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子建集/卷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曹子建集
作者:曹植 曹魏
卷五


神龜賦(并序)[编辑]

  龜壽千歲。時有遺余龜者,數日而死,肌肉消盡,唯甲存焉。余感而賦之曰:

嘉四靈之建德,各潛位乎一方。
蒼龍虬於東嶽,白虎嘯於西崗,
玄武集於寒門,朱雀棲於南鄉。
順仁風以消息,應聖時而後翔。
嗟神龜之奇物,體乾坤之自然。
下夷方以則地,上示隆而法天。
順陰陽以呼吸,藏景曜於重泉。
餐飛塵以實氣,飲不竭於朝露。
步容趾以俯仰,時鸞回而鶴顧。
忽萬載而不恤,周無疆於太素。
感白靈之翔翥,卒不免乎豫且。
雖見尊於宗廟,罹刳剝之重辜。
欲訴怨於上帝,將等愧乎遊魚。
懼沈泥之逢殆,赴芳蓮以巢居。
安玄雲而好靜,不淫翔而改度。

昔嚴周之抗節,援斯靈而托喻。
嗟祿運之屯蹇,終遇獲於江濱。
歸籠檻以幽處,遭淳美之仁人。
晝顧瞻以終日,夕撫順而接晨。
遘淫災以殞越,命剿絕以不振。
天道昧而未分,神明幽而難燭。
黃氏沒於空澤,松喬化於扶木。
蛇折鱗於平臯,龍脫骨於幽谷。
亮物類之遷化,疑斯靈之解殼。


白鶴賦[编辑]

嗟皓麗之素鳥兮,含奇氣之淑祥。
薄幽林以屏處兮,蔭重景之余光。
狹單巢於弱條兮,懼沖風之難當。
無沙棠之逸誌兮,欣六翮之不傷。
承邂逅之僥幸兮,得接翼於鸞凰。
同毛衣之氣類兮,信休息之同行。
痛美會之中絕兮,遘嚴災而逢殃。
共太息而祗懼兮,抑吞聲而不揚。
傷本規之違忤,悵離群而獨處。
恒竄伏以窮棲,獨哀鳴而戢羽。
冀大網之解結,得奮翅而遠遊。
聆雅琴之清韻,記六翮之末流。


蟬賦[编辑]

唯夫蟬之清素兮,潛厥類乎太陰。
在炎陽之仲夏兮,始遊豫乎芳林。
實淡泊而寡欲兮,獨咍樂而長吟。
聲噭噭而彌厲兮,似貞士之介心。
內含和而弗食兮,與眾物而無求。
棲高枝而仰首兮,賴朝露之清流。
隱柔桑之稠葉兮,快閑居而遁暑。

苦黃雀之作害兮,患螗螂之勁斧。
冀飄翔而遠托兮,毒蜘蛛之網罟。
欲降身而卑竄兮,懼草蟲之襲予。
免眾難而弗獲兮,遙遷集乎宮宇。
依名果之茂陰兮,托修幹以靜處。

有翩翩之狡童兮,步容與於園圃。
體離朱之聰視兮,姿才捷於猿猴。
條罔葉而不挽兮,樹無幹而不綠。
翳輕軀而奮進兮,跪側足以自閑。
恐余身之驚駭兮,精曾睨而目連。
持柔竿之冉冉兮,運微粘而我纏。
欲翻飛而愈滯兮,知性命之長捐。
委厥體於膳夫,歸炎炭而就燔。
秋霜紛以宵下,晨風烈其過庭。
氣憯怛而薄軀,足攀木而失莖。
吟嘶啞以沮敗,狀枯槁以喪形。

辭曰:
《詩》嘆鳴蜩聲嘒嘒兮,盛陽則來大陰逝兮。
皎皎貞素俟夷節兮,帝臣是戴尚其潔兮。


鸚鵡賦[编辑]

美洲中之令鳥,越眾類之殊名。
感陽和而振翼,遁太陰以存形。
遇旅人之嚴網,殘六翮之無遺。
身掛滯於重綶,孤雌鳴而獨歸。
豈余身之足惜,憐眾雛之未飛。
分糜軀以潤鑊,何全濟之敢希。
蒙含育之厚德,奉君子之光輝。
怨身輕而施重,恐往惠之中虧。
常戢心以懷懼,雖處安其若危。
永哀鳴以報德,庶終來而不疲。


鹖賦(并序)[编辑]

  鹖之為禽猛氣,其鬬終無勝負,期於必死,遂賦之焉。

美遐圻之偉鳥,生太行之巖阻。
體貞剛之烈性,亮金德之所輔。
戴毛角之雙立,揚玄黃之勁羽。
甘沈隕而重辱,有節俠之儀矩。
降居檀澤,高處保岑。
遊不同嶺,棲必異林。
若有翻雄駭遊,孤雌驚翔。
則長鳴挑敵,鼓翼專場。
逾高越壑,雙戟只僵。
階恃斯珥,俯耀文墀。
成武官之首飾,增庭燎之高暉。

離繳雁賦(并序)[编辑]

  余遊於武陵中,有雁離繳,不能復飛,顧命舟人追而得之。故憐而賦焉。

憐孤雁之偏特,情惆焉而內傷。
尋淑類之殊異兮,稟上天之休祥。
含中和之純氣,赴四節而征行。
遠玄冬於南裔,避炎夏於朔方。
白露淒以飛揚兮,秋風發乎西商。
感節運之復至兮,假魏道而翺翔。
接羽翮以南北兮,情逸豫而永康。
望範氏之發機兮,播纖繳以淩雲。
掛微軀之輕翼,忽頹落而離群。
旅暗驚而鳴遠,徒矯首而莫聞。
甘充君之下廚,膏函牛之鼎鑊。
蒙生全之顧覆,何恩施之隆博。
於是縱軀歸命,無慮無求。
饑食粱稻,渴飲清流。


鷂雀賦[编辑]

鷂欲取雀,雀言:“雀微賤,身卑些少,
肌肉瘠瘦,所得蓋少。
君欲相啖,實不足飽。”
鷂得雀言,初不敢語。
“頃來纮軻,資糧乏旅。
三日不食,略思死鼠。
今日相得,寧復置汝。”
雀得鷂言,意甚怔營。
“性命至重,雀鼠貪生。
君得一食,我命是傾。
皇天降鑒,賢者是聽。”
鷂得雀言,意甚怛惋。
“當死弊雀,頭如果蒜。
不早首服,烈頸大喚。”
行人聞之,莫不往觀。
雀得鷂言,意甚不移。
依一棗樹,叢蕽多刺。
目如擘椒,跳蕭二翅。
“我雖當死,略無可避。”
鷂乃置雀,良久方去。
二雀相逢,似是公嫗。
相將入草,共上一樹。
仍敘本末,辛苦相語:
“向者共出,為鷂所捕。
賴我翻捷,體素便附。
說我辯語,千條萬句。
欺恐舍長,令兒大怖。
我之得免,復勝於兔。
自今徙意,莫復相妒。”


蝙蝠賦[编辑]

  曰:

吁何奸氣,生茲蝙蝠。
形殊性詭,每變常式。
行不由足,飛不假翼。
明伏暗動,□□□□。
盡似鼠形,謂鳥不似。
二足為毛,飛而含齒。
巢不哺飐,空不乳子。
不容毛群,斥逐羽族。
下不蹈陸,上不憑木。


芙蓉賦[编辑]

覽百卉之英茂,無斯華之獨靈。
結修根於重壤,泛清流而擢莖。
竦芳柯以從風,奮纖枝之璀璨。
其始榮也,皦若夜光尋扶桑。
其揚暉也,晃若九陽出旸谷。
芙蓉蹇產,菡萏星屬,
絲條垂珠,丹榮吐綠,
焜焜韡韡,爛若龍燭。
觀者終朝,情猶未足。
於是狡童媛女,相與同遊。
擢素手於羅袖,接紅葩於中流。

酒賦(并序)[编辑]

  余覽揚雄《酒賦》,辭甚瑰瑋,頗戲而不雅。聊作《酒賦》,粗究其終始。賦曰:

嘉儀氏之造思,亮茲美之獨珍。
仰酒旗之景曜,協嘉號於天辰。
穆生以醴而辭楚,侯嬴感爵而輕身。
諒千鐘奇慕,何百觚之足雲。
其味亮升,久載休名。
有宜城醪醴,蒼梧縹清。
或秋藏冬發,或春醞夏成。
或雲拂潮湧,或素蟻浮萍。
爾乃王孫公子,遊俠翺翔。
將承芬以接意,會陵雲於朱堂。
獻酬交錯,宴笑無方。
於是飲者並醉,縱橫讙嘩。
或揚袂屢舞,或叩劍清歌。
或顰噈辭觴,或奮爵橫飛。
或嘆驪駒既駕,或稱朝露未晞。
於斯時也,質者或文,剛者或仁。
卑者忘賤,窶者忘貧。
於是矯俗先生聞之而嘆曰:
“噫!夫言何容易。
此乃淫荒之源,非作者之事。
若耽於觴酌,流情縱逸,
先王所禁,君子所斥。”


槐賦[编辑]

羨良木之華麗,爰獲貴於至尊。
憑文昌之華殿,森列峙乎端門。
觀朱欀之振條,據文陛而結根。
揚沈陰以博覆,似明后之垂恩。
在季春以初茂,踐朱夏而乃繁。
覆陽精之炎景,散流耀以增鮮。

植橘[编辑]

有朱橘之珍樹,於鶉火之遐鄉。
稟太陽之烈氣,嘉杲日之休光。
體天然之素分,不遷徙於殊方。
播萬里而遙植,列銅爵之園庭。
背江川之暖氣,處玄朔之肅清。
邦換壤別,爰用喪生。
處彼不雕,在此先零。
朱實不雕,焉得素榮。
惜寒暑之不均,嗟華實之永乖。
仰凱風以傾葉,冀炎氣之所懷。
飏鳴條以流響,晞越鳥之來棲。
夫靈德之所感,物無微而不和。
神蓋幽而易激,信天道之不訛。
既萌根而弗幹,諒結葉而不華。
漸玄化而弗變,非彰德於邦家。
拊微條以歡息,哀草木之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