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勿「糾正」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即小見大 望勿「糾正」
作者:魯迅
1924年1月28日
本作品收錄於《熱風》和《晨報副刊

署名風聲

汪原放君已經成了古人了,他的標點和校正小說,雖然不免小謬誤,但大體是有功于作者和讀者的。誰料流弊卻無窮,一班效顰的便隨手拉一部書,你也標點,我也標點,你也作序,我也作序,他也校改,這也校改,又不肯好好的做,結果只是糟蹋了書。

《花月痕》本不必當作寶貝書,但有人要標點付印,自然是各隨各便。這書最初是木刻的,後有排印本;最後是石印,錯字很多,現在通行的多是這一種。至於新標點本,則陶樂勤君序云,「本書所取的原本,雖屬佳品,可是錯誤尚多。餘雖都加以糾正,然失檢之處,勢必難免。……」我只有錯字很多的石印本,偶然對比了第二十五回中的三四葉,便覺得還是石印本好,因為陶君於石印本的錯字多未糾正,而石印本的不錯字兒卻多糾歪了。

「釵黛直是個子虛烏有,算不得什麼。……」

這「直是個」就是「簡直是一個」之意,而糾正本卻改作「真是個」,便和原意很不相同了。

「秋痕頭上包著縐帕……突見癡珠,便含笑低聲說道,『我料得你挨不上十天,其實何苦呢?』……癡珠笑道,『往後再商量罷。』……」

他們倆雖然都淪落,但其時卻沒有什麼大悲哀,所以還都笑。而糾正本卻將兩個「笑」字都改成「哭」字了。教他們一見就哭,看眼淚似乎太不值錢,況且「含哭」也不成話。

我因此想到一種要求,就是印書本是美事,但若自己于意義不甚了然時,不可便以為是錯的,而奮然「加以糾正」,不如「過而存之」,或者倒是並不錯。

我因此又起了一個疑問,就是有些人攻擊譯本小說「看不懂」,但他們看中國人自作的舊小說,當真看得懂麼?一月二十八日。

這一篇短文發表之後,曾記得有一回遇見胡適之先生,談到汪先生的事,知道他很康健。胡先生還以為我那「成了古人」云云,是說他做過許多工作,已足以表見於世的意思。這實在使我「誠惶誠恐」,因為我本意實不如此,直白地說,就是說已經「死掉了」。可是直到那時候,我才知這先前所聽到的竟是一種毫無根據的謠言。現在我在此敬向汪先生謝我的粗疏之罪,並且將舊文的第一句訂正,改為:「汪原放君未經成了古人了。」一九二五年九月二十四日,身熱頭痛之際,書。

KK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