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八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卷第三十九
唐 韓愈 撰 宋 朱熹 考異 宋 王伯大 音釋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四十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三十九  考異音釋附

  表狀

  〇論捕賊行賞表

臣愈言臣伏見六月八日勑以狂賊傷害宰臣擒捕未獲陛

下悲傷震悼形於寢食特降詔書明立條格云有能捉𫉬賊

者賜錢萬貫仍加超授今下手賊等四分之内巳得其三其

餘兩人蓋不足計根尋蹤跡知自承宗再降明詔絶其朝請

又與王士則士平等官八日之制無不行者士則士平或作士平士則

有賞錢尚未賜給羣情疑惑未測聖心獨上或有内字聞𥘉載錢置

市之日市中觀者日數萬人巡繞瞻視咨嗟歎息旣去復來

以至日暮百姓小人重財輕義不能深逹事體但見不給其

賞便以爲朝廷愛惜此錢不守言信自近傳逺無由辯明且

出賞所以求賊今賊巳誅斬(⿱艹石)無人捉𫉬國家何因得此賊

而正刑法也承宗何故而賜誅絶也士則士平何故與美官

因或作由三事旣因獲賊𫉬賊必有其人不給賞錢實亦難曉

假如聖心獨有所見審知不合加賞其如天下百姓及後代

乆逺之人哉方无之人字况仐元濟承宗尚未擒滅兩河之地太

半未收隴右河西皆没戎狄所冝大明約束使信在言前號

令指麾以圖功利况自陛下即位巳來継有丕績巳或作以下同

楊惠琳收夏州斬劉闢收劒南東西川斬李錡收江東縛盧

從史收澤潞等五州威德所加兵不汙刃收魏愽等六州致

張荗昭張愔收易定徐泗濠等五州創業巳來列聖功德未

有能髙於陛下者可謂赫赫巍巍光照前後矣此由天授陛

下神聖英武之德爲巨唐中興之君由上或有皆字宗廟神靈所共

祐助勉強不巳守之以信或作則故地不足收而太平不難

致如乗快馬行平路遲速進退自由其心有所欲往無不可

者於此之時特宜示人以信孔子欲存信去食人非食不生

尚欲捨生以存信况可無故而輕棄也昔秦孝公用啇鞅爲

相欲富國強兵行令於國恐人不信立三丈之木於市南門

募人有能徙置北門者與五十金有一人徙之輒與五十金

秦人以君言爲必信法令大行國富兵強無敵天下三丈之

木非難徙也徙之非有功也孝公輒與之金者所以示其言

之必信也言爲必信言之必信方从閣杭本兩句皆无信字无理甚明亦足以見二本之謬矣昔周成

王尚小與其弟叔虞爲戯削桐葉爲珪曰以𣈆封汝其臣史

佚因請擇日立叔虞爲侯成王曰吾與之戲耳史佚曰天子

無戯言言之則史書之禮成之樂歌之於是遂封叔虞於𣈆

擇方从杭本似澤又見杭本之謬昔漢髙祖出黃金四萬斤與陳平恣其所

爲不問出入令謀項羽平用金間楚數年之間漢得天下論

者皆言漢髙祖深逹於利能以金四萬斤致得天下逹或作逺

此觀之自古以來未有不信其言而能有大功者亦未有不

費少財而能收大利者也方无亦未至利者十三字〇今詳文意上文引秦孝公周成王事故

此以未有不信而能成大功結之又引漢髙祖事故此以未有不小費而能收大利結之不可欠闕方本但以酷信閣杭

之故不問可否直行刪去㪯正亦不復載殊爲无理今悉𥙷而兄之臣於告賊之人本無恩義

彼雖𫉬賞了不関臣所以區區盡言不避煩黷者欲令陛下

之信行於天下也告或作捕伏望恕臣愚陋僻憃之罪而收其懇

𣢾誠至之心天下之幸非臣之幸也謹奉表以聞臣愈誠惶

誠恐

   論佛骨表

臣某言伏以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後漢時流入中國上古

未嘗有也伏以或作臣伏聞或作臣聞流上舊史有始字新史流作始昔者黄帝在位百

年年百一十歳或作一百十少昊在位八十年年百歳或作一百顓頊

在位七十九年年九十八歳新史无八字方云考之丗紀非也帝嚳音酷髙辛氏

在位七十年年百五歳帝堯在位九十八年年百一十八歳

百五歳百一十八歳二語上或皆有一字帝舜及禹年皆百歳新史舜下有在位字方云以上多帝

王丗紀之文此時天下太平百姓安樂壽考然而中國未有佛也

而下方有此時二字舊史无然而此三字今从新史其後殷湯亦年百歳湯孫太戊在

位七十五年武丁在位五十九年書史不言其年壽所極推

其年數蓋亦俱不減百歳五十九年新舊史无九字脱也言方作定新舊史皆无年所極三字

方本无推其年數四字仐从新舊史方本俱下有年字二史併无俱字周文王年九十七歳武

王年九十三歳穆王在位百年此時佛法亦未入中國非因

事佛而致然也入或作至漢明帝時始有佛法明帝在位𦆵十八

年耳或无耳字其後亂亡相継運祚不長宋齊梁陳元魏巳下事

佛漸謹年代尤促惟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前後三度捨身

施佛宗廟之𥙊不用牲牢晝日一食止於菜果其後竟爲侯

景所逼餓死臺城國亦尋滅八或作九方云新舊史梁書亦可考晝新舊史作盡事佛

求福乃更得禍乃或作反乃更或作乃反由此觀之佛不足事亦可知矣

事上或有信字新舊史无事字有信字髙祖始受隋禪則議除之當時羣臣材

識不逺不能深知先王之道古仐之宜推阐聖明以救斯弊

其事遂止臣常恨焉材識新舊史作識見知新舊史作䆒聖明或作明聖伏惟睿聖文

武皇帝陛下神聖英武數千百年巳來未有倫比即位之𥘉

即不許度人爲僧尼道士又不許創立寺觀不上方无即字創上方无許字

新舊史創作别臣常以爲髙祖之志必行於陛下之手仐縱未能即

行豈可恣之轉令盛也常新舊史作當時二字新史无轉字今聞陛下令羣僧

迎佛骨於鳯翔御樓以觀舁入大内又令諸寺遞迎供養臣

雖至愚必知陛下不惑於佛作此崇奉以祈福祥也迎新史作加或

直以年豐人樂徇人之心爲京都士庶設詭異之觀戯翫

之具耳安有聖明(⿱艹石)此而肯信此等事哉年豊人楽新舊史作豊年之楽或无

然百姓愚SKchar易惑難曉苟見陛下如此將謂眞心事佛皆

云天子大聖猶一心敬信百姓何人豈合更惜身命云上或无皆字

敬倍新史作信向何人新舊史作微賤豈合更惜方无豈合字而有於佛二字舊史无更字今从新史焚頂燒

指百十爲羣解衣散錢自朝至暮轉相倣效惟恐後時老少

奔波棄其業次焚頂上新史有以至字舊史有所以字謝本作以至无故新舊史焚作灼燒作燔少作㓜

業次作生業(⿱艹石)不即加禁遏更歴諸寺必有断臂臠身以爲供養

者傷風敗俗傳𥬇四方非細事也或无脔字夫佛本夷狄之人與

中國言語不通衣服殊製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

之法服不知君臣之義父子之情佛上新舊史无夫字下或有者字不言新舊史作不

假如其身至仐尚在奉其國命來朝京師陛下容而接之

不過宣政一見禮賔一設賜衣一襲衛而出之於境不令惑

衆也新舊史无至今二字奉下或无其字而岀之於或无而於二字或无之字惑下舊史有於字新史惑作貳誤也

况其身死巳乆枯朽之骨凶穢之餘豈冝令入宫禁令新舊史作以

孔子曰敬鬼神而逺之古之諸侯行弔於其國尚令巫祝先

以桃茢音列祝曰記君𬐱臣䘮以巫祝桃茢惡之也鄭注桃鬼所惡茢葦苕可掃不祥祓除不祥然

後進弔今無故取朽穢之物親臨觀之巫祝不先桃茢不用

羣臣不言其非御史不舉其失臣實恥之祓閣杭蜀本作拂乞以此

骨付之有司投諸水火永絶根本断天下之疑絶後代之惑

付下方无之字新舊史作付之水火无有司投諸四字或无代字後新史作前使天下之人知大聖

人之所作爲出於尋常萬萬也豈不盛哉豈不快哉新史无此二語

佛如有靈能作禍崇凡有殃咎冝加臣身上天鑒臨臣不怨

悔無任感激懇悃之至崇或作福謹奉表以聞臣某誠惶誠恐

   潮州刺史謝上表或无刺史字

臣某言臣以狂妄戇愚不識禮度上表陳佛骨事言渉不敬

正名定罪萬死猶輕新史作莫塞陛下哀臣愚忠恕臣狂直謂臣

言雖可罪心亦無他特屈刑章以臣爲潮州刺史既免刑誅

又𫉬禄食聖恩弘大天地莫量破腦刳心豈足爲謝臣某誠

惶誠恐頓首頓首臣以正月十四日蒙恩除潮州刺史即日

奔馳上道經渉嶺海水陸萬里正上或有仐年字上道或作就路以仐月二

十五日到州上訖與官吏百姓等相見具言朝廷治平天子

神聖威武慈仁子養億兆人庶無有親踈逺邇方无具字雖在萬

里之外嶺海之陬待之一如畿甸之閒輦轂之下有善必聞

有惡必見早朝晚罷兢兢業業惟恐四海之内天地之中一

物不得其所故遣刺史面問百姓疾苦苟有不便得以上陳

面或作親國家憲章完具爲治日乆守令承奉詔條違犯者鮮雖

在蠻荒無不安泰聞臣所稱聖德惟知鼓舞讙呼不勞施爲

坐以無事臣某誠惶誠恐頓首頓首臣所領州在廣府極東

界上去廣府雖云𦆵二千里然來往動皆經月過海口下惡

水濤瀧壯猛難計程期經舊史作逾程期新舊史作期程颺風鰐魚患禍不

測州南近界漲海連天毒霧瘴氛日夕發作州南近界或作州之南境

少多病年纔五十髪白齒落理不乆長加以罪犯至重所處

又極逺惡憂惶慙悸死亡無日單立一身朝無親黨居蠻夷

之地與魑魅爲羣苟非陛下哀而念之誰肯爲臣言者爲羣新舊

史作同羣臣受性愚陋人事多所不通惟酷好學問文章未嘗一

日暫廢實爲時輩所見推許舊史無所見字許或作表臣於當時之文亦

未有過人者至於論述陛下功德與詩書相表裏作爲歌詩

薦之郊廟紀泰山之封鏤白玉之牒鋪張對天之閎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無前之偉蹟編之乎詩書之䇿而無愧措之乎天地之間而

無虧雖使古人復生臣亦未肯多讓乎新舊史並作於雖使作縱臣亦新舊史並无

亦字多讓新史无多字杭本併无二字无非是伏以大唐受命有天下四海之内莫

不臣妾南北東西地各萬里大新史作皇自天寳之後政冶少怠

文致未優武尅不剛孽臣姦隸蠧居棊處摇毒自防外順内

悖父死子代以祖以孫如古諸侯自擅其地不貢不朝六七

十年憂舊史作復孽或作嬖不貢不朝新舊史作不朝不貢四聖傳序以至陛下陛下

即位以來躬親聽断旋乾轉坤𨵿機闔開雷厲風飛日月所

照天戈所麾莫不寧順大宇之下生息理極寕新舊史作從髙祖創

制天下其功大矣而治未太平也太宗太平矣而大功所立

咸在髙祖之代非如陛下承天寳之後接因循之餘六七十

年之外赫然興起南面指麾而致此巍巍之治功也巍下方无之字

治功作功治冝定樂章以告神明東廵泰山奏功皇天具著𩔰庸

明示得意使永永年代服我成烈年下方无代字舊史年伐作万年當此之

際所謂千載一時不可逢之嘉㑹際或作時一上或有之字而臣負罪嬰

舋自拘海島戚戚嗟嗟日與死迫曽不得奏薄伎於從官之

内隸御之間窮思畢精以贖罪過懷痛窮天死不閉目瞻望

宸極魂神飛去罪過新舊史作前過去或作迭非是伏惟皇帝陛下天地父母

哀而憐之無任感恩戀闕慙惶懇迫之至謹附表陳謝以聞

  賀冊尊號表

臣某言臣伏聞宰相公卿百官及𨵿輔百姓𦒿耋等以陛下

功崇德鉅天成地平宜加號於殊常以昭示於來代陳請懇

于再于三代方作載陳請懇至于再于三或作載陳情欵懇倒再三非是陛下仰稽乾

符俯順人志乃以新秋首序令月吉辰發揚鴻休膺受𩔰冊

天人合慶日月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光環海之閒含生之𩔖歡欣踊躍以歌以

合或作交環海之閒或作寰海之中以歌以舞或作以舞以歌臣某誠歡誠喜頓首頓首

臣聞體仁長人之謂元發而中節之謂和無所不通之謂聖

妙而無方之謂神長上方有以字无人字妙而或作妙筭下同經諱天地之謂文

戡定禍亂之謂武先天不違之謂法天道濟天下之謂應道

伏惟元和聖文神武法天應道皇帝陛下子育億兆視之如

傷可謂體仁以長人矣喜怒以𩔖刑賞不差可謂發而中節

矣明照無私幽隱畢逹可謂無所不通矣發號出令雲行雨

施可謂妙而無方矣三光順𮜿草木遂長可謂經緯天地矣

除剗㓂盗宇縣清夷可謂戡定禍亂矣風雨以時祥瑞輻湊

可謂先天而天不違矣國内無饑寒四夷皆朝貢可謂道濟

天下矣囯下或无内字朝上或无皆字衆美備具名實相當赫赫巍巍超今

冠古方當議明堂辟雍之事撰泰山梁父之儀𢯱三代之逸

禮𥙷百王之漏典時乗六龍肆覲東后議或作講或上别有謂字撰下或有集字

微臣幸生聖代觸犯刑章假息海隅死亡無日瞻望宸極心

䰟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有永棄之悲無自新之望曾不得與鳥獸率舞蠻夷

縱觀爲比衘酸抱痛且恥且慙無任感恩戀闕懇迫彷徨之

与或作如彷徨或作傍惶謹奉表陳賀以聞

   𡊮州刺史謝上表或无刺史字

臣某言臣以去年正月上䟽論佛骨事先朝恕臣愚直不加

大罪自刑部侍郎貶授潮州刺史伏遇其年七月十三日恩

赦至其年十月二十四日準例量移改授𡊮州刺史以今月

八日到任上訖臣某誠歡誠喜頓首頓首伏以州小地狹稅

賦及時人安吏循閭里無事微臣惟當布陛下惟新之澤守

國家太平之規勸以耕桑使無怠隋而巳臣以愚陋無堪累

䝉朝廷奬用掌誥西掖司刑南宫𩔰榮頻煩稱效寂蔑又𫎇

赦其罪累授以方州德重恩弘身微命賤無階答謝惟積慙

惶無任感恩慙惕之至謹差軍事副將郝泰奉表陳謝以聞

  ○賀皇帝即位表

臣某言伏聞皇帝陛下以閏正月三日䖍奉遺詔昭升大位

或无三日二字升方作承天地神祇永有依歸華夏蠻貊永有承事神人

交慶日月貞明臣某誠歡誠喜頓首頓首臣聞王者必爲天

所相爲人所歸上符天心下合人志然後奄有四海以君萬

邦伏惟皇帝陛下承列聖之丕績當中興之昌運爰自主鬯

春宫齒胄國學孝友之美實形四方英偉之姿乆動羣聽及

𥘉嗣位遐邇莫不歡心爰降詔書老㓜或至垂泣或作舉用

俊乂流竄姦邪雖虞舜之去四兇舉十六相不能過也天下

翹首以望太平天下傾心以觀至化臣某誠歡誠喜頓首頓

首臣聞昔者堯舜以吁嗟君臣相戒以致至治周文王以憂

勤日中不食以和萬民故能澤流無窮名配日月伏惟皇帝

陛下儀而象之以永多福天下幸甚天下幸甚微臣往因言

事得罪先朝守郡逺方拘限條制不獲奔走稱慶闕庭無任

欣歡踊躍感恩戀闕之至守郡或作僻守制方作例謹奉表以聞

   賀赦表

臣某言伏奉二月五日制書大赦天下常赦所不原者咸𫎇

除罪與之更始令得自新方无𫎇字恩浹幽明慶溢寰海臣某誠

歡誠喜頓首頓首臣聞王者必於嗣位之始降非常之恩所

以象德乾坤同明日月伏惟皇帝陛下文思聦明聖神睿哲

發號出令雲行雨施懼刑政之或差憐鰥寡之重困知事乆

之滋弊慮法訛之益姦罪人悉原墜典咸舉生恩旣及於四

海和氣遂充於八紘臣某誠歡誠喜頓首頓首微臣往因論

事𫉬譴海隅旋沐朝奬待罪山郡未離貶竄之地忽逢曠蕩

之恩踊躍欣歡實倍常品限以官守不𫉬隨例穪慶闕廷無

任感恩戀闕之至謹奉表陳賀以聞

   賀𠕋皇太后表

臣某言伏承閏正月二十七日皇太后光膺令典受𠕋宫闈

歡心始自於内朝孝理遂形於寰海臣某誠歡誠喜頓首頓

首皇太后夙賛先皇弼成至化誕生明聖纉継鴻休華胥實

賛於軒圖文母有光於周道恭惟懿德克配前芳皇帝陛下

出震承乾垂衣御極式展臣子之志以明教化之源禮命載

崇華夷同慶同待罪外郡不𫉬隨例稱賀闕廷無任踊躍欣

歡之至賀或慶謹奉表陳賀以聞

   賀慶雲表

臣某言臣所領州仐月十六日申時有慶雲見於西北至暮

方散臣及舉州官吏百姓等無不見者五采五色光華不可

徧觀非煙非雲孫曰史記天官書(⿱艹石)煙非煙(⿱艹石)雲非雲郁郁紛紛蕭索輪囷是謂慶容狀鉅

能詳述抱日増麗浮空不收旣變化而無窮亦卷舒而莫定

斯爲上瑞實應太平臣某誠歡誠喜頓首頓首謹按沈約宋

書云慶雲五色者太平之應又據孝經援神契曰王者德至

山陵則慶雲出故黃帝因之以紀事虞舜由之而作歌陵或作澤

又按季夏六月土王用事其日景戍亦主於土西北方者京

師所在土爲國家之德祥見京師之位旣徴於古又驗於今

王方作正○今按暦家四季之月土王用亊各十八日今云六月明當作王景成以暦推之十六日也伏惟皇

帝陛下德合覆載道光軒虞嗣位之𥘉禎祥継至昇平之符

旣兆仁壽之域以躋以或下巳微臣往在先朝以論事得罪身居

貶黜之地目覩殊常之慶抃躍欣幸實倍常情伏乞宣付史

官以彰聖德所致瞻戀闕廷心䰟飛馳無任欣抃踊躍之至

馳下或有並圖奉進四字或附於下文奉表陳賀之下謹差某官奉表陳賀以聞

   舉張惟素自代狀一首  國子監

  中散大夫守左散𮪍常侍上柱國賜紫金魚袋張惟素

右伏凖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參官上後三日舉一人自

代者前件官文斈治行衆所推與累歴中外資序巳深序或作考

和而不同静而有守敦厚退讓可以訓人臣所不如輒舉自

代謹録奏聞

   舉韓泰自代狀 𡊮州

  使持節漳州諸軍事守漳州刺史韓泰

右伏凖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參官及刺史授上訖三日

内舉一人自代者前伴官詞學優長才器端實早登科第亦

更臺省往因過犯貶黜至仐十五餘年自領漳州悉心爲洽

官吏懲懼不敢爲非百姓安寧並得其所臣在潮州之日與

其州界相接臣之政事逺所不如乞以代臣庶爲允當謹録

奏聞

   慰國哀表

臣某言伏奉正月二十七日詔書大行皇帝奄棄萬國承詔

哀惶號踊無地伏惟聖情何可堪處大行皇帝功濟寰區仁

霑動植奉諱之日率土崩心凡在臣子不勝殞製伏惟陛下

痛貫宸極聖情難居臣拘守逺郡不獲匍匐奉慰瞻望闕庭

且悲且戀謹奉表陳慰以聞

   與薦張籍狀或有囯監

   登仕郎守秘書省校書郎張籍

右件官學有師法文多古風沈黙靜退介然自守聲華行實

光映儒林臣當司見闕國子監博士一貟生徒藉其訓導伏

乞天恩特授此官以彰聖朝崇儒尚德之道謹録奏聞伏聽

勑㫖

   請上尊號表或有囯子監字

臣某言臣得所管國子太學廣文四門及書筭律等士館學

生沈周封等六百人狀或无得字稱身雖賤微然皆以選擇得備

學生讀六㙯之文脩先王之道粗有知識皆由上恩今天子

整齊乾坤出入神聖或无今字經營乎無爲之業游息乎混元之

宫不謀於廷不戰於野坐收冀部旋定幽都析木天街星𪧐

清潤北嶽醫閭神鬼受職𥙷注後山詩話退之上尊號曰析木天街云云子曾子賀赦曰鈎陳

太微星緯咸(⿱艹石)崑崙渤澥濤波不驚丗莫能輕重之也○析木天街北岳毉閭方云皆以幽兾言也天文志昴爲天街属

冀州自尾十度至南斗十一度爲析木属出州北岳常山王定州𢘆陽在古冀州之域也毉閭周礼聀方氏幽州其鎮毉

閭也○今按此長慶元年刘緫納上時也地彌天區界軼海外舜之十有二州周

之千七百國章玄所歩禹契所書四面輻輳各脩貢職章玄所歩

山海經云禹使大章歩目東極至于西垂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一歩又使竪亥自南極尽於北垂二億三萬三千

五百里七十一歩西戎之首北虜之渠怛威愧德失據狼狽收其種

落逃遁逺去來献羊馬千里不絶功旣如此德又如彼或作如何

爰𥘉嗣位首去姦嬖隨所顧指應時清寜嬖或作孽哀天下之

鰥寡釋四海之欎結左右前後莫匪俊良小大之材咸盡其

用無所誅詰一和以仁由是五穀歳登百瑞時見六府三事

惟序惟歌昔者媧皇殺黒龍以濟冀州孫曰淮南子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断

鼇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済冀州積芦灰以止滛堯誅九嬰以定下土孫曰淮南子堯使羿誅鑿

齒於疇華之野殺九嬰於㐫水之上血兵刓五官切剸也刃僅就厥功以方吾君一

何逺也媧皇殺黑龍堯誅九嬰二亊並見淮南子堯之在位七十餘載戒飭咨嗟

以致平治孔子之聖自云三年有成今自嗣位以來歳有餘

耳臻此功德其何捷哉置郵傳命未足以諭以非常之功襲

尋常之號以冠古之美屈守文之名臣子之誠闕而不奏天

號人稱不滿事實斯亦縉紳先生之過也臣子或作臣下謂臣官居

師長不言謂何考其所陳中於義理天人合願不謀而同非

臣之愚所敢隱蔽輒冒死以聞伏乞天恩特允誠志令公卿

大夫得竭心慮取正於經以定大號有司備禮擇日以頒天

下幸甚天下幸甚臣某誠惶誠恐方本无臣某下六字

   舉韋顗自代狀一首 尚書兵部

  中散大夫守大理少卿驍𮪍尉韋顗

右伏凖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參官上後三日舉一人自

代者前件官學識該逹器量弘深朝推直道代仰清節𩔰映

班序十五年餘夷險一致風猷益茂屈居少列未副羣情文

昌政本侍郎官重尚德之舉顗宜當之乞廽臣所授庶弭官

謗謹録奏聞謹奏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