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德天皇實錄/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 文德天皇實錄
卷第四
卷第五 

日本文德天皇實錄卷第四 文德紀四[编辑]

文德天皇

  起嘉祥仁壽二年正月,盡十二月

右大臣-正二位臣-藤原朝臣-基經等,奉敕撰

一、參議行宮內卿兼相模守滋野貞主卒[编辑]

 文德天皇

 二年,春正月,戊辰朔 ,帝御大極殿,受歲賀。還御南殿,賜宴侍臣。皆如舊儀。

 庚午 ,帝朝中宮於冷然院。群臣扈從者賜宴於東釣臺,五位已上盡會。特有恩詔,未得本任放還者亦預席。賜祿有差。

 甲戌 ,幸豐樂院,以覽青馬。助陽氣也。賜宴群臣如常。

 戊寅 ,加肥後國阿蘇比咩神,從四位下。

 己卯 ,諸衛府獻卯杖。逐精魅也。

 壬午 ,外從五位下-山宿禰-池作,為河內介。大秦公宿禰-是雄,為攝津介。從五位上-藤原朝臣-關主,為伊賀守。外從五位下-山田連-春城,為駿河介。從五位下-橘朝臣-岑範,為武藏介。藤原朝臣-菅雄,為近江介。正五位下-久賀朝臣-三夏,為信濃守。從五位下-紀朝臣-最弟,為介,右兵衛佐如故。從四位上-源朝臣-寬,為越中守,刑部卿如故。從五位下-山代宿禰-氏益,為介。丹墀真人-繩主,為丹波介。從五位上-弘宗王,為丹後守。從四位下-春澄宿禰-善繩,為但馬守。從五位下-御長真人-近人,為因幡權守。飯高朝臣-永雄,為播磨權介。從五位上-藤原朝臣-仲統,為備前介,左近衛少將如故。從四位下-茂世王,為讚岐權守。從五位下-橘朝臣-常蔭,為介。從五位上-小野朝臣-千株,為伊豫介,右近衛少將如故。從五位下-橘朝臣-時枝,為土佐守。從五位上-藤原朝臣-春岡,為大宰少貳。從五位下-當麻真人-鴨繼,為筑前介,侍醫如故。從四位下-雄風王,為左馬頭。

 癸未 ,賜宴侍臣。蹈歌如舊儀。

 甲申 ,帝幸豐樂院。以觀射禮也。

 乙酉 ,亦幸豐樂院,睹諸衛府賭射。公家以白布賜勝者,其多籌者得布亦多。先王舊式也。

 己丑 ,帝觴于近臣,命樂賦詩。其預席者不過數人。此復弘仁遺美,所謂內宴者也。

 甲午 ,授正六位上-丹墀真人-繩足,從五位下。從七位上-飯高朝臣-在世,無位-春原朝臣-內子,並授從五位下。

 丙申 ,授正六位上-藤原朝臣-良繩,從五位下。內宴餘樂,有此恩獎。

 二月,戊戌朔庚子 ,地震。

 乙巳 ,參議-正四位下-行宮內卿-兼相模守-滋野朝臣-貞主,卒。貞主者,右京人也。曾祖父-大學頭-兼博士-正五位下-楢原-東人,該通九經,號為名儒。天平勝寶元年,為駿河守。于時,土出黃金,東人採而獻之。帝美其功曰:「勤哉臣也。」遂取勤臣之義,賜姓-伊蘇志臣。」曾祖父以下至此,楢原東人事。父-尾張守-從五位上-家譯,延曆年中,賜姓-滋野宿禰。貞主,身長六尺二寸,雅有度量,涯岸甚高。大同二年,奉文章生試及第。或本作大同二年春。弘仁二年,為少內記。或本作大同五年。六年,轉為大內記。十一年,授外從五位下,兼為因幡介。十二年,授從五位下,遷為圖書頭,因幡介如故。十四年,仁明天皇初在儲之日,遷東宮學士,因幡介如故。天長八年,敕與諸儒撰集古今文書,以類相從,凡有一千卷,名-秘府略。九年,兼為下總守。太子登祚之初,拜內藏頭,下總守如故。數月,遷為宮內大輔。承和元年,授從四位下,兼為相模守。二年,遷為兵部大輔。六年,兼為大和守。七年,遷為大藏卿,大和守如故。八年,罷大和守,兼讚岐守。九年,遷式部大輔,讚岐守如故。其秋,拜參議。十一年春,捨城南宅為伽藍,名慈恩寺。貞主坐禪之餘,歷遊其間,時人慕之。其夏,上表讓式部大輔。不許焉。十二年,陳便宜十四事。事多不載。議亦不行。嘉祥二年春,兼尾張守。于時,大宰府吏多不良,衰弊日甚。貞主上表曰:「夫大宰府者,西極之大壤,中國之領袖也。東以長門為關,西以新羅為拒。加以,九國二嶋,郡縣闊遠。自古于今,以為重鎮。夫謀事必就祖,發政占古語。因檢舊記,大唐、高麗、新羅、百濟、任那等,悉託此境,乃得入朝。或緣貢獻之事,或懷歸化之心,可謂諸藩之輻湊,中外之關門者也。因茲,有德為帥貳,才良為監典。若無其人,選取辨官式部,頃年以來,絕而不行。近得飛語云:『彼吏,或擊目閇口,似避時之人。或忘恥貪財,為聚斂之吏。府司、國宰,莫不悲傷。若如此不變,恐嚙齊不及。』臣聞此語,心神罔措。雖此之飛語有何信據,而臣子之理,何不預憂。又聞:『少貳-從五位下-小野朝臣-恒柯、筑前守-從五位下-紀朝臣-今守,有意執論,無力矯枉。』未審虛實,唯得耳剽。臣不勝血誠,伏觸逆鱗。」言詞切直,默止不省。其秋,為宮內卿。三年夏,授正四位下,兼為相模守。仁壽二年春,毒瘡發唇吻,詔賜醫藥。中使相望於路,道俗來問者,日屬街巷嗔咽。遺戒子孫云:「殯歛之事,必從儉薄。徂歿之後,子孫齋供而已。」卒于慈恩寺西書院。時年六十八。時人知與不知,莫不流涕愍惜。貞主,天性慈仁,語恐傷人。推進士輩,隨器汲引。長女繩子,心至和順,進退中規。仁明天皇殊加恩幸。生本康親王、時子內親王、柔子內親王。長女以下至此,繩子事。少女-奧子,頗有風儀,閫訓克脩,為天皇所幸。生,惟彥親王、濃子內親王、勝子內親王。少女以下至此,奧子事。時人以為,外孫皇子,一家繁昌,乃祖慈仁之所及也。

 丁未 ,從四位下-丹波權守-伴宿禰-成益,卒。成益,右京人也。父-從五位上-宇治人。成益,少在大學,長習文章。應進士舉,遂得登科。弘仁十四年,為左京少進。天長元年秋,為式部少丞。七年春,左轉為右京少進。九年冬,敘從五位下。承和三年夏,為大藏少輔。冬,遷右少辨。十一年夏,為左中辨。十二年春,敘從四位下。依法隆寺僧-善愷訴訟事,辨官同共解卻。後出為丹波權守。境內肅然,國人稱其廉潔。成益,為人質直,在公奉法,不阿權貴。卒時年,六十四。


二、和氣仲世與藤原高房等卒[编辑]

 壬子 ,從四位下-房世王,為中務大輔。從五位下-紀朝臣-松永,為少輔。從五位上-並山王,為內匠頭。從五位下-善友朝臣-豐宗,為散位頭。從五位上-良岑朝臣-長松,為宮內大輔。正五位下-石川朝臣-長津,為木工頭。從五位下-山田宿禰-古嗣,為左京亮。外從五位下-家原宿禰-氏主,為勘解由次官,笇博士如故。從五位上-坂上大宿禰-正野,為相模守。外從五位下-高狩忌寸-清貞,為安房守。清貞,或本作濂貞。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宗吉,為左衛門權佐。藤原朝臣-良世,為右兵衛權佐。正五位上-藤原朝臣-良仁,為右馬頭,中宮亮如故。

 丙辰 ,播磨國言:「紫雲見。」

 散位-從四位上-和氣朝臣-仲世,卒。仲世者,故民部卿-正三位-清麻呂第六子也。和氣清麻呂事,俱見日本後紀卷第八輕麻呂及廣蟲薨傳。天性至孝。年十九,為文章生。大同元年,為大學大允。奉公忠謹,每至寢臥,首向宮闕。弘仁六年,遷式部大丞。十年,授從五位下。天長元年,為北陸道巡察使。四年,為近江介。所得俸祿,施給貧民。累遷。承和四年,為彈正大弼。初臺無南門,仲世奏移中院西門以為臺門。亦私以位祿,買近江國高嶋郡田五町,以充廚家之費。七年,遷為勘解由長官。十一年,出為播磨守。清靜而化,民不敢擾。數年病卒。時年六十九。國人惜之。

 丁巳 ,特授備中國吉備津彥命神,四品,列於官社。

 是夕 ,彗星出于西方,長可五丈。

 戊午 ,左衛門權佐-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宗善,為檢非違使。

 大宰少貳-從五位下-橘朝臣-高宗,獻白鼠一頭。

 己未 ,詔加甲斐國目一員。

 壬戌 ,越前守-正五位下-藤原朝臣-高房,卒。高房者,參議-從四位上-藤嗣第三子也。身長六尺,膂力過人。甚有意氣,不拘細忌。弘仁十三年,為右京少進。累遷。天長三年,為式部大丞。四年春,授從五位下,拜美濃介。威恵兼施,屬託不行。發擿姧伏,境無盜賊。安八郡有陂渠,堤防決壞,不得蓄水。高房欲脩堤防。土人傳曰:「陂渠有神,不欲遏水,逆之者死。故前代國司,發而不脩。」高房曰:「苟利於民,死而不恨。」遂駈民築堤,溉灌流通。民至今稱之。亦席田郡有妖巫,其靈轉行暗瞰心,一種滋蔓,民被毒害。古來長吏,皆懷恐怖,不敢入其部。高房單騎入部,追捕其類,一時酷罰。由是無復瞰心之毒。後歷備後、肥後、越前等守,所在有績。疽發背卒。時年五十八。

 甲子 ,右兵衛佐-兼信濃介-從五位下-紀朝臣-最弟,卒。最弟者,從四位下-木津魚之第十一子,參議-從二位-百繼之弟也。弘仁十一年,為內膳典膳。承和三年正月,為左衛門少尉。七年,轉為大尉。十二年正月,敘從五位下。十三年五月,為右兵衛佐。嘉祥三年四月,兼為因幡權介。仁壽二年正月,遷為信濃介。卒時年五十八。最弟,武藝之士,膂力過人。登高涉深,輕捷少偶。偶,或本作耦。追捕京畿,盜賊姧究,漸以絕盡。

 乙丑 ,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貞守,為左中辨。從五位上-橘朝臣-海雄,為右中辨。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冬緒,為右少辨,春宮坊亮、遠江權守如故。文室朝臣-笠科,為中務少輔。藤原朝臣-有貞,為縫殿頭。清原真人-秋雄,為信濃介,左兵衛佐如故。從四位下-清原真人-岑成,為越前守。茂世王,為丹波守。從五位下-紀朝臣-松永,為丹後守。紀朝臣-有常,為但馬介,左馬助如故。從五位上-弘宗王,為讚岐權守。從五位下-安倍朝臣-貞行,為右衛門權佐。

 三月,丁卯朔 ,日有蝕之。

 庚午 ,右衛門權佐-從五位下-安倍朝臣-貞行,為檢非違使。

 壬申 ,左右近衛官人已下見在陣者,賜祿有差。振給京師尤貧者。

 癸酉 ,近江國得魚。形似獼猴,異而獻之。故老皆云:「此椒魚也。昔時見有此物。」

 甲戌 ,授近江國筑摩神,從五位下。

 遣使者,賑給播磨國飢民。

 丁丑 ,詔:「諸大寺,起四月一日,迄八月卅日,眾僧食時,同集食堂,各轉讀大般若經一卷,或本作「轉大般若經」。山岡氏云,「轉」下恐脫「讀」字。遂補。以攘水旱之災,永為歲事。」

 戊寅 ,地震。

 辛巳 ,遣使者賑給河內、若狹、因幡三國飢民。

 壬午 ,請高僧及沙彌,練行者各卅二人於東宮,轉大般若經,限三日訖。

 夏四月,丁酉朔 ,帝不御南殿。侍從以上,近仗下飲。賜祿有差。

 甲辰 ,遣使者,向五畿、七道諸國,奉名神幣。

 庚戌 ,修仁王會。起自宮城,及于諸國,設百高座,一日二時,講演經王。

 壬子 ,授無位-蕃良朝臣-名門子,從五位下。

 甲寅 ,地震。

 乙卯 ,賀茂齋內親王,惠子內親王。禊於河濱。是日,始入紫野齋院。

 庚申 ,加大和國御歲神,從二位。

 辛酉 ,修賀茂祭如常儀。

 五月,丁卯朔辛未 ,天皇不御武德殿。依停騎射走馬之觀也。

 甲戌 ,加山城國松尾神,正二位。

 丙子 ,除伊勢齋宮諸司。

 戊子 ,主計頭-從五位下-都宿禰,貞繼卒。貞繼,大和介-外從五位下-桑原公-秋成子也。弘仁十三年,與兄-正五位下-文章博士-腹赤,共上請改姓-都宿禰。天長元年四月,任中務少錄。五月,遷為式部少錄。十年正月,為因幡掾。承和五年二月,為式部大錄。九年正月,遷為備前掾。十二年二月,為主計助。十三年正月,敘外從五位下。十四年二月,轉為頭。嘉祥三年四月,敘從五位下。貞繼,累歷吏部,詳知舊儀。後到此職者,必相訪習行之。患惡瘡卒,時年六十二。

 癸巳 ,大和國言:「紫雲見。」

 是月 ,甘露降於京師樹上。及大和、越前、加賀、但馬、因幡、伯耆、隱岐、播磨、長門等九國並言:「甘露降。」是月,或本作是日。此據類史。

三、齋內親王參伊勢皇太神宮[编辑]

 六月,丙申朔戊戌 ,地震。

 戊申 ,遣使者,賑給土佐國飢民。

 己酉 ,外從五位下-家原連-氏主,為主計頭。從五位下-菅原朝臣-善主,為勘解由次官。

 乙卯 ,相模權守-從四位下-橘朝臣-真直,卒。真直,右大臣-從二位-氏公第三子也。承和初,為內舍人,遷為左馬大允。七年正月,敘從五位下。八年,為肥後介。九年七月,遷為筑後權介,入為中務少輔、右兵衛佐。或本作九年正月,據續日本後紀卷十三校之。嘉祥二年正月,敘從五位上,轉為右近衛少將。三年正月,敘正五位下,為阿波守。仁壽元年正月,出為相模權守。十一月,敘從四位下。卒時年卅七。真直性善唱歌,仁明天皇殊所憐愛也。

 秋七月,丙寅朔乙亥 ,遣使者,向賀茂、松尾、稻荷、貴布禰等名神,奉幣祈雨。即日,得甘澍。

 戊寅 ,免遠江國城飼郡貢賦。

 甲申 ,賜肥前、豐後之兩國貧民一萬六千餘口復。

 庚寅 ,大和國若宇加乃賣命神、天御柱命神、國御柱命神等,並加從四位下。

 辛卯 ,以大和國都賀那木神,列於官社。

 壬辰 ,遣散位-從五位上-安宗王、從五位下-利見王,向廣瀨、龍田神社,奉幣馬。為祈年也。

 是日 ,六位以上借用官物薨卒死去者,盡從恩免。

 癸巳 ,暴風雨。傷禾稼。

 八月,乙未朔 ,遣少納言-從五位上-鎌藏王,向伊勢太神宮,奉幣。請止風雨。

 辛丑 ,陸奧國伊豆佐咩神、登奈孝志神、志賀理和氣神,並加正五位下。登奈孝志神,或本作登奈考志神。今依神名帳。衣多手神、石神、理訓許段神、配志和神、儛草神,並授從五位下。

 從五位下-御長真人-近人,為越前守。

 癸丑 ,遣使者向越前國氣比神宮,奉幣。

 丙辰 ,安房國安房神、天比理乃咩命神,並特加從三位。

 從四位下-清原真人-岑成,為彈正大弼。從五位下-縣連-氏益,為勘解由次官。橘朝臣-永範,為下野介。

 己未 ,淡路國言上:「有牛產犢,一身兩頭。」

 辛酉 ,四品-吉備津彥命神,奉充封廿戶。

 癸亥晦 ,地震。

 閏八月,甲子朔 ,日有蝕之。

 戊辰 ,授遠江國息神,從五位下。

 乙亥 ,大風。發屋拔木。

 丙子 ,以遠江國息神,列於官社。

 己卯 ,以廩院米,賑給京師被風灾者。

 辛巳 ,授勳五等-吉彌侯部-呰,外從五位下。

 乙酉 ,地震。

 丙戌 ,從五位下-藤原朝臣-三藤,為諸陵頭。

 丁亥 ,大祓於建禮門前。伊勢齋內親王將參太神宮,故有此祓。

 戊子 ,伊勢齋內親王,禊於鴨川。

 庚寅 ,大雨。

 壬辰 ,遣左近衛少將-從五位上-藤原朝臣-仲統,右近衛少將-從五位上-在原朝臣-行平等,向賀茂、松尾大神等社,奉幣。請以止雨。

 癸巳 ,大祓於朱雀門前。伊勢齋內親王,將參太神宮,故重有此祓。

 九月,甲午朔庚子 ,伊勢齋內親王參太神宮。帝御大極殿以遣之。自餘如常儀。中納言-正三位-安倍朝臣-安仁,右中辨-從五位上-橘朝臣-海雄等,為長奉送使。

 辛丑 ,地震。

 壬寅 ,重陽節也。帝不御南殿。敕公卿,喚侍從、文人等宴賞。賜祿如常。

 冬十月,癸亥朔 ,帝不御南殿。敕公卿飲宴侍從。賜祿如常。

 甲子 ,加大和國御歲神,正二位。若宇加乃賣命神、天御柱命神、國御柱命神,並加從三位。

 從五位下-藤原朝臣-緒數,為越前介。藤原朝臣-世數,為越後介。

 丁卯 ,地震。

 遣中臣、忌部兩氏人,向五畿、七道諸神社,奉幣。賽宿禱也。

 庚辰 ,地震。有聲如雷。

 己丑 ,請五十僧於東宮,轉讀大般若經。限三日訖。

 十一月,癸巳朔己亥 ,地震。

 勘解由次官-從五位下-菅原朝臣-善主,卒。善主者,從三位-清公第三子也。少而聰慧美容儀,頗有口辯。年廿三,奉文章生試及第。承和之初,拜彈正少忠。三年,為聘唐使判官,兼為播磨權大掾,彈正少忠如故。復命之日,敘從五位下。七年,拜兵部少輔。明年,出為伊勢介。十四年,為越前介,後拜勘解由次官。病卒,時年五十。

 外從五位下-家原連-氏主,為笇博士,主計頭如故。從五位下-大枝朝臣-音人,為民部少輔,東宮學士如故。紀朝臣-東人,為典藥頭。豐住朝臣-永貞,為木工權助。伴宿禰-龍男,為彈正少弼。安倍朝臣-安正,為勘解由次官。從五位上-高原王,為伊豆守。

 辛丑 ,特加,大和國金峰神,從三位。率川坐大神御子神、狹岡神、率川阿波神,並授從五位下。率川坐大神御子神、率川阿波神,別為姬蹈鞴五十鈴姬命、事代主神是也。

 甲辰 ,遣使者,向丹波國麻氣神社,奉幣。

 乙卯 ,帝親奉新嘗祭。自餘如常儀。

 丙辰 ,幸豐樂院,賜宴群臣。亦如舊儀。


四、釋素然卒與參議左大辨小野篁薨[编辑]

 十二月,壬戌朔癸亥 ,以美濃國伊富岐神,列於官社。

 庚午 ,丹後權守-從五位上-豐階公-安人,賜姓-真人。大外記-外從五位下-名草宿禰-安成,賜姓-滋野朝臣。外從五位下-大學助-助教-西漢人-宗人,賜姓-滋善宿禰。

 乙亥 ,加大和國大神大物主神,從二位。

 丙子 ,加伊豆國三嶋大神,從四位下。阿波咩命神、物忌寸奈命神、伊古奈比咩命神,並加正五位下。物忌寸奈命神,神名帳作物忌奈命神。阿米都和氣命神、伊太豆和氣命神、阿豆佐和氣命神、波布比咩命神,並加從五位上。阿米都和氣命神,天地分命是也。

 庚辰 ,加左大辨-正四位下-小野朝臣-篁,從三位。

 辛巳 ,天台沙門-素然,卒。沙門者,嵯峨太上天皇之子也。賜姓-源朝臣,名-明。性甚朗悟。天皇好文書,欲教諸子皆有才學。知明奇器,敕勸對策。天長九年正月,敘從四位上,為大學頭。承和五年正月,兼為加賀守。六年正月,遷除近江守。九年正月,轉為播磨守,大學頭如故。七月,遭太上天皇崩,服解。八月,復任,俄而遷為左京大夫。九月,更兼為播磨守。十三年正月,加正四位下,為刑部卿。十四年正月,兼為越中守。嘉祥元年正月,遷為阿波守。二年二月,為參議。從初承敕,勉勵彌切,諸子百家,略以閱覽。晏駕之後,哀慕感恨云:「誰為為之?」不遂其業,歸心佛道,離遠俗塵。遂為沙門,終于山中。時人高其節操,皆以感慕。

 癸未 ,參議-左大辨-從三位-小野朝臣-篁,薨。篁,參議-正四位下-岑守長子也。岑守,弘仁之初,為陸奧守。篁隨父客遊,便於據鞍。後歸京師,不事學業。嵯峨天皇聞之,歎曰:「既為其人之子,何還為弓馬之士乎?」篁由是慚悔,乃始志學。十三年春,奉文章生試及第。天長元年,拜巡察彈正。二年,為彈正少忠。五年,遷為大內記。七年,為式部少丞。九年,授從五位下,拜大宰少貳。有詔不許之官。其夏喪父,哀毀過禮。十年,為東宮學士,俄拜彈正少弼。承和元年,為聘唐副使。明年春,授從五位上,兼備前權守。數月,拜刑部大輔。三年,授正五位下。五年春,聘唐使等四舶,次第泛海。而大使-參議-從四位上-藤原-常嗣所駕第一舶,水漏穿缺。有詔以副使第二舶,改為大使第一舶。篁抗論曰:「朝議不定,再三其事。亦初定舶次第之日,擇取最者為第一舶。分配之後,再經漂迴。今一朝改易,配當危器。以己福利,代他害損。論之人情,是為逆施。既無面目,何以率下。篁家貧親老,身亦尫瘵。是篁汲水採薪,當致匹夫之孝耳。」執論確乎,不復駕舶。近者,太宰鴻臚館,有唐人-沈-道古者,聞篁有才思,數以詩賦唱之。每視其和,常美艷藻。六年春正月,遂以捍詔,除名為庶人,配流隱岐國。在路賦謫行吟七言十韻。文章奇麗,興味優遠。知文之輩,莫不吟誦。凡當時文章,天下無雙。草隸之工,古二王之倫。後生習之者,皆為師摸。七年夏四月,有詔特徵。八年秋閏九月,敘本位。十月,任刑部大輔。九年夏六月,為陸奧太守。秋八月,入拜東宮學士。其月,兼式部少輔。十二年春正月,授從四位下。于時,法隆寺僧-善愷告少納言-登美真人-直名為寺檀越枉法狀,訴之太政官。官加訊鞫,漸將讞斷。而世論嗷嗷,為善愷成私曲。由此,朝廷更論此事,延至分爭。名例律私曲、相須之二義,或以為一,或以為二。辨官上下,還罹其網。遂令明法博士-讚岐朝臣-永直考之。考曰:「私曲兩字,混處一科。是相須之義也。當今之事,只有一犯,不足結罪。」事未斷畢,十三年五月,為權左中辨,新關其事。即據律文,以為:「私與曲明是二也。若私若曲,有一於此。」未免其罪,而連涉日月,不肯決斷。仍上請議定私曲律義之表,并所執狀以糾法家之不熟律義,明辨官之可處私罪。篁初恨此論之不平,作傷時詩卅韻,寄參議-滋野朝臣-貞主。後重令諸儒傍議,其文曰:「被右大臣宣稱,奉敕據參議-小野-篁朝臣上表及所執律文,議定可考申。謹依宣旨,覆案律文:『公罪謂緣公事致罪而無私曲者。』疏云:『私曲相須,公事與奪。情無私曲,雖違法式,是為公坐。云云。』私罪條疏云:『私罪,謂不緣公事,私自犯者。雖緣公事,意涉阿曲,亦同私罪者。』由此案之,私者不緣公事,自犯之名。曲者雖緣公事,意涉阿曲之謂也。相須則私與曲,二事相待之理,然則無私無曲,可為公罪。一私一曲,不免私罪。而永直等說云:『私曲者,謂私之曲相須者。合私曲兩字為一義,以連讀之意云云。』者,文義相錯,公私不分。此說之迂,難可據信。篁朝臣所執,誠為允愜。」九月,遷左中辨。十四年春正月,為參議。四月,兼彈正大弼。十五年春正月,轉左大辨,兼信濃守。夏四月,又兼勘解由長官。嘉祥元年夏四月,轉左大辨,餘皆如故。明年春正月,加從四位上。夏五月,以病,辭官歸家。三年四月,加正四位下。仁壽元年春正月,遙授近江守。明年春,病瘳,復為左大辨。後又病發不朝。天皇深為矜憐,數遣使者,趁視病根,賚賜錢穀。冬十二月,就家,敘從三位。及困篤,命諸子曰:「氣絕則殮,莫令人知。」薨時年五十一。篁身長六尺二寸,家素清貧,事母至孝。公俸所當,皆施親友。」

 丁亥 ,五畿內、七道諸國,請練行僧讀金剛般若經,以資疫神。

日本文德天皇實錄卷第四 終
 卷第三 ↑返回頂部 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