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故陝西鞏昌府通判錢君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故陝西鞏昌府通判錢君墓誌銘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53


鎮江有好學修行之君子曰錢君翊之,以明經起家,為山東萊州府膠州州同知,遷陝西鞏昌府通判,以年至致仕。講德譚道,為鄉先生,凡十餘年以卒。其子玄以戶部郎中賀君烺之狀來請銘。

於乎!自宋以來,儒者各唱師說,以立門戶,謂之講學,而姚江之良知為最盛。世之談良知者,其是與否,吾不能知也。以謂莫若反而徵諸其人,以其人為質的,而學術之是非較然矣。君少即有志於問學,聞良知之指,有所契合。會以貢入南雍,江西鄧文潔公、楊端潔公皆官留都,君摳衣兩公之門,往復扣擊。及其官膠州,楊公為吏部侍郎,檄致君銓曹署中,是正所著書,浹歲而畢,故所得於端潔者為尤邃。君居官,計口食奉,蕭然如老書生。膠州有孟公堂,宋蘇文忠公遺跡也,刻《後杞菊賦》於石,陷置壁間,時時誦之以自廣焉。州有軍丁戶絕者,台使者欲勾補之,君奮筆署其牘曰:「有軍不清,官之疲也。以民代軍,官之橫也。」台使者怒甚,卒不能奪君議,然亦竟以此知君。鞏昌通判分駐西寧,逼處土番,核兵餉繕,城堡戒嚴以待變,而又請於監司,貰番酋就擒者以風動之,諸番感諲,卒以無事。其去官也,惟載長安石刻《十三經》以歸,顏其堂曰「石經」。峨冠深衣,與諸生端拜講貫,老而不輟,此君之生平也。君其有得於良知之深者耶?抑亦扣擊於文潔、端潔而不自有其少學耶?抑其進而求諸古人之學,知而允蹈之,而不復涉歷乎近儒之門戶也?然則世之講學者,以君為質的焉其可矣。君感端潔公之知遇,晚年走數千里,漬酒墓下。其在長安,故丹徒令龐君時雍抗疏忤權要,交知縮頭莫敢問,君獨送之國門,執手而別。君之剛毅特立如此,其所得於問學者,要不可誣也。

君之卒,以天啟壬戌二月二十四日,年七十七。配呂孺人,先君十六年卒,年六十一。孺人與君合德,自學以至宦成,篝火宿肉,內外斬斬。子一人曰玄,以某年某月葬君於丹徒縣之黃漩,合祔呂孺人塋。銘曰:

錢氏武王始開跡,點簡扈蹕徙厥邑。雲洲傳芳弘祖業,有子七人君奕奕。樸學拙宦絕藻飾,元氣浩然返玄宅。厥子辭賦美金璧,後如有聞訊茲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