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綱目/蟲之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虫之三 本草綱目
虫之四
鳞之一 

蟲之四 (濕生類二十三種,附錄七種)[编辑]

蟾蜍[编辑]

(《別錄》下品)

【釋名】

(音蹙秋)、 (癩蛤蟆。

時珍曰︰蟾蜍,《說文》作詹諸。云︰其聲詹諸,其皮 KT ,其行 。《詩》云︰得此 戚 。《韓詩》注云︰戚施,蟾蜍也。戚音蹴。後世名苦 ,其聲也。蚵 ,其皮也。

【集解】

《別錄》曰︰蟾蜍生江湖池澤。五月五日取東行者,陰乾用。

弘景曰︰此是腹大、皮上多痱磊者。其皮汁甚有毒,犬嚙之,口皆腫。五月五日取東行者五枚,反縛著密室中閉之。明旦視自解者,取為術用,能使人縛亦自解。

蕭炳曰︰腹下有丹書八字,以足畫地者,真蟾蜍也。

頌曰︰今處處有之。《別錄》謂蛤蟆一名蟾蜍,以為一物,非也。按︰《爾雅》︰ ,蟾也。郭璞云︰似蛤蟆居陸行極遲緩,不能跳躍,亦不解鳴。蛤蟆多在陂澤間。形小,皮上多黑斑點。能跳接百蟲,舉動極急。二物雖一類,而功用少別,亦當分而用之。蟾蜍屎,謂之土檳榔,下濕處往往有之,亦能主疾。

宗奭曰︰世傳三足者為蟾,人遂為三足枯蟾以罔眾。但以水沃半日,其偽自見,蓋無三足者也。

時珍曰︰蟾蜍銳頭皤腹,促眉濁聲,土形,有大如盤者。《自然論》云︰蟾蜍吐生,擲糞自其口出也。《抱朴子》云︰蟾蜍千歲,頭上有角,腹下丹書,名曰肉芝,能食山精。人得食之可於此可推。許氏《說文》謂三足者為蟾,而寇氏非之,固是。但龜、鱉皆有三足,則蟾之三足非怪也。若謂入藥必用三足,則謬矣。《岣嶁神書》載蟾寶之法︰用大蟾一枚,以長尺鐵釘四個,釘腳,人吞之,可越江湖也。愚謂縱有此術,誰敢吞之?方技誑說,未足深信。漫記於此,以備祛疑。

【修治】

《蜀圖經》曰︰五月五日取得,日乾或烘乾用。一法︰去皮、爪,酒浸一宿,又用黃精自然

時珍曰︰今人皆於端午日捕取,風乾,黃泥固濟, 存性用之。《永類鈐方》云︰蟾目赤,腹無八字者不可用。崔實《四民月令》云︰五月五日取蟾蜍,可治惡瘡。即此也。

亦有酒浸取肉者。錢仲陽治小兒冷熱疳瀉,如聖丸,用乾者,酒煮成膏丸藥,亦一法也。

【氣味】

辛,涼,微毒。

【主治】

陰蝕,疽癘惡瘡, 犬傷瘡,能合玉石(《別錄》)。燒灰敷瘡,立驗。又治溫病發斑困篤者。去腸

藏器曰︰搗爛絞汁飲,或燒末服)。殺疳蟲,治鼠漏惡瘡。燒灰,敷一切有蟲惡癢滋胤瘡(《藥性》)。治疳氣,小兒面黃癖氣,破症結。燒瘦疳疾,最良(蘇頌)。

【發明】

時珍曰︰蟾蜍,土之精也。上應月魄而性靈異,穴土食蟲,又伏山精,製蜈蚣;故能入陽明經,退虛熱,行濕氣,殺蟲 ,而為疳病癰疽諸瘡要藥也。《別錄》云“治 犬傷”,《肘後》亦有方法。按︰沈約《宋書》云︰張牧為 犬所傷,人云宜啖蛤蟆膾,食之遂愈。

此亦治癰疽疔腫之意,大抵是物能攻毒拔毒耳。古今諸方所用蛤蟆,不甚分別,多是蟾蜍。

讀者當審用之,不可因名迷實也。

【附方】

舊八,新十七。

腹中冷癖︰水穀 結,心下停痰,兩脅痞滿,按之鳴轉,逆害飲食。大蟾蜍一枚,去皮、腸,支解之。芒硝強人一升,中人七合,弱人五合,水七升,煮四升,頓服,得下為度。(《肘後方》)

小兒疳積︰治小兒疳積腹大,黃瘦骨立,頭生瘡結如麥穗。用立秋後大蛤蟆去首、足、腸,以清油塗之,陰陽瓦炙熟食之,積穢自下。連服五六枚,一月之後,形容改變,妙不可言。

五疳八痢︰面黃肌瘦,好食泥土,不思乳食。用大乾蟾蜍一枚(燒存性),皂角(去皮、弦)一錢(燒存性),蛤粉(水飛)三錢,麝香一錢,為末,糊丸粟米大。每空心米飲下三四十丸,日二服。名五疳保童丸。(《全嬰方》)。

小兒疳泄下痢︰用蛤蟆燒存性研,飲服方寸匕。(《子母秘錄》)。

走馬牙疳,侵蝕口鼻︰乾蚵 (黃泥裹固, 過)、黃連各二錢半,青黛一錢,為末,入麝香少許和研,敷之。(《鄭氏小兒方》)

疳蝕腮穿︰金鞭散︰治疳瘡,腮穿牙落。以抱退雞子軟白皮,包活土狗一個,放入大蛤蟆口內,草縛泥固 過,取出研末,貼之,以愈為度。(《普濟方》)

小兒口瘡︰五月五日蛤蟆炙研末,敷之即瘥。(《秘錄》)

一切疳 ︰無問去處,皆能治之。蛤蟆,燒灰,醋和敷,一日三五度。(《梅師方》)

陰蝕欲盡︰蛤蟆灰、兔屎等分為末,敷之。(《肘後》)

月蝕耳瘡︰五月五日蛤蟆,燒末,豬膏和敷。(《外台方》)

小兒蓐瘡︰五月五日取蟾蜍炙研末,敷之即瘥。(《秘錄》)

小兒臍瘡出汁,久不瘥︰蛤蟆,燒末,敷之,日三,甚驗。一加牡蠣等分。(《外台》)

一切濕瘡︰蟾蜍燒灰,豬脂和敷。(《千金方》)

小兒癬瘡︰蟾蜍燒灰,豬脂和敷。(《外台方》)

癩風蟲瘡︰乾蛤蟆一兩(炙),長肥皂一條(炙,去皮、子,蘸酒再炙)為末,以竹管引入羊腸內,系定,以麩鋪甑內,置藥麩上蒸熟,入麝酒服二十一丸。(《直指》)

亂頭髮一雞子大,豬油四骨末糝四邊,以前膏貼之發背腫毒未成者︰用活蟾一個,系放瘡上,半日蟾必昏憒,置水如前法,其蟾必踉蹌。再易一個,其蟾如舊,則毒散矣。累驗極效。若勢重者,以活蟾一個(或二三個)破開,連肚乘熱合瘡上,不久必臭不可聞,再易二三次也。(《醫林集要》)

腫毒初起︰大蛤蟆一個剁碎,同炒鍛石研如泥,敷之。頻易。(余居士方)

破傷風病︰用蟾二兩半,切少頃通身汗出,神效。

犬咬傷︰《肘後》︰治本人知之。自後再不發也。《袖珍》︰治瘋犬傷。即用蛤蟆後足搗爛,水調服之。先於頂心拔

去血發三腸頭挺出︰蟾蜍皮一片,瓶內燒煙熏之,並敷之。

佩禳瘧疾︰五月五日收大蛤蟆,晒乾。紙封,絳囊貯之,男(《楊氏家藏方》)

折傷接骨︰大蛤蟆生研如泥,劈竹裹縛其骨,自痊。(《奚囊備急方》)

大腸痔疾︰蟾蜍一個,以磚砌四方,安於內,泥住,火 存性為末。以豬廣腸一截,扎定兩頭,煮熟切碎,蘸蟾末食之。如此

【主治】

功同蟾蜍。

蟾酥(采治)

宗奭曰︰眉間白汁,謂之蟾酥。以油單紙裹眉裂之,酥出紙上,陰乾用。

時珍曰︰取蟾酥不一︰或以手捏眉棱,取白汁於油紙上及桑葉上,插背陰處,一宿即自乾白,安置竹筒內盛之,真者輕浮,入口味甜也。或以蒜及胡椒等辣物納口中,則蟾身白汁出,以竹篦刮下,面和成塊,乾之。其汁不可入人目,令人赤、腫、盲。或以紫草汁洗點,即消。

【氣味】

甘、辛,溫,有毒。

【主治】

小兒疳疾、腦疳(甄權曰︰端午日取眉脂,以朱砂、麝香為丸,如麻子大,治小孩子疳瘦,空心服一丸。如腦疳,以奶汁調,滴鼻中,甚妙)。酥同牛酥,或吳茱萸苗汁調,摩腰眼、陰少許按之,立止(宗 )。發【附方】

新十一。

拔取疔黃︰蟾蜍,以面丸梧子大。每用一丸安舌下,即黃出也。(《青囊雜纂》)

拔取疔毒︰蟾酥,以白面、黃丹搜作劑,每丸麥粒大。以指爬動瘡上插入。重之。仍以水澄膏貼之。(危氏方)

疔瘡惡腫︰蟾酥一錢,巴豆四以蓄根、黃荊子研酒半碗服諸瘡腫硬︰針頭散︰用蟾酥、麝香各一錢研勻,乳汁調和,入罐中待乾。每用少許,津調敷之。外以膏藥護住,毒气自出,不能一切瘡毒︰蟾酥一錢,白面二錢,朱砂少許,井華水調成小錠子如麥大。每用一錠,井華水服。如瘡勢緊急,五七錠。蔥湯亦可,汗出即愈。

喉痺乳蛾︰等証︰用癩蛤蟆眉酥,和草烏尖末、豬牙皂角末等分。丸小丸,點患處,神效。(《活人心統》)

一切齒痛疳蝕、齲齒、瘀腫︰用蚵 一枚,鞭其頭背,以竹篦刮眉間,即有許點之,即止也。(《類編》)

風蟲牙痛不可忍︰《聖惠》

裹咬定,吐涎愈。

一方︰用胡。忌熱物,半日效。乾者,以熱湯化開。

破傷風病︰蟾酥二錢,湯化為糊;乾蠍(酒炒)、天麻各半兩,為末,合搗,丸綠豆大。

每服一丸至二丸,豆淋酒下。(《普濟方》)

蛤蟆[编辑]

(《本經》下品)

【釋名】

蟆( 音驚,又音加)。

時珍曰︰按王荊公《字說》云︰俗言︰蝦蟆懷土,取置遠處,一夕複還其所。雖或遐之,常慕而返,故名蝦蟆。或作蛤 ,蛤言其聲,【集解】

藏器曰︰《別錄》,蛤蟆一名蟾蜍,誤矣。蛤蟆、蟾蜍,二物各別。陶氏以蟾蜍注蛤蟆,遂作呷呷聲,舉動極急。蟾蜍在人家濕處,身大,背黑無點,多痱磊,不能跳,不解作聲,行動遲緩。又有蛙蛤、螻蟈、長肱、石榜、蠷子之類,或在水田中,或在溝渠側,未見別功。

《周禮

曰︰蛤蟆有多般,勿誤用。有黑虎,身小黑,嘴腳小斑。有 黃,前腳大,後腿小,斑色,有尾子一條。有黃KT ,遍身黃色,腹下有臍帶汁出。有螻蟈,即夜鳴,腰細口大,皮蒼黑色者。有蟾,即黃斑,頭上有肉角。其蛤蟆,皮上腹下有斑點,腳短,即不鳴叫者是也。

時珍曰︰蛤蟆亦能化鶉,出《淮南子》。蛤蟆、青蛙畏蛇,而製蜈蚣。三物相值,彼此皆不能動。故關尹子云︰ 蛆食蛇,蛇食蛙,蛙食 蛆。或云︰《月令》“螻蟈鳴,反舌無聲”,皆謂蛤蟆也。

吳瑞曰︰長肱,石雞也,一名錦襖子,六、七月山谷間有之,性味同水雞。

【修治】

曰︰凡使蛤蟆,先去皮並腸及爪子,陰乾。每個用真牛酥一分塗,炙乾。若使黑虎,即連頭、尾、皮、爪並陰乾,酒浸三日,漉出焙用。

【氣味】

辛,寒,有毒。

大明曰︰冷,無毒。

【主治】

邪氣,破症堅血,癰腫陰瘡。服之不患熱病(《本經》)。主辟百邪鬼魅,塗癰腫及

【發明】

頌曰︰蛤蟆、蟾蜍,二物雖同一類,而功用小別,亦當分而用之。

時珍曰︰古方多用蛤蟆,近方多用蟾蜍,蓋古人通稱蟾為蛤蟆耳。今考二物功用亦不甚遠,則古人所用多是蟾蜍,且今人亦只用蟾蜍有效,而蛤蟆不複入藥矣。按張杲《醫說》載《摭草上,惹蛇交遺瀝,瘡中有蛇兒,冬伏夏出故也。以生蛤蟆搗敷之,日三四換。凡三日,一小蛇自瘡中出,以鐵鉗取之。其病遂愈。

朱震亨曰︰蛤蟆屬土與水,味甘性寒,南人喜食之。本草言服之不患熱病,由是病患亦煮食之。本草之意,或炙、或乾、或燒,入藥用之。非若世人煮羹入椒鹽而啜其湯也。此物本濕化,大能發濕,久則濕化熱。此乃土氣濃,自然生火也。

【附方】

舊三,新三。

風邪為病︰蛤蟆(燒灰)、朱砂等分,為末。每服一錢,水調下,日三四服,甚有神驗。(《聖惠方》)。

狂言鬼語猝死︰用蛤蟆燒末,酒服方寸匕,日三。(《外台秘要》)。

噎膈吐食︰用蛇含蛤蟆,泥包, 存性,研末。每服一錢,酒下。(《壽域方》)

瘰癧潰爛︰用黑色蛤蟆一枚,去腸焙研,油調敷之。忌鐵器。

頭上軟癤︰蛤蟆,剝皮,貼之,收毒即愈。(《活幼全書》)

蝮蛇螫傷︰生蛤蟆一枚,搗爛敷之。(《聖惠方》)

【主治】

蛇螫人,牙入肉中,痛不可堪。搗敷之,立出(時珍。出《肘後》)。

【主治】

小兒失音不語,取汁點舌上,立愈

【主治】

青盲,明目(《別錄》)。

[编辑]

(《別錄》下品)

【釋名】

長股(《別錄》)、田雞(《綱目》)、宗奭曰︰蛙後腳長,故善躍。大其聲則曰蛙,小其聲則曰蛤。

時珍曰︰蛙好鳴,其聲自呼。南人食之,呼為田雞,云肉味如雞也。又曰坐魚,其性好坐也。按《爾雅》蟾、蛙俱列魚類,而《東方朔傳》云︰長安水多蛙魚,得以家給人足。則古昔關中已常食之如魚,不獨南人也。蛙亦作 字。

【集解】

《別錄》曰︰蛙生水中,取無時。

弘景曰︰凡蜂、蟻、蛙、蟬,其類最多。大而青脊者,俗名土鴨,其鳴甚壯。一種黑色者,南人名蛤子,食之至美。一種小形善鳴者,名蛙子,即此也。

保升曰︰蛙,蛤蟆之屬,居陸地,青脊善鳴,聲作蛙者,是也。

頌曰︰今處處有之。似蛤蟆而背青綠色,尖嘴細腹,俗謂之青蛙。亦有背作黃路者,謂之金線蛙。陶氏所謂土鴨,即《爾雅》所謂“在水曰黽”者,是也,俗名石鴨。所謂蛤子,即今水雞是也,閩、蜀、浙東人以為佳饌。

時珍曰︰田雞、水雞、土鴨,形稱雖異,功用則一也。四月食之最美,五月漸老,可采入藥。《考工記》云︰以 鳴者,蛙黽之屬。農人占其聲之早晚大小,以卜豐孝標詩云︰田家無五行,水旱卜蛙聲。蛙亦能化為 ,見《列子》。

【氣味】

甘,寒,無毒。

宗奭曰︰平。

時珍曰︰按︰《延壽書》云︰蛙骨熱,食之小便苦淋。妊娠食蛙,令子壽夭。小蛙食多,令人尿閉。臍下酸痛,有至死者。擂車前水飲可解。

吳瑞曰︰正月出者名黃蛤,不可食。

【主治】

小兒赤氣,肌瘡臍傷,止痛,氣不足(《別錄》)。

小兒熱瘡,殺尸疰病蟲,去勞劣,解熱毒(《日華》)。食之解勞燒灰,塗月蝕瘡(時珍)。

【發明】

頌曰︰南人食蛙蛤,云補虛損,尤宜產婦。

時珍曰︰蛙產於水,與螺、蚌同性,故能解熱毒,利水氣。但系濕化之物,其骨性複熱,而今人食者,每同辛辣及脂油煎炸,是抱薪救火矣,安能求其益哉?按︰戴原禮《証治要訣》

嘉謨曰︰時行面赤項腫,名蛤蟆瘟。以金線蛙搗汁,水調,空腹頓飲,極效,曾活數人

【附方】

新六。

蛤饌︰治水腫。用活蛙三個,每個口內安銅錢一個,上著胡黃連末少許。以雄豬肚一個,茶油洗淨,包蛙扎定,煮一宿,取出,去皮、腸,食肉並豬肚,以酒送下。忌酸、鹹、魚、面、雞、鵝、羊肉,宜食豬、鴨。(《壽域神方》)

水蠱腹大︰動搖有水聲,皮膚黑色。用乾青蛙二枚(以酥炒),乾螻蛄七枚(炒),苦壺蘆半兩(炒)。上為末。每空心溫酒服二錢,不過三服。(《聖惠

毒痢噤口︰水蛙一個,並腸肚搗碎,瓦烘熱,入麝香五分,作餅,貼臍上,氣通即能進食也。

諸痔疼痛︰青蛙丸︰用青色蛙長腳者一個,燒存性,為末,雪糕和,丸如梧子大。每空心先吃飯二匙,次以枳殼湯下十五丸。(《直指方》)。

蟲蝕肛門,蟲蝕腎腑,肛盡腸穿︰用青蛙一枚,雞骨一分,燒灰吹入,數用大效。(《外台》)

癌瘡如眼︰上高下深,顆顆累垂,裂如瞽眼,其中帶青,頭上各露一舌,毒孔透裡者,是也。用生井蛙皮,燒存性為末摻,或蜜水調敷之。(《

蝌斗[编辑]

(《拾遺》)

【釋名】

活師(《山海經》)、活東(《爾雅》)

時珍曰︰蝌斗,一作蛞斗(音闊)。按︰羅願《爾雅翼》云︰其狀如魚,其尾如針,又並

【集解】

藏器曰︰活師即蛤蟆兒,生水中,有尾如

時珍曰︰蝌斗生水中,蛤蟆、青蛙之子也。二、三月蛙、蟆曳腸於水際草上,纏繳如索,日見黑點漸深,至春水時,鳴以聒之,則蝌斗皆出,謂之聒子,所謂“蛤蟆聲抱”是矣。

蝌未必然。陸農師云︰月大盡則先生前兩足,小盡則先生後兩足。

【主治】

火飆熱瘡及疥瘡,並搗碎敷之。又染髭髮,取青胡桃子上皮,和搗為泥染之,一染

【發明】

時珍曰︰俚俗三月三日,皆取小蝌斗以水吞之,云不生瘡,亦解毒治瘡之意也。

按︰危氏《得效》方︰染髭髮,用蝌斗、黑桑椹各半斤,瓶密封,懸屋發,永黑如漆也。又《岣嶁神書》云︰三月三日,取蝌斗一合陰乾,候椹熟時取汁一升浸,埋東壁下。

【主治】

明目(藏器)。

溪狗[编辑]

(《拾遺》)

【集解】

藏器曰︰溪狗生南方溪澗中。狀似蛤蟆,尾長三、四寸。

【氣味】

有小毒。

【主治】

溪毒及游蠱,燒末,水服一、二錢匕(藏器)。

山蛤[编辑]

(宋《圖經》)

【校正】

原附蛤蟆下,今分出。

【集解】

頌曰︰山蛤在山石中藏蟄,似蛤蟆而大,黃色。能吞氣,飲風露,不食雜蟲。山人亦食之。

【主治】

小兒勞瘦,及疳疾,最良(蘇頌)。

田父[编辑]

(宋《圖經》)

【校正】

原附蛤蟆下,今分出。

【釋名】

(音論)。

【集解】

頌曰︰按︰《洽聞記》云︰蛤蟆大者名田父,能食蛇。蛇行被逐,殆不能去。因銜其尾,久也。

時珍曰︰按《文字集略》云︰ ,蛤蟆也而有食蛇之鼠;蛇製豹,而有啖蛇之貘。則田父伏蛇,亦此類耳,非怪也。

【主治】

蠶咬,取脊背上白汁,和蟻子灰,塗之(蘇頌。出韋宙《

蜈蚣[编辑]

(《本經》下品)

【釋名】

蒺藜(《爾雅》)、 蛆

弘景曰︰《莊子》︰ 蛆甘帶。《淮南子》云︰ 蛇游霧而殆於能製蛇。見大蛇,便緣上啖其腦。

恭曰︰山東人呼蜘蛛一名 蛆,亦能製蛇,而蜘蛛條無製蛇謂蜈蚣也。

頌曰︰按︰《爾雅》︰蒺藜, 蛆也。郭注云︰似蝗

時珍曰︰按︰張揖《廣雅》及《淮南子注》,皆謂 蛆為為蟋蟀,能製蛇。又以

【集解】

《別錄》曰︰蜈蚣生大吳川谷及江南。頭、足赤者良。

弘景曰︰今赤足者,多出京口、長山、高麗山、茅山,於腐爛積草處得之,勿令傷,曝乾

《蜀圖》曰︰生山南川谷,及出安、襄、鄧、隨、唐等州土石間,人家屋壁中亦有。形似馬陸,身扁而長。黑頭赤足者良。七八月採之。

宗奭曰︰蜈蚣背光,黑綠色,足赤腹黃。有被毒者,以烏雞屎,或大蒜塗之,效。性畏蛞蝓,不敢過所行之路,觸其身即死,故蛞蝓能治蜈蚣毒。

時珍曰︰蜈蚣西南處處有之。春出冬蟄,節節有足,雙須歧尾。性畏蜘蛛,以溺射之,即斷爛也。南方有極大者,而本草失載。按︰段成式《酉陽雜俎》云︰綏定縣蜈蚣,大者能以氣者長丈餘南方蜈蚣大者長岐亭有拘羅山,出大談》云︰嶠南蜈蚣大者而食之。故被蜈蚣傷者,搗蟲塗之,痛立止也。珍按︰托胎蟲即蛞蝓也。蜈蚣能製龍、蛇、蜴蜥,而畏蛤蟆、蛞也”。

【修治】

曰︰凡使勿用千足蟲,真相似,只是頭上有白肉,面並嘴著,腥臭氣入頂,能致死也。凡治蜈蚣,先以蜈蚣木末(或柳蛀末)於土器中炒。令木末焦黑,去木末,時珍曰︰蜈蚣木不知是何木也。今人惟以火炙去頭、足用,或去尾、足,以薄荷葉火煨用之。

【氣味】

辛,溫,有毒。

時珍曰︰畏蛞蝓、蜘蛛、雞屎、桑皮、白鹽。

【主治】

鬼疰蠱毒,啖諸蛇、蟲、魚毒,殺鬼物老精溫瘧,去三蟲(《本經》)。療心腹寒熱積聚,墮胎,去惡血(《別錄》)。

治症癖(《日華》)。小兒驚癇風搐,臍風口噤,丹毒禿瘡瘰癧 蛇傷(時珍)。

【發明】

頌曰︰《本經》云“療鬼疰”,故《胡洽方》治尸疰、惡氣、痰嗽諸方多用之。今醫家治小兒口噤不開、不能乳者,以赤足蜈蚣,去足,炙研,用豬乳二合調半錢,分三、四服,溫灌之,有時珍曰︰蓋行而疾者,惟風與蛇。蜈蚣能製蛇,故亦能截風,蓋厥陰經藥也。故所主諸証,多屬厥陰。按︰楊士瀛《直指方》云︰蜈蚣有毒,惟風氣暴烈者可以當之。風氣暴烈,非蜈名蛇瘴,惟赤足蜈蚣最能伏蛇為上藥,白芷次之。又《聖濟總錄》云︰嶺南朴蛇瘴,一名鎖喉瘴。項大腫痛連傷諸病,皆一法,則蜈蚣

【附方】

舊四,新十六。

小兒撮口︰但看舌上及上下即愈。如無生者小兒急驚︰萬金散︰蜈蚣一條(全者,去足,炙為汁和,丸綠豆大。每歲一丸,乳汁下。(《聖惠》)

天吊驚風︰目久不下,眼見白睛,及角弓反張,聲不出者,雙金散主之。用大蜈蚣一條去頭足,酥炙,用竹刀批開,記定左右。又以麝香一錢,亦分左右各記明,研末包定。每用左邊者吹左鼻,右邊者吹右鼻,各少許,不可過多。若眼未下,再吹些須,眼下乃止。(《直指》)

破傷中風欲死︰《聖惠》︰用蜈蚣,研末,擦牙,追去涎沫,立瘥。

蚣頭、烏頭尖、附子底、蠍梢等分為末。每用一字或半字,熱酒灌口眼 斜,口內麻木者︰用蜈蚣三條(一蜜炙個(切作四片,一蜜炙,一酒浸,一紙裹煨,一少許。每服一錢,熱調下,日一服。(《通變要法腹內蛇症︰誤食菜中蛇精,成蛇瘕,或食蛇肉成瘕,腹內常飢,食物即吐。

以赤足蜈蚣一條炙,研末,酒服。(《衛生易簡方》)

蝮蛇螫傷︰蜈蚣,研末,敷之。抱朴子。

射工毒瘡︰大蜈蚣一枚,炙研,和酢敷之。(《千金方》)。

天蛇頭瘡︰生手指頭上。用蜈蚣一條,燒煙熏一、二次即愈。或為末,豬(《奇效》)

丹毒瘤腫︰用蜈蚣一條乾者,白礬一皂子大,雷丸一個,百部二錢,研末,醋調敷之。(《本草衍義》)

瘰癧潰瘡︰荼、蜈蚣二味,炙至香熟,等分搗篩為末。先以甘草湯洗淨,敷之。(《枕中方》)

耳出膿︰蜈蚣末,吹之。(鮑氏)小兒禿瘡︰大蜈蚣一條,鹽一分,入油內浸七日。取油搽之,極效。(《海上方》)

便毒初起︰黃腳蜈蚣一條,瓦焙存性,為末。酒調服,取汗即散。(《濟生秘覽》)

痔瘡疼痛︰《直指》︰用赤足蜈蚣,焙為末,入片腦少許,唾調敷之。孫氏《集效》︰用蜈蚣三、四條,香油煮一、二點上油,即時痛止,大效。

腹大如箕︰用蜈蚣三、五條,酒炙研末。每服一錢,以雞子二個,打開入末在內,紙糊,沸湯煮熟食之。日一服,連進三服,瘳。(《活人心統》)

腳肚轉筋︰蜈蚣,燒,豬脂和敷。(《肘後》)

女人趾瘡︰甲內惡肉突出不愈。蜈蚣一條,焙研敷之。外以南星末,醋和敷四圍。(《醫方摘要》)

馬陸[编辑]

(《本經》下品)

【釋名】

百足(《本經》)、百節(《衍義》)、千足(《炮炙論》)、馬 (音弦)、馬 (音拳)蛩。

弘景曰︰此蟲足甚多,寸寸斷之,亦便寸行。故魯連子云︰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莊子“

【集解】

《別錄》曰︰馬陸生玄菟川谷。

弘景曰︰李當之云︰此蟲長五、六寸,狀如大蛩,夏月登樹鳴,冬則入蟄,今人呼為飛蟲。今有一種細黃蟲,狀如蜈蚣而甚長,俗名土市人亦無取者,未詳何者的是?

恭曰︰此蟲大如細筆管,長三、四寸,斑色,一如蚰蜒。襄陽人名為馬亦名刀環蟲,以其死側臥,狀如刀環也。有人自毒,服一枚便死也。

曰︰千足蟲頭上有白肉,面並嘴尖。把著,腥臭氣入人頂,能致死也。

宗奭曰︰百節,身如槎,節節有細蹙文起,紫黑色,光潤,百足。死則側臥如環,長二、三寸,大者如小指。古牆壁中甚多,入藥至鮮。

時珍曰︰馬 處處有之。形大如蚯蚓,紫黑色,其足比比至百,而皮極硬,節節有橫紋如金線,首尾一般大。觸之即側臥局縮如環,不必死也。能毒雞犬。陶氏所謂土蟲,乃蚰蜒也,死亦側蜷如環,雞喜食之。當以李當之之說為準。

【正誤】

藏器曰︰按︰土蟲無足,如一條衣帶,長四、五寸,身扁似韭葉,背上有黃黑襉,頭如鏟子蘇雲馬陸如蚰蜒,亦誤矣。按︰蚰蜒色黃不斑,其足無數。

時珍曰︰按︰段成式《酉陽雜俎》云︰度古俗呼土蠱,身形似衣帶,色類蚯蚓,長一尺余,首如鏟,背上有黃黑襉,稍觸即斷。常趁蚓掩之,則蚓化為水。有毒,雞食之輒死。據此,則陳藏器所謂土蟲者,蓋土蠱也。陶氏誤以蚰蜒為馬陸,陳氏亦誤以土蠱為土蟲矣。

【修治】

雷曰︰凡收得馬陸,以糠頭炒,至糠焦黑,取出去糠。竹刀刮去頭、足,研末用。

【氣味】

辛,溫,有毒。

【主治】

腹中大堅症,破積聚息肉,惡瘡白禿(《本經》)。

療寒熱痞結,脅下滿(《別錄》)。辟邪瘧(時珍)。

【發明】

時珍曰︰馬陸系神農藥,雷氏備載炮炙之法,而古方鮮見用者,惟《聖惠》逐邪丸用之。

其方︰治久瘧發歇無時。用百節蟲四十九枚,濕生蟲四十九枚,砒霜三錢,粽子角七枚。

五月五日日未出時,於東南上尋取兩般蟲,至午時向南研勻,丸小豆大。每發日早,男左女右,手把一丸,嗅之七遍,立效。修時忌孝子、婦人、師、尼、雞、犬見之。亦合《別錄》療寒熱之

山蛩蟲[编辑]

(《拾遺》)

【集解】

藏器曰︰生山林間。狀如百足而大,烏斑色,長二、三寸。更有大如指者,名馬陸,能登木

時珍曰︰按︰《本經》,馬陸一名百足,狀如大蛩,而此云狀如百足而大,更大者為馬陸,則似又指百足為一物矣。蓋此即馬陸之在山而大者耳,故曰山蛩。雞、犬皆不敢食之。

【氣味】

有大毒。

【主治】

人嗜酒不已,取一節燒灰,水服,便不喜聞酒氣。過一節則毒人至死。又燒黑敷惡瘡,亦治蠶病白僵,燒灰粉之(藏器)。

【附錄】

蚰蜒(《拾遺》)

藏器曰︰狀如蜈蚣而甚長,色正黃不斑,大者如釵股,其足無數,好脂油香,故入人耳及諸竅中。以驢乳灌之,即化為水。

時珍曰︰處處有之,牆屋爛草中尤多。狀如小蜈蚣,而身圓不扁,尾後禿而無歧,多足,大者長寸余,死亦蜷屈如環,故陶弘景誤以為馬陸也。其入人耳,用龍腦、地龍、 砂,單吹之皆效。或以香物引之。《淮南子》云“菖蒲去蚤虱而來蛉蛩”,即此蟲也。揚雄《方言》云︰一名入耳,一名蚨 ,一名 ,一名入人耳中。

人發瘡,如熱痱而大,法。

時珍曰︰蠷 喜伏氍KT 之下,故得此名。或作 。按《周禮‧赤茇氏》︰凡隙屋,除其 蟲 之屬,乃求而搜之也。其蟲隱居牆壁及器物下,長不及寸,狀如小蜈蚣,青黑色。二須六足,足在腹前,尾有叉歧,能夾人物,俗名搜夾子。其溺射人影,令人生瘡,身作寒熱。古方用犀角汁、雞腸草汁、馬鞭草汁、梨葉汁、茶葉末、紫草末、羊髭灰、鹿角末、燕窠土,但得一品塗之皆效。孫真人《千金方》云︰予曾六月中得此瘡,經五、六日治不愈。

有人教畫

蚯蚓[编辑]

(《本經》下品)

【釋名】

(音頃引)、朐 (音蠢閏)、堅蠶(音遣忝)、 (音阮善)、曲 、土(

時珍曰︰蚓之行也,引而後申,其 如丘,故名蚯 。

《爾雅》謂之 ,巴人謂之朐 ,皆方音之轉也。 、賦》云︰乍逶迤而鱔曲,或宛轉而蛇行。任性行止,物擊便曲,是矣。術家言蚓可興云,又知陰晴,故有土龍、龍子之名。其鳴長吟,故曰歌女。

大明曰︰路上踏殺者,名千人踏,入藥更良。

【集解】

《別錄》曰︰白頸蚯蚓,生平土。三月取,曝乾。

弘景曰︰入藥用白頸,是其老者。取得去土鹽之,日曝須臾成水,道術多用。其屎呼為蚓(亦曰六一泥),以其食細泥。無沙石,入合丹泥釜用。

時珍曰︰今處處平澤膏壤地中有之。孟夏始出,仲冬蟄結。雨則先出,晴則夜鳴。或云結時能化為百合也。與 螽同穴為雌雄。故郭璞贊云︰蚯蚓土精,無心之蟲。交不以分,淫於螽。是矣。今小兒陰腫,多以為此物所吹。《經驗方》云︰蚯蚓咬人,形如大風,眉須皆落,惟以鍛石水浸之良。昔浙江將軍張韶病此,每夕蚯蚓鳴於體中。有僧教以鹽湯浸之,數遍遂瘥。

宗奭曰︰此物有毒。崇寧末年,隴州兵士暑月跣足,為蚯蚓所中,遂不救。後數日,又有人被其毒。或教以鹽湯浸之,並飲一杯,乃愈也。

【修治】

弘景曰︰若服乾蚓,須熬作屑。

曰︰凡收得,用糯米泔浸一夜,漉出,以無灰酒浸一日,焙乾切。每一兩,以蜀椒、糯米各二錢半同熬,至米熟,揀出用。

時珍曰︰入藥有為末,或化水,或燒灰者,各隨方法。

白頸蚯蚓

【氣味】

鹹,寒,無毒。

權曰︰有小毒。

之才曰︰畏蔥、鹽。

【主治】

蛇瘕,去三蟲伏尸,鬼疰蠱毒,殺長蟲(《本經》)。化為水,療傷寒,伏熱狂謬,大腹黃膽(《別錄》)。溫病,大熱狂(蘇頌)。主傷寒瘧疾注,頭風齒痛,風熱赤眼,木舌喉痺,鼻息 耳,禿瘡瘰癧,卵腫脫肛,解蜘蛛毒,療蚰蜒入耳

【發明】

弘景曰︰乾蚓熬作屑,去蛔蟲甚有效。

宗奭曰︰腎臟風下注病,不可闕也。

頌曰︰腳風藥必須此物為使,然亦有毒。有人因腳病藥中用此,果得奇效,病愈服之不輟,至二十餘日,覺躁憒,但欲飲水不已,遂致委頓。大抵攻病用毒藥,中病即當止也。

震亨曰︰蚯蚓屬土,有水與木,性寒,大解熱毒,行濕病。

時珍曰︰蚓在物應土德,在星禽為軫水。上食槁壤,下飲黃泉,故其性寒而下行。性寒故能解諸熱疾,下行故能利小便、治足疾而通經絡也。術家云︰“蚓血能柔弓弩”,恐亦誑言爾

【附方】

舊九,新三十四。

傷寒熱結︰六、七日狂亂,見鬼欲走。以大蚓半斤去泥,用人溺煮汁飲。或生絞汁亦可。(《肘後方》)。陽毒結胸︰按之極痛,或通而複結,喘促,大躁狂亂。取生地龍四條,洗淨,研如泥,入生薑汁少許,蜜一匙,薄荷汁少許,新汲水調服。若熱熾者,加片腦少許。即與揉心下,片時自然汗出而解。不應,再服一次,神效。(《傷寒蘊要》)

諸瘧煩熱太躁︰用上方服之,甚效。亦治瘴瘧。(《直指》)

小便不通︰蚯蚓,搗爛,浸水。濾取濃汁半碗服,立通。(《斗門》)

老人尿閉︰白頸蚯蚓、茴香等分,杵汁,飲之即愈。(《朱氏集驗方》)

小兒尿閉︰乃熱結也。用大地龍數條去泥,入蜜少許,研敷莖卵。仍燒蠶蛻紙、朱砂、龍腦、麝香同研少許,以麥門冬、燈心煎湯調服。(《全幼》)。小兒急驚︰五福丸︰用生蚯蚓一條,研爛,入五福化毒丹一丸,同研,以薄荷湯少許化下。《普濟方》云︰梁國材言︰揚州進士李彥直家,專貨此藥,一服千金,以糊十口。梁傳其方,親試屢驗,不可不筆於冊,以救嬰兒。

驚風悶亂︰乳香丸︰治小兒慢驚風,心神悶亂,煩懊不安,筋脈拘急,胃虛蟲動,反折啼叫。用乳香半錢,胡粉一錢,研勻,以白頸蚯蚓(生,捏去土),搗爛和,丸麻子大。每服七丸至十五丸,蔥白煎湯下。(《普濟方》)

慢驚虛風︰用平正附子去皮臍,生研為末,以白頸蚯蚓於末內滾之,候定,刮蚓上附末,丸黃米大。每服十丸,米飲下。(《百一方》)。

急慢驚風︰五月五日取蚯蚓,竹刀截作兩段,急跳者作一處,慢跳者作一處,各研爛,入朱砂末和作丸,記明急驚用急跳者,慢驚用慢跳者。每服五七丸,薄荷湯下。(《小兒卵腫︰用地龍,連土為末,津調敷之。(錢氏方)。勞複卵腫或縮入腹︰腹中絞痛,身體重,頭不能舉。小腹裡急,熱上沖胸四支拘急欲死。用蚯蚓二十四枚,水一斗,煮取三升,頓服取汗。或以蚯蚓數升絞汁服之,並良。(《肘後方》)

手足腫痛欲斷︰取蚓三升,以水五升,絞汁二升半,服之。(《肘後》)。

代指疼痛︰蚯蚓杵,敷之。(《聖惠》)

風熱頭痛︰地龍(炒研)、薑汁、半夏餅、赤茯苓等分。為末。每服一字至半錢,生薑、荊芥湯下。(《普濟》)

頭風疼痛︰龍珠丸︰用五月五日取蚯蚓,和腦、麝杵,丸麻子大。每以一丸納鼻中,隨左右。先塗薑汁在鼻,立愈。(《總錄》)

偏正頭痛不可忍者︰《普濟》龍香散︰用地龍(去土,焙)、乳香等分。為末。每以一字作紙捻,燈上燒煙,以鼻嗅之。《澹寮方》︰加人指甲等分,云徐介翁方也。每用一捻,香爐內慢火燒之,以紙筒引煙入鼻熏之。口噙冷風赤眼痛︰地龍十條,炙為末,茶服三錢。(《聖惠》)

風蟲牙痛︰鹽化地龍水,和面納齒上,又以皂莢,去皮,研末塗上,蟲即出。又同玄胡索、蓽茇末塞耳。(《普濟》)

牙齒裂痛︰死曲 ,為末,敷之即止。(《千金翼》)

齒縫出血不止︰用地龍末、枯礬各一錢,麝香少許,研勻擦之。(《聖惠方》)

牙齒動搖及外物傷動欲落,諸藥不效者︰乾地龍(炒)、五倍子(炒)等分為末。先以生薑揩牙,後敷擦之。(《御藥院方》)

木舌腫滿,不治殺人︰蚯蚓一條,以鹽化水塗之,良久漸消。(《普濟方》)

咽喉卒腫不下食︰地龍十四條,搗塗喉外。又以一條,著鹽化水,入蜜少許,服之。(《聖惠方》)

喉痺塞口︰《普濟》︰用韭地紅小蚯蚓數條,醋擂取汁食之,並噙在喉內,即吐出痰血二、三碗,飲食即進,神效。《聖惠》鼻中息肉︰地龍(炒)一分,牙皂一挺,為末。蜜調塗之,清水滴盡即除。(《聖惠》)

耳卒聾閉︰蚯蚓入鹽,安蔥內,化水點之,立效。(《勝金》)

耳出膿︰生地龍、釜上墨、生豬脂等分。研勻,蔥汁和,捻作挺子,綿裹塞之。《聖惠方》︰用地龍為末,吹之。耳中耵聹乾結不出︰用白蚯蚓,入蔥葉中化為水,滴耳令滿。

不過數度,即易挑出。

蚰蜒入耳︰地龍,為末,入蔥葉內,化水點入,則蚰蜒亦化為水。(《聖惠方白禿頭瘡︰乾地龍為末,入輕粉,麻油調搽。(《普濟方》)

瘰癧潰爛流串者︰用荊芥根下段,煎湯溫洗,良久,著瘡破紫黑處,以針刺去血,再洗三、四次。用韭菜地上蚯蚓一把,五更時收取,炭火上燒紅,為末。每一匙,入乳香、沒輕粉各半錢,穿山甲九片,炙為末,油調敷之,如神。此武進朱守仁所傳有驗方。(《保命集》)

龍纏瘡毒︰水缸底蚯蚓一條,連泥搗敷,即愈。

蜘蛛咬瘡遍身皆有︰以蔥一枚,去尖頭,將蚯蚓入葉中,緊捏兩頭,勿令泄氣,頻搖動,即化為水,以點咬處,甚效。(《譚氏小兒方》)

陽証脫肛︰以荊芥、生薑煎湯洗之;用地龍(蟠如錢樣者,去土)一兩,朴硝二錢,為末,油調敷之。(《全幼心鑒》)

中蠱下血如爛肝者︰以蚯蚓十四枚,苦酒三升漬至蚓死,服水。已死者皆可活。(《肘後方》)

癘風痛癢︰白頸蚯蚓,去土,以棗肉同搗,丸梧子大。每美酒下六十丸。忌薑、蒜。(《活人心統》)

對口毒瘡,已潰出膿,取韭地蚯蚓,搗細,涼水調敷,日換三、四次。(《扶壽精方》)

耳聾氣閉︰蚯蚓、川芎 各兩半,為末。每服二錢,麥門冬湯下。服後低頭伏睡。一夜一服,三夜立效。(《聖濟總錄》)

口舌糜瘡︰地龍、吳茱萸,研末,醋調生面和,塗足心,立效。(《摘玄方》)

蚯蚓泥見土部。

蝸牛[编辑]

(瓜、媧、渦三音。《別錄》中品)

【釋名】

蠡牛(蠡音螺。《藥性》)、山蝸(弘景)、蝸螺

弘景曰︰蝸牛,山蝸也。形似瓜字,有角如牛,故名。《莊子》所謂“戰於蝸角”是矣。

時珍曰︰其頭偏戾如 ,其形盤旋如渦。故有媧、渦二者,不獨如瓜字而已。其行延引,故曰蜒蚰。《爾雅》謂之 蠃。孫炎注云︰以其負蠃殼而行,【集解】

弘景曰︰蝸牛生山中及人家。頭形如蛞蝓,但背負殼耳。

大明曰︰此即負殼蜒蚰也。

保升曰︰蝸牛生池澤草樹間。形似小螺,白色。頭有四黑角,行則頭出,驚則首尾俱縮入殼中。

頌曰︰凡用蝸牛,以形圓而大者為勝。久雨乍晴,竹林池沼間多有之。其城牆陰處,一種扁而小者,無力,不堪用。

時珍曰︰蝸身有涎,能製蜈、蠍。夏熱則自懸葉下,往往升高,涎枯則自死也。

蝸牛

【氣味】

鹹,寒,有小毒。畏鹽。

【主治】

賊風 僻, 跌,大腸下脫肛,筋急及驚癇(《別錄》)

權)。治小兒臍風撮口,利小便毒,研爛塗之(時珍)

【發明】

頌曰︰入嬰孩藥最勝。

時珍曰︰蝸牛所主諸病,大抵取其解熱消毒之功耳。

【附方】

舊三,新二十。

小便不通︰蝸牛,搗貼臍下,以手摩之。加麝香少許更妙。(《簡易》)

大腸脫肛︰《聖惠》︰治大腸久積虛冷,每因大便脫肛。用蝸牛一兩,燒灰,豬脂和敷,立縮。又治上証及痢後脫肛。用乾蝸水一盞,煎半盞調服。日三。

蝸牛一枚,盞,湯瓶中封一夜,取涎水,入真蛤粉旋調,掃敷瘡上。日十餘度,熱痛止則瘡便愈。(《集驗方》)

瘰癧未潰︰連殼蝸牛七個,丁香七粒,同燒研,紙花貼之。(危氏)瘰癧已潰︰蝸牛燒研,輕粉少許,用豬脊髓調,敷之。(危氏方)。喉痺腫塞︰用蝸牛綿裹,水浸含咽,須臾立通。又用蝸牛七枚,白梅肉三枚,研爛。綿裹含咽,立效。(《聖惠方》)

喉風腫痛︰端午日午時,取蜒蚰十餘條,同鹽三、四個,小瓶內封固,俟化成水,收水點之。(唐氏)喉塞口噤︰蜒蚰(炙)二七枚,白梅肉(炒)二七枚,白礬(半生半燒)二錢。研為末。每水調半錢服,得吐立通。(《聖濟總錄》)

耳腮 腫及喉下諸腫︰用蝸牛同面研,敷之。面上毒瘡初起者︰急尋水蜒蚰一、二條,用醬少許共搗,塗紙上貼之,即退。紙上留一小孔出氣。此乃凌漢章秘傳極效方也。(談野翁《試驗方》)。赤白翳膜︰生蝸牛一枚,搗丹砂末於內,火上炙沸,以綿染汁敷 中,日二。(《聖惠方》)

鼻血不止︰蝸牛(爆乾)一枚,烏賊骨半錢,研末吹之。(《聖濟總錄》)

撮口臍風︰乃胎熱也。用蝸牛五枚去殼,研汁塗口,取效乃止。又方︰用蝸牛十枚,(去殼,研爛),入蒔蘿末半分,研勻,塗之,取效,甚良。滴耳聾閉︰蝸牛膏︰用蝸牛一兩,石膽、鐘乳粉各二錢半。為末,瓷盒盛之,火 赤,研末,入片腦一字。每以油調一字,滴入耳中。無不愈者。(並《聖惠方》)

蚰蜒入耳︰蝸牛椎爛,置於耳邊,即出也。(《瑞竹堂方》)

染須方︰用蜒蚰四十九條,以京墨水養之三日,埋馬屎中一月,取出,以白絲頭試之,如即黑到尾,再入馬屎中埋七日,再取試之,性緩乃以捻須,庶不致黑皮膚也。(《普濟方》)

消渴引飲不止︰崔元亮《海上方》︰用蝸牛十四枚(形圓而大者),以水三合,密器浸一宿。取水飲之,不過三劑愈。《聖濟總錄》︰用蝸牛(焙)半兩,蛤粉、龍膽草、桑根白

蝸殼

【主治】

一切疳疾(頌)。

【附方】

舊二,新一。

一切疳疾︰用自死蝸殼七枚(皮薄,色黃白者)洗淨,不得少有塵滓,日乾,內酥蜜於殼中。

以瓷盞盛之,紙糊盞面,置炊飯上蒸之。下 時,即坐甑中,仍裝飯又蒸,飯熟取出,研如水澱。漸漸與吃,一日令盡,取效止。(韋丹方)

之,良。(《聖惠》)

蛞蝓[编辑]

(音闊俞。《本經》中品)

【釋名】

陵蠡(音螺。《本經》)、附蝸蜒蚰螺(詳下文)。

【集解】

《別錄》曰︰蛞蝓生太山池澤及陰地沙石垣下。八月取之。

弘景曰︰蛞蝓無殼,不應有蝸名。附蝸,即蝸牛也。豈以其頭形似蝸牛,故亦名蝸歟

保升曰︰蛞蝓即蝸牛也,而《別錄》複有蝸牛一條。雖數字不同,而主療無別,是後人誤出。正如草部有雞腸,而複出繁縷也。按︰《爾雅》云︰ 蠃, 蝓。郭注云︰蝸牛也。

《玉篇》亦云︰ 蝓,行則角出,驚之則縮,首尾俱能藏入殼中。蘇恭以蛞蝓為無殼蝸牛,非矣。今《本經》一名陵蠡,《別錄》又有土蝸之名,蝸蠡皆螺殼之屬,不應無殼也。今下濕處有一種蟲,大於蝸牛,無殼而有角者,云是蝸牛之老者也。

宗奭曰︰蛞蝓、蝸牛,二物也。蛞蝓二角,身肉止一段。蝸牛四角,背上別有肉,以負殼行。若為一物,《經》中焉得分為二條?《蜀本》又謂蛞蝓為蝸牛之老者,甚無謂也。

時珍曰︰按︰《爾雅》無蛞蝓,止云︰ 蠃, 蝓。

止雲蛞蝓,一名附蝸。據此,則 蝓是 蠃,蛞蝓是附蝸。蓋一類二種,如蛤主治功用相似,而皆製蜈、蠍。名謂稱呼相通,而俱曰蝸與蜒蚰螺也。或以為一物,或以為二物者,皆失深考。惟許慎《說文》云︰ 蠃背負殼者曰蝸牛,無殼者曰蛞蝓。一言決矣。

【正誤】

弘景曰︰蛞蝓入三十六禽限,又是四種角蟲之類,營室星之精。方家無複用者。

恭曰︰陶說誤矣。三十六禽亥上有壁水 ,乃豪豬,毛如 簪。《山海經》云︰ ,彘身人面,【氣味】

鹹,寒,無毒。

【主治】

賊風 僻,軼筋及脫肛,驚癇攣縮(《本經》。 ,苦乖切,口戾也。軼音跌,車轉也)。蜈蚣、蠍毒(《衍義》。

【發明】

宗奭曰︰蜈蚣畏蛞蝓,不敢過所行之路,觸其身即死,故人取以治蜈蚣毒。

時珍曰︰按︰蔡絛鐵《圍山叢談》云︰嶠南地多蜈蚣,大者二、三尺,螫人覓死不得惟見托胎蟲則局促不行。蟲乃登其首,陷其腦而死。故人以此蟲生搗塗蜈蚣也。又《大全良方》云︰痔熱腫痛者,用大蛞蝓一個研泥,入龍腦一字,燕脂坯子半錢,同敷之。先以石蝸牛同功。

【附方】

新一。

腳脛爛瘡︰臭穢不可近。用蜒蚰十條,瓦焙研末,油調敷之,立效。(《救急方》)

緣桑螺[编辑]

(《証類》)

【釋名】

桑牛、天螺(《綱目》)。

【集解】

慎微曰︰此螺全似蝸牛,黃色而小,雨後好援桑葉。

時珍曰︰此螺諸木上皆有,獨取桑上者,正如桑螵蛸之意。

【氣味】

缺。

【主治】

大腸脫肛,燒研和豬脂塗之,立縮(慎微。出《范汪方》)

枚焙研,米飲服(時珍。出《宮氣方》)。

【發明】

震亨曰︰小兒驚風,以蜜丸通聖散服之,間以桑樹上牛兒陰乾,焙研為末服之,以平其風。

時珍曰︰桑牛、蝸牛、蛞蝓三物,皆一類而形略殊,故其性味功用皆相仿佛。而桑牛治驚,又與僵蠶、螵蛸同功。皆食桑者,其氣能入肝平風也。

溪鬼蟲[编辑]

(《拾遺》)

【釋名】

射工(《拾遺》)、射影(《詩疏》)、水弩(同)、抱槍(《雜俎》)、含沙(《詩注》)

時珍曰︰此蟲足角如弩,以氣為矢,因水勢含沙以射人影成病,故有射弩諸名。《酉陽雜俎》謂之抱槍。云︰形如 蜣,稍大,腹下有刺似槍,螫人有毒也。《玄中記》云者,視其形,蟲也。見其氣,鬼也。其頭、喙,如狐也。《五行傳》云︰南方淫惑之氣所生,故謂之蜮。《詩》云︰為鬼為蜮,則不可得。即此物也。

【集解】

藏器曰︰射工出南方有溪毒處山林間。大如雞子,形似角上有四岐,黑甲下有翅能飛。六之。

慎微曰︰《玄中記》云︰水狐蟲長三、四寸,其色黑,廣寸許,背上有甲,濃三分。其口有角,向前如弩,以氣射人,去二、三步即中人,十死六、七也。《博物志》云︰射工,江南山溪水禮》︰壺涿氏掌除水時珍曰︰射工長二、三寸,廣寸許,形扁,前闊後狹,頗似蟬狀,故《抱朴子》言其狀如鳴蜩也。腹軟背硬,如鱉負甲,黑色,故陸璣言其形如鱉也。六、七月甲下有翅能飛,作鉍鉍聲。闊足如蟹足︰二如橫弩上矢之狀。冬則蟄於谷間,所居之處,大雪不積,氣起如蒸。掘下一尺可得,陰乾留用。蟾蜍、鴛鴦能食之,鵝、鴨能辟之。故《禽經》云︰鵝飛則蜮沉。又有水虎,亦水狐之類;有鬼彈,乃

【附錄】

水虎

時珍曰︰《襄沔記》云︰中廬縣有涑水,注沔。中有物,如三、四歲小兒,甲如鯪鯉,射不摘其鼻,可小小使之。名曰水虎。

月可渡,餘月則殺人。其氣有惡物作聲,不見其形,中人則青爛,名曰鬼彈。

【主治】

帶之辟溪毒(藏器)。

【發明】

時珍曰︰按︰葛洪《肘後方》云︰溪毒中人,一名中水,一名中溪,一名水病,似射工而無注下不禁,為陰毒,小緩。皆殺人,不過二十日。方家用藥,與傷寒、溫病相似。或以小蒜煮湯浴之,及諸藥方。又云︰江南射工毒蟲,在山澗水中。人行或浴,則此蟲含沙射人形影則病。有四種,初得穿陷;一種突起如石;一種如火灼 瘡也。療之並有方法。王充《論衡》云︰短狐含太陽毒氣而生,故有弓矢射人,中人如火灼也。

沙虱[编辑]

(《綱目》)

【釋名】

(音 旋。《廣雅》)、蓬活(《萬畢術》)、地脾。同上。

【集解】

時珍曰︰按郭義恭《廣志》云︰沙虱在水中,色赤,大不過蟣,入人皮中殺人。

皮裡,可以針挑取之,正赤如丹。不挑,入肉能殺人。凡遇有此蟲處,行還,以火炙身,則蟲隨火去也。又《肘後方中,此蟲多著人,鑽入皮裡,令人皮上如芒針刺,赤如黍豆。刺三日之後,寒熱發瘡。蟲漸入骨,則殺人。嶺南人初有此,以茅葉或竹葉挑刮去之,仍塗苦苣汁。已深者,針挑取蟲子,正如疥蟲也。愚按︰溪毒今俗病風寒者,皆以麻及桃柳枝刮其遍身,亦曰刮沙,蓋始於刮沙病也。沙病亦曰水沙、水傷寒,初起如傷寒,頭痛、壯熱、嘔惡,手足指末微厥。或腹痛悶亂,須臾殺人者,謂之攪腸沙也。

【附錄】

沙蟲

時珍曰︰按︰《錄異記》云︰潭、袁、處、吉等州有沙蟲,即毒蛇鱗甲中蟲。蛇被苦,每入

水黽[编辑]

(《拾遺》)

【釋名】

水馬(《拾遺》)。

【集解】

藏器曰︰水黽群游水上,水涸即飛。長寸許,四腳。亦名水馬,非《海中主產難》海馬之水時珍曰︰水蟲甚多,此類亦有數種。今有一種水爬蟲,扁身大腹而背硬者,即此也。水爬,水馬之訛耳。一種水蠆,長身如蠍,能變蜻蜓。

【氣味】

有毒。

【主治】

令人不渴,殺雞犬(藏器)。

豉蟲[编辑]

(《拾遺》)

【釋名】

豉母蟲。

【集解】

時珍曰︰陳藏器《拾遺》有豉蟲,而不言出處形狀。按︰葛洪《肘後方》云︰江南有射工體有瘡。取水上浮走豉母蟲一枚,口中含之便瘥,已死亦活。此蟲正黑,如大豆,浮游水上也。今有水蟲,大如豆而光黑,即此矣。名豉母者,亦象豆形也。

【氣味】

有毒。

【主治】

殺禽獸,蝕息肉,敷惡瘡(藏器)。

砂子[编辑]

(《拾遺》)

【釋名】

倒行狗子(《拾遺》)、睡蟲(同上)

【集解】

藏器曰︰是處有之。生砂石中,作旋孔。大如大豆,背有刺,能倒行。性好睡,亦呼為睡蟲。

【氣味】

有毒。

【主治】

生取置枕中,令夫婦相好。合射罔用,能殺飛禽走獸。(

蛔蟲[编辑]

(《拾遺》)

【釋名】

(音回。俗

【集解】

時珍曰︰蛔,人腹中長蟲也。按︰巢元方《病源》云︰人腹有九蟲︰伏蟲長四分,群蟲之主白蟲長一爛杏,令人煩悶;肺蟲狀如蠶,令人咳嗽,成勞殺人;胃蟲狀如蛤蟆,令人嘔逆喜噦;弱蟲又名鬲蟲,狀如瓜瓣,令人多唾;赤蟲狀如生肉,令人腸鳴;蟯蟲至微,形如菜蟲,居胴腸中,令人生癰疽、疥癬, 癘、痔 、疳 、則不為害;虛則侵蝕,變生諸疾也。又有尸如薄筋,依脾而居,三寸許,有頭尾。凡服補藥,必須先去此蟲,否則不得藥力。凡一切症瘕,久皆成蟲。紫庭真人云︰九蟲之中,六蟲傳變為勞瘵,而胃、傳變,或如嬰兒,如鬼形,如蛤蟆,如守宮,如蜈蚣,如螻蟻,如如蝠,如蝦,如豬肝,如血汁,如亂髮、亂絲等狀。凡蟲在腹,上旬向下。服藥須於月初四、五日五更時,則易效也。張子和云︰巢變不可勝窮,要之皆以濕熱為主。蟲得木氣乃生,得雨氣乃化。豈非風木主熱,雨澤主濕耶?故五行之中皆有蟲。諸木有蠹,諸果有螬,諸菽有 ,五穀有螟、 、蝥、 ,麥朽蛾飛,栗破蟲出,草腐螢化,皆木之蟲也。烈火有鼠,爛灰生蠅,皆火之蟲也。穴蟻、牆蠍、田螻、石蜴,皆土之蟲也。蝌蚪、馬蛭、魚、鱉、蛟、龍,皆水之蟲也。昔有冶工破一釜,見其斷處臼中,有一蟲如米蟲,【氣味】

大寒。

【主治】

目中膚赤熱痛,取大者洗淨斷之,令汁滴目中,三十年膚赤亦瘥一切眼疾,及生膚翳赤白膜,小兒胎赤、風赤眼,燒末敷之。或以小兒吐出者陰乾為末,入汞粉少許,唾津調塗之。又治一切冷 (時珍)。

【附方】

新三。

玉箸煎︰治小兒胎赤眼、風赤眼。用小兒吐出蛔蟲二條,瓷盒盛之,紙封埋濕地,五日取出,化為水,瓷瓶收。每日以銅乾為末),膩粉一錢,石膽半錢,為蛔蟲,燒灰。先以甘草湯洗淨,塗之,無不瘥者。慎口味。(《千金方》)

風驢肚內蟲[编辑]

(《綱目》)

【集解】

時珍曰︰凡人、畜有風病、瘡病,腸肚內必有蟲。《聖惠方》治目翳用此物,云以烏驢者為

【主治】

目中膚翳。取三七枚曝乾,入石膽半錢同研,瓷盒收盛,勿令見風。每日點三、五次,其翳自消(《聖惠》)。

蠱蟲[编辑]

(《拾遺》)

【釋名】

時珍曰︰造蠱者,以百蟲置皿中,俾相啖食,取其存者為蠱。故字從蟲,從皿。皿,器也。

【集解】

藏器曰︰古人愚質,造蠱圖富,皆取百蟲入瓮中,經年開之,必有一蟲盡食諸蟲,即此名為蠱,能隱形似鬼神,與人作禍,然終是蟲鬼。咬人至死者,或從人諸竅中出,信候取之,曝乾。有患蠱人,燒灰服之,亦是其類自相伏耳。又云︰凡蠱蟲療蠱,是知蠱名即可治之。

如蛇蠱用蜈蚣蠱蟲,蜈蚣蠱用蛤蟆蠱蟲,蛤蟆蠱用蛇蠱蟲之類,是相伏者,乃可治之。

時珍曰︰按︰蠱毒不一,皆是變亂元氣,多因飲食行之。與人為患。則蠱主吉利,所以小人因而造之。南方又有蜥蜴蠱、蜣螂蠱、馬蝗蠱、金蠶蠱、草蠱、挑生蠱等毒,諸方大有主治之法,不能悉紀。

【主治】

蠱毒,燒灰服少許,立愈(藏器)。

金蠶[编辑]

(《綱目》)

【釋名】

食錦蟲。

【集解】

時珍曰︰按︰陳藏器云︰故錦灰療食錦蟲蠱毒。注云︰蟲屈如指環,食故緋帛錦,如蠶之食浸多。

所欲,日置他財,使人暴富。然遣之極難,水火兵刃所不能害。必倍其所致金銀錦物,置蠶於中,投之路旁。人偶收之,蠶隨以往,謂之嫁金蠶。不然能入人腹。殘嚙腸胃,完然而出,如尸榻下牆隙擒出。夫金蠶甚毒,若有鬼神,而 能製之,何耶?又《幕府燕閑錄》云︰池州進士鄒閬家貧,一日啟戶,獲一小籠,內有銀器,持歸。覺股上有物,蠕蠕如蠶,金色爛然,遂撥去之,仍複在舊處。踐之斫之,投之水火,皆即如故。閬以問友人。友人曰︰此金蠶也。

備告其故。閬歸告妻云︰吾事之不可,送之家貧,何以生為?遂吞之。家人謂其必死。寂無所苦,竟以一見此蠱畏石榴根皮煎汁勝其天。

附錄諸蟲[编辑]

(《綱目》一種,《拾遺》一種,《別錄》五種) 臘蟲

時珍曰︰按︰裴淵《廣州記》云︰林任縣有甲蟲,嗜臭肉。人死,食之都盡,紛紛滿屋,不死不知。

拭物,令人喜好相愛。置家中,損小兒、雞、犬也。

黃蟲

《別錄》有名未用曰︰味苦。主寒熱。生地上,赤頭長足

地防

又曰︰令人不飢不渴。生黃陵。狀如蠕,居土中。

梗雞

又曰︰味甘,無毒。主治痺。

益符

又曰︰主閉。一名無舌。

蜚厲

又曰︰主婦人寒熱。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