的明天的春日,
  怎样过呢?


    二 同前(寄霜)

  这样的深夜休要归去呀,
  道旁的小竹上,
  铺着霜的夜。


    三 同前(秋)

  莫问立在那里的是谁呀,
  是九月的露水濡湿了的
   待着的我呀。


    四 反歌

  到田儿浦去,
  只看粉白的雪,
  降落到富士山的顶上。


    五 杂歌

  秋风生凉了,
  不并骑到郊外去吗?
  ——看荻的花。


    六 同前

  今宵破晓时郭公鸟的啼声,
   你听着了么?
    或是在朝寝?


    七 同前

  夜渐深了,
   长著楸树的清寂的河原,
   千鸟(注)频频的叫唤。

     (注) 水禽名。


    八 同前

  到春日的野外,
  去摘紫云英的我,
   恋着郊外,
   竟夜忘归了。


    九 同前

  想送给友人看的梅花,
   积了白雪,
   花也难于分辨了。


    十 同前

  在武津浦荡著的小舟呀,
  背着粟岛驶去,
  可爱的小舟呀!


柿本人麻吕的身世已不可考,他善作长歌,以抒情为杰出。他歌离别与恋爱的歌,雄浑优雅。所作哀悼诸诗,富于情感,最能动人,兹译引他的两首长歌(代表作)于左。


    挽歌

        ——柿本人麻吕妻死后作 (注)

  遥远的市,
   是妻的乡里;
  到市区的路途,
   时时都想看见。
  若竟去了,要惹起人家的注意,
  常常去呢,人家也会知道的。
  我心中这样思忖:
   横竖日后要相逢,
   便坐在屋内想念著度日,
   不去又何妨呢。

  水藻似的附着我寝的妻呀!
  你如落山的夕阳,
  你如浮云蔽著的月儿,
  ——逝了,逝了。
  使者来告时,
   听着他的声音,
   我无所措,忐忑不甯。
  我深深恋着的情,
   能有几分得着安慰?
  我妻平日眺望的市,
  我立在那里静立著听——
   亩火山的鸟语犹昔,
   何处能闻我妻的声音?
  路上来往的行人,
  更无一个似我妻,
  吁嗟!万事皆休,
  唤著妻的名儿,
  拂袖而归。


    (附) 短歌二首

  秋山里的红叶繁茂,
   欲觅迷途的妻,
  但不识山径。

  去年看过的秋夜的月,
  依旧照着,
  同眺的妻,
  渐渐的远了。

     (注) 歌中人麻吕所称的妻,实际是他秘密恋着的爱人,因怕人家知道,所以歌里有“若觅去了,要惹起人家的注意……”等句。


    柿本人麻吕别妻时作歌(附反歌)

  石见国的津农海岸,
   没有港湾,
   也没有砂洲,
   没有港湾正好,
   没有砂洲何妨。
   和多豆的荒矶上的碧绿的海藻——
    朝被风吹,
    夕为浪打,
    随波飘动。
  我别了海藻般倚着我同寝的妻,
   来到道中的弯曲处,
  我几次回顾,
  乡里渐远,
  山道一步高一步。
  家中的妻,萎同秋草似的想念我罢。
  遮着我的山呀!
   为我俯首!
  我要看我妻的家。


    反歌

  妻(立在门外)从石见郃农山的林间,看见我拂袖吗?
  别妻后来到山道,山风吹竹叶沙沙作响,虽是骚然,怎能扰我思妻的心呢!


大伴家持大伴旅人的儿子。他的歌可以分做三个时期。第一期为热情时代,此时他是一位贵公子,欲得才媛闺女的欢心,常借杜鹃鸟,梦,等作题目,作恋爱歌。第二期是模仿时代,他仿柿本人麻吕作歌,哀悼自己的兄弟;仿山部赤人咏风景;仿山上忆良,悲人世无常,咏厌世思想。第三期为成熟时代,此时期的歌,使他在万叶歌坛上,成为名家。译引在下面的一首短歌,是他的佳作。


    我想念著的父母,
    如果是花就好了。
    ——如果是花,
    我在旅途上好捧著走。


山上忆良死于天平五年(公元七三三年),年七十四岁。曾为筑前守,在任时与大伴旅人家持之父)往来,所以他任筑前守前五六年间的歌,能流传于世。他精汉学,佛学也颇有研究。他的歌里要表现的,多为佛家的厌世思想。下面译引的一首长歌,是他的代表作。


    贫穷问答歌         山上忆良

  北风飒飒,
  雨雪霏霏的晚上,
  酷寒到这样
  叫我如何能忍受。
  取了一块硬盐嚼在口中,(注一)
   再啜一口糟汤酒,(注二)
  咳咳喘喘止不住,
  鼻子塞住气不通,
  摸著疏落的胡须,
  自忖谁似我豪气。
  ——可是冷得要我的命,
  赶忙盖上麻布被,
  把所有的无袖的短褂都穿上身。
  在这般寒冷的夜里,
  还有比我更穷苦的,
  他们的爷娘受饥寒,
  他们的妻、儿哭着叫唤。

  “在这般时候,
  你如何度日?”(注三)

  “天地虽宽阔,(注四)
   在穷人只觉窄狭;
  日月虽明亮,
   照不到穷人头上。
  难道世人都是如此么,
   抑只我一人是这样?
  上天不易生出一个人,
  我也和他人一样的住在人间世,
   而我肩上披着的是无棉舞袖,水松似的褴褛;
  矮而偏斜的小屋内,
   土地上铺的是干稻草。
  父母睡在我的脚下,
   围绕着我抽声叹气。
  灶上没有烟,
  反甑张蛛网;
  忘却了三餐,
   呜咽声似鸟。
  谚云,‘寸木又削尖,
      痛疮再灌盐。’
  里长挟著板子走进来,
  立在身旁厉声叫我付租钱,
   这样的日子怎样过,
    ——我的天!”


     (注一) 硬盐即成块的盐,与沙盐细盐(有钱人吃的)有别。

     (注二) 糟汤酒是用水泡酒糟而成的。

     (注三) 歌题为“贫穷问答”,故诗人设问。

     (注四) 以下是答辞。


    (附)反歌

  这样的度日,
   想起来又是辛酸,
      又是悲苦,
   既非生有翅膀的鸟,
   不能飞去奈若何!


  万叶集中女流歌人的著作,杰出的也不少。我们看过右列四个作家的作品,已足窥原作的一斑。女作家的作品,兹不遑枚举。

(四)古事记与日本书纪[编辑]

古事记编纂的动机,是由于继承天武天皇的修史计划。由古事记的序文,知天武天皇以前,已有历史的记录。到了天武天皇时,他以从前的记载多误,亲自加以改削,将历代传闻与先代旧事口授舍人稗田阿礼。过了三十年,即元明天皇和铜五年时(公元七一二年,)太安麻吕奉诏编撰史书,他把稗田阿礼口述的史实笔录下来,加以编纂,便是这一部古事记

原书共分三卷,第一卷最富艺术的价值,叙日本建国神话与传说;第二第三两卷则叙历代的史实与传说。这是一部日本神话传说的总集,包含战争,恋爱,动物,英雄的传说。原文以记事为主,中间插入歌谣。那时的文字还未完全,所用的文字是很异样的,以表音的汉字与表意的汉字混合著使用,正如编纂者的进书表文里所说,“或一字之中交用音训,或一事之内全以训录,”是很难懂的。后来经过许多学者的校注诠释,才易于阅览。现摘录原书的首四段为例,并附译文。


天地初发之时,于高天原成神名。天之御中主神,次高御产巢日神,次神产巢日神。此三种神者。并独神成坐而。隐身也。次国稚如浮脂而,久罗下那洲多陀用币流之时,如苇牙因萌腾之物而,成神命。宇麻志阿斯诃备比古迟神,次天之常立神,此二柱神六独神成坐而,隐身也。

  上件五柱神者别天神。

次成神名,国之常立神。次丰云上野神,此二柱神亦独神,成坐而,隐身也。次成神名,宇比地迩神,次妹须比智迩神,次角杙神,次妹活杙神,次意富斗能地神,次妹大斗乃辨神,次淤母陀琉神,次妹阿应诃志古泥神。次伊邪那岐神,次妹伊邪那美神。

  上件自国之常立神以下,伊邪那美神以前,并称神世七代。

于是天神诸命以,诏伊邪那岐命。伊邪那美命二柱神,修理固成是多陀用币流之国,赐天治矛而,言依赐也。故二柱神立天浮桥而,指下其治矛以画者,盐许袁吕许袁吕迩画鸣而,引上时,自其矛末垂落之盐,累积成岛,是淤能棋吕岛。

于其岛天降坐而,见立天之御柱,见立八寻殿,于是问其妹伊邪那美命曰。“汝身者如何成?”答曰,“吾身者成成不成合处一处在。”尔伊邪那岐命诏,“我身者成成而成馀处一处在。故以此吾身成馀处,刺塞汝身不成合处而,以为生成国土生奈何?”伊邪那美命答曰,“然,善。”尔伊邪岐命,“诏然者吾与汝行回逢,是天之御柱而,为美斗能麻具波比。”如此云期,乃诏,“汝者自右回逢,我者自左回逢。”约竟以回时,伊邪那美命,先言“阿那迩夜志,爱袁登古袁。”各言竟之后,告其妹曰,“女人先言不良。”虽然久美度迩兴而,生子水侄子,此子者入苇船而流去,次生淡岛,是亦不入子之例。


(译文)天地开辟时,生于高天原的诸神,其名为:天之御中主神,高御产巢日神,其次为神产巢日神,这三位神均是独身,又为隐身之神。

此时世界尚未成形,如同浮脂,又如水母,漂浮不定,此时有物如苇牙萌长,便化为神,名曰宇麻志阿斯诃备比古迟神,其次为天之常立神。这二位神也是独神。且为隐身的神。

  以上五尊神为别天神。

其次成长的神,名为国之常立神;丰云上野神,这二位神也是独神,且为隐身之神。其次成长的神,名为,宇比地迟神;妹须比智迟神。其次为角杙神;妹活杙神;意富斗能地神;妹大斗乃辨神;淤母陀琉神;妹阿应诃应古泥神;伊邪那岐神,妹伊邪那美神。

  以上自国之常立神迄伊邪那美神,并称为神世代。

于是天神诏伊邪那岐,伊邪那美二神,命他们去造成那些飘浮不定的国土,赐天之琼矛。故二神站在天之浮桥上,把琼矛插进水里搅动,提了上来;从那矛尖流下的海水,凝结为一岛,是曰自凝岛。

二神遂降至岛上,建立天之御柱,造八寻殿。伊邪那岐问其妹伊邪那美曰,“你的身子是怎样长成的?”答曰,“我的身子都已长成,但有一处未合。”伊邪那岐神曰,“我的身子都已长成,但有一处多馀,现以我的多馀处,刺塞你的未合处,怎样?”伊邪那美答曰,“唯”。伊邪那岐神曰,“我和你绕着天之御柱走去,相遇时行房事。”约定后,又曰,“你从右转,我从左转,”约好后,正绕柱行走时,伊邪那美先道,“呀,一个好男子!”伊邪那岐说道,“呀,一个好女子!”说过之后;伊邪那岐向其妹说道,“女人先说,不良。”但仍行闺房之事,生水侄子,将此子放在苇船里,让他飘流。次生淡岛,此子也不列入子女数内。


右列译文里面,写到伊邪那岐神与伊邪那美神交合处,是很天真朴实的。万物的原始,全在于爱恋。原始的民族,他们还没有披上道德,伦理的外衣,所以会大胆的说出来。右例不仅只作原文与译文的对照观,也可以略窥古事记的艺术的优点了。

古事记的精华全在神代卷(第一卷)。可作日本民族的建国傅说读,任摘出其中的一段,均可敷衍成一篇有趣的傅说。建国傅说的内容,略述如左——


当天地浪沌,山海未成形;日月也还未照临大地的时代,有男神伊邪那岐,女神伊邪那美二神和天之御中主神等,奉令造成国土。二神拿了神赐的天治矛,立在天浮桥上,用矛搅下界,从矛尖滴落下来的水,凝固成形,就成了自凝岛,此岛为二神生殖的灵地。二神住居岛上,努力于国土的成长。先生水侄子,神把他放在苇船里,任他飘流;次生淡岛,也不列入子女内。后生十四个大八岛国与三十五柱神祗。伊邪那美产最后的一个神时(此神为火神,名火之迦具土神)下身为火烧,遂死。伊邪那岐失了爱妻,哀恸之馀,不觉大怒,拔了十挙剑,斩了火神,从火神的血里又生出了许多神出来。伊邪那岐虽然掌著造化作用,却尚不能忘记他的妻子,便到黄泉国去寻她。女神知道他来了,走出殡殿来迎接。他对女神说,我们制造国土,尚未成形,你何不同我回去,完成工作呢。女神答道,我来此处,自己是不能 够作主的,让我和黄泉神商量去吧。说毕,女神便进殡殿去了。伊邪那岐在外面等了许久,不见女神出来,他犯了“不可窥视”的禁律,无意的向殿里一看,只见女神的身上,有蛆虫涌出,有八个雷神,在她的身旁。伊邪那岐见了大惊,便想逃回来。女神怒他犯了“不可窥视J的禁律,派了豨母都志许卖来追。他见志许卖追近了,就取发鬣掷去,那鬣璲成了野葡萄,志许卖见了萄葡,就摘了吃,伊邪那岐才得脱身。志许卖吃了葡萄,又赶来追他,他拉下栉上的齿,向志许卖掷去,那栉齿变成了竹笋,志许卖见了竹笋,又去取食,伊邪那岐又逃开了。女神知道他已逃远,又命八个雷神率领黄泉军来追。伊邪那岐挥着宝剑,逃到幽明两界交界处,他取了三个桃子,向追兵掷去。黄泉军被掷退了。伊邪那岐移了一块大石,塞住到黄泉去的路口。女神随后追到这里,不能前进。伊邪那岐隔着大石,向女神道,“我们的缘分已尽,以后长别了。”女神道,“你和我断绝关系以后,我将使你国里的人,每日死亡一千。”伊邪那岐答道,“你死我的一千人,我就生一千五百人。”后来伊邪那岐橘小门去洗净黄泉国的污秽,洗左眼时,生了天照御神;洗右眼时生了月读命,冼鼻子时,生建速须佐之男命。 (注:一名素笺血鸣尊

伊邪那岐生了三个神,心中大喜。他命天照御神统治高天原;命月读命统治夜食国;命建速须之男统冶海原天照御神和月读命肯听伊邪那岐的话,只有建速须佐之男命时时想到黄泉国去看他的母亲,因此悲泣,他的宏壮的泣声震撼山河,父亲大怒,决心赶走他。建速须佐之男命不得已,便到高天原去访他的姐姐天照御神去了。

建速须佐之男命行路时山摇地动,到了高天原天照御神防他有什么异心,整顿军马迎接他。天照御神问他为什么来高天原。他说自己想去会母亲,父亲不许,所以不愿回海原,特意到高天原来。天照御神听了,就叫他拿出证据,于是他就发誓。后来从建速须佐之男命的剑上生出了三个女神;从天照御神的勾玉生了五个神。他生了美丽的女神;就足以证明他的心地是光明的。建速须佐之男命自此以后,渐渐骄傲。他对于农人的耕种,时加妨害,又遗秽在新壳殿上。天照御神对于弟弟的行为,一向都待以宽大,不去责备他。他因此更加残暴,有一天,天照御神在屋里织布,他从屋穴把活剥下来的斑马皮投进屋内,天照御神受惊,便走进天之岩户,不复现形。于是高天原苇原中国等处都失了光明,恐怖的黑幕,遂笼罩各地了。

邪神跳梁,天地黑喑很久。诸神眼见世界沉沦,很希望天照御神复出。诸神商量的结果,把勾玉,白布,麻布等,装饰在神木上,建立在天之岩户前面,朗声诵祝词,天宇受卖命又按拍跳舞,大家快乐的祈祷。天照御神听着了,心为之动,开了 天之岩户,偷看下面,被手力男神瞧看了,便赶忙把她拉出来,于是世界才得重见光明,邪神也销声匿迹了。诸神互相庆贺,是不用说的。八百万神祗集议之后,把建速须佐之男命的手足,指甲拔掉,赶他出高天原

说到这里,祌话的舞台,要转到出云地方去了。建速须佐之男命被逐出高天原,他流落在出云肥河附近,名叫鸟髪的地方。在那里遇着一对老夫妇。老夫妇告诉他说,高志地方有一条八首(八岐)大蛇,年年害死少女,现在轮到他们的女儿栉名田姬去做蛇的牺牲,他们因此悲伤。建速须佐之男命听了老夫妇的话,对于他们的女儿很表同情,僧恶大蛇的残暴。他又问大蛇是个什么模样,老夫妇畏怯似的说道,“此蛇有八头八尾,身上长着靑苔树木,长亘八谷八峰,腹现赤色,已经腐烂。”建速须佐之男命听了,并不惧怕,他打定主意,去杀了大蛇,把少女救出。他准备了许多酒,放在门外,等待大蛇。大蛇来了,见酒就喝。大蛇醉了,建速须佐之男命拔了腰间的十挙剑,去砍大蛇。斩蛇尾时,刀锋忽缺,他仔细切开蛇尾,见里面有一口宝剑,他便收为己物,即是后来的草薙剑,又名丛云剑。

建速须佐之男命斩了大蛇,他便和栉名田姬结婚,住于出云。造宫殿时,他见有庆云笼罩宫殿,便吟了一首短歌,歌曰:


   夜 久 毛 多 都 ,
   伊 豆 毛 夜 币 贺 岐 ,
   都 麻 棋 卫 尔 ,
   夜 币 贺 岐 都 久 流 ,
   曾 能 夜 币 贺 岐 哀 。


   (歌意)
   造了宫殿,
   夫妻同居,
   庆云升起了,
   笼罩着宫殿
    如重重的绫垣。

(五)宣命[编辑]

(六)风土记与氏文[编辑]

第三章 中古文学[编辑]

总论[编辑]

(一)小说(物语)[编辑]

(二)诗歌[编辑]

(三)随笔[编辑]

(四)日记文学[编辑]

(五)历史文学[编辑]

第四章 近古文学[编辑]

总论[编辑]

(一)诗歌[编辑]

(二)战记物语[编辑]

(三)随笔与日记[编辑]

第五章 近代文学[编辑]

总论[编辑]

(一)井原西鹤与浮世草纸[编辑]

(二)江户趣味的小说家[编辑]

(三)松尾芭蕉与俳句[编辑]

(四)近松与净琉璃[编辑]

(五)歌舞伎[编辑]

第六章 现代文学(上)[编辑]

总论[编辑]

(一)混沌时代[编辑]

(二)新文学诞生时代[编辑]

(三)浪漫主义时代[编辑]

(四)自然主义时代[编辑]

第七章 现代文学(下)[编辑]

总论[编辑]

(一)新理想主义[编辑]

(二)自然主义的旁系[编辑]

(三)新思潮派的作家[编辑]

(四)普罗列塔利亚文学[编辑]

附录[编辑]

最近日本的文艺团体[编辑]

参考书目[编辑]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