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小史/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 明朝小史
卷五
卷六 

卷五•洪熙紀[编辑]

文華寶鑒[编辑]

帝為太子時,文皇命侍臣輯自古格言善行,有益於太子者為書,名曰《文華寶鑒》,授之。

敬亭[编辑]

帝為太子監國時,吏部選官,必曰敬選。遂於吏部衙門堂後起一亭子,名曰敬亭。

書不啟封[编辑]

帝為王世子時,孝恭有文德,靖難師起,每居守。而弟漢王高煦,有勇力,善騎射,數從軍有功,然頗與世子不善,時時從軍中危世子,世子不自安。於是建文臣方孝孺覘知之,為書遺世子,令以燕自歸,許王燕以為間,世子得書不啟封,並所遺使傳詣文皇軍中。時奄黃儼素得罪世子,因曲事趙王,欲為趙王地,已潛使走高煦所言狀矣。事聞上,上頗疑世子,問高煦,高煦曰:殆有之。世子故與建文善厚,上怒甚,未有以發也。而世子所遣書若使馳傳至,上覽書,乃固封未啟,召使者問世子云何?對曰:世子言臣子無私交,何敢發私書?上乃拍案流涕曰:嗟乎!幾殺我子。

手增二語[编辑]

帝於楊士奇、楊榮、金幼孜三臣誥,手筆增二語曰:勿謂崇高而難入,勿以有所從違而或怠。

姓名履曆揭西序諭[编辑]

帝即位,即諭吏部曰:昔唐太宗書刺史名於屏風,朝夕省覽,有善政輒疏其下。故成貞觀之治。皇考亦嘗書中外官姓名於武英南廊,令五府六部臣朝夕接見,得詢察其賢否。若各省都布按三司官,乃藩宣大臣,既未嘗悉其為人,又復不諳其姓名,即問其賢否邪正,久不能盡識,忘之矣。夫人臣有善而上忘之,誰肯自勉?其具都布按三司官姓名履曆揭西序,朕得考察其事行留意焉。

金錢撒地[编辑]

帝在位,一日幸史館,懷金錢撒地,令侍臣拾之,侍讀學士李時勉獨凝立不前,帝改容,乃以袖中餘錢賜之。

益肴被醢[编辑]

帝為太孫時,聖體肥碩,腰腹數圍,文皇嘗令與諸王習騎射,帝苦不能。上見輒怒,令有司減削玉食,供膳官私益以家肴。上知之,即醢其人。後帝登極,感其德而官其後。

觀弈和詩[编辑]

帝在東宮時,嘗觀二內侍象弈,因命曾子棨應製詩云:兩軍對敵立雙營,坐運神機決死生。十里封疆馳鐵馬,一川波浪動金兵。虞姬歌舞悲垓下,漢將旌旗逼楚城。興盡計窮征戰罷,松陰花影滿殘枰。帝和云:二國爭強各用兵,擺成隊伍定輸贏。馬行曲路當先道,將守深宮戒遠征。乘險出車收敗卒,隔河飛炮下重城。等閑識得軍情事,一著功成見太平。

弘文館[编辑]

帝嘗設弘文館,命翰林學士楊弘濟、侍講王汝嘉居之,以備顧問。又擢給事中何澄、編修楊敬,與儒士陳繼共事,見繼送何序。館在大內之西。

御劄[编辑]

元年十一月,御劄付禮尚書呂震,言建文中奸臣,正犯已受顯戳,其家屬初發教坊、錦衣獄、浣衣局並習匠,為功臣奴者,悉宥為民,給還田土。凡言事謫戍者,亦宥為民,此亦盛德事也。

狀元天子[编辑]

帝日記萬言,詞翰並精,尤喜舉業。在青宮時,每得試錄,輒指摘瑕病,手摽疏之,以示百官,往往審當。語之曰:使我應舉,豈不堪作狀元天子耶?

手製湯餅[编辑]

帝為皇太子時,失意於文皇,每含慍言,何以了事,仁孝每勸之。一日內苑曲宴,又對後罵之,色怒甚。既而曰:媳婦兒好,他日我家虧他撐持。又曰:我不以媳婦故,廢之久矣。謂誠孝也。時先在侍,忽不見,文皇令覓之,乃在爨室手製湯餅以薦,比薦文皇大喜,復至,感泣痛飲而罷。

疑飲[编辑]

帝在位,郭妃以中宮誕辰,邀過其官上壽,帝亦往。妃進卮於後,後不即飲,帝曰:爾又為疑乎?遽取飲之,妃失色,然無及矣。俄而帝崩,妃自經死,時適雷。

讚善先生[编辑]

帝在東宮時,天台徐善述,字好古,為讚善,清介端重,帝以師禮待之,詩文皆令改定。嘗因其有疾致書,稱之為讚善先生。

憂民吟[编辑]

帝在位,冬無雪,上作《憂民吟》一首,屬閣學士和之。


 卷四 ↑返回頂部 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