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知錄/卷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日知錄
卷三 論經義
卷四 
返回目錄

詩有入樂不入樂之分[编辑]

鼓鐘之詩曰以雅以南。子曰,雅頌各得其所。夫二南也,豳之七月也,小雅正十六篇大雅正十八篇。[1]頌也,詩之入樂者也。邶以下十二國之附于二南之後而謂之風,鴟鴞以下六篇之附于豳而亦謂之豳,六月以下五十八篇之附于小雅,民勞以下十三篇之附于大雅,而謂之變雅,詩之不入樂者也。[2]

樂記子夏對魏文侯曰,鄭音好濫淫志,宋音燕女溺志,衛音趨數煩志,齊音敖辟喬志,此四者皆淫于色而害于德,是以祭祀弗用也。朱子曰,二南正風,房中之樂也,鄉樂也。二雅之正雅,朝廷之樂也。商周之頌,宗廟之樂也。至變雅則衰周鄉士之作,以言時政之得失。而邶鄘以下則太師所陳以觀民風者耳,非宗廟燕享之所用也。但據程大昌之辯,則二南自謂之南,而別立正風之目者非。[3]

四詩[编辑]

周南召南,南也,非風也。豳謂之豳詩,亦謂之雅,亦謂之頌,[4]而非風也。南、豳、雅、頌為四詩,而列國之風附焉。此詩之本序也。[5]

孔子刪詩[编辑]

孔子刪詩所以存列國之風也。有善有不善,兼而存之,猶古之太師陳詩以觀民風。而季札聽之,以知其國之興衰。正以二者之竝陳,故可以觀可以聽。世非二帝,時非上古,固不能使四方之風有貞而無淫,有治而無亂也。文王之化被于南國,而北鄙殺伐之聲,文王不能化也。使其詩尚存而入夫子之刪,必將存南音以繫文王之風,存北音以繫紂之風,而不容于沒一也。是以桑中之篇,溱洧之作,夫子不刪,志淫風也。叔于田為譽段之辭,揚之水椒聊為從沃之語,夫子不刪,著亂本也。淫奔之詩錄之不一而止者,所以志其風之甚也。一國皆淫,而中有不變者焉,則亟錄之。將仲子畏人言也。女曰鷄鳴相警以勤生也。出其東門不慕乎色也。衡門不願外也。選其辭比其音去其煩且濫者,此夫子之所謂刪也。後之拘儒不達此旨,乃謂淫奔之作不當錄于聖人之經,是何異唐太子弘謂商臣弒君不當載于春秋之策乎?[6]真希元文章正宗,其所選詩一掃千古之陋,歸之正旨。然病其以理為宗,不得詩人之趣。且如古詩十九首,雖非一人之作,而漢代之風略具乎此。今以希元之所刪者讀之,不如飲美酒,被服紈與素。何以異乎唐詩山有樞之篇?良人惟古歡,枉駕惠前綏,蓋亦邶詩雄雉于飛之義。牽牛織女,意仿大東,兔絲女蘿,情同車舝。十九作中無甚優劣。必以坊淫正俗之旨嚴為繩削,雖矯昭明之枉,恐失國風之義。六代浮華固當芟落,使徐庾不得為人,陳隋不得為代,無乃太甚!豈非執理之過乎?

何彼穠矣[编辑]

山堂考索載林氏曰,二南之詩雖大槩美詩,亦有刺詩。不徒西周之詩而東周亦與焉。據何彼穠矣之詩可知矣。其曰平王之孫,齊侯之子,考春秋莊公元年書,王姬歸于齊,此乃桓王女平王孫下嫁于齊襄公,非平王孫齊侯子而何?[7]說者必欲以為西周之詩,于時未有平王,乃以平為平正之王,齊為齊一之侯,與書言寧王同義,此妄也。[8]據詩人欲言其人之子孫則必直言之,如稱衛莊姜則曰齊侯之子,衛侯之妻。東宮之妹,邢侯之姨。美韓侯取妻則曰汾王之甥,蹶父之子。又何疑乎?且其詩刺詩也,以王姬徒有容色之盛,而無肅雝之德,何以使人化之?故曰何彼穠矣,唐棣諱闕之華。曷不肅雝,王姬之車。詩人若曰,言其容色固如唐棣矣,然王姬之車胡不肅雝乎?是譏之也。按此說桓王女平王孫則是,其曰刺詩于義未允。蓋詩自邶鄘以迄于檜曹,皆太師之所陳者也。其中有美有刺,若二南之詩則用之為燕樂,用之為鄉樂,用之為射樂,用之為房中樂。而鼓鐘之卒章所謂以雅以南,春秋傳所謂象箾南籥,文王世子所謂胥鼓南者也。安得有刺?此必東周之後其詩可以存二南之遺音,而聖人附之于篇者也。且自平王之東周,德日以衰矣,麥禾之取,繻葛之戰,幾無以令于兄弟之國。且莊王之世,魯衛晋鄭日以多故,于是王姬下嫁,以樹援于强大之齊。尋盟府之墜,言繼昏婣之夙好。且其下嫁之時,猶能修周之舊典。而容色之盛,禮節之備,有可取焉。聖人安得不錄之以示興周道于東方之意乎?[9]蓋東周以後之詩得附二南者,惟此一篇而已。後之儒者乃疑之,為是紛紛之說,是烏知聖人之意哉?或曰詩之所言但稱其容色,何也?曰古者婦有四德,而容其一也。言其容,則德可知矣。[10]故碩人之詩美其君夫人者,至無所不極其形容。而野麕之貞亦云有女如玉。即唐人為妃主碑文,亦多有譽其姿色者。[11]豈若宋代以下之人,以此為諱而不道乎?夫婦人倫之本,昏婣王道之大。下嫁于齊,甥舅之國,太公之後,先王以周禮治諸侯之本也。詩之得附于南者以此。舍是則東周以後事無可稱,而民間之謠刺皆屬之王風矣。况二南之與民風其來自別。宣王之世,未嘗無雅。則平王以下豈遂無南?或者此詩之舊附于南,而夫子不刪,要亦不異乎嚮者之說也。

何彼穠矣以莊王之事而附于召南,其與文侯之命以平王之事而附于書一也。

邶鄘衞[编辑]

邶鄘衛本三監之地,自康叔之封未久而統于衛矣。采詩者猶存其舊名,謂之邶鄘衛。[12]邶鄘衛者總名也,不當分某篇為邶,某篇為鄘,某篇為衛。分而為三者,漢儒之誤。以此詩之簡獨多,故分三名以各冠之,而非夫子之舊也。[13]考之左氏傳襄公二十九年,季札觀樂于魯,為之歌邶鄘衞曰,美哉淵乎,憂而不困者也。吾聞衛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是其衛風乎?而襄公三十一年北宮文子之言引衛詩曰威儀棣棣,諱闕不可選也。此詩今為邶之首篇。乃不曰邶而曰衛,是知累言之則曰邶鄘衛,專言之則曰衛,一也。猶之言殷商,言荊楚云爾。意者西周之時故有邶鄘之詩,及幽王之亡而軼之,而大師之職猶不敢廢其名乎?然名雖舊而辭則今矣。[14]

邶鄘之亡久矣,故大師但有其名。而三國同風,無非衛人之作。檜[15]之亡未久而詩尚存,故別于鄭而各自為風。匪風之篇其西周未亡之日乎?[16]

邶鄘衛三國也,非三監也。殷之時邦畿千里,周則分之為三。今其相距不過百餘里,如地理志所言,于百里之間而立此三監。又幷武庚而為一監,皆非也。宋陳傅良[17]以為自荊以南蔡叔監之,管叔河南,霍叔河北。蔡故蔡國。管則管城,霍則所謂霍太山也。其繇地廣,不得為邶鄘衛也。

黎許二國[编辑]

許無風,而載馳之詩錄于鄘。黎無風而式微旄丘之詩錄于邶。聖人闡幽之旨,興滅之心也。

諸姑伯姊[编辑]

泉水之詩,其曰諸姬猶碩人之庶姜。古之來媵而為姪娣者,必皆同姓之國。其年之長幼,序之昭穆,則不可知也。故有諸姑伯姊之稱,猶禮之言伯父伯兄也。貴為小君而能謙以下其衆妾,此所謂其君之袂不如其娣者也。

王事[编辑]

王事適我,政事一埤益我。凡交于大國朝聘會盟征伐之事,謂之王事。[18]其國之事謂之政事。

朝隮于西[编辑]

朝隮于西,崇朝其雨。朱子引周禮十煇註,以隮為虹,是也。謂不終朝而雨止,則未然。諺曰,東虹晴西虹雨。[19]蓋虹蜺雜亂之交,無論雨晴,而皆非天地之正氣。楚襄王豋雲夢之臺,望高唐之觀,所謂朝雲者也。

[编辑]

邶鄘衛王列國之名,其始于成康之世乎?惟周王撫萬邦巡侯甸,而大師陳詩以觀民風。其采于商之故都者,則繫之邶鄘衛。其采于東都者則繫之王。[20]其采于列國者則各繫之其國。至驪山之禍先王之詩率已闕軼,而孔子所錄者皆平王以後之詩。此變風之所繇名也。詩雖變而大師之本名則不敢變。此十二國之所以猶存其舊也。先儒謂王之名不當儕于列國,而為之說曰,列黍離于國風,齊王德于邦君,[21]誤矣。

自幽王以上大師所陳之詩亡矣。春秋時君卿大夫之賦詩無及之者。此孔子之所不得見也。是故詩無正風。

二南豳也,小大雅也,皆西周之詩也。至于幽王而止。[22]其餘十二國風則東周之詩也。王者之迹熄而詩亡,西周之詩亡也。詩亡而列國之事迹不可得而見,于是晋之乘楚之檮杌魯之春秋出焉。是之謂詩亡然後春秋作也。周頌西周之詩也,魯頌東周之詩也。成康之世魯豈無詩?而今亦已無矣。故曰詩亡列國之詩亡也。其作于天子之邦者,以雅以南以豳以頌,則固未嘗亡也。

日之夕矣[编辑]

雞棲于塒,日之夕矣,羊牛下來。君子當歸之時也。至是而不歸,如之何勿思也。

君子以嚮晦入宴息,日之夕矣而不來,則其婦思之矣。朝出而晚歸,則其母望之矣。[23]夜居于外,則其友弔之矣。[24]於文日夕為退。[25]是以樽罍無卜夜之賓,衢路有宵行之禁。故曰見星而行者,惟罪人與奔父母之喪者乎。[26]至于酒德衰而酣身長夜,官邪作而昏夜乞哀,天地之氣乖而晦明之節亂矣!

大車[编辑]

豈不爾恩,畏子不敢,民免而無耻也。雖速我訟,亦不女從,有耻且格也。

[编辑]

自邶至曹,皆周初大師之次序。先邶鄘衞,殷之故都也。次之以王,周東都也。何以知其為周初之次序?邶鄘也,晋而謂之唐也,皆西周之舊也。惟鄭乃宣王所封,中興之後始立其名于太師。而列于諸國之先者,鄭亦王畿之內也。故次于王也。桓公之時其詩不存,故首緇衣也。

楚吳諸國無詩[编辑]

吳楚之無詩,以其僣王而夷之與?非也。太師之本無也。楚之先熊繹辟在荊山,篳路籃縷,以處草莽。惟是桃弧棘矢,以共禦王事,而周無分器。[27]岐陽之盟楚為荊蠻,置茅蕝,設望表,與鮮牟守燎而不與盟,[28]是亦無詩之可采矣。况于吳自壽夢以前未通中國者乎?滕薛之無詩微也。若乃虢鄶皆為鄭滅,而虢獨無詩。陳蔡皆列春秋之會盟,而蔡獨無詩。有司失其傳爾。

[编辑]

自周南至豳,統謂之國風。此先儒之誤。程泰之辯之詳矣。豳詩不屬于國風。周世之國無豳,此非大師所采。周公追王業之始,作為七月之詩,兼雅頌之聲,而用之祈報之事。周禮籥章,逆暑迎寒,則龡豳詩。祈年于田祖,則龡豳雅。祭蜡,則龡豳頌。雪山王氏曰,此一詩而三用也。[29]鴟鴞以下或周公之作,或為周公而作。則皆附于豳焉。雖不以合樂,然與二南同為有周盛時之詩,非東周以後列國之風也。故他無可附。

言私其豵[编辑]

雨我公田,遂及我私,先公而後私也。言私其豵,獻豜于公,先私而後公也。自天下為家,各親其親,各子其子,而人之有私,固情之所不能免矣。故先王弗為之禁。非為弗禁,且從而恤之。建國親侯,胙土命氏,畫井分田,合天下之私,以成天下之公。此所以為王政也。至于當官之訓,則曰以公滅私。然而祿足以代其耕,田足以供其祭,使之無將毋之嗟,室人之謫,又所以恤其私也。此義不明久矣,世之君子必曰有公而無私,此後代之美言,非先王之至訓也。

承筐是將[编辑]

君子不親貨賄,束帛戔戔,實諸筐筐,非惟盡飾之道,亦所以遠財而養恥也。萬曆以后,士大夫交際多用白金,乃猶封諸書册之間,進自閽人之手。今則親呈坐上,徑出懷中,交收不假他人,茶話無非此物。衣冠而為囊橐之寄,朝廷而有市井之容。若乃拾遺金而對管寧,倚被囊而酬温嶠,曾無媿色,了不關情,固其宜也。然則先王制為筐篚之文者,豈非禁于未然之前,而示人以遠財之義者乎?以此坊民,民猶輕禮而重貨。

罄無不宜[编辑]

罄無不宜,宜室家,宜兄弟,宜子孫,宜民人也。吉蠲為饎,是用孝享,禴祠烝嘗,于公先王,得萬國之懽心,以事其先王也。

民之質矣日用飲食[编辑]

民之質矣,日用飲食。夫使機智日生而姦偽萌起,上下且不相安,神奚自而降福乎?有起信險膚之族,則高后崇降弗祥。有譸張為幻之民,則嗣王罔或克壽。是故有道之世,人醇工龐商樸,女童上下皆有嘉德,而至治馨香感于神明矣。然則祈天永命之實,必在于觀民,而嘶雕為樸,其道何繇?則必以厚生為本。

羣黎,庶人也。百姓,百官也。民之質矣,兼百官與庶人而言。猶曰人之生也直也。

小人所腓[编辑]

小人所腓,古制一車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炊家子十人,固守衣裝五人,廏養五人,樵汲五人。[30]隨車而動,如足之腓也。[31]步乘相資,短長相衞,行止相扶,此所以為節制之師也。繻葛之戰,鄭原繁高渠彌以中軍奉公為魚麗之陳,先偏後伍,伍乘彌縫,卒不隨車,遇闕即補,斯已異矣。[32]大鹵之師,魏舒請毀車以為行。五乘為三伍,[33]為五陳以相離,兩于前伍于後,專為右角,參為左角,偏為前拒,專任步卒以取捷速。然亦必山林險阻之地而後可用也。步不當騎,于是趙武靈王為胡服騎射之令,而後世因之。所以取勝于敵者益輕益速。而一敗塗地,亦無以自保。然後知車戰之為謀遠矣。

終春秋二百四十二年,車戰之時未有斬首至于累萬者。車戰廢而首功興矣。先王之用兵服之而已,不期於多殺也。殺人之中又有禮焉,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不亦宜乎?

宋沈括對神宗,言車戰之利見于歷世。然古人所謂兵車者,輕車也。五御折旋,利于捷速。今之民間輜車重大,日不能三十里,故世謂之太平車。但可施于無事之日耳。

變雅[编辑]

六月,采芑,車攻,吉日,宣王中興之作,何以為變雅乎?采芑傳曰,言周室之强,車服之美也。言其强美斯劣矣。[34]觀夫鹿嗚以下諸篇,其于君臣兄弟朋友之間無不曲當,而未嘗有夸大之辭。大雅之稱文武,皆本其敬天勤民之意。至其言伐商之功盛矣,大矣。不過曰會朝清明而止,然宣王之詩不有侈于前人者乎?[35]一傳而周遂亡。嗚呼!此太子晉所以謂自我先王厲宣幽平而貪天禍,固不待水之憂,祈父之刺,而後見之也。

太原[编辑]

薄伐玁,至于太原。毛鄭皆不詳其地。其以為今太原陽曲縣者,始于朱子,[36]而愚未敢信也。古之言太原者多矣,若此詩則必先求涇陽所在而後太原可得而明也。漢書地理志,安定郡有涇陽縣幵頭山在西。禹貢涇水所出。後漢書靈帝紀,段熲破先零羗于涇陽。註涇陽縣屬安定,在原州。郡縣志,原州平凉縣本漢涇陽縣地,今縣西四十里涇陽故城是也。然則太原當即今之平凉,而後魏立為原州。亦是取古太原之名爾。[37]計周人之伐玁必在涇原之間。若晋陽之太原,在大河之東,距周京千五百里。豈有寇從西來,兵乃東出者乎?故曰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而國語宣王料民于太原,亦以其地近邊,而為禦戎之備,必不料之于晋國也。又按漢書,賈捐之言秦地南不過閩越,北不過太原,而天下潰畔,亦是平凉而非晋陽也。[38]若書禹貢,旣修太原,至于岳陽。春秋晋荀吳帥師敗狄于太原,及子產對叔向,宣汾洮障大澤以處太原,則是今之晋陽。而豈可以晋之太原為周之太原乎?[39]

吾讀竹書紀年而知周之世有戎禍也。蓋始于穆王之征犬戎,六師西指,無不率服,于是遷戎于太原。[40]以黷武之兵而為徙戎之事。懿孝之世,戎車屢征。至夷王七年,虢公帥師伐太原之戎。至于俞泉獲馬千匹。則是昔日所內徙者,今為寇而征之也。宣王之世雖號中興,三十三年王師伐太原之戎,不克。三十八年伐條戎奔戎,王師敗逋。三十九年伐羗戎戰于千畝,王師敗逋。四十年料民于太原。其與後漢西羗之叛大畧相似。幽王六年命伯士帥師伐六濟之戎,王師敗逋。[41]于是關中之地戎得以整居其間。而陝東之申侯,至與之結盟而入寇,[42]蓋宣王之世其患如漢之安帝也。幽王之世其患如晋之懷帝也。戎之所繇來非一日之故,而三川之震,檿弧之謠,皆適會其時者也。然則宣王之功計亦不過唐之宣宗,而周人之美宣亦猶魯人之頌僖也。事劣而文侈矣。書不盡言,是以論其世也。如毛公者,豈非獨見其情于意言之表者哉?[43]

莠言自口[编辑]

莠言,穢言也。若鄭享趙孟而伯有賦鶉奔之詩是也。君子在官言官,在府言府,在庫言庫,在朝言朝。狎侮之態不及于小人,謔浪之辭不加于妃妾。自世尚通方,人安媟慢,宋玉登牆之見,淳于滅燭之歡,遂乃告諸君王,傳之文字,忘其穢論,著為美談。以至執女手之言發自臨喪之際。[44]齧妃脣之詠宣于侍宴之餘。[45]于是搖頭而舞八風,[46]連臂而歌萬歲,[47]去人倫,無君子,而國命隨之矣!

臧孫紇見衞侯于郲,退而告其人曰,衞侯其不得入矣!其言糞土也,亡而不變,何以復國?以糞土喻其言猶詩之莠言也。

皇父[编辑]

王室方騷,人心危惧。皇父以柄國之大臣而營邑于向。[48]于是三有事之多藏者隨之而去矣。庶民之有車馬者,隨之而去矣。蓋亦知西戎之已偪,而王室之將傾也。以鄭桓公之賢,且寄孥于虢鄶,則其時之國勢可知。然不顧君臣之義,而先去以為民望,則皇父實為之首。昔晋之王衍,見中原已亂,乃說東海王越以弟澄為荊州,族弟敦為青州,謂之曰,荊州有江漢之固,青州有負海之險,卿二人在外,而吾留此足以為三窟矣。鄙夫之心,亦千載而符合者乎?

握粟出卜[编辑]

古時用錢未廣,詩書皆無貨泉之文,而問卜者亦用粟。漢初猶然。史記日者傳,卜而有不審不見奪糈。

私人之子百僚是試[编辑]

孔氏曰,私人皂隷之屬也。天下有道,小德役大德,小賢役大賢。故貴有常尊,賤有等威,所以辨上下而定民志也。周之衰也,政以賄成,而官之師旅不勝其富。[49]又其甚也,私人之子皆得進而服官,而文武周公之法盡矣。候人而赤芾,曹是以亡。不狩而縣貆,魏是則削。賤妨貴,小加大,古人列之六逆。又不但仍叔之子譏其年弱,尹氏之婣刺其材瑣而已。自古國家吏道雜而多端,未有不趨于危亂者。舉賢才,慎名器,豈非人主之所宜兢兢自守者乎?

不醉反耻[编辑]

彼醉不臧,不醉反恥。所謂一國皆狂,反以不狂者為狂也。以箕子之忠而不敢對紂之失日,[50]況中材以下有不尤而效之者乎?卿士師師非度,此商之所以亡。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為茅,此楚之所以六千里而為讐人役也。是以聖王重特立之人,而遠苟同之士。保邦于未危,必自此始。

上天之載[编辑]

上天之載無聲無臭,儀刑文王,萬邦作孚。君子所以事天者如之何?亦曰儀刑文王而已。其儀刑文王也如之何?為人君止于仁,為人臣止于敬,為人子止于孝,為人父止于慈,與國人交止于信而已。

王欲玉女[编辑]

民勞本召穆公諫王之辭,乃託為王意,以戒公卿百執事之人。故曰王欲玉女,是用大諫。猶之轉予于恤,而呼祈父,從事不均而怨大夫。所謂言之者無罪,而聞之者足以戒也。豈亦監謗之時疾威之日不敢指斥而為是言乎?然而亂君之國無治臣焉。至于我即爾謀,聽我嚻嚻,則又不獨王之愎諫矣!

夸毗[编辑]

天之方懠,無為夸毗。釋訓曰,夸毗體柔也。[51]天下惟體柔之人常足以遺民憂而召天禍。夏侯湛有云,居位者以善身為靜,以寡交為慎,以弱斷為重。以怯言為信。[52]白居易有云,以拱默保位者為明智,以柔慎安身者為賢能,以直言危行者為狂愚,以中立守道者為凝滯。故朝寡敢言之士,庭鮮執咎之臣。自國及家,寖而成俗。故父訓其子曰,無介直以立仇敵。兄教其弟曰,無方正以賈悔尤。且慎默積于中,則職事廢于外。强毅果斷之心屈,畏忌因循之性成,反謂率職而舉正者,不達于時宜。當官而行法者,不通于事變。是以殿最之文,雖書而不實。黜陟之典雖備而不行。[53]羅點有云,無所可否則曰得體。與世浮沉則曰有量。衆皆默己獨言則曰沽名。衆皆濁己獨清則曰立異。[54]觀三子之言其于末俗之敝,可謂懇切而詳盡矣。至于佞諂日熾,剛克消亡,朝多沓沓之流,士保庸庸之福。苟由其道,無變其俗,必將使一國之人皆化為巧言令色,孔壬而後已。然則喪亂之所從生,豈不階于夸毗之輩乎?[55]是以屈原嫉楚國之士謂之如脂如韋。而孔子亦云吾未見剛者。

流言以對[编辑]

彊禦多懟,即上章所云彊禦之臣也。其心多所懟疾而獨窺人主之情深,居禁中而好聞外事,則假流言以中傷之。若二叔之流言以間周公是也。夫不根之言何地蔑有?以斛律光之舊將而有百升明月之謠,以裴度之元勳而有坦腹小兒之誦。所謂流言以對者也。如此則寇賊生乎內,而怨詛興乎下矣。郤宛之難進胙者莫不謗令尹,所謂侯詛侯祝者也。孔氏疏采苓曰,讒言之起由君數問小事于小人也。可不慎哉!

申伯[编辑]

申伯宣王之元舅也,立功于周,而吉甫作崧諱闕高之誦。其孫女為幽王后,無罪見黜,申侯乃與犬戎攻殺幽王。[56]乃未幾而為楚所病,戍申之詩作焉。當宣王之世,周興而申以强。當平王之世,周衰而申以弱。至莊王之世,而申為楚縣矣。[57]二舅之于周功罪不同,而其所以自取如此。宋左師之告華亥曰,女喪而宗室于人何有?人亦于女何有?讀二詩者豈徒論二王之得失哉?

德輶如毛[编辑]

德輶如毛,[58]言易舉也。故曰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又曰,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

韓城[编辑]

水經注,聖水逕方城縣故城北,又東南逕韓城東。詩溥彼韓城,燕師所完。王錫韓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國。王肅曰,今涿郡方城縣有韓侯城。世謂寒號,非也。[59]按史記燕世家易水東分為梁門。今順天府固安縣有方城村,即漢之方城縣也。水經注亦云温水逕良鄉縣之北界,歷梁山南,高梁水出焉。是所謂奕奕梁山者矣。舊說以韓國在同州韓城縣。曹氏曰,武王子初封于韓,其時召襄公封于北燕,實為司空。王命以燕衆城之。竊疑同州去燕二千餘里,即令召公為司空,掌邦土量地遠近,興事任力,亦當發民于近甸而已。豈有役二千里外之人而為築城者哉?召伯營申亦曰,因是謝人。齊桓城邢,不過宋曹三國。而召誥庶殷攻位,蔡氏以為此遷洛諱闕之民,無役紂都之理。此皆經中明證。[60]況其追其貊乃東北之夷,而蹶父之靡國不到,亦似謂韓土在北陲之遠也。

又考王符潜夫論曰,昔周宣王時有韓侯,其國近燕,故詩云普彼韓城,燕師所完。其後韓西亦姓韓,為衞滿所伐,遷居海中。漢時去古未遠,當有傳授。今以水經注為定。

按毛傳梁山韓城皆不言其地。鄭氏箋乃云,梁山今在馮翊夏陽西北。韓姬姓之國也,後為晉所滅,故大夫韓氏以為邑名焉。[61]至溥彼韓城,燕師所完,則鄭已自知其說之不通,故訓燕為安,而曰大矣彼韓國之城,乃古平安時衆民之所築完。惟王肅以梁山為涿郡方城縣之山,而以燕為燕國。[62]今于梁山則用鄭說,于燕則用王說,二者不可兼通。而又巧立召公為司空之說,可謂甚難而實非矣。又其追其貊,鄭以經傳說貊多是東夷,故職方掌四夷九貉。[63]鄭志答趙商云,九貉即九夷也。又秋官貉隸註云,征東北夷所獲。而漢時所謂濊貊者,皆在東北。[64]因于箋末添二語云,其後追也貊也,為玁所逼,稍稍東遷。此又可見康成之不自安而遷就其說也。

如山之苞如川之流[编辑]

如山之苞營法也,如川之流陳法也。古之善用師者,能為營而後能為陳。故曰師出以律,又曰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齊焉。管子覇國之論謀,且猶作內政,寄軍令,使之耳目素習,心志素定,如山之不可動搖,然後出而用之。若決水于千仞之谿矣。

不弔不祥[编辑]

威儀之不類,賢人之喪亡,婦寺之專橫,皆國之不祥。而日月之眚,山川之變,鳥獸草木之妖,其小者也。傳曰人無釁焉,妖不自作。故孔子對哀公以老者不教幼者不學,為俗之不祥。[65]荀子曰,人有三不祥,幼而不肯事長,賤而不肯事貴,不肖而不肯事賢,是人之三不祥也。而武王勝殷,得二俘而問焉曰,若國有妖乎?一俘對曰,吾國有妖,晝見星而天雨血。一俘對曰,此則妖也,非其大者也。吾國之妖,子不聽父,弟不聽兄,君令不行,此妖之大者也。武王避席再拜之。[66]自余所逮見五六十年國俗民情,舉如此矣!不教不學之徒滿于天下,而一二稍有才知者皆少正卯鄧析之流。是豈待三川謁而悲周,岷山崩而憂漢哉?書曰習與性成。詩云如彼泉流,無淪胥以敗。識時之士,所以引領于明王,繫心于耉德也。

[编辑]

魯僖公儉以足用,寬以愛民,務農重穀,而有坰牧之盛。衞文公大布之衣,大帛之冠,務材訓農,通商惠工,敬教勸學,授方任能,而有騋牝三千之多。然則古之馬政皆本于田功也。吾未見廏有肥馬野有餓莩而能國者也。

實始翦商[编辑]

太王當武丁祖甲之世殷道未衰,何從有翦商之事?僖公之世距太王已六百餘年,作詩之人特本其王迹所基而侈言之耳。猶秦誓之言命我文考,肅將天威也。猶康誥之言天乃大命,文王殪戎殷也。亦後人追言之也。張子曰,一日之間天命未絕,猶是君臣。

玄鳥[编辑]

讀經傳之文,終商之世無言祥瑞也。而大戊之祥桑,高宗之雊雉,惕于天之見妖而修德者有二焉。則知監于夏王之矯誣上天而慄慄危懼,蓋湯之家法也。簡狄吞卵而生契。不亦矯誣之甚乎?毛氏傳曰,玄鳥鳦也。春分玄鳥降。湯之先祖有娀氏女簡狄配高辛氏帝,帝率與之祈于郊禖而生契。故本其為天所命以玄鳥至而生焉。可以破史遷之謬矣。

敷奏其勇[编辑]

敷奏其勇,不震不動,不戁不竦,苟非大受之人驟而當天下之重任,鮮不恐懼而失其守者。此公孫丑所以有動心之問也。升陑伐夏,創未有之事而不疑,可謂天錫之勇矣。何以能之?其上帝臨女無貳爾心之謂乎?

湯武身之也,學湯武之勇者,宜何如?震驚百里,不喪匕鬯,近之矣。

魯頌商頌[编辑]

詩之次序猶春秋之年月,夫子因其舊文,述而不作也。頌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告宗廟。魯之頌,頌其君而已。而列之周頌之後者,魯人謂之頌也。[67]世儒謂夫子尊魯而進之為頌,是不然。魯人謂之頌,夫子安得不謂之頌乎?為下不倍也。春秋書公、書郊禘,亦同此義。孟子曰,其文則史,不獨春秋也。雖六經皆然。今人以為聖人作書必有驚世絕俗之見,此是以私心待聖人。世人讀書,如王介甫纔入貢院,而一院之事皆欲紛更。[68]此最學者之大病也。

列國之風何以無魯?大師陳之,固曰魯詩,不謂之頌矣。孔子魯人也,從魯而謂之為頌。此如魯史之書公也。然而泮水之文則固曰魯侯也。

商何以在魯之後?曰,草廬吳氏嘗言之矣,大師所職者,當代之詩也。商則先代之詩,故次之周魯之後。[69]

詩序[编辑]

詩之世次必不可信,今詩亦未必皆孔子所正。且如褒姒滅之,幽王之詩也。而次于前。召伯營之,宣王之詩也,而次於後。序者不得其說,遂並楚茨,信南山,甫田,大田,瞻彼洛諱闕矣,裳裳者華,桑扈,鴛鴦,魚藻,采菽十詩,皆為刺幽王之作。恐不然也。又如碩人,莊姜初歸事也,而次於後。綠衣,日月,終風,莊姜失位而作。燕燕,送歸妾作。擊鼓,國人怨州吁而作也,而次於前。[70]渭陽,秦康公為太子時作也,而次於後。黃鳥,穆公薨後事也,而次於前。此皆經有明文可據。故鄭氏謂十月之交雨無正。小旻,小宛,皆刺厲王之詩。[71]漢興之初,師移其第耳。而左氏傳楚莊王之言曰,武王作武。其卒章曰,耆定爾功。其三曰敷時繹思,我狙維求定。其六曰綏萬邦,屢豐年。今詩但以耆定爾功一章為武,而其三為賚,其六為桓。章次復相隔越。儀禮歌召南三篇,越草蟲而取采蘋。正義以為采蘋舊在草蟲之前,知今日之詩已失古人之次。非夫子所謂雅頌各得其所者矣。

  1. 詩譜小雅十六篇,大雅十八篇,為正經。
  2. 釋文曰,從六月至無羊十四篇,是宣王之變小雅。從節南山至何草不黃四十四篇,前儒申公毛公皆以為幽王之變小雅。從民勞至桑柔五篇,是厲王之變大雅。從雲漢至常武六篇是宣王之變大雅。瞻卯及召旻二篇是幽王之變大雅。正義曰,變者雖亦播于樂或無算之節,所用或隨事類而歌。又在制禮之後樂不常用,今按以變雅而播之于樂,如衛献公使大師歌巧言之卒章是也。
  3. 大昌字泰之,孝宗時人,著詩論一十七篇。朱子當日或未見。
  4. 據周禮籥章。
  5. 宋程大昌詩論謂無國風之目,然禮記王制言命大師陳詩,以觀民風,即謂自邶至曹十二國為風無害。
  6. 舊唐書高宗諸子傳。 黃氏日鈔云,國風之用于燕饗者惟二南,而列國之風未嘗被之樂也。夫子之所言正者雅頌,而未及乎風也。桑中之詩明言淫奔,東萊呂氏乃為之諱,而指為雅音,失之矣。
  7. 洪氏容齋五筆曰,春秋莊公元年,當周莊王之四年,齊襄公之五年,書王姬歸于齊。莊公十一年當莊王之十四年。齊桓公之三年,又書王姬歸于齊。莊王為平王之孫,則所嫁王姬當是姊妹。齊侯之子即襄公桓公。二者必居一于此矣。
  8. 毛氏傳,平正也,武王女,文王孫,適齊侯之子。按成王時齊侯則大公,而以武王之女適其子,是甥舅為婚。周之盛時必無此事。逮成王顧命丁公始見于經,而去武王三十餘年,又必無未笄之女矣。
  9. 春秋襄十五年,書劉夏逆王后于齊,亦此意。
  10. 說苑引書五事,一曰貌,貌者男子之所以恭敬,婦人之所以姣好也。
  11. 洪氏隷釋載郭輔碑云,有四男三女,咸高賢姣孋。漢魏間人作已如此。
  12. 漢書地理志,河内本殷之舊都,周旣滅殷,分其畿內為三國。詩風邶鄘衛國是也。邶以封紂子武庚,鄘管叔尹之,衛蔡叔尹之,以監殷民,謂之三監。故書序曰,武王崩,三監畔,周公誅之,盡以其地封弟康叔,號曰孟侯,以夾輔周室。遷邶鄘之民于雒邑。故邶鄘衛三國之詩相與同風。
  13. 觀小雅六笙詩,毛公頗有升降。黍離之篇,毛公以為王,齊詩以為衛,則知今詩之次序多出于漢儒也。 新序黍離,衛宣公之子壽閔其兄而作。
  14. 若據漢書言遷邶鄘之民于雒邑,則成王之世已無邶鄘。
  15. 左傳作鄶。
  16. 曰誰將西歸?是鎬京尚存,故鄭氏譜以為當夷王厲王之時。蘇氏以檜詩皆為鄭作,非也。
  17. 止齋集答黃文叔書。
  18. 左傳襄公二十九年,鄭子展曰,詩云王事靡盬,不遑啟處。東西南北,誰敢寧處?堅事者楚以蕃王言也。王事無曠,何常之有?喪大記曰旣葬與人立君言王事不言國事。又曰君旣葬王政入于國。旣卒哭而服王事。
  19. 其雨者雨也。
  20. 王亦周初大師之本名。 馬永卿述元城劉先生之言,亦謂邶鄘衛本商之畿內,故序王之上。
  21. 𡩋春秋穀梁傳序。
  22. 惟何彼穠矣為平王以後之詩。
  23. 列女傳。
  24. 檀弓
  25. 說文繫傳。
  26. 曾子問。
  27. 左氏昭公十二年傳。
  28. 晉語
  29. 謂籥章之豳詩以鼓鐘琴瑟四器之聲合籥也。笙師龡竽笙塤籥簫篪篴管,舂牘應雅凡十二器,以雅器之聲合籥也。眡瞭播鼗擊頌磬笙磬凡四器,以頌器之聲合籥也。凡為樂器以十有二律為之數度,以十有二聲為之齊量。凡和樂亦如之。此用七月一詩特以其器和聲有不同爾。
  30. 見司馬法。
  31. 傳曰,腓辟也。箋曰,腓當作芘,皆未是。
  32. 古時營陳遇缺處乃以車補。周禮,車僕掌闕車之萃註,闕車所用補闕之車也。左傳宣公十二年,楚子使潘黨率游闕四十乘註,游車補闕者。
  33. 註乘車者車三人,五乘十五人,今改去車更以五人為伍,分為三伍。
  34. 正義曰,名生于不足。
  35. 如韓奕之篇尤侈。
  36. 呂氏讀詩記,嚴氏詩緝並云。
  37. 唐書,原州平凉郡治平高,廣德元年沒吐蕃。節度使馬璘表置行原州于靈臺之百里城。貞元十九年,徙治平凉。元和三年又徙治臨涇。大中三年,收復關隴,歸治平高。
  38. 漢武帝始開朔方郡,故秦但有隴西北地上郡而止。若晋陽之太原,則其外有雁門雲中九原,不得言不過也。
  39. 司馬相如上林賦,布獲閎澤,延蔓太原。阮籍東平賦,長風振厲,蕭條太原。高平曰,原蓋古人之通稱也。
  40. 十七年。
  41. 後漢書西羗傳,並用此。 嚴尤以為周得中策,蓋不考之言。
  42. 自遷戎至沈一百七十六年,以周語申繒西戎方强,王室方騷。
  43. 竹書紀年自共和以後多未可信,蓋不必有所傳其前則好事者為之耳。
  44. 原壤
  45. 郭舍人。
  46. 祝欽明。
  47. 閻知微。
  48. 左傳隱十一年,解軹縣西有地名向上,在今濟源縣界。
  49. 左氏襄公十五年。
  50. 韓非子。
  51. 後漢書崔駰傳註,夸毗謂佞人足恭,善為進退。
  52. 抵疑。
  53. 長慶集策。
  54. 宋史本傳。
  55. 樂天作故旋女詩曰,天寶季年時欲變,臣妾人人學圓轉。
  56. 竹書紀年,宣王四十一年,王師敗于申,則宣王之末申侯已叛。
  57. 左傳哀公十七年,言楚文王縣申。
  58. 即輶車鸞鑣之輶。
  59. 魏書地形志,陽郡方城縣有韓侯城。
  60. 大全載朱子之言,亦以此為不可曉。
  61. 左傳富辰言,邗晋應韓武之穆也。 竹書紀年,平王十四年,晋人滅韓。按左傳僖公十五年,晋侯及秦伯戰于韓。上言涉河,下言及韓。又曰冦深矣。是韓在河東,亦非今之韓城也。故杜氏解但云韓,晉地。 文公十年,晋人伐秦,取少梁。姑得今韓城之地,蓋明戰于韓非此也。
  62. 孫毓亦云。
  63. 即貊字。
  64. 史記貨殖傳,燕東綰濊貊朝鮮真番之利。 漢書武帝紀註,服虔曰,穢貊在辰韓之北,高句麗沃沮之南,東窮于大海。
  65. 家語。
  66. 呂氏春秋。 書載箕子之言亦曰,乃罔畏畏,弗其耈長,舊有位人。
  67. 鄭氏曰,襄公時季孫行父請命于周,而史克作之。然春秋列國,卿大夫賦詩無及此四篇者。
  68. 宋史張方平傳。
  69. 汲冡周書,伊尹朝献商書,附于王會解之後。即其例也。
  70. 朱子日月傳曰,此詩當在燕燕之前,下篇放此。
  71. 十月之交有豔妻之云,自當是幽王。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