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小史/卷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 明朝小史
卷八
卷九 

卷八•景泰紀[编辑]

子孫賢句[编辑]

帝在位,甲戌科會試,當廷試日,上偶行至其處,問其姓名,對曰孫賢。上因口誦「但願子孫賢」之句。諸臣疑上注意於賢,遂舉狀元。

三及第面色[编辑]

是科廷試第一甲一名孫賢面黑,二名徐溥面白,三名徐轄面黃,時稱為鐵狀元,銀榜眼,金探花。

譏修史詩[编辑]

帝銳意欲修《續通鑒綱目》,佇俟志完日開館。時諸閣老乘間詆本院官怠緩,完期不可必,因各薦所知。於是丁參議呈等皆被召,聶大年教授扶病入館,退食松林下,經宿而死。其中病如章主事諏,老如劉治中實。劉宣化因譏之曰:生老病死苦史館備矣。一日丁參議與宋尚寶尚氣失色,忿詈於館中,陳緝熙遽成一詩云:參議丁公性太剛,宋卿淩慢亦難當。亂將毒手拋青史,故發傖言汙玉堂。同輩有情難勸解,外郎無禮便傳揚。不知班馬韓歐輩,曾為修書鬧幾場。

指作十字[编辑]

帝染疾,免百官朝數日,內外群臣患之。正月十一日左都御史蕭維禎、右副都御史徐有貞率十三道同百官問安於左順門。太監典安自內出,問曰:若來何事?答曰:聖體不寧,謹來問安。興安以指作十字,謂病之篤不過是日內耳。

棕橋大驚[编辑]

徐淮大饑,帝於棕橋上得報,大驚曰:百姓饑死矣,其奈何?已而都御史王竑發廩奏報上,上乃大喜,大言曰:好都御史。不然,百姓饑死矣,饑死我百姓矣。

銀豆謠[编辑]

帝頗事聲色,嘗以銀豆金錢等物撒地,令宮人及內侍爭拾為哄笑,編修楊守陳賦銀豆謠以寓諷諫。其辭曰:尚方承詔出九重,冶銀為豆驅良工。顆顆勻圓奪天巧,朱函進入蓬萊宮。御手親將十餘把,琅玕亂灑金階下。萬顆珠璣走玉盤,一天雨雹敲鴛瓦。中官跪入多盈袖,金鐺半墮羅裳縐。贏得天顏一笑歡,拜賜歸來坐清畫。聞知昨日六宮中,翠娥紅袖承春風。黃金作豆競拾得,羊車不至愁煙中,別有銀壺薄如葉,並刀剪碎盈丹匣。也隨金豆灑金階,滿地春風飛玉蝶。君不見民食木皮和草根,夢想豆食如八珍。官倉有米無錢糴,摻瓢盡作溝中塵。明主由來愛一嚬,安邦只在恤窮民。願將銀豆三千斛,活取枯骸百萬人。

雜流中式之多[编辑]

四年癸酉科,順天一榜,中二百五十名,內儒士十人,翰林院譯字官一人,吏部聽選官一人,戶部書算一人,工部承差一人,刑部都吏一人,衛令史一人,衛吏一人,太醫院醫士四人,武生一人,軍餘九人,衛舍人三人,軍一人。

兩中舉人[编辑]

羅崇嶽,江西廬陵人,治詩。以順天香河縣籍,中景泰四年癸酉科解元。因係冒籍,詔充原籍學生。至丙子,又領江西鄉試三十九名。

金錢恩典[编辑]

帝時初開經筵,每講畢,必命中官布金錢於地,令講官拾之以為恩典。

帛拗[编辑]

帝之崩,由太監蔣安以帛勒死。


 卷七 ↑返回頂部 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