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書紀/卷第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書紀卷第十三 雄朝津間稚子宿禰天皇 允恭天皇 穴穂天皇 安康天皇

雄朝津間稚子宿禰天皇 允恭天皇 雄朝津間稚子宿禰天皇。瑞齒別天皇同母弟也。天皇自岐嶷至於總角。仁惠儉下。及壯篤病。容止不便。五年(庚戌四一〇)春正月。瑞齒別天皇崩。爰群卿議之曰。方今。大鷦鷯天皇之子。雄朝津間稚子宿禰皇子。與大草香皇子。然雄朝津間稚子宿禰皇子長之仁孝。即選吉曰。跪上天皇之璽。雄朝津間稚子宿禰皇子謝曰。我之不天。久離篤疾。不能歩行。且我既欲除病。獨非奏言。而密破身治病猶勿差。由是先皇責之曰。汝雖患病。縱破身。不孝孰甚於茲矣。其長生之遂不得繼業。亦我兄二天皇。愚我而輕之。群卿共所知。夫天下者大器也。帝位者鴻業也。且民之父母。斯則聖賢之職。豈下愚之任乎。更選賢王宜立矣寡人弗敢當。羣臣再拜言。夫帝位不可以久曠。天命不可以謙距。今大王留時逆衆。不正號位。臣等恐百姓望絶也。願大王雖勞。猶即天皇位。雄朝津間稚子宿禰皇子曰。奉宗廟社稷重事也。寡人篤疾不足以稱。猶辭而不聽。於是羣臣皆固請曰。臣伏計之。大王奉皇祖宗廟最宜稱。雖天下萬民皆以爲宜。願大王聽之。

元年冬十有二月。妃忍坂大中姫命。苦羣臣之憂吟。而親執洗手水。進于皇子前。仍啓之曰。大王辭而不即位。位空之。既經年月。羣臣百寮愁之不知所爲願大王從群望。強即帝位。然皇子不欲聽。而背居不言。於是大中姫命惶之。不知退而侍之。經四五剋。當于此時。季冬之節。風亦烈寒。大中姫所捧鋺水溢而腕凝。不堪寒以將死。皇子顧之驚。則扶起謂之曰。嗣位重事。不得輙就。是以。於今不從。然今羣臣之請。事理灼然。何遂謝耶。爰大中姫命仰歡。則謂群卿曰。皇子將聽羣臣之請。今當上天皇璽符。於是羣臣大喜。即日捧天皇之璽符。再拜上焉。皇子曰。群卿共爲天下請寡人。寡人何敢遂辭。乃即帝位。☆是年也。太歳壬子。

二年春二月丙申朔己酉。立忍坂大中姫。爲皇后。▼是日爲皇后定刑部。皇后生木梨輕皇子。名形大娘皇女。境黒彦皇子。穴穂天皇。輕大娘皇女。八釣白彦皇子。大泊瀬稚武天皇。但馬橘大娘皇女。酒見皇女。初皇后随母在家。獨遊苑中。時闘鶏國造從傍徑行之。乗馬而莅籬謂皇后嘲之曰。能作園乎。汝者也〈汝。此云那鼻苔也。〉且曰。壓乞戸母。其蘭一莖焉。〈壓乞。此云異提。戸母。此云覩自。〉皇后則採一根蘭。與於乘馬者。因以問曰。何用求蘭耶。乘馬者對曰。行山撥■也。〈■。此云摩愚那岐。〉時皇后結之意裏乘馬者辭旡禮即謂之曰。首也。余不忘矣。是後。皇后登祚之年。覓乘馬乞蘭者。而數昔日之罪。以欲殺。爰乞蘭者搶地叩頭曰。臣之罪實當萬死。然當其日不知貴者。於是。皇后赦死刑。貶其姓謂稻置。

三年春正月辛酉朔。遺使求良醫於新羅。

秋八月。醫至自新羅。則令治天皇病。未經幾時。病已差也。天皇歡之。厚賞醫以歸于國。

四年秋九月辛已朔己丑。詔曰。上古之治。人民得所。姓名勿錯。今朕踐祚於茲四年矣。上下相爭。百姓不安。或誤失己姓。或故認高氏。其不至於治者。蓋由是也。朕雖不賢。豈非正其錯乎。羣臣議定奏之。群臣皆言。陛下擧失正枉而定氏姓者。臣等冒死。奏可。

戊申。詔曰。羣卿百寮及諸國造等皆各言。或帝皇之裔。或異之天降。然三才顯分以來。多歴萬歳。是以一氏蕃息。更爲萬姓。難知其實。故諸氏姓人等。沐浴齋戒各爲盟神探湯。則於味橿丘之辭禍戸 。坐探湯瓮而引諸人令赴曰。得實則全。僞者必害。〈盟神探湯。此云區訶陀智。或泥納釜煮沸攘手探湯泥。或燒斧火色置于掌。〉於是諸人各著木綿手繦而赴釜探湯。則得實者自全。不得實者皆傷。是以故詐者愕然之。豫退無進。自是之後。氏姓自定。更無詐人。

五年秋七月丙子朔己丑。地震。先是命葛城襲津彦之孫玉田宿禰。主瑞齒別天皇之殯。則當地震夕。遣尾張連吾襲。察殯宮之消息。時諸人悉聚無闕。唯玉田宿禰無之也。吾襲奏言。殯宮大夫玉田宿禰非見殯所。則亦遣吾襲於葛城。令視玉田宿禰。▼是日。玉田宿禰方集男女而酒宴焉。吾襲擧状具告玉田宿禰。宿禰則畏有事。以馬一匹授吾襲爲禮幣。乃密遮吾襲而殺于道路。因以逃隱武内宿禰之墓域。天皇聞之喚玉田宿禰。玉田宿禰疑之。甲服襖中而參赴。甲端自衣中出之。天皇分明欲知其状。乃令小墾田釆女賜酒于玉田宿禰。爰釆女分明瞻衣中有鎧。而具奏于天皇。天皇設兵將殺玉田宿禰。乃密逃出而匿家。天皇更發卒圍玉田家。而捕之乃誅。

冬十有一月甲戌朔甲申。葬瑞齒別天皇于耳原陵。

七年冬十二月壬戌朔。讌于新室。天皇親之撫琴。皇后起■。々既終而不言禮事。當時風俗。於宴會者、■者■終。則自對座長曰。奉娘子也。時天皇謂皇后曰。何失常禮也。皇后惶之復起■。々竟言。奉娘子。天皇即問皇后曰。所奉娘子者誰也。欲知姓字。皇后不獲已而奏言。妾弟名弟姫焉。弟姫容姿絶妙無比。其艶色徹衣而晃之。是以。時人號曰衣通郎姫也。天皇之志存于衣通郎姫。故強皇后而令進。皇后知之不輙言禮事。爰天皇歡喜。則明日遣使者喚弟姫。時弟姫随母。以在於近江坂田。弟姫畏皇后之情。而不參向。又重七喚。猶固辭以不至。於是天皇不悦。而復勅一舎人中臣烏賦津使主曰。皇后所進之娘子弟姫。喚而不來。汝自往之召將弟姫以來。必敦賞矣。爰烏賦津使主承命退之。糒■■中。到坂田。伏于弟姫庭中言。天皇命以召之。弟姫對曰。豈非懼天皇之命。唯不欲傷皇后之志耳。妾雖身亡不參赴。時烏賦津使主對言。臣既被天皇命。必召率來矣。若不將來必罪之。故返被極刑。寧伏庭而死耳。仍經七日。伏於庭中。與飲食而不■。密食懷中之糒。於是弟姫以爲。妾因皇后之嫉。既拒天皇命。且亡君之忠臣。是亦妾罪。則從烏賦津使主而來之。到倭春日食于檪井上。弟姫親賜酒于使主慰其意。使主即日至京。留弟姫於倭直吾子篭之家。復命天皇。天皇大歡之。美烏賊津使主。而敦寵焉。然皇后之色不平。是以勿近宮中。則別構殿屋於藤原而居也。適産大泊瀬天皇之夕。天皇始幸藤原宮。皇后聞之恨曰。妾初自結髮陪於後宮。既經多年。甚哉天皇也。今妾産之死生相半。何故當今夕。必幸藤原。乃自出之燒産殿而將死。天皇聞之大驚曰。朕過也。因慰喩皇后之意焉。

八年春二月。幸于藤原。密察衣通郎姫之消息。是夕衣通郎姫戀天皇而獨居。其不知天皇之臨。而歌曰。和餓勢故餓。勾倍枳豫臂奈利。佐瑳餓泥能。區茂能於虚奈比。虚豫比辭流辭毛。天皇聆是歌。則有感情。而歌之曰。佐瑳羅餓多。迩之枳能臂毛弘。等枳舎氣帝。阿麻多絆泥受邇。多 比等用能未。明旦。天皇見井傍櫻華而歌之曰。波那具波辭。佐區羅能梅涅。許等梅涅麼。波椰區波梅涅孺。和我梅豆留古羅。皇后聞之且大恨也。於是。衣通郎姫奏言。妾常近王宮。而晝夜相續欲視陛下之威儀。然皇后則妾之姉也。因妾以恒恨陛下。亦爲妾苦。是以。冀離王居而欲遠居。若皇后嫉意少息歟。天皇則更興造宮室於河内茅渟。而衣通郎姫令居。因此以屡遊獵于日根野。

九年春二月。幸茅渟宮。

秋八月。幸茅渟。

冬十月。幸茅渟。

十年春正月。幸茅渟。於是皇后奏言。妾如毫毛非嫉弟姫。然恐陛下屡幸於茅渟。是百姓之苦歟。仰願宜除車駕之數也。是後希有之幸焉。

十一年春三月癸卯朔丙午。幸於茅渟宮。衣通郎姫歌之曰。等虚辭陪迩。枳彌母阿閇椰毛。異舎儺等利。宇彌能波摩毛能。余留等枳等枳弘。時天皇謂衣通郎姫曰。是歌不可聆他人。皇后聞必大恨故時人號濱藻。謂奈能利曾毛也。先是衣通郎姫居于藤原宮。時天皇詔大伴室屋連曰。朕頃得美麗孃子。是皇后母弟也。朕心異愛之。冀其名欲傳于後葉奈何。室屋連依勅而奏可。則科諸國造等。爲衣通郎姫定藤原部。

十四年秋九月癸丑朔甲子。天皇獵于淡路嶋。時麋鹿猿猪莫莫紛紛。盈于山谷。■起蝿散。然終日以下獲一獸。於是。獵止以更卜矣。嶋神祟之曰。不得獸者。是我之心也。赤石海底有眞珠。其珠祠於我。則悉當得獸。爰更集處處之白水郎。以令探赤石海底。海深不能至底。唯有一海人。曰男狹磯。是阿波國長邑之海人也。勝於諸海人。好深探。是腰繋繩入海底。差頃之出曰。於海底有大蝮。其處光也。諸人皆曰。嶋神所請之珠。殆有是蝮腹乎。亦入而探之。爰男狹磯抱大蝮而泛出之。乃息絶以死浪上。既而下繩測海深六十尋。則割蝮實眞珠有腹中。其大如桃子。乃祠嶋神而獵之。多獲獸也。唯悲男狹磯入海死之。則作墓厚葬。其墓猶今存之。

廿三年春三月甲午朔庚子。立木梨輕皇子爲太子。容姿佳麗。見者自感。同母妹輕大娘皇女亦艶妙也。太子恒念合大娘皇女。畏有罪而黙之。然感情既盛。殆將至死。爰以爲。徒空死者。雖有罪。何得忍乎。遂竊通。乃悒懷少息。因以歌之曰。阿資臂紀能。椰摩娜烏菟勾利。椰摩娜箇彌。斯■媚烏和之勢。志■那企貳。和餓儺勾菟摩。箇■儺企貳。和餓儺勾兎摩。去樽去曾。椰主區■娜布例。

廿四年夏六月。御膳羹汁凝以作氷。天皇異之卜其所由。卜者曰。有内亂。盖親親相奸乎。時有人曰。木梨輕太子 同母妹輕大娘皇女。因以推問焉。辭既實也。太子是爲儲君。不得罪。則流輕大娘皇女於伊豫。是時太子歌之曰。於褒企彌烏。志摩珥波夫利。布儺阿摩利。異餓幣利去牟鋤。和餓■■瀰由梅。去等烏許曾。■多瀰等異絆梅。和餓菟摩烏由梅。又歌之曰。阿■摩霧。箇留■等賣。異■儺介縻。臂等資利奴陪瀰。幡舎能夜摩能。波刀能資■儺企迩奈勾。

四十二年春正月乙亥朔戊子。天皇崩。時年若干。』於是新羅王聞天皇既崩而驚愁之。貢上調船八十艘及種種樂人八十。是泊對馬而大哭。到筑紫亦大哭。泊于難波津。則皆素服之。悉捧御調。且張種種樂器。自難波至于京。或哭泣或■歌。遂參會於殯宮也。

冬十一月。新羅弔使等喪禮既而還之。爰新羅人恒愛京城傍耳成山。畝傍山。則到琴引坂。顧之曰。宇泥■巴椰。彌彌巴椰。是未習風俗之言語。故訛畝傍山謂宇泥■。訛耳成山謂瀰瀰耳。時倭飼部從新羅人。聞是辭而疑之以爲。新羅人通釆女耳。乃返之啓于大泊瀬皇子。皇子則悉禁固新羅使者而推問時新羅使者啓之曰。無犯釆女。唯愛京傍之兩山而言耳。則知虚言皆原之。於是新羅人大恨。更減貢上之物色及船數。

冬十月庚午朔己卯。葬天皇於河内長野原陵。


穴穗天皇。雄朝津間稚子宿禰天皇第二子也。〈一云。第三子也。〉母曰忍坂大中姫命。稚渟毛二岐皇子之女也。★四十二年(癸巳四五三)春正月。天皇崩。●冬十月葬禮畢之。是時太子行暴虐。淫于婦女。國人謗之。群臣不從。悉隷穴穗皇子。爰太子欲襲穴穗皇子而密設兵。穴穗皇子復興兵將戰。故穴穗括箭。輕括箭。始起于此時也。時太子知羣臣不從。百姓乖違。乃出之匿物部大前宿禰之家。穴穗皇子聞則圍之。大前宿禰出門而迎之。穴穗皇子歌之曰。於朋摩弊。烏摩弊輸區泥餓。訶那杜加礙。訶區多智豫羅泥。阿梅多知夜梅牟。大前宿禰答歌之曰。瀰椰比等能。阿由臂能古輸孺。於智珥岐等。瀰椰比等等豫牟。佐杜弭等茂由梅。乃啓皇子曰。願勿害太子。臣將議。由是太子自死于大前宿禰之家。〈一云。流伊豫國。〉●十二月己巳朔壬午。《十四》穴穗皇子即天皇位。尊皇后曰皇太后。則遷都于石上。是謂穴穗宮。當是時。大泊瀬皇子欲聘瑞齒別天皇之女等。〈女名不見諸記。〉於是皇女等皆對曰。君王恒暴強也。■忽忿起。則朝見者夕被殺。夕見者朝被殺。今妾等顏色不秀。加以情性拙之。若威儀言語。如毫毛不似王意。豈爲親乎。是以不能奉命。遂遁以不聽矣。

元年春二月戊辰朔。天皇爲大泊瀬皇子。欲聘大草香皇子妹幡梭皇女。則遣坂本臣祖根使主。請於大草香皇子曰。願得幡梭皇女。以欲配大泊瀬皇子。爰大草香皇子對言。僕頃患重病不得愈。譬如物積船以待潮者。然死之命也。何足惜乎。但以妹幡梭皇女之孤而不能易死耳。今陛下不嫌其醜。將滿■菜之數。是甚之大恩也。何辭命辱。故欲呈丹心。捧私寶名押木珠縵。〈一云。立縵。又云。磐木縵。〉附所使臣根使主。而敢奉獻。願物雖輕賎納爲信契。於是。根使主見押木珠縵。感其麗美。以爲盜爲己寶。則詐之奏天皇曰。大草香皇子者不奉命。乃謂臣曰。其雖同族。豈以吾妹得爲妻耶。既而留縵入己而不獻。於是天皇信根使主之讒言。則大怒之起兵。圍大草香皇子之家而殺之。是時難波吉師日香蛟父子。並仕于大草香皇子。共傷其君无罪而死之。則父抱王頚。二子各執王足而唱曰。吾君無罪以死之。悲乎。我父子三人生事之。死不殉。是不臣矣。即自刎之死於皇尸側。軍衆悉流涕。爰取大草香皇子之妻中蒂姫納于宮中。因爲妃。復遂喚幡梭皇女配大泊瀬皇子。☆是年也太歳甲午。

二年春正月癸巳朔己酉。立中蒂姫命爲皇后。甚寵也。初中蒂姫命生眉輪王於大草香皇子。乃依母以得免罪。常養宮中。

三年秋八月甲申朔壬辰。天皇爲眉輪王見弑。〈辭具在大泊瀬天皇紀。〉三年後。乃葬菅原伏見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