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小史/卷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一 明朝小史
卷十二
卷十三 

卷十二•嘉靖紀[编辑]

翼軫分野[编辑]

帝生於興邸,誕聖之日,宮中紅光燭天,遠近驚異。時黃河清,慶雲見,乃翼軫分野,當在湖廣地也。

名馬[编辑]

帝有名馬七,一曰玉麟飛,一曰白玉訓,一曰碧玉驕,一曰照夜璧,一曰銀河練,一曰瑤池駿,一曰飛雲白。

階資隆懋[编辑]

帝以藩邸迎即大位,凡興府舊僚,夤緣遷敘。至庖匠廝役,多寄錄錦衣衛,階資隆懋殆數百人。

建醮蔬費[编辑]

太監崔文誘帝禱祀,乾清、坤寧諸宮皆設醮壇,西天、西番、漢經諸廠亦各有之。至於五花宮、乾清宮、西暖閣、坤寧宮、東次閣亦有之。或連日夜,或間日一舉,或一日再舉,每一醮蔬腐之費,計萬有八千。

簽部[编辑]

吏部向名曰銓部,以其典銓選之事也。帝在位以來,特創為製簽之法,時改名曰簽部。有一山人詩云:塚卿無計定官衡,枯竹拈來知有靈。若使要津關節到,依然好缺作人情。

罪不在桀下[编辑]

吳郡袁黃,號了凡,丁丑會場中作「我亦欲正人心」題,結云韓愈謂孟子之功不在禹下,愚則孟子之罪不在桀下。房考陳三謨閱之喜甚,力薦為會元。

御賜四學士詩[编辑]

五年六月十三日御賜大學士費宏作七言古詩,其詞曰:古昔明王勤聖學,必谘賢哲為股肱。君臣上下俱一德,庶政惟和洪業成。顧子眇末德寡昧,欽承眷命曆數膺。宵旰兢兢勉圖治,日御經幄延儒英。每從古訓尋治理,歌詠研磨陶性情。詩成朕意或未愜,中侍傳宣出紫清。補袞命卿作山甫,為朕藻潤皆精明。眷茲忠良副倚賴,舜皋仿佛康哉賡。朕所望者獨卿重,廟堂論道迓熙平。虜廷盛治須百揆,商諮伊傅周兩卿。朕纘大服履昌運,天休滋至卿其承。帝賚良弼匡吾政,協恭左右持鈞衡。大旱須卿作霖雨,淫潦亦賴旋開晴。沃心輔德期匪懈,未讓前賢耑令名。

御賜楊一清五言古詩曰:邇年西土擾,起卿督邊方。三辭乃承命,開心副予望。才兼文與武,內外資安攘。寬朕西顧憂,遂使吾民康。功勳既昭著,威名滿華羌。敕使往宣召,復來坐岩廊。黃扉典政本,攄誠以匡襄。予承祖宗緒,志欲宣重光。深恐德弗類,倚毗賴卿良。展其平生志,佐朕張皇綱。股肱職補袞,伊周並昭彰。助成嘉靖治,青史常流芳。

御賜石負五言古詩曰:黃閣古政府,輔導須才良。朕自即阼始,求賢日遑遑。卿以廷薦入,性資特剛方。在木類松柏,在玉如珪璋。可否每獻替,忠實無他腸。聖學朕所勉,煥乎慕堯章。機暇有著作,衷懷庶宣揚。賴卿善補袞,繪繡衣與裳。竭誠乃賡載,彩鳳鳴高岡。化成在人文,熙皞期虞唐。地天既交泰,民物咸平康。述此酬卿勞,盛事傳無疆。

御賜賈詠五言古詩曰:殿廷暑氣薄,薰風灑然生。萬幾有清暇,書史陶吾情。日與聖賢伍,外誘難相嬰。對時或感物,興到句還成。豁然融心性,豈止諧音聲。資卿為藻潤,朕志益開明。卿本中州俊,簡在登台衡。君臣際良難,所貴德業並。詩章本餘事,治理須持平。朕固諒卿志,夙夜懷忠貞。喜起協舜樂,交修和商羹。卷阿有遺響,終聽鳳凰鳴。

四學士恭和詩[编辑]

費宏曰:皋陶賡歌始元首,帝舜作歌先股肱。明良喜起吾警發,正如一體交相成。吾皇聖德虞舜並,穰穰百福宜躬膺。一從紹統御宸極,玩味經文求精英。間揮宸翰有所述,後兼孔思前周情。簫韶並奏諧律呂,宮聲和緩商輕清。天章煥爛映奎壁,坐見天下皆文明。小臣拭目輒心醉,豈有才力能酬賡。仰窺聖志甚宏遠,欲追隆古際升平。臣愚輔導愧無術,崇階屢進叨孤卿。平台宣召賜聖作,褒逾華袞真難承。對揚休命竭忠藎,敢效傅說希阿衡。龍文五彩照蓬室,雲氣繞護無陰晴。思深感極思獻頌,堯天蕩蕩誰能名。

楊一清曰:惟帝響南離,重明照四方。文謨與武烈,前作後相望。西陲偶事多,起臣督修攘。臣志匪邊功,所期民物康。天威攸遐被,坐籌走氐羌。分將老邊塞,何意登廟廊。召臣復黃扉,期之日讚襄。奎章盛褒許,爛然雲漢光。君王自神聖,有位咸忠良。上下交斯泰,君者臣之綱。臣老心未棄,聖言殊孔彰。欽承誓終始,百世為傳芳。

石缶曰:聖皇御宸極,海宇歌明良。宵衣聽群政,旰食猶未遑。宗祀事孔嚴,綱紀逮四方。赳赳懷於城,峨峨來奉璋。治成播風雅,道臆仁禮腸。筆落風雨驚,語發雷電章。群聖相追躋,萬動各飛揚。布韋顧何人,幸蒙五采裳。臨淵羨驪珠,獲璧於昆崗。為問何以然,宮中坐陶唐。感此更奮激,庶幾讚平康。還同擊壤叟,萬壽誦無疆。

賈詠曰:吾皇啟昌運,實膺曆數生。上承萬年統,下愜四海情。中罹幾多事,外復變相嬰。皇猷惟祖訓,聖孝自天成。揮灑宮篇帙,鑒鍧太古聲。臣本章句儒,無補愧開明。又以樗櫟質,誤蕳居台衡。所望唐虞治,今昔期與並。兼之伊呂業,家國依以平。豈敢苟然作,黽勉在忠貞。曾覽舟楫傳,載詠和調羹。但擬賡歌曲,同一韶護鳴。

聽講感賦[编辑]

帝聽講《大學衍義》,感而賦詩曰:帝王所圖治,務學當為先。下作民之主,上乃承乎天。致治貴有本,本端化自平。人君所學者,其序有後前。正心誠其意,志定必不遷。吾志既能定,理道豈復顛。身修本心正,家國治同然。國治乃昭明,萬邦斯協焉。於變帝堯典,思齊文王篇,萬化修身始,朕念方拳拳。

三學士恭和[编辑]

楊一清曰:大學有綱目,所貴知後先。吾皇亶聰明,一德惟憲天。四方會其極,正直還平平。西山宋真儒,義衍千古前。無欲德乃明,主靜志不遷。一理散萬殊,察見毫芒顛。經維日勤講,寒暑無暗然。從茲進不已,帝德何名焉。臣愚復奚言,只誦緝熙篇。海嶽自崇深,涓塵效勤拳。

賈詠曰:孔氏遺書在,允為君道先。民物本同性,君師命自天。格致兼誠正,修齊及治平。聖學能敬此,帝業可光前。釋茲恒在念,知止固無遷。綱領原非細,節目豈容顛。大典垂明法,王化有由然。宋儒負真識,衍義故勤焉。文華詔儒彥,進講各分篇。開卷良有益,愚悃日拳拳。

翟鑾曰:粵稽古聖帝,治化相後先。玄功覆寰區,丕烈昭皇天。孔論述蕩蕩,箕疇讚平平。致此術非遠,大道存日前。明德乃新民,至善止不遷。身心及家國,洞悉末與顛。譬如九級圖,積累成巍然。我皇重儒真,道脈茲屬焉。載續欽明典,更協重華篇。小臣拜稽首,緝熙仰拳拳。

傳示讚和[编辑]

帝既與三學士倡和,復令楊一清傳示謝遷讚和。遷曰:聖功本資學,求道學所先。道具人一心,大原出於天。進修必有序,治化乃均平。大學示綱目,燦然羅目前。功至德自固,外物詎能遷。宋儒衍粵義,由未窮其巔。吾皇勇緝熙,光明火始然。儒臣日分直,勸講無間焉。聖心契妙理,春容發長篇。臣愚續讚和,微衷罄勤拳。

世宗以輔臣一清等恭和詩,集為一冊,名曰《翊學詩》。明年戊子二月丁未,復命大學士張璁曰:此冊卿時雖未入內閣,今已在講官之列,可撰一首錄來並集。璁和曰:帝王治有道,修身宜所先。於皇聖天縱,受命真自天。陋彼霸功小,愛此王道平。經筵講大學,治法三代前。乾乾自不息,安安而能遷。升堂入其室,登山陟其顛。擴之保海內,泉達火始然。乃知心無外,萬善咸足焉。卓哉真德秀,義能衍斯篇。微臣添進講,膺服同拳拳。

徐夕詩[编辑]

帝作除夕詩云:三冬寒已去,九陽春又來。辭殘省往過,迓歲善增培。伊傅真耆碩,輔弼信英才。專賴交修道,承之尚欽哉(哉,衍字)。

學士恭和[编辑]

楊一清曰:詔賜履端慶,臚傳天語來。三陽方納祐。□德已深培。帝有陽春調,臣非白雪才。恩深何以報,惟日讚襄哉。

謝遷曰:宇宙三陽泰,衣冠萬國來。皇圖真永固,聖德厚加培。麗日無私照,明廷足俊才。老臣慚朽拙,遭遇亦奇哉。

張璁曰:寒隨歲月盡,春從天地來。七年底嘉靖,萬物荷栽培。喜見唐虞主,慚非稷契才。賡歌今日始,慶事益康哉。

翟鑾曰:舊歲今宵盡,新春明日來。乘陽恩並育,配地物均培。光被瞻清化,賡歌愧匪才。百工熙帝載,元首頌明哉。

此物[编辑]

帝閱海忠介瑞疏,時喜時怒。按云:大臣不言而小臣言之,中國之人不言而海外之人言之,忠哉忠哉!又批云此物有比干之心,但朕非紂也。留中者久之。

嘗尿官[编辑]

無錫人顧可學,以甲科官兩司考察,罷歸乃從方士煉秋石入京獻之,云可卻病延年。上方事長生,久視之術,服之頗驗。三四歲間,超遷至禮部尚書。每行長安道上,競呼為嘗尿官。

奇祥三錫[编辑]

帝在位,一日夜坐庭中,御幄後忽獲一桃,左右或見桃從空中墮,上喜曰:天賜也。修迎恩醮五日。明日復有一桃降,其夜白兔生二子,上益喜,論禮部謝玄告廟。未幾壽鹿亦生二子,於是群臣上表賀,上以奇祥三錫,天眷非常,各手詔答之。

有關父母[编辑]

帝素篤於親,凡臣下陳情有關父母者,毋論官大小,悉蒙殊典。

天地靈[编辑]

帝敕內監工部諸臣經營顯陵,如天壽山諸陵制。而其地本無白石,諸臣患之。既至,按行棗陽石塘山中,見父老指曰:乃者鶴鳴千群,飛鳴旋繞有異。試往求之,石在是乎?言已,父老忽不見,因如言□山,果得石,瑩潔如玉。楚中人驚愕,謂天地靈,以俟今日。諸臣皆喜相賀。

不當與爺爺經日[编辑]

帝初即位,一日問司禮監太監張佐,欲開內庫以觀累朝儲積。佐跪葵曰:自有曆年冊籍可查,不必萬歲親閱。上乃罷。諸內侍以問張佐,此何意也?佐曰:這寶貨易以炫人,不當與爺爺經目,恐啟其聚斂之心也。

物怪人妖[编辑]

丙戌之歲,天變異常,冰雹大如人頭,大風卷掣廟宇民舍百數十處,了無蹤跡。婦人生子有六目四面,有角,手足各一節,獨爪。鬼身牛犢之產,有一臂二手,腹內心肺各二者。虎具人手足,倏忽出沒如城市,入民家,猛惡噬人。雞生雛,前後四足。物怪人妖,莫此為甚。

皇初祖帝[编辑]

帝以臣下議行禘德祖之禮,不從。或曰禘顓頊,亦不從。曰可稱皇初祖帝,神勿主名。

遼金二史[编辑]

遼金二史,本無板者,帝詔購求善本,翻刻以成全史,蓋始於十一年壬辰六月也。

宗伯領三孤[编辑]

國制自開國靖難勳戚,內閣三楊,吏宰三王,皆未有兼總三孤者。帝在位二十三年十一月,獨以真人陶仲文加禮部尚書少師少傅少保。

親試題[编辑]

二十六年丁未三月,考選庶吉士於東閣,帝特親試題焉。

楊員外臨決詩[编辑]

楊繼盛諸朝審時,口吟云:風吹枷鎖滿城香,簇簇爭看員外郎。豈願同聲稱義士,可憐長板見君王。聖明德厚如天地,廷尉稱平過漢唐。性癖生來歸視死,此身原是不隨楊。又臨刑詩曰:浩氣還太虛,丹心照千古。平生未報恩,留作忠魂補。

文武管家[编辑]

內閣嚴嵩擅權時,吏兵二部選官,各持簿任嵩填發,俗名文選郎萬寀為文管家,武選職方和祥為武管家。


 卷十一 ↑返回頂部 卷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