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小史/卷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明朝小史
卷六
卷七 

卷六•宣德紀[编辑]

東苑命對[编辑]

帝生而神明,文皇帝鍾愛之,嘗幸東苑觀擊球射柳。文武群臣畢從四夷朝使及在京耆老得縱觀。帝所擊射,連發皆中,上大喜,呼曰:今華夷畢集,吾命若對曰:萬方玉帛風雲會。帝即叩頭前應聲曰:一統山河日月明。上大喜,賜群臣宴,盡歡而罷。

言龍[编辑]

帝一日於禁中閱書,見「龍有翼而飛」者訝之,出問三楊等,皆不能對。上顧諸屬官曰:有能知者否?時檢討陳繼獨出對曰:龍有翅曰言龍。問所出,曰在《爾雅》。命取《爾雅》,視之信然。

豪右被沒[编辑]

元年以蘇松嘉湖諸郡,多豪右不法,命大理卿胡槩、參政葉春、錦衣衛使任啟、御史賴瑛按治之,一時被沒者凡數十家。

給柴薪[编辑]

四年都御史顧佐,憲度嚴明,有吏挾私怨捃佐賣放隸卒,上命佐自治之,且曰:易彼以給芻薪,不足為過也。其後京師俱給柴薪皂隸銀兩,疑始於此。

駿馬易蟲[编辑]

帝酷好促織之戲,遣取之江南,其價騰貴,至十數金。時楓橋一糧長,以郡督遣,覓得其最良者,用所乘駿馬易之。妻妾以為駿馬易蟲,必異,竊視之,乃躍去。妻懼,自經死,夫歸,傷其妻,且畏法,亦經焉。

致齋所[编辑]

帝嘗命侍臣遊東苑,指草舍一區諭之曰:此朕致齋之所,雖不敢上比茅茨不剪之意,亦庶幾不忘乎儉矣。

膚肌燥裂[编辑]

帝生時,膚肌燥裂,猶燔魚以烈之,此說得之太監阮安留。

持正不阿[编辑]

帝即位,思用舊人,召蹇義等數人寵待之,皆依違承順之不暇,惟戶部尚書黃福持正不阿。命觀戲,曰臣性不好戲。命圍棋,曰臣不會著棋。問何以不會,曰臣幼時父師嚴,只教以讀書,不學無益之事,所以不會。上意不樂,居數日敕黃福年老,不煩以政,轉任南京戶部優閑之,實疏之也。

懼內戲[编辑]

工部尚書吳中,奏對聲音宏亮,豐姿篤厚,望之者知是享爵祿之器,貪財巨萬,嬖妾數十人,厥妻嚴甚,中甚憚之,不敢犯。帝知之,嘗宴群僚,命伶人作懼內戲以笑之。

天裂[编辑]

帝時一日未申間,天裂於西南,視之晴碧無翳,內外際畔了可察,其中蒼茫不可窮極,良久乃合。

銅缸燔死[编辑]

漢庶人高煦,帝之叔也,因謀反,帝親征,獲至京,鎖縶大內逍遙城。一日帝欲往觀,左右力止,不聽,及至熟視久之,庶人乃出不意,伸一足勾上仆地,將遂其弑逆,左右即扶起。帝大怒,亟命壯士舁銅缸覆庶人,缸重三百斤,庶人有力頂負缸起,乃積炭缸上如山,燃炭逾時,火熾銅熔,庶人死。

靜慈仙師[编辑]

帝后胡氏,以皇太子為孫貴妃所生,上表辭位,退居別宮,賜號靜慈仙師。

鐵笛[编辑]

寧王權遣人奏求鐵笛,帝謂左右曰:古人謂笛者滌也,所以滌邪穢納之於正。寧王之意,其在此乎?鐵笛雖無,當新製與之,即命工造發之。

鈔關[编辑]

襲用,愈密而重,策命所由,講學所資,機務之嚴,於度於谘。代有賢哲,博文明識,克勵翼之,用光厥職。谘爾儒臣,朝夕左右,必端乃志,必慎乃守。啟沃之言,惟義與仁。堯舜之道,鄒孟以陳。詞尚典實,浮薄是戒。謀議所屬,出毖於外。心存大公,罔役於私。昔人四禁,汝惟勵之。獻納論思,以匡以益,以匹前休,欽哉無斁。

兩朝恩賜[编辑]

仁廟嘗以《歐陽居士集》二十本賜禮部侍郎金間,甚寶藏之。既而所居不戒於火,公忘護持,已失八本。後在帝廟,以文華殿被顧問,因從容言賜書事,帝即促內侍補之。逾數日,得賜八本,雖紙色不同,而兩朝恩賜,復歸於完,蓋殊遇也。

軍餘[编辑]

太監王敏,本漢府軍餘,善蹋踘,帝愛其技,令閹之入宮中。

撒扇詩[编辑]

帝嘗詠六言《撒扇詩》云:湘浦煙霞交翠,剡溪花雨生香。掃卻人間炎暑,招回天上清涼。可以見帝王克治氣象。

旃席囊頭[编辑]

帝嘗召太醫院判欽謙謂之曰:汝江南人惺惺,朕欲用房中藥,可製與我。謙對不解。上曰:與酒飯吃。乃出。如是者三,上曰:何其吝乎?謙曰:臣以醫受陛下官,先聖賢傳醫道者無此等術,亦無此等書,臣實不解。上大怒,命數力士以旃席裹其頭持去,及出朝,無一人知者。家中不見謙回,問之太醫院不知,訪諸朝市皆不知所在。諸省部大臣潛為訪之,一獄卒言知狀,叩之,曰:今在錦衣獄,以四鐵繩繫之加以三木,與陳祚同處極幽冷一室中。家人不敢白,亦不敢通問,久之始釋出。

李神仙[编辑]

帝在位,求直言敢諫,有李校尉者進前曰:臣不解文字,只口奏二事。其一不詳,其二曰陳符,乃閹人爺爺賜與二宮人,何所用?直言只此二事為大。上大怒,命割其舌。行刑者即他校尉也,稍削其尖,不大去之,上令持去,餓七日來說。既入獄,諸校更以肉餌啖之,七日奏李不死,上令再餓七日,校啖之如初,又七日奏不死,上曰豈神仙乎?放之,既出人遂呼為李神仙。

就宴奇賜[编辑]

帝嘗幸大臣第就宴,家人供事,有女甚美,行酒左右,上悅之,然稚齒未可進環。上謂曰:爾要東西與我說。又曰:先與爾頭面。眷戀久之而去。明日賜金玉珠寶首飾各一稱。又數日語近璫曰:向見其家食器皆銅,何其貧耶?又賜金銀飲食器具甚夥,費數千緡。明年上崩,此女竟不入宮。

條旨[编辑]

帝在位,始令內閣,凡中外奏章許用小票墨書,貼各疏面以進,謂之條旨。中易紅書批出,蓋御筆親書者。

入門立月中[编辑]

帝好微行,一夕漏下二十刻,以四騎出,過楊士奇前,報者言范太監至,士奇倉忙出迎,上已入門立月中矣。


 卷五 ↑返回頂部 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