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公羊傳/定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定公元年[编辑]

元年春王。定何以無正月?正月者,正即位也。定無正月者,即位後也。即位何以後?昭公在外,得入不得入,未可知也。曷為未可知?在季氏也。定、哀多微辭,主人習其讀而問其傳,則未知己之有罪焉爾。

三月,晉人執宋仲幾于京師。仲幾之罪何?不哀城也。其言于京師何?伯討也。伯討則其稱人何?貶。曷為貶?不與大王專執也。曷為不與?實與而文不與。文曷為不與?大夫之義,不得專執也。

夏,六月癸亥,公之喪至自乾侯。戊辰,公即位。癸亥公之喪至自乾侯,則曷為以戊辰之日然後即位?正棺於兩楹之間,然後即位。子沈子曰:「定君乎國,然後即位。」即位不日,此何以日?錄乎內也。

秋,七月癸巳,葬我君昭公。

九月,大雩。

立煬宮。煬宮者何?煬公之宮也。立者何?立者不宜立也。立煬宮,非禮也。

冬,十月,隕霜殺菽。何以書?記異也。此災菽也,曷為以異書?異大乎災也。

定公二年[编辑]

二年春,王正月。

夏,五月壬辰,雉門及兩觀災。其言雉門及兩觀災何?兩觀微也。然則曷為不言雉門災及兩觀?主災者兩觀也。時災者兩觀,則曷為後言之?不以微及大也。何以書?記災也。

秋,楚人伐吳。

冬,十月,新作雉門及兩觀。其言新作之何?修大也。修舊不書,此何以書?譏。何譏爾?不務乎公室也。

定公三年[编辑]

三年春,王正月,公如晉,至河乃復。三月辛卯,邾婁子穿卒。

夏,四月。

秋,葬邾婁莊公。

冬,仲孫何忌及邾婁子盟于枝。

定公四年[编辑]

四年春,王二月癸巳,陳侯吳卒。

三月,公會劉子、晉侯、宋公、蔡侯、衛侯、陳子、鄭伯、許男、曹伯、莒子、邾婁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婁子、齊國夏于召陵,侵楚。

夏,四月庚辰,蔡公孫歸姓帥師滅沈,以沈子嘉歸,殺之。

五月,公及諸侯盟于浩油;杞伯戊卒于會。

六月,葬陳惠公。

許遷于容城。

秋,七月,公至自會。

劉卷卒。劉卷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外大夫不卒,此何以卒?我主之也。

葬杞悼公。

楚人圍蔡。

晉士鞅、衛孔圄帥師伐鮮虞。

葬劉文公。外大夫不書葬,此何以書葬?錄我主也。

冬,十有一月庚午,蔡侯以吳子及楚人戰于伯莒,楚師敗績。吳何以稱子?夷狄也而憂中國。其憂中國奈何?伍子胥父誅乎楚,挾弓而去楚,以干闔廬。闔廬曰:「士之甚!勇之甚!將為之興師而復讎于楚。」伍子胥復曰:「諸侯不為匹夫興師,且臣聞之:事君猶事父也。虧君之義,復父之讎,臣不為也。」於是止。蔡昭公朝乎楚,有美裘焉,囊瓦求之,昭公不與,為是拘昭公於南郢,數年然後歸之。於其歸焉,用事乎河,曰:「天下諸侯茍有能伐楚者,寡人請為之前列。」楚人聞之怒。為是興師,使囊瓦將而伐蔡。蔡請救于吳,伍子胥復曰:「蔡非有罪也,楚人為無道,君如有憂中國之心,則若時可矣。」於是興師而救蔡。曰:事君猶事父也,此其為可以復讎奈何?曰:父不受誅,子復讎可也;父受誅,子復讎,推刃之道也。復讎不徐害,朋友相衛,而不相迿,古之道也。

楚囊瓦出奔鄭。

庚辰,吳入楚。吳何以不稱子?反夷狄也。其反夷狄奈何?君舍于君室,大夫舍于大夫室,蓋妻楚王之母也。

定公五年[编辑]

五年春,王正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夏,歸粟于蔡。孰歸之?諸侯歸之。曷為不言諸侯歸之?離至不可得而序,故言我也。

於越入吳。於越者何?越者何?於越者,未能以其名通也。越者,能以其名通也。

六月丙申,季孫隱如卒。

秋,七月壬子,叔孫不敢卒。

冬,晉士鞅帥師圍鮮虞。

定公六年[编辑]

六年春,王正月癸亥,鄭游遬帥師滅許,以許男斯歸。

二月,公侵鄭。

公至自侵鄭。

夏,季孫斯、仲孫何忌如晉。

秋,晉人執宋行人樂祁犁。

冬,城中城。

季孫斯、仲孫忌帥師圍運。此仲孫何忌也,曷為謂之仲孫忌?譏二名。二名,非禮也。

定公七年[编辑]

七年春,王正月。

夏,四月。

秋,齊侯、鄭伯盟于鹹。

齊人執衛行人北宮結,以侵衛。

齊侯、衛侯盟于沙澤。

大雩。

齊國夏帥師伐我西鄙。

九月,大雩。

冬,十月。

定公八年[编辑]

八年春,王正月,公侵齊。公至自侵齊。

二月,公侵齊。三月,公至自侵齊。

曹伯露卒。

夏,齊國夏帥師伐我西鄙。

公會晉師于瓦,公至自瓦。

秋,七月戊辰,陳侯柳卒。

晉趙鞅帥師侵鄭,遂侵衛。

葬曹靖公。

九月,葬陳懷公。

季孫斯、仲孫何忌帥師侵衛。

冬,衛侯、鄭伯盟于曲濮。

從祀先公。從祀者何?順祀也。文公逆祀,去者三人;定公順祀,叛者五人。

盜竊寶玉、大弓。盜者孰謂?謂陽虎也。陽虎者,曷為者也?季氏之宰也。季氏之宰則微者也,惡乎得國寶而竊之?陽虎專季氏,季氏專魯國,陽虎拘季孫,孟氏與叔孫氏迭而食之。睋而鋟其板,曰:「某月某日,將殺我于蒲圃,力能救我則於是。」至乎日若時而出。臨南者,陽虎之出也,御之。於其乘焉,季孫謂臨南曰:「以季氏之世世有子,子可以不免我死乎?」臨南曰:「有力不足,臣何敢不勉。」陽越者,陽虎之從弟也,為右。諸陽之從者,車數十乘,至于孟衢,臨南投策而墜之,陽越下取策,臨南駷馬,而由乎孟氏,陽虎從而射之,矢著于莊門。然而甲起於琴如。弒不成,卻反舍于郊,皆說然息。或曰:「弒千乘之主,而不克舍此,可乎?」陽虎曰:「夫孺子得國而已,如丈夫何?」睋而曰:「彼哉!彼哉!趣駕。」既駕,公斂處父帥師而至,慬然後得免,自是走之晉。寶者何?璋判白,弓繡質,龜青純。

定公九年[编辑]

九年春,王正月。

夏,四月戊申,鄭伯囆卒。

得寶玉、大弓。何以書?國寶也,喪之書,得之書。

六月,葬鄭獻公。

秋,齊侯、衛侯次于五氏。

秦伯卒。

冬,葬秦哀公。

定公十年[编辑]

十年春,王三月,及齊平。

夏,公會齊侯于頰穀。公至自頰穀。

晉趙鞅帥師圍衛。

齊人來歸運、讙、龜陰田。齊人曷為來歸運、讙、龜陰田?孔子行乎季孫,三月不違,齊人為是來歸之。

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郈。

秋,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費。

宋樂世心出奔曹。宋公子池出奔陳。

冬,齊侯、衛侯、鄭游遬會于鞍。

叔孫州仇如齊。

齊公之弟辰暨宋仲佗、石彄出奔陳。

定公十一年[编辑]

十有一年春,宋公之弟辰及仲佗、石彄、公子池,自陳入于蕭,以叛。

夏,四月。

秋,宋樂世心自曹入于蕭。

冬,及鄭平。

叔還如鄭蒞盟。

定公十二年[编辑]

十有二年春,薛伯定卒。

夏,葬薛襄公。

叔孫州仇帥師墮郈。

衛公孟彄帥師伐曹。

季孫斯、仲孫何忌帥師墮費。曷為帥師墮郈?帥師墮費?孔子行乎季孫,三月不違,曰:「家不藏甲,邑無百雉之城。」於是帥師墮郈,帥師墮費。雉者何?五板而堵,五堵而雉,百雉而城。

秋,大雩。

冬,十月癸亥,公會晉侯,盟于黃。

十有一月丙寅朔,日有食之。公至自黃。

十有二月,公圍成,公至自圍成。

定公十三年[编辑]

十有三年春,齊侯、衛侯次于垂瑕。

夏,筑蛇淵囿。

大搜于比蒲。

衛公孟彄帥師伐曹。

秋,晉趙鞅入于晉陽,以叛。

冬,晉荀寅及士吉射入于朝歌,以叛。

晉趙鞅歸于晉。此叛也,其言歸何?以地正國也。其以地正國奈何?晉趙鞅取晉陽之甲以逐荀寅與士吉射。荀寅與士吉射者,曷為者也?君側之惡人也。此逐君側之惡人,曷為以叛言之?無君命也。(經十三·八)薛弒其君比。

定公十四年[编辑]

十有四年春,衛公叔戍來奔。

晉趙陽出奔宋。

二月辛巳,楚公子結、陳公子佗人帥師滅頓,以頓子牄歸。

夏,衛北宮結來奔。

五月,於越敗吳于醉李。

吳子光卒。

公會齊侯、衛侯于堅。公至自會。

秋,齊侯、宋公會于洮。

天王使石尚來歸脤。石尚者何?天子之士也。脤者何?俎實也。腥曰脤,熟曰燔。

衛世子蒯瞆出奔宋。

衛公孟彄出奔鄭。

宋公之弟辰自蕭來奔。

大搜于比蒲。

邾婁子來會公。

城莒父及霄。

定公十五年[编辑]

十有五年春,王正月,邾婁子來朝。

鼷鼠食郊牛,牛死,改卜牛。曷為不言其所食?漫也。

二月,辛丑,楚子滅胡,以胡子豹歸。

夏,五月辛亥,郊。曷為以夏五月郊?三卜之運也。

壬申,公薨于高寢。

鄭軒達帥師伐宋。

齊侯、衛侯次于籧篨。

邾婁子來奔喪。其言來奔喪何?奔喪,非禮也。

秋,七月壬申,姒氏卒。姒氏者何?哀公之母也。何以不稱夫人?哀未君也。

八月庚辰朔,日有食之。

九月,滕子來會葬。

丁巳,葬我君定公,雨不克葬;戊午,日下昃,乃克葬。辛巳,葬定姒。定姒何以書葬?未逾年之君也,有子則廟,廟則書葬。

冬,城漆。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