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語類/08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十一 朱子語類
卷八十二·孝經
卷八十三 

孝經[编辑]

因說孝經是後人綴緝,問:「此與尚書同出孔壁?」曰:「自古如此說。且要理會道理是與不是。適有問重卦并彖象者,某答以且理會重卦之理,不必問此是誰作,彼是誰作。」因言:「學者卻好聚語孟禮書言孝處,附之於後。」士毅

問:「孝經一書,文字不多,先生何故不為理會過?」曰:「此亦難說。據此書,只是前面一段是當時曾子聞於孔子者,後面皆是後人綴緝而成。」問:「如『天地之性人為貴』,『人之行莫大於孝』,恐非聖人不能言此。」曰:「此兩句固好。如下面說『孝莫大於嚴父,嚴父莫大於配天』,則豈不害理!儻如此,則須是如武王周公方能盡孝道,尋常人都無分盡孝道也,豈不啟人僭亂之心!其中煞有左傳及國語中言語。」或問:「莫是左氏引孝經中言語否?」曰:「不然。其言在左氏傳國語中,即上下句文理相接,在孝經中卻不成文理。見程沙隨說,向時汪端明亦嘗疑此書是後人偽為者。」

古文孝經亦有可疑處。自天子章到「孝無終始而患不及者未之有也」,便是合下與曾子說底通為一段。只逐章除了後人所添前面「子曰」及後面引詩,便有首尾,一段文義都活。自此後卻似不曉事人寫出來,多是左傳中語。如「以順則逆,民無則焉;不在於善,而皆在於凶德」,是季文子之辭。卻云「雖得之,君子所不貴」,不知論孝卻得箇甚底,全無交涉!如「言斯可道,行期可樂」一段,是北宮文子論令尹之威儀,在左傳中自有首尾,載入孝經,都不接續,全無意思!只是雜史傳中胡亂寫出來,全無義理。疑是戰國時人鬥湊出者。又曰:「胡氏疑是樂正子春所作。樂正子春自細膩,卻不如此說。」

古文孝經卻有不似今文順者。如「父母生之,續莫大焉」,又著一箇「子曰」字,方說「不愛其親而愛他人者,謂之悖德」。兼上更有箇「子曰」,亦覺無意思。此本是一段,以「子曰」分為二,恐不是。溫公家範以父子兄弟夫婦等分門,卻成一箇文字,但其間有欠商量未通行者耳。本作一段聯寫去,今印者分作小段,無意思。伯恭閫範無倫序,其所編書多是如此。賀孫

孝經,疑非聖人之言。且如「先王有至德要道」,此是說得好處。然下面都不曾說得切要處著,但說得孝之效如此。如論語中說孝,皆親切有味,都不如此。士庶人章說得更好,只是下面都不親切。

問:「向見先生說『孝莫大於嚴父,嚴父莫大於配天』,非聖人之言。必若此而後可以為孝,豈不啟人僭亂之心!而中庸說舜武王之孝,亦以『尊為天子,富有四海之內』言之,如何?」曰:「中庸是著舜武王言之,何害?若汎言人之孝,而必以此為說,則不可。」

器之問「嚴父配天」。曰:「『嚴父』,只是周公於文王如此稱纔是,成王便是祖。此等處,儘有理會不得處。大約必是郊時是后稷配天,明堂則以文王配帝。孝經亦是湊合之書,不可盡信。但以義起,亦是如此。」因說:「孝經只有前一段,後皆云『廣至德』,『廣要道』,都是湊合來,演說前意,但其文多不全。只是諫諍五刑喪親三篇,稍是全文。如『配天』等說,亦不是聖人說孝來歷,豈有人人皆可以配天!豈有必配天斯可以為孝!如禮記煞有好處,可附於孝經。」賀孫問:「恐後人湊合成孝經時,亦未必見禮記。如曲禮少儀之類,猶是說禮節。若祭義後面許多說孝處,說得極好,豈不可為孝經?」曰:「然。今看孝經中有得一段似這箇否?」賀孫

問:「『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此說如何?」曰:「此自是周公創立一箇法如此,將文王配明堂,永為定例。以后稷郊推之,自可見。後來妄將『嚴父』之說亂了。」

問:「配天,配上帝,帝只是天,天只是帝,卻分祭何也?」曰:「為壇而祭,故謂之天;祭於屋下而以神祇祭之,故謂之帝。」

「明、察」,是彰著之義。能事父孝,則事天之理自然明;能事母孝,則事地之理自然察。道夫

 卷八十一 ↑返回頂部 卷八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