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子建集/卷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曹子建集
作者:曹植 曹魏
卷四

感婚賦[编辑]

陽氣動兮淑清,百卉郁兮含英。
春風起兮蕭條,蟄蟲出兮悲鳴。
顧有懷兮妖饒,用搔首兮屏營。
登清臺以蕩誌,伏高軒而遊情。
悲良媒之不顧,懼歡媾之不成。
慨仰首而嘆息,風飄飄以動纓。


出婦賦[编辑]

妾十五而束帶,辭父母而適人。
以才薄之陋質,奉君子之清塵。
承顏色以接意,恐疏賤而不親。
悅新昏而忘妾,哀愛惠之中零。
遂摧頹而失望,退幽屏於下庭。
痛一旦而見棄,心忉怛以悲驚。
衣入門之初服,背床室而出征。
攀仆禦而登車,左右悲而失聲。
嗟冤結而無訴,乃愁苦以長窮。
恨無愆而見棄,悼君施之不終。


洛神賦(并序)[编辑]

  黃初三年,余朝京師,還濟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對楚王說神女之事,遂作斯賦。其詞曰:

余從京域,言歸東藩。
背伊闕,越轘轅,
經通谷,陵景山。
日既西傾,車殆馬煩。
爾乃稅駕乎蘅臯,秣駟乎芝田,
容與乎陽林,流盻乎洛川。
於是精移神駭,忽焉思散。
俯則未察,仰以殊觀。
睹一麗人,於巖之畔。
乃援禦者而告之曰:
“爾有覿於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艷也?”
禦者對曰:“臣聞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則君王之所見也,無乃是乎?其狀若何?臣願聞之。”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遊龍。
榮曜秋菊,華茂春松。
仿佛兮若輕雲之蔽月,
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
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
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
秾纖得中,修短合度。
肩若削成,腰如約素。
延頸秀項,皓質呈露。
芳澤無加,鉛華弗禦。
雲髻峨峨,修眉聯娟。
丹唇外朗,皓齒內鮮。
明眸善睞,靨輔承權。
瑰姿艷逸,儀靜體閑。
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奇服曠世,骨像應圖。
披羅衣之璀燦兮,珥瑤碧之華琚。
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
踐遠遊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
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於山隅。”

於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
左倚采旄,右蔭桂旗。
攘皓腕於神滸兮,采湍瀨之玄芝。
余情悅其淑美兮,心振蕩而不怡。
無良媒以接歡兮,托微波而通辭。
願誠素之先達兮,解玉珮而要之。
嗟佳人之信修兮,羌習禮而明詩。
抗瓊珶以和予兮,指潛淵而為期。
執眷眷之款實兮,懼斯靈之我欺。
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而狐疑。
收和顏而靜誌兮,申禮防以自持。

於是洛靈感焉,徙倚仿徨。
神光離合,乍陰乍陽。
竦輕軀以鶴立,若將飛而未翔。
踐椒途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
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
爾乃眾靈雜遝,命儔嘯侶。
或戲清流,或翔神渚,
或采明珠,或拾翠羽。
從南湘之二妃,攜漢濱之遊女。
嘆匏瓜之無匹兮,詠牽牛之獨處。
揚輕袿之綺靡兮,翳修袖以延佇。
體迅飛鳧,飄忽若神。
淩波微步,羅襪生塵。
動無常則,若危若安。
進止難期,若往若還。
轉眄流精,光潤玉顏。
含辭未吐,氣若幽蘭。
華容婀娜,令我忘餐。
於是屏翳收風,川後靜波。
馮夷鳴鼓,女媧清歌。
騰文魚以警乘,鳴玉鑾以偕逝。
六龍儼其齊首,載雲車之容裔。
鯨鯢踴而夾轂,水禽翔而為衛。

於是越北沚,過南岡,
紆素領,回清陽。
動朱唇以徐言,陳交接之大綱。
恨人神之道殊,怨盛年之莫當。
抗羅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
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
無微情以效愛,獻江南之明榼。
雖潛處於太陰,長寄心於君王。
忽不悟其所舍,悵神宵而蔽光。

於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
遺情想像,顧望懷愁。
冀靈體之復形,禦輕舟而上溯。
浮長川而忘反,思綿綿而增慕。
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
命仆夫而就駕,吾將歸乎東路。
攬騑轡以抗策,悵盤桓而不能去。

愁霖賦(二首)[编辑]

迎朔風而爰邁兮,雨微微而逮行。
悼朝陽之隱曜兮,怨北辰之潛精。
車結轍以盤桓兮,馬躑躅以悲鳴。
攀扶桑而仰觀兮,假九日於天皇。
瞻沈雲之泱漭兮,哀吾願之不將。


[编辑]

  又曰:

夫何季秋之淫雨兮,既彌日而成霖。
瞻玄雲之晻晻兮,聽長空之淋淋。
中宵臥而嘆息,起飾帶而撫琴。


喜霽賦[编辑]

禹身誓於陽旰,卒錫圭而告成。
湯感旱於殷時,造桑林而敷誠。
動玉輞而雲披,鳴鑾鈴而日陽。
指北極以為期,吾將倍道而兼行。


登臺賦[编辑]

從明后之嬉遊兮,聊登臺以娛情。
見天府之廣開兮,觀聖德之所營。
建高殿之嵯峨兮,浮雙闕乎太清。
立沖天之華觀兮,連飛閣乎西城。
臨漳川之長流兮,望眾果之滋榮。
仰春風之和穆兮,聽百鳥之悲鳴。
天功怛其既立兮,家願得而獲呈。
揚仁化於宇內兮,盡肅恭於上京。
雖桓文之為盛兮,豈足方乎聖明。
休矣美矣,惠澤遠揚。
翼佐皇家兮,寧彼四方。
同天地之矩量兮,齊日月之輝光。
永貴尊而無極兮,等年壽於東王。

九華扇賦(并序)[编辑]

  昔吾先君常侍,得幸漢桓帝。帝賜方竹扇,不方不圓,其中結成文,名曰九華。故為此賦。其辭曰:

有神區之名竹,生不周之高岑。
對綠水之素波,背玄澗之重深。
體虛暢以立幹,播翠葉以成秋。
形五離而九折,蔑釐解而縷分。
效虬龍之蜿蟬,法虹蜺之氤氳。
攄微妙以歷時,絢九層之華文。
爾乃浸以芷若,拂以江蘺,
搖以五香,濯以蘭池。
因形致好,不常厥儀。
方不應矩,圓不中規。
隨皓腕以徐轉,發惠風之寒微。
時氣清以方厲,紛飄動兮綺紈。


寶刀賦(并序)[编辑]

  建安中,家父魏王命有司造寶刀五枚,三年乃就,以龍、虎、熊、鳥、雀為識。太子得一,余及余弟饒陽侯各得一焉。其余二枚,家王自杖之。賦曰:

有皇漢之明後,思明達而玄通。
飛文藻以博致,揚武備以禦兇。
乃熾火炎爐,融鐵挺英。
烏獲奮椎,歐冶是營。
扇景風以激氣,飛光鑒於天庭。
爰告祠於太乙,乃感夢而通靈。
然後礪以五方之石,鑒以中黃之壤。
規圓景以定環,攄神思而造象。
垂華紛之葳蕤,流翠采之滉瀁。
故其利陸斷犀革,水斷龍角。
輕擊浮截,刃不纖流。
逾南越之巨闕,超西楚之泰阿。
實真人之攸禦,永天祿而是荷。


車渠碗賦[编辑]

惟新碗之所生,於涼風之浚濱。
采金光之定色,擬朝陽而發暉。
豐玄素之煒曄,帶朱榮之葳蕤。
缊絲綸以肆采,藻繁布以相追。
翩飄飖而浮景,若驚鵠之雙飛。
隱神璞於西野,彌百葉而莫希。

於時乃有篤神後,廣被仁聲。
夷慕義而重使,獻茲寶於斯庭。
命公輸使制匠,窮妍麗之殊形。
華色粲爛,文若點成。
郁蓊雲蒸,蜿蟬龍征。
光如激電,影若浮星。
何神怪之巨偉,信一覽而九驚。
雖離朱之聰目,猶炫耀而失精。
何明麗之可悅,超群寶而特章。
俟君子之閑宴,酌甘醴於斯觥。
既娛情而可貴,故求禦而不忘。


迷迭香賦[编辑]

播西都之麗草兮,應青春而凝暉。
流翠葉於纖柯兮,結微根於丹墀。
信繁華之速實兮,弗見雕於嚴霜。
芳暮秋之幽蘭兮,麗昆侖之英芝。
既經時而收采兮,遂幽殺以增芳。
去枝葉而持禦兮,入綃縠之霧裳。
附玉體以行止兮,順微風而舒光。


大暑賦[编辑]

炎帝掌節,祝融司方,
羲和按轡,南雀舞衡。
映扶桑之高熾,燎九日之重光。
大暑赫其遂蒸,玄服革而尚黃。
蛇折鱗於靈窟,龍解角於皓蒼。
遂乃溫風赫戲,草木垂幹,
山坼海沸,沙融礫爛。
飛魚躍渚,潛黿浮岸。
鳥張翼而遠棲,獸交逝而雲散。

於時黎庶徙倚,棋布葉分。
機女絕綜,農夫釋耘。
背暑者不群而齊跡,向陰者不會而成群。
於是大人遷居宅幽,緩神育靈。
雲屋重構,閑房肅清。
寒泉湧流,玄木奮榮。
積素冰於幽館,氣飛結而為霜。
奏白雪於琴瑟,朔風感而增涼。《御覽》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