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正義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春秋正義序 唐
國子祭酒上護軍曲阜縣開國子臣孔穎達奉勑撰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46

夫《春秋》者,記人君動作之務,是左史所職之書。王者統三才而宅九有,順四時而治萬物。四時序則玉燭調於上,三才協則寶命昌於下。故可以享國永年,令聞長世。然則有為之務,可不慎與?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祀則必盡其敬,戎則不加無罪。盟會協於禮,興動順其節。失則貶其惡,得則褒其善。此《春秋》之大旨,為皇王之明鑒也。若夫五始之目,章於帝軒,六經之道,光於《禮記》。然則此書之發,其來尚矣。但年紀緜邈,無得而言。暨乎周室東遷,王綱不振,楚子北伐,神器將移。鄭伯敗王於前,晉侯請隧於後。竊僭名號者,何國不然?專行征伐者,諸侯皆是。下陵上替,內叛外侵,九域騷然,三綱遂絶。夫子內韞大聖,逢時若此,欲垂之以法則無位,正之以武則無兵,賞之以利則無財,說之以道則不用。虛歎銜書之鳳,乃似喪家之狗,既不救於已往,冀垂訓於後昆。因魯史之有得失,據周經以正褒貶。一字所嘉,有同華衮之贈;一言所黜,無異蕭斧之誅。所謂不怒而人威,不賞而人勸,實永世而作則,歷百王而不朽者也。至於秦滅典籍,鴻猷遂𡫏;漢德既興,儒風不絶。其前漢傳《左氏》者有張蒼、賈誼、尹咸、劉歆,後漢有鄭衆、賈逵、服虔、許惠卿之等,各為詁訓,然雜取《公羊》、《穀梁》以釋《左氏》,此乃以冠雙履,將絲綜麻,方鑿圓枘,其可入乎?晉世杜元凱又為《左氏集解》,傳取丘明之傳,以釋孔氏之經,所謂子應乎母,以膠投漆,雖欲勿合,其可離乎?今校先儒優劣,杜為甲矣,故晉宋傳授,以至于今。其為義疏者,則有沈文何、蘇寬、劉炫。然沈氏於義例粗可,於經傳極疎;蘇氏則全不體本文,惟旁攻賈、服,使後之學者鑽仰無成;劉炫於數君之內,實為翹楚,然聦惠辯博,固亦罕儔,而探賾鉤深,未能致遠。其經注易者,必具飾以文辭;其理致難者,乃不入其根節。又意在矜伐,性好非毀,規杜氏之失,凡一百五十餘條,習杜義而攻杜氏,猶蠹生於木而還食其木,非其理也。雖規杜過,義又淺近,所謂捕鳴蟬於前,不知黃雀於其後,按僖公三十三年經云:「晉人敗狄于箕。」杜注云:「郤缺稱『人』者,時未為卿。」劉炫規云:「晉侯稱『人』與殽戰同。」案殽戰在葬晉文公之前,可得云背喪用師,以賤者告。箕戰在葬晉文公之後,非有背喪用師,何得云「與殽戰同」?此則一年之經,數行而已,曾不勘省上下,妄規得失。又襄公二十一年傳云:「邾庶其以漆閭丘來奔,公以姑姊妻之。」杜注云:「蓋寡者二人。」劉炫規云:「是襄公之姑,成公之姊,只一人而已。」案成公二年,成公之子公衡為質,及宋逃歸。案《家語‧本命》云:「男子十六而化生。」公衡已能逃歸,則十六七矣。公衡之年如此,則於時成公三十三四矣,計至襄公二十一年,成公七十餘矣,何得有姊而妻庶其?此等皆其事歷然,猶尚妄說,況其餘錯亂,良可悲矣!然比諸義疏,猶有可觀。今奉勑刪定,據以為本,其有疎漏,以沈氏補焉。若兩義俱違,則特申短見。雖課率庸鄙,仍不敢自專,謹與朝請大夫守國子博士臣谷𨙻律、故四門博士臣楊士勛、四門博士臣朱長才等,對共參定。至十六年,又奉勑與前脩疏人及朝散大夫行大學博士上騎都尉臣馬嘉運、朝散大夫行大學博士上騎都尉臣王德韶、給事郎守四門博士上騎都尉臣蘇德融、登仕郎守太學助教雲騎尉臣隨德素等,對勑使趙弘智覆更詳審,為之正義,凡三十六卷,冀貽諸學者,以裨萬一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