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书纪/卷第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书纪卷第十三 雄朝津间稚子宿祢天皇 允恭天皇 穴穂天皇 安康天皇

雄朝津间稚子宿祢天皇 允恭天皇 雄朝津间稚子宿祢天皇。瑞齿别天皇同母弟也。天皇自岐嶷至于总角。仁惠俭下。及壮笃病。容止不便。五年(庚戌四一〇)春正月。瑞齿别天皇崩。爰群卿议之曰。方今。大鹪鹩天皇之子。雄朝津间稚子宿祢皇子。与大草香皇子。然雄朝津间稚子宿祢皇子长之仁孝。即选吉曰。跪上天皇之玺。雄朝津间稚子宿祢皇子谢曰。我之不天。久离笃疾。不能歩行。且我既欲除病。独非奏言。而密破身治病犹勿差。由是先皇责之曰。汝虽患病。纵破身。不孝孰甚于兹矣。其长生之遂不得继业。亦我兄二天皇。愚我而轻之。群卿共所知。夫天下者大器也。帝位者鸿业也。且民之父母。斯则圣贤之职。岂下愚之任乎。更选贤王宜立矣寡人弗敢当。群臣再拜言。夫帝位不可以久旷。天命不可以谦距。今大王留时逆众。不正号位。臣等恐百姓望绝也。愿大王虽劳。犹即天皇位。雄朝津间稚子宿祢皇子曰。奉宗庙社稷重事也。寡人笃疾不足以称。犹辞而不听。于是群臣皆固请曰。臣伏计之。大王奉皇祖宗庙最宜称。虽天下万民皆以为宜。愿大王听之。

元年冬十有二月。妃忍坂大中姫命。苦群臣之忧吟。而亲执洗手水。进于皇子前。仍启之曰。大王辞而不即位。位空之。既经年月。群臣百寮愁之不知所为愿大王从群望。强即帝位。然皇子不欲听。而背居不言。于是大中姫命惶之。不知退而侍之。经四五克。当于此时。季冬之节。风亦烈寒。大中姫所捧鋺水溢而腕凝。不堪寒以将死。皇子顾之惊。则扶起谓之曰。嗣位重事。不得辄就。是以。于今不从。然今群臣之请。事理灼然。何遂谢耶。爰大中姫命仰欢。则谓群卿曰。皇子将听群臣之请。今当上天皇玺符。于是群臣大喜。即日捧天皇之玺符。再拜上焉。皇子曰。群卿共为天下请寡人。寡人何敢遂辞。乃即帝位。☆是年也。太歳壬子。

二年春二月丙申朔己酉。立忍坂大中姫。为皇后。▼是日为皇后定刑部。皇后生木梨轻皇子。名形大娘皇女。境黒彦皇子。穴穂天皇。轻大娘皇女。八钓白彦皇子。大泊瀬稚武天皇。但马橘大娘皇女。酒见皇女。初皇后随母在家。独游苑中。时闘鶏国造从傍径行之。乘马而莅篱谓皇后嘲之曰。能作园乎。汝者也〈汝。此云那鼻苔也。〉且曰。压乞戸母。其兰一茎焉。〈压乞。此云异提。戸母。此云睹自。〉皇后则采一根兰。与于乘马者。因以问曰。何用求兰耶。乘马者对曰。行山拨■也。〈■。此云摩愚那岐。〉时皇后结之意里乘马者辞旡礼即谓之曰。首也。余不忘矣。是后。皇后登祚之年。觅乘马乞兰者。而数昔日之罪。以欲杀。爰乞兰者抢地叩头曰。臣之罪实当万死。然当其日不知贵者。于是。皇后赦死刑。贬其姓谓稻置。

三年春正月辛酉朔。遗使求良医于新罗。

秋八月。医至自新罗。则令治天皇病。未经几时。病已差也。天皇欢之。厚赏医以归于国。

四年秋九月辛已朔己丑。诏曰。上古之治。人民得所。姓名勿错。今朕践祚于兹四年矣。上下相争。百姓不安。或误失己姓。或故认高氏。其不至于治者。盖由是也。朕虽不贤。岂非正其错乎。群臣议定奏之。群臣皆言。陛下举失正枉而定氏姓者。臣等冒死。奏可。

戊申。诏曰。群卿百寮及诸国造等皆各言。或帝皇之裔。或异之天降。然三才显分以来。多历万歳。是以一氏蕃息。更为万姓。难知其实。故诸氏姓人等。沐浴斋戒各为盟神探汤。则于味橿丘之辞祸戸 。坐探汤瓮而引诸人令赴曰。得实则全。伪者必害。〈盟神探汤。此云区诃陀智。或泥纳釜煮沸攘手探汤泥。或烧斧火色置于掌。〉于是诸人各著木绵手襁而赴釜探汤。则得实者自全。不得实者皆伤。是以故诈者愕然之。豫退无进。自是之后。氏姓自定。更无诈人。

五年秋七月丙子朔己丑。地震。先是命葛城袭津彦之孙玉田宿祢。主瑞齿别天皇之殡。则当地震夕。遣尾张连吾袭。察殡宫之消息。时诸人悉聚无阙。唯玉田宿祢无之也。吾袭奏言。殡宫大夫玉田宿祢非见殡所。则亦遣吾袭于葛城。令视玉田宿祢。▼是日。玉田宿祢方集男女而酒宴焉。吾袭举状具告玉田宿祢。宿祢则畏有事。以马一匹授吾袭为礼币。乃密遮吾袭而杀于道路。因以逃隐武内宿祢之墓域。天皇闻之唤玉田宿祢。玉田宿祢疑之。甲服袄中而参赴。甲端自衣中出之。天皇分明欲知其状。乃令小垦田釆女赐酒于玉田宿祢。爰釆女分明瞻衣中有铠。而具奏于天皇。天皇设兵将杀玉田宿祢。乃密逃出而匿家。天皇更发卒围玉田家。而捕之乃诛。

冬十有一月甲戌朔甲申。葬瑞齿别天皇于耳原陵。

七年冬十二月壬戌朔。宴于新室。天皇亲之抚琴。皇后起■。々既终而不言礼事。当时风俗。于宴会者、■者■终。则自对座长曰。奉娘子也。时天皇谓皇后曰。何失常礼也。皇后惶之复起■。々竟言。奉娘子。天皇即问皇后曰。所奉娘子者谁也。欲知姓字。皇后不获已而奏言。妾弟名弟姫焉。弟姫容姿绝妙无比。其艶色彻衣而晃之。是以。时人号曰衣通郎姫也。天皇之志存于衣通郎姫。故强皇后而令进。皇后知之不辄言礼事。爰天皇欢喜。则明日遣使者唤弟姫。时弟姫随母。以在于近江坂田。弟姫畏皇后之情。而不参向。又重七唤。犹固辞以不至。于是天皇不悦。而复敕一舎人中臣乌赋津使主曰。皇后所进之娘子弟姫。唤而不来。汝自往之召将弟姫以来。必敦赏矣。爰乌赋津使主承命退之。糒■■中。到坂田。伏于弟姫庭中言。天皇命以召之。弟姫对曰。岂非惧天皇之命。唯不欲伤皇后之志耳。妾虽身亡不参赴。时乌赋津使主对言。臣既被天皇命。必召率来矣。若不将来必罪之。故返被极刑。宁伏庭而死耳。仍经七日。伏于庭中。与饮食而不■。密食怀中之糒。于是弟姫以为。妾因皇后之嫉。既拒天皇命。且亡君之忠臣。是亦妾罪。则从乌赋津使主而来之。到倭春日食于檪井上。弟姫亲赐酒于使主慰其意。使主即日至京。留弟姫于倭直吾子篭之家。复命天皇。天皇大欢之。美乌贼津使主。而敦宠焉。然皇后之色不平。是以勿近宫中。则别构殿屋于藤原而居也。适产大泊瀬天皇之夕。天皇始幸藤原宫。皇后闻之恨曰。妾初自结发陪于后宫。既经多年。甚哉天皇也。今妾产之死生相半。何故当今夕。必幸藤原。乃自出之烧产殿而将死。天皇闻之大惊曰。朕过也。因慰喩皇后之意焉。

八年春二月。幸于藤原。密察衣通郎姫之消息。是夕衣通郎姫恋天皇而独居。其不知天皇之临。而歌曰。和饿势故饿。勾倍枳豫臂奈利。佐瑳饿泥能。区茂能于虚奈比。虚豫比辞流辞毛。天皇聆是歌。则有感情。而歌之曰。佐瑳罗饿多。迩之枳能臂毛弘。等枳舎气帝。阿麻多绊泥受迩。多 比等用能未。明旦。天皇见井傍樱华而歌之曰。波那具波辞。佐区罗能梅涅。许等梅涅么。波椰区波梅涅孺。和我梅豆留古罗。皇后闻之且大恨也。于是。衣通郎姫奏言。妾常近王宫。而昼夜相续欲视陛下之威仪。然皇后则妾之姊也。因妾以恒恨陛下。亦为妾苦。是以。冀离王居而欲远居。若皇后嫉意少息欤。天皇则更兴造宫室于河内茅渟。而衣通郎姫令居。因此以屡游猎于日根野。

九年春二月。幸茅渟宫。

秋八月。幸茅渟。

冬十月。幸茅渟。

十年春正月。幸茅渟。于是皇后奏言。妾如毫毛非嫉弟姫。然恐陛下屡幸于茅渟。是百姓之苦欤。仰愿宜除车驾之数也。是后希有之幸焉。

十一年春三月癸卯朔丙午。幸于茅渟宫。衣通郎姫歌之曰。等虚辞陪迩。枳弥母阿閇椰毛。异舎傩等利。宇弥能波摩毛能。余留等枳等枳弘。时天皇谓衣通郎姫曰。是歌不可聆他人。皇后闻必大恨故时人号滨藻。谓奈能利曾毛也。先是衣通郎姫居于藤原宫。时天皇诏大伴室屋连曰。朕顷得美丽娘子。是皇后母弟也。朕心异爱之。冀其名欲传于后叶奈何。室屋连依敕而奏可。则科诸国造等。为衣通郎姫定藤原部。

十四年秋九月癸丑朔甲子。天皇猎于淡路嶋。时麋鹿猿猪莫莫纷纷。盈于山谷。■起蝿散。然终日以下获一兽。于是。猎止以更卜矣。嶋神祟之曰。不得兽者。是我之心也。赤石海底有真珠。其珠祠于我。则悉当得兽。爰更集处处之白水郎。以令探赤石海底。海深不能至底。唯有一海人。曰男狭矶。是阿波国长邑之海人也。胜于诸海人。好深探。是腰繋绳入海底。差顷之出曰。于海底有大蝮。其处光也。诸人皆曰。嶋神所请之珠。殆有是蝮腹乎。亦入而探之。爰男狭矶抱大蝮而泛出之。乃息绝以死浪上。既而下绳测海深六十寻。则割蝮实真珠有腹中。其大如桃子。乃祠嶋神而猎之。多获兽也。唯悲男狭矶入海死之。则作墓厚葬。其墓犹今存之。

廿三年春三月甲午朔庚子。立木梨轻皇子为太子。容姿佳丽。见者自感。同母妹轻大娘皇女亦艶妙也。太子恒念合大娘皇女。畏有罪而黙之。然感情既盛。殆将至死。爰以为。徒空死者。虽有罪。何得忍乎。遂窃通。乃悒怀少息。因以歌之曰。阿资臂纪能。椰摩娜乌菟勾利。椰摩娜个弥。斯■媚乌和之势。志■那企贰。和饿傩勾菟摩。个■傩企贰。和饿傩勾兔摩。去樽去曾。椰主区■娜布例。

廿四年夏六月。御膳羹汁凝以作冰。天皇异之卜其所由。卜者曰。有内乱。盖亲亲相奸乎。时有人曰。木梨轻太子 同母妹轻大娘皇女。因以推问焉。辞既实也。太子是为储君。不得罪。则流轻大娘皇女于伊豫。是时太子歌之曰。于褒企弥乌。志摩珥波夫利。布傩阿摩利。异饿币利去牟锄。和饿■■弥由梅。去等乌许曾。■多弥等异绊梅。和饿菟摩乌由梅。又歌之曰。阿■摩雾。个留■等卖。异■傩介縻。臂等资利奴陪弥。幡舎能夜摩能。波刀能资■傩企迩奈勾。

四十二年春正月乙亥朔戊子。天皇崩。时年若干。’于是新罗王闻天皇既崩而惊愁之。贡上调船八十艘及种种乐人八十。是泊对马而大哭。到筑紫亦大哭。泊于难波津。则皆素服之。悉捧御调。且张种种乐器。自难波至于京。或哭泣或■歌。遂参会于殡宫也。

冬十一月。新罗吊使等丧礼既而还之。爰新罗人恒爱京城傍耳成山。亩傍山。则到琴引坂。顾之曰。宇泥■巴椰。弥弥巴椰。是未习风俗之言语。故讹亩傍山谓宇泥■。讹耳成山谓弥弥耳。时倭饲部从新罗人。闻是辞而疑之以为。新罗人通釆女耳。乃返之启于大泊瀬皇子。皇子则悉禁固新罗使者而推问时新罗使者启之曰。无犯釆女。唯爱京傍之两山而言耳。则知虚言皆原之。于是新罗人大恨。更减贡上之物色及船数。

冬十月庚午朔己卯。葬天皇于河内长野原陵。


穴穗天皇。雄朝津间稚子宿祢天皇第二子也。〈一云。第三子也。〉母曰忍坂大中姫命。稚渟毛二岐皇子之女也。★四十二年(癸巳四五三)春正月。天皇崩。●冬十月葬礼毕之。是时太子行暴虐。淫于妇女。国人谤之。群臣不从。悉隶穴穗皇子。爰太子欲袭穴穗皇子而密设兵。穴穗皇子复兴兵将战。故穴穗括箭。轻括箭。始起于此时也。时太子知群臣不从。百姓乖违。乃出之匿物部大前宿祢之家。穴穗皇子闻则围之。大前宿祢出门而迎之。穴穗皇子歌之曰。于朋摩弊。乌摩弊输区泥饿。诃那杜加碍。诃区多智豫罗泥。阿梅多知夜梅牟。大前宿祢答歌之曰。弥椰比等能。阿由臂能古输孺。于智珥岐等。弥椰比等等豫牟。佐杜弭等茂由梅。乃启皇子曰。愿勿害太子。臣将议。由是太子自死于大前宿祢之家。〈一云。流伊豫国。〉●十二月己巳朔壬午。《十四》穴穗皇子即天皇位。尊皇后曰皇太后。则迁都于石上。是谓穴穗宫。当是时。大泊瀬皇子欲聘瑞齿别天皇之女等。〈女名不见诸记。〉于是皇女等皆对曰。君王恒暴强也。■忽忿起。则朝见者夕被杀。夕见者朝被杀。今妾等颜色不秀。加以情性拙之。若威仪言语。如毫毛不似王意。岂为亲乎。是以不能奉命。遂遁以不听矣。

元年春二月戊辰朔。天皇为大泊瀬皇子。欲聘大草香皇子妹幡梭皇女。则遣坂本臣祖根使主。请于大草香皇子曰。愿得幡梭皇女。以欲配大泊瀬皇子。爰大草香皇子对言。仆顷患重病不得愈。譬如物积船以待潮者。然死之命也。何足惜乎。但以妹幡梭皇女之孤而不能易死耳。今陛下不嫌其丑。将满■菜之数。是甚之大恩也。何辞命辱。故欲呈丹心。捧私宝名押木珠缦。〈一云。立缦。又云。磐木缦。〉附所使臣根使主。而敢奉献。愿物虽轻賎纳为信契。于是。根使主见押木珠缦。感其丽美。以为盗为己宝。则诈之奏天皇曰。大草香皇子者不奉命。乃谓臣曰。其虽同族。岂以吾妹得为妻耶。既而留缦入己而不献。于是天皇信根使主之谗言。则大怒之起兵。围大草香皇子之家而杀之。是时难波吉师日香蛟父子。并仕于大草香皇子。共伤其君无罪而死之。则父抱王頚。二子各执王足而唱曰。吾君无罪以死之。悲乎。我父子三人生事之。死不殉。是不臣矣。即自刎之死于皇尸侧。军众悉流涕。爰取大草香皇子之妻中蒂姫纳于宫中。因为妃。复遂唤幡梭皇女配大泊瀬皇子。☆是年也太歳甲午。

二年春正月癸巳朔己酉。立中蒂姫命为皇后。甚宠也。初中蒂姫命生眉轮王于大草香皇子。乃依母以得免罪。常养宫中。

三年秋八月甲申朔壬辰。天皇为眉轮王见弑。〈辞具在大泊瀬天皇纪。〉三年后。乃葬菅原伏见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