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語類/06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十四 朱子語類
卷六十五·易一
卷六十六 

綱領上之上[编辑]

陰陽[编辑]

陰陽只是一氣,陽之退,便是陰之生。不是陽退了,又別有箇陰生。淳

陰陽做一箇看亦得,做兩箇看亦得。做兩箇看,是「分陰分陽,兩儀立焉」;做一箇看,只是一箇消長。文蔚

陰陽各有清濁偏正。僩

陰陽之理,有會處,有分處,事皆如此。今浙中學者只說合處、混一處,都不理會分處。去偽

天地間道理,有局定底,有流行底。淵

陰陽有箇流行底,有箇定位底。「一動一靜,互為其根」,更是流行底,寒暑往來是也;「分陰分陽,兩儀立焉」,便是定位底,天地上下四方是也。「易」有兩義:一是變易,便是流行底;一是交易,便是對待底。魂魄,以二氣言,陽是魂,陰是魄;以一氣言,則伸為魂,屈為魄。義剛

方子錄云:「陰陽,論推行底,只是一箇;對峙底,則是兩箇。如日月水火之類是兩箇。」

陰陽,有相對而言者,如東陽西陰,南陽北陰是也;有錯綜而言者,如晝夜寒暑,一箇橫,一箇直是也。伊川言:『「易」,變易也。』只說得相對底陰陽流轉而已,不說錯綜底陰陽交互之理。言「易」,須兼此二意。體在天地後,用起天地先。對待底是體,流行底是用,體靜而用動。端蒙。又一條云:「陰陽有相對言者:如夫婦男女,東西南北是也;有錯綜言者,如晝夜,春夏秋冬,弦望晦朔,一箇間一箇輥去是也。季通云。」

陽氣只是六層,只管上去。上盡後,下面空缺處便是陰。方子

方其有陽,那裏知道有陰?有乾卦,那裏知道有坤卦?天地間只是一箇氣,自今年冬至到明年冬至,是他地氣周匝。把來折做兩截時,前面底便是陽,後面底便是陰。又折做四截也如此,便是四時。天地間只有六層陽氣,到地面上時,地下便冷了。只是這六位陽,長到那第六位時,極了無去處,上面只是漸次消了。下面消了些箇時,下面便生了些箇,那便是陰。這只是箇噓吸。噓是陽,吸是陰,喚做一氣,固是如此。然看他日月男女牝牡處,方見得無一物無陰陽,如至微之物也有箇背面。若說流行處,卻只是一氣。佐。淵同

徐元震問:「自十一月至正月,方三陽,是陽氣自地上而升否?」曰:「然。只是陽氣既升之後,看看欲絕,便有陰生;陰氣將盡,便有陽生,其已升之氣便散矣。所謂消息之理,其來無窮。」又問:「雷出地奮,豫之後,六陽一半在地下,是天與地平分否?」曰:「若謂平分,則天卻包著地在,此不必論。」因舉康節漁樵問對之說甚好。㽦

陰陽有以動靜言者,有以善惡言者。如「乾元資始,坤元資生」,則獨陽不生,獨陰不成,造化周流,須是並用。如「履霜堅冰至」,則一陰之生,便如一賊。這道理在人如何看,直看是一般道理,橫看是一般道理,所以謂之「易」。道夫

天地間無兩立之理,非陰勝陽,即陽勝陰,無物不然,無時不然。寒暑晝夜,君子小人,天理人欲。道夫

陰陽不可分先後說,只要人去其中自主靜。陰為主,陽為客。僩

都是陰陽。無物不是陰陽。淳

無一物不有陰陽、乾坤。至於至微至細,草木禽獸,亦有牝牡陰陽。康節云:「坤無一,故無首;乾無十,故無後。」所以坤常是得一半。砥

天地之間,無往而非陰陽,一動一靜,一語一默,皆是陰陽之理。至如搖扇便屬陽,住扇便屬陰,莫不有陰陽之理。「繼之者善」,是陽;「成之者性」,是陰。陰陽只是此陰陽,但言之不同。如二氣迭運,此兩相為用,不能相無者也。至以陽為君子,陰為小人,則又自夫剛柔善惡而推之,以言其德之異耳。「繼之者善」,是已發之理;「成之者性」,是未發之理。自其接續流行而言,故謂之已發;以賦受成性而言,則謂之未發。及其在人,則未發者固是性,而其所發亦只是善。凡此等處,皆須各隨文義所在,變通而觀之。才拘泥,便相梗,說不行。譬如觀山,所謂「橫看成嶺側成峰」也。謨

問:「自一陰一陽,見一陰一陽又各生一陰一陽之象。以圖言之,『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節節推去,固容易見。就天地間著實處如何驗得?」曰:「一物上又自各有陰陽,如人之男女,陰陽也。逐人身上,又各有這血氣,血陰而氣陽也。如晝夜之間,晝陽而夜陰也,而晝陽自午後又屬陰,夜陰自子後又屬陽,便是陰陽各生陰陽之象。」學履

「易」字義只是陰陽。閎祖

易,只消道「陰陽」二字括盡

易只是箇陰陽。莊生曰「易以道陰陽」,亦不為無見。如奇耦、剛柔,便只是陰陽做了易。等而下之,如醫技養生家之說,皆不離陰陽二者。魏伯陽參同契,恐希夷之學,有些自其源流。㽦

至之曰:「正義謂:『「易」者,變化之總號,代換之殊稱,乃陰陽二氣生生不息之理。』竊見此數語亦說得好。」曰:「某以為『易』字有二義:有變易,有交易。先天圖一邊本都是陽,一邊本都是陰,陽中有陰,陰中有陽;便是陽往交易陰,陰來交易陽,兩邊各各相對。其實非此往彼來,只是其象如此。然聖人當初亦不恁地思量,只是畫一箇陽,一箇陰,每箇便生兩箇。就一箇陽上,又生一箇陽,一箇陰;就一箇陰上,又生一箇陰,一箇陽。只管恁地去。自一為二,二為四,四為八,八為十六,十六為三十二,三十二為六十四。既成箇物事,便自然如此齊整。皆是天地本然之妙元如此,但略假聖人手畫出來。如乾一索而得震,再索而得坎,三索而得艮;坤一索而得巽,再索而得離,三索而得兌。初間畫卦時,也不是恁地。只是畫成八箇卦後,便見有此象耳。」義剛

問:「『易』有交易、變易之義如何?」曰:「交易是陽交於陰,陰交於陽,是卦圖上底。如『天地定位,山澤通氣』云云者是也。變易是陽變陰,陰變陽,老陽變為少陰,老陰變為少陽,此是占筮之法。如晝夜寒暑,屈伸往來者是也。」又問:「聖人仰觀俯察,或說伏羲見天地奇耦自然之數,於是畫一以為奇,所以象陽;畫兩以為耦,所以象陰。恐於方圓之形見得否?或說以天是渾淪圓底,只是一箇物事;地則便有闕陷分裂處否?」曰:「也不特如此。天自是一,地自是二,凡物皆然。蓋天之形雖包乎地之外,而其氣實透乎地之中。地雖是一塊物事在天之中,然其中實虛,容得天許多氣。」或引先生注易「陽一而實,陰二而虛」為證。曰:「然。所以易中言:『夫乾,其靜也專,其動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其靜也翕,其動也闢,是以廣生焉。乾之靜專動直,都是一底意思。他這物事雖大,然無間斷,只是鶻淪一箇大底物事,故曰『大生』。地則靜翕動闢,便是兩箇物事。其翕也,是兩箇物事之聚;其闢也,是兩箇物事之開。他這中間極闊,盡容得那天之氣,故曰『廣生』。」燾

龜山過黃亭詹季魯家。季魯問易。龜山取一張紙畫箇圈子,用墨塗其半,云:「這便是易。」此說極好。易只是一陰一陽,做出許多般樣。淵

「諸公且試看天地之間,別有甚事?只是『陰』與『陽』兩箇字,看是甚麼物事都離不得。只就身上體看,纔開眼,不是陰,便是陽,密拶拶在這裏,都不著得別物事。不是仁,便是義;不是剛,便是柔。只自家要做向前,便是陽;纔收退,便是陰意思。纔動便是陽,纔靜便是陰。未消別看,只是一動一靜,便是陰陽。伏羲只因此畫卦以示人。若只就一陰一陽,又不足以該眾理,於是錯綜為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初只是許多卦爻,後來聖人又繫許多辭在下。如他書則元有這事,方說出這箇道理。易則未曾有此事,先假託都說在這裏。如書,便有箇堯舜,有箇禹湯文武周公出來做許多事,便說許多事。今易則元未曾有。聖人預先說出,待人占考,大事小事無一能外於此。聖人大抵多是垂戒。」又云:「雖是一陰一陽,易中之辭,大抵陽吉而陰凶。間亦有陽凶而陰吉者,何故。蓋有當為,有不當為。若當為而不為,不當為而為之,雖陽亦凶。」又云:「聖人因卦爻以垂戒,多是利於正,未有不正而利者。如云:『夕惕若厲,無咎。』若占得這爻,必是朝兢夕惕,戒慎恐懼,可以無咎。若自家不曾如此,便自有咎。」又云:「『直方大,不習無不利。』若占得這爻,須是將自身己體看:是直,是方,是大,去做某事必得其利;若自家未是直,不曾方,不曾大,則無所往而得其利,此是本爻辭如此。到孔子又自添說了,如云:『敬以直內,義以方外。』本來只是卜筮,聖人為之辭以曉人,便說許多道理在上。今學易,非必待遇事而占,方有所戒。只平居玩味,看他所說道理,於自家所處地位合是如何。故云:『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孔子所謂『學易』,正是平日常常學之。想見聖人之所謂讀,異乎人之所謂讀。想見胸中洞然,於易之理無纖毫蔽處,故云『可以無大過』。」又曰:「聖人繫許多辭,包盡天下之理。止緣萬事不離乎陰陽,故因陰陽中而推說萬事之理。今要占考,雖小小事都有。如占得『不利有攸往』,便是不可出路;『利涉大川』,便是可以乘舟。此類不一。」賀孫問:「乾卦文言聖人所以重疊四截說在此,見聖人學易,只管體出許多意思。又恐人曉不得,故說以示教。」曰:「大意只管怕人曉不得,故重疊說在裏,大抵多一般,如云『陽在下也』,又云『下也』。」賀孫問:「聖人所以因陰陽說出許多道理,而所說之理皆不離乎陰陽者,蓋緣所以為陰陽者,元本於實然之理。」曰:「陰陽是氣,纔有此理,便有此氣;纔有此氣,便有此理。天下萬物萬化,何者不出於此理?何者不出於陰陽?」賀孫問:「此程先生所以說道:『天下無性外之物。』」曰:「如云:『天地間只是箇感應。』又如云:『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賀孫

程子言:「易中只是言反復、往來、上下。」這只是一箇道理。陰陽之道,一進一退,一長一消,反復、往來、上下,於此見之。道夫

易中說到那陽處,便扶助推移他;到陰處,便抑遏壅絕他。淵

問:「陰何以比小人?」曰:「有時如此。平看之,則都好;以類言之,則有不好。然亦只是皮不好,骨子卻好。大抵發生都則是一箇陽氣,只是有消長。陽消一分,下面陰生一分。又不是討箇陰來,即是陽消處便是陰。故陽來謂之復,復者是本來物事;陰來謂之姤,姤是偶然相遇。」夔孫

天下之理,單便動,兩便靜。且如男必求女,女必求男,自然是動。若一男一女居室後,便定。端蒙

[编辑]

石子餘問易數。曰:「都不要說聖人之畫數何以如此。譬之草木,皆是自然恁地生,不待安排。數亦是天地間自然底物事,才說道聖人要如何,便不是了。」植

問理與數。曰:「有是理,便有是氣;有是氣,便有是數,蓋數乃是分界限處。」又曰:「『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是自然如此,走不得。如水數六,雪花便六出,不是安排做底。」又曰:「古者用龜為卜,龜背上紋,中間有五箇,兩邊有八箇,後有二十四箇,亦是自然如此。」夔孫

問:「理與數,其本也只是一。」曰:「氣便是數。有是理,便有是氣;有是氣,便有是數,物物皆然。如水數六,雪片也六出,這又不是去做將出來,他是自恁地。如那龜,聖人所以獨取他來用時,也是這箇物事分外靈。嘗有朋友將龜殼來看,背上中心有五條文,出去成八,外面又成二十四,皆是自然恁地,這又未為巧。最是七八九六與一二三四極巧:一是太陽,餘得箇九在後面;二是少陰,後面便是八;三是少陽,後面便是七;四是太陰,後面便是六,無如此恰好。這皆是造化自然如此,都遏他不住。」義剛。至錄云:「因一二三四,便見六七八九在裏面。老陽占了第一位,便含箇九;少陰占第二位,便含箇八;少陽占第三位,便含箇七;老陰占第四位,便含箇六;數不過十。惟此一義,先儒未曾發,先儒但只說得他中間進退而已。」淵同

某嘗問季通:「康節之數,伏羲也曾理會否?」曰:「伏羲須理會過。」某以為不然。伏羲只是據他見得一箇道理,恁地便畫出幾畫。他也那裏知得疊出來恁地巧?此伏羲所以為聖。若他也恁地逐一推排,便不是伏羲天然意思。史記曰:「伏羲至淳厚,作易八卦。」那裏恁地巧推排!賀孫。按:後劉砥先天圖一段,亦與此意同。

大凡易數皆六十:三十六對二十四,三十二對二十八,皆六十也。以十甲十二辰,亦湊到六十也。鐘律以五聲十二律,亦積為六十也。以此知天地之數,皆至六十為節。大雅

數三百六十六。三百六十,天地之正數也。此更不可易。自餘進退不過六,故陽進不過六分。人之善亦只進得許多,惡亦只退得許多,大體畢竟不可易。端蒙

季通云:「天下之萬聲,出於一闔一闢;聲音皆出於乾坤。「坤」音麕,以韻腳反之,乃見。天下之萬理,出於一動一靜;天下之萬數,出於一奇一耦;天下之萬象,出於一方一圓,盡只起於乾、坤二畫。」端蒙

天下道理,只是一箇包兩箇。易便只說到八箇處住。《洪範》說到十數住。五行五箇,便有十箇:甲乙便是兩箇木,丙丁便是兩箇火,戊己便是兩箇土,金、水亦然。所謂『兼三才而兩之』,便都是如此。大學中明德便包得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五箇;新民便包得齊家、治國、平天下三箇。自暗室屋漏處做得去,到得無所不周,無所不遍,都是這道理。自一心之微,以至於四方之遠,天下之大,也都只是這箇。義剛

數只有二,只有易是。老氏言三,亦是二共生三,三其子也。三生萬物,則自此無窮矣。後人破之者非。揚子雲是三數,邵康節是四數,皆不及易也。揚

康節數四,孔子數八,料得孔子之數又大也。季通自謂略已見之。方

有氣有形便有數。物有衰旺,推其始終,便可知也。有人指一樹問邵先生,先生云:「推未得。」少頃一葉墮,便由此推起。蓋其旺衰已見,方可推其始終。推,亦只是即今年月日時以起數也。揚

河圖洛書[编辑]

先生謂甘叔懷曰:「曾看河圖洛書數否?無事時好看。雖未是要切處,然玩此時,且得自家心流轉得動。」廣

河圖常數,洛書變數。淵

河圖中宮,天五乘地十而得。七八九六,因五得數。積五奇五耦,而為五十有五。淵

中數五,衍之而各極其數以至於十者,一箇衍成十箇,五箇便是五十。聖人說這數,不是只說得一路。他說出這箇物事,自然有許多樣通透去。如五奇五耦成五十五。又一說,六七八九十因五得數,是也。淵

河圖五十五,是天地自然之數。大衍五十,是聖人去這河圖裏面,取那天五地十衍出這箇數。不知他是如何。大概河圖是自然底,大衍是用以揲蓍求卦者。淵

天地生數,到五便住。那一二三四遇著五,便成六七八九。五卻只自對五成十。淵

或問:「河圖自五之外,如何一便成六七八九十?」曰:「皆從五過:則一對五而成六,二對五而成七,三對五而成八,四對五而成九,到末梢五又撞著箇五,便成十。」高

一二三四九八七六最妙。一藏九,二藏八,三藏七,四藏六。德明云:「一得九,二得八,三得七,四得六,皆為十也。觀河圖可見。丙丁合,辛壬合之類,皆自此推。」德明

「二始」者,一為陽始,二為陰始。「二中」者,五六。「二終」者,九十。五便是十干所始,六便是十二律所生。圓者,星也。「圓者,河圖之數」,言無那四角底,其形便圓。以下皆啟蒙圖書。淵

「一與六共宗」,蓋是那一在五下,便有那六底數。「二與七同位」,是那二在五邊,便有七底數。淵

成數雖陽,固亦本㬊作「生」字。之陰也。如子者,父之陰;臣者,君之陰。淵

陰少於陽,氣、理、數皆如此。用全用半,所以不同。淵

問:「前日承教云:『老陽少陰,少陽老陰,即除了本身一二三四,便是九八七六之數。』今觀啟蒙陽退陰進之說,似亦如此。」曰:「他進退亦是自然如此,不是人去攢教他進退。以十言之,即如前說,大故分曉。若以十五言之,九便對六,七便對八,曉得時也好則劇。」又問:「河圖,此數控定了。」先生曰:「天地只是不會說,倩他聖人出來說。若天地自會說話,想更說得好在。如河圖、洛書,便是天地畫出底。」夔孫

所謂「得五成六」者,一纔勾牽著五,便是箇六。下面都恁地。淵

老陰老陽所以變者,無他,到極處了,無去處,便只得變。九上更去不得了,只得變回來做八。六下來,便是五生數了,也去不得,所以卻去做七。淵

河圖洛書於八卦九章無相著,不知如何。揚

伏羲卦畫先天圖[编辑]

問:「先生說:『伏羲畫卦皆是自然,不曾用些子心思智慮,只是借伏羲手畫出爾。』唯其出於自然,故以之占筮則靈驗否?」曰:「然。自『太極生兩儀』,只管畫去,到得後來,更畫不迭。正如磨麵相似,四下都恁地自然撒出來。」廣

伏羲當時畫卦,只如擲珓相似,無容心。易只是陰一陽一,其始一陰一陽而已。有陽中陽,陽中陰,有陰中陽,陰中陰。陽中陽●,看上面所得如何,再得陽,即是Trigramme2630 ☰.svg,故乾一;或得陰,即是Trigramme2631 ☱.svg,故兌二。陽中陰●,亦看上所得如何,或是陽,即是Trigramme2632 ☲.svg,所以離三;或得陰,即是Trigramme2633 ☳.svg,所以震四。陰中陽●,看上面所得如何,或得陽,即是Trigramme2634 ☴.svg,所以巽五;或得陰,即是Trigramme2635 ☵.svg,所以坎六。陰中陰●,看上所得如何,若得陽,即是Trigramme2636 ☶.svg,所以艮七;再得陰,即是Trigramme2637 ☷.svg,所以坤八。看他當時畫卦之意,妙不可言。文蔚

問:「先天圖陰陽自兩邊生,若將坤為太極,與太極圖不同,如何?」曰:「他自據他意思說,即不曾契勘濂溪底。若論他太極,中間虛者便是。他亦自說『圖從中起』,今不合被橫圖在中間塞卻。待取出放外,他兩邊生者,即是陰根陽,陽根陰。這箇有對,從中出即無對。」文蔚

「先天圖如何移出方圖在下?」曰:「是某挑出。」泳

又說:「康節方圖子,自西北之東南,便是自乾以之坤;自東北以之西南,便是泰以至否。其間有咸恒損益既濟未濟,所以又於此八卦見義。蓋為是自兩角尖射上與乾坤相對,不知得怎生恁地巧。某嘗說伏羲初只是畫出八卦,見不到這裏。蔡季通以為不然,卻說某與太史公一般。某問云:『太史公如何說?』他云:『太史公云:「伏羲至淳厚,畫八卦。」』便是某這說。看來也是聖人淳厚,只據見定見得底畫出。如伊川說:『若不因時,則一箇聖人出來,許多事便都做了。』」砥

所問先天圖曲折,細詳圖意,若自乾一橫排至坤八,此則全是自然。故說卦云:「易,逆數也。」皆自已生以得未生之卦。若如圓圖,則須如此,方見陰陽消長次第。震一陽,離兌二陽,乾三陽。巽一陰,坎艮二陰,坤三陰。雖似稍涉安排,然亦莫非自然之理。自冬至至夏至為順,蓋與前逆數者相反。皆自未生而反得已生之卦。自夏至至冬至為逆,蓋與前逆數者同。其左右與今天文家說左右不同,蓋從中而分,其初若有左右之勢爾。自北而東為左,自南而西為右。灝

四象不必說陽向上。更合一畫為九,方成老陽,到兌便推不去了。兌下一畫卻是八卦,不是四象。淵

陰陽老少,以少者為主。如震是少陽,卻奇一耦二。淵

老陰老陽交而生艮兌,少陰少陽交而生震巽。離坎不交,各得本畫。離坎之交是第二畫,在生四象時交了。老陽過去交陰,老陰過來交陽,便是兌艮第三畫。少陰少陽交,便生震巽上第三畫。所以知其如此時,他這位次相挨旁。兼山謂聖人不分別陰陽老少,卜史取動爻之後卦,故分別老少。若如此,則卦遂無動,占者何所用觀變而玩占?淵

一卦又各生六十四卦,則本卦為內卦,所生之卦為外卦,是十二爻底卦。淵

問:「昨日先生說:『程子謂:「其體則謂之易。」體,猶形體也,乃形而下者。易中只說箇陰陽交易而已。』。然先生又嘗曰:『在人言之,則其體謂之心。』又是如何?」曰:「心只是箇動靜感應而已。所謂『寂然不動,感而遂通』者是也。看那幾箇字,便見得。」因言:「易是互相博易之義,觀先天圖便可見。東邊一畫陰,便對西邊一畫陽。蓋東一邊本皆是陽,西一邊本皆是陰。東邊陰畫。皆是自西邊來;西邊陽畫,都是自東邊來。姤在西,是東邊五畫陽過;復在東,是西邊五畫陰過,互相博易而成。易之變雖多般,然此是第一變。」廣云:「程子所謂『易中只說反復往來上下』者,莫便是指此言之否?」曰:「看得來程子之意又別。邵子所謂易,程子多理會他底不得。蓋他只據理而說,都不曾去問他。」廣

乾坤相為陰陽。乾後面一半,是陽中之陰;坤前面一半,是陰中之陽。方子

乾巽一邊為上,震隨坤為下。淵

陽上交於陰,陰下交於陽,而生四象,便是陰陽又各生兩畫了。陰交剛,陽交柔,便是陰陽又各生兩畫了。就乾兩畫邊看,乾兌是老陽,離震是少陰;就坤兩畫邊看,坤艮是老陰,坎巽是少陽。又各添一畫,則八卦全了。淵

陰下交生陽,陽上交生陰。陰交陽,剛交柔,是博易之易。這多變,是變易之易。所謂「易」者,只此便是。那箇是易之體,這是易之用。那是未有這卦底,這是有這卦了底。那箇喚做體時,是這易從那裏生;這個喚做用時,揲蓍取卦,便是用處。淵

問:「邵先生說『無極之前』。無極如何說前?」曰:「邵子就圖上說循環之意。自姤至坤,是陰含陽;自復至乾,是陽分陰。復坤之間乃無極,自坤反姤是無極之前。」驤

「無極之前」一段。問:「既有前後,須有有無?」曰:「本無前後。」閎祖

康節云「動靜之間」,是指冬至夏至。閎祖

安卿問:「先天圖說曰:『陽在陰中,陽逆行;陰在陽中,陰逆行。陽在陽中,陰在陰中,皆順行。』何謂也?」曰:「圖左一邊屬陽,右一邊屬陰。左自震一陽,離兌二陽,乾三陽,為陽在陽中,順行;右自巽一陰,坎艮二陰,坤三陰,為陰在陰中,順行。坤無陽,艮坎一陽,巽二陽,為陽在陰中,逆行;乾無陰,兌離一陰,震二陰,為陰在陽中,逆行。」又問:「『先天圖,心法也。圖皆自中起,萬化萬事生乎心』,何也?」曰:「其中白處者太極也。三十二陰、三十二陽者,兩儀也;十六陰、十六陽者,四象也;八陰、八陽,八卦也。」問:「『圖雖無文,終日言之,不離乎是』,何也?」曰:「一日有一日之運,一月有一月之運,一歲有一歲之運。大而天地之終始,小而人物之生死,遠而古今之世變,皆不外乎此,只是一箇盈虛消息之理。本是箇小底,變成大底;到那大處,又變成小底。如納甲法,乾納甲壬,坤納乙癸,艮納丙,兌納丁,震納庚,巽納辛,離納己,坎納戊,亦是此。又如火珠林,若占一屯卦,則初九是庚子,六二是庚寅,六三是庚辰,六四是戊午,九五是戊申,上六是戊戌,亦是此。又如道家以坎離為真水火,為六卦之主,而六卦為坎離之用。自月初三為震,上弦為兌,望日為乾,望後為巽,下弦為艮,晦為坤,亦不外此。」又曰:「乾之一爻屬戊,坤之一爻屬己。留戊就己,方成坎離。蓋乾坤是大父母,坎離是小父母。」義剛

先天圖更不可易。自復至乾為陽,自姤至坤為陰。以乾坤定上下之位次,坎離列左右之門為正。以象言之,天居上,地居下,艮為山,故居西北;兌為澤,故居東南;離為日,故居於東;坎為月,故居於西;震為雷,居東北;巽為風,居西南。方子

康節「天地定位,否泰反類」詩八句,是說方圖中兩交股底。且如西北角乾,東南角坤,是「天地定位」,便對東北角泰,西南角否。次乾是兌,次坤是艮,便對次否之咸,次泰之損。後四卦亦如是。共十六卦。淵

康節「乾南坤北,離東坎西」之說,言人立時全見前面,全不見後面,東西只見一半,便似他這箇意思。淵

先天圖直是精微,不起於康節。希夷以前元有,只是秘而不傳。次第是方士輩所相傳授底。參同契中亦有些意思相似,與曆不相應。季通云:「扭捻將來,亦相應也。用六日七分。」某卻不見康節說用六日七分處。文王卦序亦不相應。他只用義理排將去。如復只用一陽生處,此只是用物,而此也不用生底次第,也不應氣候。揚雄太玄全模放易。他底用三數,易卻用四數。他本是模易,故就他模底句上看易,也可略見得易意思。溫公集注中可見也。」康節云:「先天圖心法,皆從中起。且說圓圖。」又云:「文王八卦,應地之方。」這是見他不用卦生底次第,序四正卦出四角,似那方底意思。這箇只且恁地,無大段分曉證左。未甚安。淵

「易之精微,在那『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六十四卦,萬物萬化皆從這裏流出。緊要處在那復姤邊。復是陽氣發動之初。」因舉康節詩「冬至子之半」。「六十四卦流布一歲之中,離坎震艮兌巽做得那二十四氣,每卦當六十四分,乾坤不在四正,此以文王八卦言也。」淵

先天圖,八卦為一節,不論月氣先後。閎祖

先天圖今所寫者,是以一歲之運言之。若大而古今十二萬九千六百年,亦只是這圈子;小而一日一時,亦只是這圈子。都從復上推起去。方子

先天圖,一日有一箇恁地道理,一月有一箇恁地道理,以至合元、會、運、世,十二萬九千六百歲,亦只是這箇道理。且以月言之,自坤而震,月之始生,初三日也;至兌,則月之上弦,初八日也;至乾,則月之望,十五日也;至巽,則月之始虧,十八日也;至艮,則月之下弦,二十三日也;至坤,則月之晦,三十日也。廣

先天圖與納音相應,故季通言與參同契合。以圖觀之,坤復之間為晦,震為初三,一陽生;初八日為兌,月上弦;十五日為乾,十八日為巽,一陰生;二十三日為艮,月下弦。坎離為日月,故不用。參同契以坎離為藥,餘者以為火候。此圖自陳希夷傳來,如穆李,想只收得,未必能曉。康節自思量出來,故墓誌云云。參同契》亦以乾坤坎離為四正,故其言曰:「運轂正軸。」

問:「先天圖卦位,自乾一兌二離三右行,至震四住;揭起巽五作左行,坎六艮七至坤八住,接震四。觀卦氣相接,皆是左旋。蓋乾是老陽,接巽末姤卦,便是一陰生;坤是老陰,接震末復卦,便是一陽生。自復卦一陽生,盡震四離三,一十六卦,然後得臨卦;又盡兌二,凡八卦,然後得泰卦;又隔四卦得大壯;又隔大有一卦,得夬;夬卦接乾,乾卦接姤。自姤卦一陰生,盡巽五坎六,一十六卦,然後得遯卦;又盡艮七,凡八卦,然後得否;又隔四卦得觀;又隔比一卦得剝,剝卦接坤,坤接復。周而復始,循環無端。卦氣左旋,而一歲十二月之卦皆有其序。但陰陽初生,各歷十六卦而後為一月,又歷八卦,再得一月。至陰陽將極處,只歷四卦為一月,又歷一卦,遂一併三卦相接。其初如此之疏,其末如此之密,此陰陽嬴縮當然之理歟?然此圖於復卦之下書曰:『冬至子中。』於姤卦之下書曰:『夏至午中。』此固無可疑者。獨於臨卦之下書曰:『春分卯中。』則臨卦本為十二月之卦,而春分合在泰卦之下。又於遯卦之下書曰:『秋分酉中。』則遯卦本為六月之卦,而秋分合在否卦之下。昨侍坐復庵,聞王講書所說卦氣之論,皆世俗淺近之語,初無義理可推。竊意此圖『春分卯中』、『秋分酉中』字,或恐後人誤隨世俗卦氣之論,遂差其次,卻與文王卦位相合矣。不然,則離兌之間所以為春,坎艮之間所以為秋者,必當別有其說?」曰:「伏羲易自是伏羲說話,文王易自是文王說話,固不可以交互求合。所看先天卦氣嬴縮極仔細,某亦嘗如此理會來,尚未得其說。陰陽初生,其氣固緩,然不應如此之疏,其後又卻如此之密。大抵此圖布置皆出乎自然,不應無說,當更共思之。」謨

問:「伏羲始畫八卦,其六十四者,是文王後來重之耶?抑伏羲已自畫了耶?看先天圖則有八卦便有六十四,疑伏羲已有彷彿之畫矣,如何?」曰:「周禮言三易經卦皆八,其別皆六十有四,便見不是文王漸畫。」又問:「然則六十四卦名是伏羲元有?抑文王所立?」曰:「此不可考。」子善問:「據十三卦所言,恐伏羲時已有。」曰:「十三卦所謂『蓋取諸離,蓋取諸益』者,言結繩而為網罟,有離之象,非觀離而始有此也。」銖

問:「伏羲畫卦,恐未是教人卜筮?」曰:「這都不可知。但他不教人卜筮,畫作甚?」

 卷六十四 ↑返回頂部 卷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