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囊賦(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智囊賦(並序)
作者:李德裕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96

余嘗感漢晁錯、魏桓範,皆號為智囊,不能全身,竟罹大患。揚子稱:「或問多以智殺身,雄對曰:皋陶以其智為帝謨,箕子以其智為武王陳《洪範》,殺身者遠矣。」余久欲賦之,比屬逾紀總戎,願言不暇。今俟罪江徼,徬徨歲深,筐篋之中,黃籍皆闕,聊以所記古今興敗,粗成此賦。

夫天之清氣為人,而人之清氣為智。苟虛心而衝用,必窮神而索至。況恬養以保身,豈憂患之能累。何興敗之相詭,乃躁靜而殊致。或明遠而無疵,或馳騖而役思。故由於彼而入聖門,出於此而爭利器。若乃淡然元默,應變無方。韜隨和而不耀,匣幹越而寶藏。雖不止如炙果,猶淵然如括囊。君子所以有斯號乾,蓋欲保無咎於末光。夫智可以養生,乃能周物。道無夷險,用有工拙。得於身也,祭以免而荀以全;失於邦也,臧不容而湯不沒。彼前軌之昭然,曾未戒於危轍。嗟乎!水濟舟以致遠,亦覆舟於畏途。智排患以解紛,亦有患於不虞。將不殆於無涯,信莫尚於冥樞。或有好學務敏,擇仁乃廬。斯先哲之所履,亦庶幾於不渝。然則天智閑閑,不嬰世故。舉始終而於入,先奔沉而預慮。或衛足之無術,故離形而盡去。呂易宗於奇貨,疾知來於武庫。雖乘勢與億中,非淑人之所務。鴟夷子喟然歎曰:昔我經世,徒聞智憂。索遺珠而不得,復明燭其焉求。與萬物而道夭,又何謨於大猷。今我所謂智者,乘五湖之浩蕩,永終老於扁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