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小史/卷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明朝小史
卷十一
卷十二 

卷十一•正德紀[编辑]

豬與朱同[编辑]

帝以豬字聲音,同於朱字,犯御姓,令天下禁殺豬。

勉起堂[编辑]

伶官臧賢,頗解音律,能作小詞為帝所眷,得賜殊服。嘗奉敕祠於泰山,攝卯而行,後乞骸歸西山,號雪樵,尋被召用,特賜堂名日勉起。

雪中表信[编辑]

臧賢得寵時,中外官僚,爭以奇貨賂之,得所願者,賢報以名香,目曰雪中春信。

杖責之始[编辑]

太監劉瑾當國,懼無以懲言官者,太學焦芳進計曰:文臣所懼惟杖責耳。於是首木箠楚之法日熾,後悉以為例。

大慶法王[编辑]

五年六月,帝自稱大慶法王,命吏禮二部,便寫敕鑄印與他。

冰澌花開[编辑]

十三年冬,駕幸揚州,河冰方合,帝問何時當解,江彬對曰:立春。然尚有旬餘日也。帝曰:春迎之即至矣。命即迎春於州之東郊,明日百花果盛開,河冰澌,臣民駭異。

家裏[编辑]

帝駕幸宣府,大起宮殿,號曰家裏。

劉娘娘[编辑]

帝嘗狎邊妓劉氏,時稱為劉娘娘。劉恃寵,略不以上為意,苟有所忤,輒稱病不起,上為之失措。

取石[编辑]

帝自南都還,駕過鎮江,幸閣老楊一清第,達夜暢飲,製數詩刻於堂。又愛其假山之勝,取數石而去。

奇才天珍[编辑]

十一年丙子科中式舉人呂大綸,號北山,松江廩膳生員,胸富五車。至明年會試場中,房師李公擬為奇才,屢薦於主試內閣靳貴。貴曰:我非不欲中此人,但其口氣,似不久於人世耳。姑填榜上,以俟後驗。及揭曉,而呂果捐館矣。試官助銀扶襯而歸,且請於上,給匾曰奇才天珍,一時咸歎為曠典。

天垂攻城象[编辑]

十一年丙子,江西地方見天上有紅雲黑雲各一叢,若相鬥者,久之分為兩城,人馬洶洶若攻城狀,城中人應之。又明年宸濠謀反,南贛之兵,自外攻入,此其象也。

頂上[编辑]

太監劉瑾用事,官僚拜帖,俱寫頂上,不敢云拜上。凡公差出外,及回京者,朝見畢,皆赴瑾宅見辭,以為常禮。

天子門高[编辑]

李東陽四歲,即能寫大字,順天府以神童薦,召入內庭。過門限,太監云「神童腳短」,李高聲答云「天子門高」。即聞於上,抱置懷中,令翰林院供養。帝在位,遂入閣。

下箸[编辑]

帝幸延安,守臣具膳送行,常規鎮守太監送酒,巡撫下箸。是日上來遲,巡撫鄭陽將箸收在袖,恐失落也。須臾上至,隨從兵衛擾攘,將巡撫擠下,蓋是時皆戎服莫可辨。上御席無箸,急呼送箸來,倉卒無處尋,上笑曰:使我若做撫按官,決不如此怠慢。

鷓鴣啼[编辑]

李東陽為相,事多依阿,有一才士瞰其亡,以詩投之云:才名應與斗山齊,伴食中書日已西。回首湘江春已綠,鷓鴣啼罷子規啼。蓋鷓鴣啼聲乃行不得也,哥哥不如歸去云云,實寓嘲諷之意。以後凡有做不得事者,皆云鷓鴣啼。

賊有義氣[编辑]

六年冬,流賊趙風子入泌陽,前大學士焦芳僅以身免,發其先世塚墓無遺骸,取芳衣冠被庭樹,曆數其惡,命劍士斬之曰:使我手誅此賊以謝天下。進攻鈞州不克,賊黨聲言欲屠城,趙風子以馬文升尚書家在圍中,引眾去之。二人之報如此。

八虎[编辑]

帝在位,青宮舊閹馬永成、谷大用、劉瑾、張永、魏彬、羅謹、丘聚、張興等,日與上臥起,業導上為狗馬鷹兔,與舞娼角抵戲矣。既而漸廢萬幾,不親庶政,時號八虎。

京師謠[编辑]

八虎輩外雖和同,內實相傾。及瑾誅,魏彬在司禮監,馬永成欲易鎮守內臣敕,仍與刑名等事。彬曰:已有詔革,不可復行。永成怒曰:凡事吾輩同議,爾何敢專?因毆彬。二人訴於上,兩罷之。乃以張永管司禮監。無何,永為內官熊茂奏謫孝陵司香,谷大用亦以事罷。京師謠曰:馬飽不用喂,鼓破不用張。五人同一心,劉瑾去頂缸。方音呼魏為喂,谷為鼓也。

時賜[编辑]

朝制端陽節賜百官摺扇彩索,寒至,賜百官戴暖耳。帝在位,獨以時賜百官穿紗羅貯絲。

用宋事相譏[编辑]

國朝年號,俱犯前代。前涼張重華、五代蠻人張遇賢、宋方臘,皆僭「永樂」。元武宗太子阿速急八即位上都,僭「天順」。夏主李乾順亦僭號「正德」。初正德紀元詔下,馬塚宰文升試選人,題為「宰相須用讀書人論」,蓋用宋事以譏內閣也。

外四家[编辑]

帝時魏彬、劉泰、劉暉、錢寧皆賜國姓為義子,號外四家。

自稱官銜[编辑]

寧王宸濠之叛,帝傳旨云:便著提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後軍都督府太師鎮國公朱壽親提各鎮邊軍前去征剿。蓋自謂也。

河水僵立[编辑]

十年,山東文安縣河水忽僵立,風色甚寒,凍結為柱,高圍俱五丈,中空而旁穴。數日流賊過縣,鄉民走入柱穴中避之,賴以保全者百萬。

宣府微行[编辑]

帝微行至宣府,營建府第,時時夜出。見高門大戶,即馳入,或宣其婦女行淫,富民皆懼。於是厚賂幸臣江彬以求免。久之,軍士樵蘇不繼,至毀民屋廬以供爨焉。

僧頭相觸[编辑]

十二年閏十二月,上迎春於宣府,備諸戲劇,又飭大車數十輛,令僧與婦女數百共載。婦女各執圓球,車既馳,交擊,僧頭或相觸而墮,上視之大笑,以為樂。

官食[编辑]

十三年駕幸大同,鎮守地方太監馬錫以總兵葉椿第為獻,遂為都督府居焉。又奪都指揮關山、指揮楊俊兩宅,置店二所,改為酒肆,榜曰官食。

雨果[编辑]

帝微行如瓜州,避雨民家,以鄉果青橘進,帝曰:此橘可名為雨果。

水帝[编辑]

帝至清江浦,自從小舟,漁於積水池,舟竟覆,帝溺焉。左右掖起,帝曰:我不意水中亦有帝。因自號水帝。


 卷十 ↑返回頂部 卷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