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時論
作者:牛希濟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46

或曰:「治亂者,天之常也。是以十年一小變,三十年一大變。至於蟲蝗疫癘,水旱兵革,皆時之數也。若其聖人,亦不能免。」是不然也。何者?天之於人也,至仁而信。其資長百穀草木觸類之物,皆所以仁於人也。故懼物之不生也,春以發之;物之不成也,夏以長之;物之不齊也,秋以肅之;物之不實也,冬以堅之;物在陽畏其暵也,故夜長以雨露潤之;在陰畏其終也,故伏陽以蓄之;人之不知止也,故晦明以息之;人之不知時也,故馳(疑)時以警之。日月星辰雷電風雨霜露之作,無不私於人也。焉有為蟲蝗之時以害其禾稼、為水旱之時以蕩其生物、為疫癘之時以毒其性命、為兵革之時以流其脂膏者?上天垂象昭鑒,萬物之情始兆。高明之象已著,未嚐不丁寧先示之於人。俾知者通其變,而修其德以為之防。知而不修,夫何言哉!聖人所以觀乎天文以察其變。又曰:「先天而天不違,後天而奉天時。」又曰:「則天之明,斯其旨也。」故天子有日官,諸侯有日禦,皆所以達變於其君。若聞祥而逸,福必為禍。見禍而懼,祲益為善。物無必定之災,桑穀乃中興之道。數無可保之福,烏雀為滅亡之運。其或有戰爭水旱災沴之世,皆生民之所感,曾無時日之限而及之也。且民之所為也,係時君之教化。若以忠孝恭儉為治,皆可封也;暴亂聲色為好,皆可誅也。居時之和,為可誅之教,上帝之仁,且不能祐。膺時之亂,為求治之具,神明之力,必可以恕。

或者曰:「三皇之世,不能無戰爭;堯湯之君,不能無水旱;豈聖德有闕歟?」蓋時使之然也。夫戰之大者,孰逾於版泉不周之役?人謀之可與乎?兵力之可支乎?卒滅於有德。水旱之數,豈過於堯湯之代?人無饑色,國有常歲。若今之世,一年之水,一年之旱,豈惟人不粒食,國無儲矣,焉能感治水之命,有疏鑿之功,為桑林之牲,契禱祈之願?若時數之必然,即當數足而後已,豈複有中救之道?是知天時不能違於聖德明矣。至於長吏,為一郡一邑之政,飛蝗尚不入其境;醫門以藥劑之和,可以拒時之疾;又若時數之一概,寧有擇其地而遺其人哉?況宋景一言之善,罰星退舍,漢之盛德,日馭再中。其餘感應之跡,布在方冊。是以知天道甚遠,人事至近。又《易》衍《履》之說曰:「素履貞吉。」幽人之貞,所履若吉,幽人尚且不懼,況聖人乎?希濟以為治亂無時,惟人君所行,求治則治,忘理則亂。雖複求治積年,一日違之,禍不旋踵。國亦如之,皆非拘忌之家所能執必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