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公羊傳/昭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昭公元年[编辑]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叔孫豹會晉趙武、楚公子圍、齊國酌、宋向戌、衛石惡、陳公子招、蔡公孫歸生、鄭軒虎、許人、曹人于漷。此陳侯之弟招也,何以不稱弟?貶。曷為貶?為殺世子偃師貶,曰陳侯之弟招殺陳世子偃師。大夫相殺稱人,此其稱名氏以殺何?言將自是弒君也。今將爾,詞曷為與親弒者同?君親無將,將而必誅焉。然則曷為不於其弒焉貶?以親者弒,然後其罪惡甚,《春秋》不待貶絕而罪惡見者,不貶絕以見罪惡也。貶絕然然罪惡見者,貶絕以見罪惡也。今招之罪已重矣,曷為復貶乎此?著招之有罪也。何著乎招之有罪?言楚之托乎討招以滅陳也。

三月,取運。運者何?內之邑也。其言取之何?不聽也。

夏,秦伯之弟鍼出奔晉。秦無大夫,此何以書?仕諸晉也。曷為仕諸晉?有千乘之國,而不能容其母弟,故君子謂之出奔也。

六月丁巳,邾婁子華卒。

晉荀吳帥師敗狄于大原。此大鹵也,曷為謂之大原?地物從中國,邑人名從主人。原者何?上平曰原,下平曰隰。

秋,莒去疾自齊入于莒。莒展出奔吳。叔弓帥師疆運田。疆運田者何?與莒為竟也。與莒為竟,則曷為帥師而往?畏莒也。

葬邾婁悼公。

冬,十有一月己酉,楚子卷卒。

楚公子比出奔晉。

昭公二年[编辑]

二年春,晉侯使韓起來聘。

夏,叔弓如晉。

秋,鄭殺其大夫公孫黑。

冬,公如晉,至河乃復。其言至河乃復何?不敢進也。

季孫宿如晉。

昭公三年[编辑]

三年春,王正月丁未,滕子泉卒。

夏,叔弓如滕。

五月,葬滕成公。

秋,小邾婁子來朝。

八月,大雩。

冬,大雨雹。

北燕伯款出奔齊。

昭公四年[编辑]

四年春,王正月,大雨雪。

夏,楚子、蔡侯、陳侯、鄭伯、許男、徐子、滕子、頓子、胡子、沈子、小邾婁子、宋世子佐、淮夷會于申。

楚人執徐子。

秋,七月,楚子、蔡侯、陳侯、許男、頓子、胡子、沈子、淮夷伐吳,執齊慶封,殺之。此伐吳也,其言執齊慶封何?為齊誅也。其為齊誅奈何?慶封走之吳,吳封之於防。然則曷為不言伐防?不與諸侯專封也。慶封之罪何?脅齊君而亂齊國也。遂滅厲。

九月,取鄫。

其言取之何?滅之也。滅之則其言取之何?內大惡,諱也。

冬,十有二月乙卯,叔孫豹卒。

昭公五年[编辑]

五年春,王正月,舍中軍。舍中軍者何?復古也。然則曷為不言三卿?五亦有中,三亦有中。

楚殺其大夫屈申。

公如晉。

夏,莒牟夷以牟婁及防茲來奔。莒牟夷者何?莒大夫也。莒無大夫,此何以書?重地也。其言及防茲來奔何?不以私邑累公邑也。

秋,七月,公至自晉。

戊辰,叔弓帥師敗莒師于濆泉。濆泉者何?直泉也。直泉者何?涌泉也。

秦伯卒。何以不名?秦者夷也,匿嫡之名也。其名何?嫡得之也。

冬,楚子、蔡侯、陳侯、許男、頓子、沈子、徐人、越人伐吳。

昭公六年[编辑]

六年春,王正月,杞伯益姑卒。

葬秦景公。

夏,季孫宿如晉。

葬杞文公。

宋華合比出奔衛。

秋,九月,大雩。

楚薳頗帥師伐吳。

冬,叔弓如楚。

齊侯伐北燕。

昭公七年[编辑]

七年春,王正月,暨齊平。

三月,公如楚。

叔孫舍如齊蒞盟。

夏,四月甲辰朔,日有食之。

秋,八月戊辰,衛侯惡卒。

九月,公至自楚。

冬,十有一月癸未,季孫宿卒。

十有二月癸亥,葬衛襄公。

昭公八年[编辑]

八年春,陳侯之弟招殺陳世子偃師。

夏,四月辛丑,陳侯溺卒。

叔弓如晉。

楚人執陳行人于徵師殺之。

陳公子留出奔鄭。

秋,搜于紅。搜者何?簡車徒也。何以書?蓋以罕書也。

陳人殺其大夫公子過。

大雩。

冬,十月壬午,楚師滅陳,執陳公子招,放之于越,殺陳孔瑗。

葬陳哀公。

昭公九年[编辑]

九年春,叔弓會楚子于陳。

許遷于夷。

夏,四月,陳火。陳已滅矣,其言陳火何?存陳也,曰存陳悕矣!曷為存陳?滅人之國,執人之罪人,殺人之賊,葬人之君,若是則陳存悕矣!

秋,仲孫貜如齊。

冬,筑郎囿。

昭公十年[编辑]

十年春,王正月。

夏,晉欒施來奔。

秋,七月,季孫隱如、叔弓、仲孫貜帥師伐莒。

戊子,晉侯彪卒。

九月,叔孫舍如晉。

葬晉平公。

十有二月甲子,宋公戍卒。

昭公十一年[编辑]

十有一年春,王正月,叔弓如宋。

葬宋平公。

夏,四月丁巳,楚子虔誘蔡侯般,殺之于申。楚子虔何以名?絕也。曷為絕之?為其誘封也。此討賊也,雖誘之則曷為絕之?懷惡而討不義,君子不予也。

楚公子棄疾帥師圍蔡。

五月甲申,夫人歸氏薨。

大搜于比蒲。大搜者何?簡車徒也。何以書?蓋以罕書也。

仲孫貜會邾婁子,盟于侵羊。

秋,季孫隱如會晉韓起、齊國酌、宋華亥、衛北宮佗、鄭軒虎、曹人、杞人于屈銀。

九月,己亥,葬我小君齊歸。齊歸者何?昭公之母也。

冬,十有一月丁酉,楚師滅蔡,執蔡世子有以歸,用之。此未逾年之君也,其稱世子何?不君靈公,不成其子也。不君靈公,則曷為不成其子?誅君之子不立,非怒也,無繼也。惡乎用之?用之防也。其用之防奈何?蓋以筑防也。

昭公十二年[编辑]

十有二年春,齊高偃師師納北燕伯于陽。伯于陽者何?公子陽生也。子曰:「我乃知之矣。」在側者曰:「子茍知之,何以不革?」曰:「如爾所不知何?《春秋》之信史也,其序則齊桓、晉文,其會則主會者為之也,其詞則丘有罪焉耳!」

三月壬申,鄭伯嘉卒。

夏,宋公使華定來聘。

公如晉,至河乃復。

五月,葬鄭簡公。

楚殺其大夫成然。

秋,七月。

冬,十月,公子整出奔齊。

楚子伐徐。

晉伐鮮虞。

昭公十三年[编辑]

十有三年春,叔弓帥師圍費。

夏,四月,楚公子比自晉歸于楚,弒其君虔于乾溪。此弒其君,其言歸何?歸無惡於弒立也。歸無惡於弒立者何?靈王為無道,作乾溪之臺,三年不成,楚公子棄疾脅比而立之。然後令于乾溪之役曰:「比已立矣,後歸者不得復其田里。」眾罷而去之,靈王經而死。楚公子棄疾弒公子比,比已立矣,其稱公子何?其意不當也。其意不當,則曷為加弒焉爾?比之義宜乎效死不立。大夫相殺稱人,此其稱名氏以弒何?言將自是為君也。

秋,公會劉子、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婁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婁子于平丘。八月甲戌,同盟于平丘;公不與盟,晉人執季孫隱如以歸。公至自會。公不與盟者何?公不見與盟也。公不見與盟,大夫執,何以致會?不恥也。曷為不恥?諸侯遂亂,反陳、蔡,君子不恥不與焉!

蔡侯廬歸于蔡。陳侯吳歸于陳。此皆滅國也,其言歸何?不與諸侯專封也。

冬,十月,葬蔡靈公。

公如晉,至河乃復。

吳滅州來。

昭公十四年[编辑]

十有四年春,隱如至自晉。

三月,曹伯滕卒。

夏,四月。

秋,葬曹武公。

八月,莒子去疾卒。

冬,莒殺其公子意恢。

昭公十五年[编辑]

十有五年春,王正月,吳子夷昧卒。

二月癸酉,有事于武宮。

龠入,叔弓卒,去樂卒事。其言去樂卒事何?禮也。君有事于廟,聞大夫之喪,去樂,卒事。大夫聞君之喪,攝主而往。大夫聞大夫之喪,尸事畢而往。

夏,蔡昭吳奔鄭。

六月丁巳朔,日有食之。

秋,晉荀吳帥師伐鮮虞。

冬,公如晉。

昭公十六年[编辑]

十有六年春,齊侯伐徐。

楚子誘戎曼子,殺之。楚子何以不名?夷狄相誘,君子不疾也。曷為不疾?若不疾,乃疾之也。

夏,公至自晉。

秋,八月己亥,晉侯夷卒。

九月,大雩。

季孫隱如如晉。

冬,十月,葬晉昭公。

昭公十七年[编辑]

十有七年春,小邾婁子來朝。

夏,六月甲戌朔,日有食之。

秋,郯子來朝。

八月,晉荀吳帥師滅賁渾戎。

冬,有星孛于大辰。孛者何?彗星也。其言于大辰何?在大辰也。大辰者何?大火也。大火為大辰,伐為大辰,北辰亦為大辰。何以書?記異也。

楚人及吳戰于長岸。詐戰不言戰,此其言戰何?敵也。

昭公十八年[编辑]

十有八年春,王三月,曹伯須卒。

夏,五月,壬午,宋、衛、陳、鄭災。何以書?記異也。何異爾?異其同日而俱災也。外異不書,此何以書?為天下記異也。

六月,邾婁人入鄅。

秋,葬曹平公。

冬,許遷于白羽。

昭公十九年[编辑]

十有九年春,宋公伐邾婁。

夏,五月戊辰,許世子止弒其君買。

己卯,地震。

秋,齊高發帥師伐莒。

冬,葬許悼公。賊未討,何以書葬?不成于弒也。曷為不成于弒?止進藥而藥殺也。止進藥而藥殺,則曷為加弒焉爾?譏子道之不盡也。其譏子道之不盡奈何?曰:樂正子春之視疾也。復加一飯則脫然愈,復損一飯則脫然愈;復加一衣則脫然愈,復損一衣則脫然愈。止進藥而藥殺,是以君子加弒焉爾,曰「許世子止弒其君買」,是君子之聽止也;「葬許悼公」,是君子之赦止也。赦止者,免止之罪辭也。

昭公二十年[编辑]

二十年春,王正月。

夏,曹公孫會自鄸出奔宋。奔未有言自者,此其言自何?畔也。畔則曷為不言其畔?為公子喜時之後諱也。《春秋》為賢者諱。何賢乎公子喜時?讓國也。其讓國奈何?曹伯廬卒于師,則未知公子喜時從與?公子負芻從與?或為主于國?或為主于師?公子喜時見公子負芻之當主也,逡巡而退。賢公子喜時,則曷為為會諱?君子之善善也長,惡惡也短,惡惡止其身,善善及子孫。賢者子孫,故君子為之諱也。

秋,盜殺衛侯之兄輒。母兄稱兄,兄何以不立?有疾也。何疾爾?惡疾也。

冬,十月,宋華亥、向甯、華定出奔陳。

十有一月辛卯,蔡侯廬卒。

昭公二十一年[编辑]

二十有一年春,王三月,葬蔡平公。

夏,晉侯使士鞅來聘。

宋華亥、向甯、華定自陳入于宋南里以畔。宋南里者何?若曰:因諸者然。

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

八月乙亥,叔痤卒。

冬,蔡侯朱出奔楚。

公如晉,至河乃復。

昭公二十二年[编辑]

二十有二年春,齊侯伐莒。

宋華亥、向甯、華定自宋南里出奔楚。

大搜于昌奸。

夏,四月乙丑,天王崩。

六月,叔鞅如京師。

葬景王。

王室亂。何言乎王室亂?言不及外也。

劉子、單子以王猛居于皇。其稱王猛何?當國也。

秋,劉子、單子以王猛入于王城。王城者何?西周也。其言入何?篡辭也。

冬,十月,王子猛卒。此未逾年之君也,其稱王子猛卒何?不與當也。不與當者,不與當父死子繼、兄死弟及之辭也。

十有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

昭公二十三年[编辑]

二十有三年春,王正月,叔孫舍如晉。

癸丑,叔鞅卒。

晉人執我行人叔孫舍。

晉人圍郊。郊者何?天子之邑也。曷為不系于周?不與伐天子也。

夏,六月,蔡侯東國卒于楚。

秋,七月,莒子庚輿來奔。

戊辰,吳敗頓、胡、沈、蔡、陳、許之師于雞父。胡子髡、沈子楹滅,獲陳夏嚙。此偏戰也,曷為以詐戰之辭言之?不與夷狄之主中國也。然則曷為不使中國主之?中國亦新夷狄也。其言滅獲何?別君臣也,君死于位曰滅,生得曰獲,大夫生死皆曰獲。不與夷狄之主中國,則其言獲陳夏嚙何?吳少進也。

天王居于狄泉。此未三年,其稱天王何?著有天子也。

尹氏立王子朝。

八月乙未,地震。

冬,公如晉,至河,公有疾,乃復。(傳)何言乎公有疾乃復?殺恥也。

昭公二十四年[编辑]

二十有四年春,王二月丙戌,仲孫貜卒。

叔孫舍至自晉。

夏,五月乙未朔,日有食之。

秋,八月,大雩。

丁酉,杞伯郁厘卒。

冬,吳滅巢。

葬杞平公。

昭公二十五年[编辑]

二十有五年春,叔孫舍如宋。

夏,叔倪會晉趙鞅、宋樂世心、衛北宮喜、鄭游吉、曹人、邾婁人、滕人、薛人、小邾婁人于黃父。

有鸛鵒來巢。何以書?記異也。何異爾?非中國之禽也,宜穴又巢也。

秋,七月上辛,大雩。季辛,又雩。又雩者何?又雩者非雩也,聚眾以逐季氏也。

九月己亥,公孫于齊,次于楊州。

齊侯唁公于野井。唁公者何?昭公將弒季氏,告子家駒曰:「季氏為無道,僭於公室久矣,吾欲弒之,何如?」子家駒曰:「諸侯僭於天子,大夫僭於諸侯久矣!」昭公曰:「吾何僭矣哉?」子家駒曰:「設兩觀,乘大路,朱干,玉戚,以舞《大夏》,八佾以舞《大武》,此皆天子之禮也。且夫牛馬維婁,委己者也,而柔焉。季氏得民眾久矣,君無多辱焉!」昭公不從其言,終弒之而敗焉。走之齊,齊侯唁公于野井,曰:「奈何君去魯國之社稷?」昭公曰:「喪人不佞,失守魯國之社稷,執事以羞。」再拜顙,慶子家駒曰:「慶子免君於大難矣。」子家駒曰:「臣不佞,陷君於大難,君不忍加之以鈇锧,賜之以死。」再拜顙。高子執簞食與四脡脯,國子執壺漿,曰:「吾寡君聞君在外,餕饔未就,敢致糗于從者。」昭公曰:「君不忘吾先君,延及喪人,錫之以大禮。」再拜稽首,以衽受。高子曰:「有夫不祥,君無所辱大禮。」昭公蓋祭而不嘗。景公曰:「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未之敢服;有不腆先君之器,未之敢用,敢以請。」昭公曰:「喪人不佞,失守魯國之社稷,執事以羞,敢辱大禮?敢辭。」景公曰:「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未之敢服;有不腆先君之器,未之敢用,敢固以請。」昭公曰:「以吾宗廟之在魯地,有先君之服,未之能以服;有先君之器,未之能以出,敢固辭。」景公曰:「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未之敢服;有不腆先君之器,未之敢用,請以饗乎從者。」昭公曰:「喪人其何稱?」景公曰:「孰君而無稱?」昭公於是噭然而哭,諸大夫皆哭。既哭以人為菑,以幦為席,以鞍為,以遇禮相見。孔子曰:「其禮與!其辭足觀矣!」

冬,十月戊辰,叔孫舍卒。

十有一月己亥,宋公佐卒于曲棘。曲棘者何?宋之邑也。諸侯卒其封內不地,此何以地?憂內也。

十有二月,齊侯取運。外取邑不書?此何以書?為公取之也。

昭公二十六年[编辑]

二十有六年春,王正月,葬宋元公。

三月,公至自齊,居于運。

夏,公圍成。

秋,公會齊侯、莒子、邾婁子,杞伯盟于剸陵。公至自會,居于運。

九月庚申,楚子居卒。

冬,十月,天王入于成周。成周者何?東周也。其言入何?不嫌也。

尹氏、召伯、毛伯以王子朝奔楚。

昭公二十七年[编辑]

二十有七年春,公如齊。公至自齊,居于運。

夏,四月,吳弒其君僚。

楚殺其大夫郤宛。

秋,晉士鞅、宋樂祁犁、衛北宮喜、曹人、邾婁人、滕人會于扈。

冬,十月,曹伯午卒。

邾婁快來奔。邾婁快者何?邾婁之大夫也。邾婁無大夫,此何以書?以近書也。

公如齊,公至自齊,居于運。

昭公二十八年[编辑]

二十有八年春,王三月,葬曹悼公。

公如晉,次于乾侯。

夏,四月丙戌,鄭伯甯卒。六月,葬鄭定公。

秋,七月癸巳,滕子甯卒。

冬,葬滕悼公。

昭公二十九年[编辑]

二十有九年春,公至自乾侯,居于運。

齊侯使高張來唁公。

公如晉,次于乾侯。

夏,四月庚子,叔倪卒。

秋,七月。

冬,十月,運潰。邑不言潰,此其言潰何?郛之也。曷為郛之?君存焉爾。

昭公三十年[编辑]

三十年春,王正月,公在乾侯。

夏,六月庚辰,晉侯去疾卒。

秋,八月,葬晉頃公。

冬,十有二月,吳滅徐,徐子章禹奔楚。

昭公三十一年[编辑]

三十有一年春,王正月,公在乾侯。

季孫隱如會晉荀櫟于適歷。

夏,四月丁巳,薛伯穀卒。

晉侯使荀櫟唁公于乾侯。

秋,葬薛獻公。

冬,黑弓以濫來奔。文何以無邾婁?通濫也。曷為通濫?賢者子孫宜有地也。賢者孰謂?謂叔術也。何賢乎叔術?讓國也。其讓國奈何?當邾婁顏之時,邾婁女有為魯夫人者,則未知其為武公與?懿公與?孝公幼,顏淫九公子于宮中,因以納賊,則未知其為魯公子與?邾婁公子與?臧氏之母,養公者也。君幼則宜有養者,大夫之妾,士之妻,則未知臧氏之母者曷為者也?養公者必以其子入養。臧氏之母聞有賊,以其子易公,抱公以逃。賊至,湊公寢而弒之。臣有鮑廣父與梁買子者,聞有賊,趨而至。臧氏之母曰:「公不死也,在是,吾以吾子易公矣。」於是負孝公之周訴天子,天子為之誅顏而立叔術,反孝公于魯。顏夫人者,嫗盈女也,國色也,其言曰:「有能為我殺殺顏者,吾為其妻。」叔術為之殺殺顏者,而以為妻,有子焉,謂之盱。夏父者,其所為有於顏者也。盱幼而皆愛之,食必坐二子於其側而食之,有珍怪之食,盱必先取足焉。夏父曰:「以來,人未足而盱有餘。」叔術覺焉,曰:「嘻!此誠爾國也夫!」起而致國于夏父,夏父受而中分之,叔術曰:「不可!」三分之,叔術曰:「不可!」四分之,叔術曰:「不可!」五分之,然後受之。公扈子者,邾婁之父兄也,習乎邾婁之故,其言曰:「惡有言人之國賢若此者乎!」誅顏之時,天子死,叔術起而致國于夏父。當此之時,邾婁人常被兵于周,曰:「何故死吾天子?」通濫則文何以無邾婁?天下未有濫也。天下未有濫,則其言以濫來奔何?叔術者,賢大夫也,絕之則為叔術不欲絕,不絕則世大夫也。大夫之義不得世,故於是推而通之也。

十有二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昭公三十二年[编辑]

三十有二年春,王正月,公在乾侯。

取闞。闞者何?邾婁之邑也。曷為不系乎邾婁?諱亟也。

夏,吳伐越。

秋,七月。

冬,仲孫何忌會晉韓不信、齊高張、宋仲幾、衛世叔申、鄭國參、曹人、莒人、邾婁人、薛人、杞人、小邾婁人城成周。

十有二月,己未,公薨于乾侯。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