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九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卷第四十
唐 韓愈 撰 宋 朱熹 考異 宋 王伯大 音釋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外集目録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卷之四十 考異音釋附

 ○表狀

   論孔戣致仕狀方无孔戣字

 某官某

右臣與孔戣同在南省爲官數得相見或无同字戣爲人守節清

苦議論平正今年𦆵七十筋力耳目未覺衰老憂國忘家用

意深逺所謂朝之𦒿德老成人者臣知戣上䟽求致仕故往

看戣戣爲臣言巳蒙聖主允許伏以陛下優賢尚齒見戣頻

上三䟽言詞懇到重違其意遂即許之此誠陛下仁德之至

然如戣輩在朝不過三數人實可爲國愛惜自古以來及聖

朝故事年雖八九十但視聽心慮苟未昏錯尚可顧問委以

事者雖求退罷無不殷勤留止優以禄秩不聽其去以明人

君貪賢敬老之道也禮大夫七十而致事(⿱艹石)不得謝則必賜

之几杖安車礼下或有日字致事方作致仕○今按礼記作事七十求退人臣之常

(⿱艹石)有德及氣力尚壯則君優而留之不必年過七十盡許

致事也詩曰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此言老成人重於典刑

不可不惜而留也今戣幸無疾疹但以年當致事據禮求退

陛下(⿱艹石)不聽許亦無傷於義而有貪賢之美況左丞職事亦

極清簡(⿱艹石)戣尚以繁要爲辭自可别授秩崇而務少者今中

外之臣有年過於戣尚未得退戣獨何人得遂其願其或作所

人皆求進戣獨求退尤可賢重臣所領官無事不敢請對

𫎇陛下厚恩苟有所見不敢不言伏望聖恩特垂察納

  舉馬揔自代狀  京兆府

銀青光禄大夫檢校尚書右僕射兼户部尚書馬揔

右伏凖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參官上後三日舉一人自

代者伏以近者京尹用人稍輕所以市井之間盗賊未㫁郊

野之外疲瘵尚多方无近者至所以十字市井作畿甸前件官文武兼資寛猛

得所累更方鎮皆有功能(⿱艹石)以代臣實爲至當謹録奏聞謹

   賀雨表

臣某言臣聞聖人之德與天地通誠發於中事應於外始聞

其語今見其眞臣誠歡誠喜頓首頓首伏以季夏以來雨澤

不降臣職司京邑所禱實頻青天湛然旱氣轉甚陛下憫兹

𥠖庶有事山川中使𦆵出於九門隂雲巳垂於四野龍神效

職雷雨應期雷或作雲嘉榖奮興根葉肥潤抽莖展穗不失時宜

人和年豐莫大之慶微臣幸蒙寵任獲覩殊祥慶抃𭭕呼倍

於常品無任踴躍之至謹奉表陳賀以聞

   賀太陽不虧狀狀蜀本作表

司天臺奏今月一日太陽不虧

右司天臺奏今日辰卯閒太陽合虧陛下敬畏天命克巳脩

身誠發於中災銷於上自卯及巳當虧不虧及或作至雖隔隂雲

轉更明㓪比於常日不覺有殊天且不違慶孰爲大臣官忝

京尹親覩殊祥欣感之誠實倍常品謹奉狀賀以聞狀下或有陳字

   舉張正甫自代狀  尚書兵部再除

 通議大夫守右散𮪍常侍上柱國南陽縣開國子食邑五

 百户賜紫金魚袋張正甫

右臣𫎇恩除尚書兵部侍郎伏凖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

參官上後三日舉一人自代者前件官禀正直之性懷剛毅

之姿嫉惡如仇讎見善(⿱艹石)饑渴備更内外灼有名聲年齒雖

髙氣力逾勵力或作志甘貧苦節不愧神明可謂古之老成朝之

碩德乆處散地實非所宜乞以代臣以副公望

  𡊮州申使狀

 使司牒州牒

右自今月二日後毎奉公牒牒尾故牒字皆爲謹牒宇有異

於常𥘉不敢陳論以爲錯誤今旣頻奉文牒前後並同在愈

不勝戰懼之至伏乞仁恩特令改就常式以安下情

   國子監論新注學官牒

國子監應今新注學官等牒凖今年赦文委國子𥙊酒選擇

有經藝堪訓導生徒者以充學官近年吏部所注多循資叙

不考藝能至令生徒不自𭄿勵伏請非專誦經傳博渉墳史

及進士五經諸色登科人不以比擬其新受官受或作授上日必

加研試然後放行上副聖朝崇儒尚學之意具狀牒上吏部

仍牒監者謹牒

   黃家賊事冝狀

一臣去年貶嶺外刺史其州雖與黃家賊不相鄰接然見往

來過客并諳知嶺外事人所說至精至熟一或作右或有伏以字諳方作諸

其賊並是夷獠亦無城郭可居依山傍險自稱洞主衣服言

語都不似人尋常亦各營生急則屯聚相保比縁邕管經略

使多不得人德旣不能綏懷威又不能臨制侵欺虜縛以致

怨恨蠻夷之性易動難安遂至攻劫州縣侵𭧂平人或復私

讎或貪小利或聚或散終亦不能爲事近者征討本起於裴

行立陽旻此兩人者本無逺慮深謀意在邀功求賞此下或有時字

亦縁見賊未屯聚之時將謂單弱立可摧破爭獻謀計惟恐

後時朝廷信之遂允其請自用兵巳來已經二年前後所奏

殺獲計不下一二萬人方无下巳字○今按恐當刪上巳字万上或无二字儻皆非虚

賊巳尋盡至今賊猶依舊足明欺罔朝廷邕容兩管因此凋

弊殺傷疾患十室九空因或作内經二字患或作疫百姓怨嗟如出一口

陽旻行立相繼身亡實由自邀功賞造作兵端人神共嫉以

致殃咎自方作身嫉或作怒陽旻行立事旣巳往今所用嚴公素者亦

非撫御之才不能别立規模依前還請攻討素或作集如此不巳

臣恐嶺南一道未有寜息之時

一昨者併邕容兩管爲一道深合事宜或无併字然邕州與賊逼

近容州則甚懸隔其經略使(⿱艹石)置在邕州與賊隔江對岸兵

鎭所處物力必全一則不敢輕有侵犯一則易爲逐便控制

今置在容州則邕州兵馬必少賊見𫝑弱易生姦心伏請移

經略使於邕州其容州但置刺史實爲至便

一比者所發諸道南討兵馬例皆不諳山川不伏水土遠郷

覉旅疾疫殺傷伏或作服臣自南來見說江西所發共四百人曾

未一年其所存者數不滿百方无者字岳鄂所發都三百人其所

存者四分纔一續𣸸續死每發倍難(⿱艹石)令於邕容側近召募

添置千人便割諸道見供行營人數糧賜均融充給所費旣

不增加而兵士又皆使習長有守備不同客軍守則有威攻

則有利

一自南討巳來賊徒亦甚傷損察其情理厭苦必深大抵嶺

南人稀地廣賊之所處又更荒僻假如盡殺其人盡得其地

在於國計不爲有益容貸羈縻比之禽獸來則捍禦去則不

追亦未虧損朝廷事𫝑以臣之愚(⿱艹石)因改元大慶赦其罪戾

遣一郎官御史親往宣諭必望風降伏讙呼聽命呼方作呌仍爲

擇選有材用威信諳嶺南事者爲經略使處理得宜自然永

無侵叛之事有方作其理或作置

   應所在典貼良人男女等狀

    方无在字或又无等字方云二狀皆𡊮州進○今按狀云往任𡊮州刺史方説非是

應所在典貼良人男女等

  此是狀首標目所論事与前卷賀白龜狀正同猶今之貼黄及狀眼也方本刪去非是

右準律不許典貼良人男女作奴婢驅使臣往任𡊮州刺史

日檢青州界内得七百三十一人竝是良人男女準律計傭

折直一時放免責或作到計上或有例字原其本末或因水旱不熟或因

公私債負遂相典貼漸以成風名目雖殊奴婢不别鞭笞役

使至死乃休旣乖律文實虧政理𡊮州至小尚有七百餘人

天下諸州其數固當不少今因大慶伏乞令有司重舉舊章

一皆放免仍勒長吏嚴加檢責如有隱漏必重科懲則四海

蒼生孰不感荷聖德以前件如前謹具奏聞伏聽勑㫖

   論淮西事宜狀方无狀字

右臣伏以淮西三州之地自少陽疾病去年春夏巳來圗爲

今日之事有職位者勞於計慮撫循奉所役者修其器械防

守金帛糧畜耗於賞給勞於或作勞其非是耗於或作匱于執兵之卒四向侵

掠農夫織婦㩦持㓜弱餉於其後雖時侵掠小有所得力盡

筋疲不償其費餉或作飽非是又聞畜馬甚多自半年巳來皆上槽

𭬒譬如有人雖有十夫之力自朝及夕常自大呼跳躍𥘉雖

可畏其𫝑不乆必自委頓乗其力衰三尺童子可使制其死

命況以三小州殘弊因劇之餘而當天下之全力其破敗可

立而待也待下方有之字非是然所未可知者在陛下斷與不斷耳夫

兵不多不足以必勝必勝之師必在速戰以下必或作取兵多而戰

不速則所費必廣兩界之閒疆場之上日相攻劫必有殺傷

近賊州縣徴役百端農夫織婦不得安業或時小遇水旱百

姓愁苦當此之時則人人異議以惑陛下之聽下或有矣字陛下

持之不堅半塗而罷傷威損費爲弊必深所以要先决於心

詳度本末事至不惑然可圖功然新史作乃方云然猶然後也下文然可集事然擬許其

承継皆一義〇今按此盖當時俗躰如此故公狀中用之不欲改也爲統帥者盡力行之於前

而參謀議者盡心奉之於後内外相應其功乃成昔者殷髙

宗大聖之主也以天子之威伐背叛之國三年乃剋不以爲

遲志在立功不計所費背叛方作叛背傳曰斷而後行鬼神避之遲

疑不斷未有能成其事者也臣謬承恩寵獲掌綸誥地親職

重不同庶寮輒竭愚誠以效禆𥙷謹條次平賊事宜一一如

一諸道發兵或三二千人𫝑力單弱羇旅異郷與賊不相諳

委望風懾懼難便前進便方作更所在將帥以其客兵難處使先

不存優恤待之旣薄使之又苦處下或有指字不下或有撫字皆非是𬒳

割隊伍隸屬諸頭士卒本將一朝相失心孤意怯難以有功

又其本軍各須資遣道路遼逺勞費倍多士卒有征行之艱

閭里懷離别之思今聞陳許安唐汝壽等州與賊界連接處

村落百姓悉有兵器小小俘劫皆能自防習於戰鬭識賊深

淺旣是土人護惜郷里比來未有處分猶願自備衣糧共相

保聚以備㓂賊(⿱艹石)令召募立可成軍(⿱艹石)要添兵自可取足賊

平之後易使歸農伏請諸道先所追到行營者悉令却牒歸

本道據行營所追人額器械弓矢一物巳上悉送行營充給

𨚫下方无牌字據下或无行字給上或无充字〇今按上下文勢合有行字行下更合有營字其理甚明今輒補足

召募人兵數旣足加之敎練三數月後諸道客軍一切可罷

比之徴發逺人利害懸隔

一繞逆賊州縣堡柵等各置兵馬都數雖多毎處則至少又

相去闊逺難相應接所以數𬒳攻劫致有損傷至上或有兵字(⿱艹石)

分爲四道毎道各置三萬人擇要害地屯聚一處使有隱然

之望或无分字隱方作殷〇按漢書𨼆若一敵囯方本非是審量事𫝑乗時逐利可入

則四道一時俱發使其狼狽驚惶首尾不相救濟四或作諸(⿱艹石)

可入則深壁高壘以逸待勞自然不要諸處多置防備臨賊

小縣可収百姓於便地作行縣以主領之使免散失

一蔡州士卒爲元濟迫脅𫝑不得巳遂與王師交戰原其本

根皆是國家百姓進退皆死誠可閔傷宜明勑諸軍使深知

此意當戰鬭之際固當以盡敵爲心(⿱艹石)形𫝑巳窮不能爲惡

者不須過有殺戮喻以聖德放之使歸銷其兇悖之心貸以

生全之幸自然相率棄逆歸順

一論語曰欲速則不逹見小利則大事不成比來征討無功

皆由欲其速捷有司計筭所費苟務因循小不如意即求休

罷河北淮西等見承前事𫝑知國家必不與之持乆併力苦

戰幸其一勝即希冀恩赦朝廷無至忠憂國之人不惜傷損

威重因其有請便議罷兵往日之事患皆然也往或作近臣愚以

爲淮西三小州之地元濟又甚庸愚而陛下以聖明英武之

姿用四海九州之力除此小冦難易可知太山壓𡖉未足爲喻

一兵之勝負實在賞罰賞厚可令廉士動心罰重可令凶人

喪𩲸廉方作𢧐非是然可集事不可愛惜所費憚於行刑然或作則

一淄青𢘆冀兩道與蔡州氣𩔖略同今聞討伐元濟人情必

有救助之意伐或作罰下同然皆闇弱自保無暇虚張聲𫝑則必有

之至於分兵出界公然爲惡亦必不敢宜特下詔云蔡州自

呉少誠巳來相承爲節度使亦微有功效少陽之殁陽或作誠非是

朕亦本擬與元濟恐其年少未能理事所以未便處置待其

稍能緝綏然擬許其承繼令忽自爲狂勃侵掠不受朝命事

不得巳所以有此討伐擬或作後勃或作悖至如淄青𢘆州范陽等道

祖父各有功業相承命節年歳巳乆朕必不利其土地輕有

改易各宜自安節下或有制字或有制字而无節字○今按李德𥙿之討澤潞正用此䇿以伐其交丗以

爲竒不知韓公巳言之矣如妄自疑懼敢相扇動朕即赦元濟不問迴軍

討之自然破膽不敢妄有異說

以前件謹録奏聞伏乞天恩特賜裁擇謹奏

   論變鹽法事宜狀

    慶二年張平叔爲户部侍郎上䟽請官自賣塩可以富國強兵陳利害十八條詔下其說令公卿

    詳議公与韋處厚條詰之事遂不行平叔所陳十八條此可見者十六方云白楽天行平叔判度支

    詞曰計能析秋毫吏畏如夏日東坡曰此必小人也按柳氏家訓平叔後以贓敗窮失官錢四十万

    緡是宜以此終也○樊曰食貨志云自兵㒷河北塩法羇縻而巳至皇甫鎛又奏置㩁塩法如江淮

    㩁法犯禁歲多及田弘正㪯魏博帰朝穆宗命河北罷搉䀋户部侍郎張平叔議搉塩法弊請官糴

    塩可以冨囯詔公卿議可否中書舎人韋處厚兵部侍郎韓愈詰之以爲不可平叔屈服平叔所陳

    利害凡十八條公爲隨條分析処厚則發十難以折之云

 張平叔所奏塩法條件

右奉勑將變塩法事貴精詳宜令臣等各陳利害可否聞奏

者平叔所上變法條件臣終始詳度恐不可施行各隨本條

分析利害如後

一件平叔請令州府差人自糶官塩収實估匹段省司凖舊

例支用自然獲利一倍巳上者臣令通計所在百姓貧多富

少除城郭外有見錢糴塩者十無二三多用雜物及米穀愽

易塩商利歸於巳無物不取或從賖貸升斗約以時熟填還

用此取濟兩得利便令令州縣人吏坐鋪自糶利不關巳罪

則加身不得見錢及頭叚物恐失官利必不敢糶變法之後

百姓貧者無從得塩而食矣求利未得歛怨巳多自然坐失

塩利常數所云獲利一倍臣所未見

一件平叔又請郷村去州縣逺處令所由將塩就村糶易不

得令百姓闕塩者臣以爲郷村逺處或三家五家山谷居住

不可令人吏將塩家至户到多將則糶貨不盡少將則得錢

無多无或作不計其往來自充糧食不足比來商人或自負擔斗

石往與百姓愽易所冀平價之上利得三錢兩錢不比所由

爲官所使到村之後必索百姓供應所利至少爲弊則多此

又不可行者也

一件平叔云所務至重須令廟堂宰相充使臣以爲(⿱艹石)法可

行不假令宰相充使(⿱艹石)不可行雖宰相爲使無益也(⿱艹石)或作令

或有(⿱艹石)字无下十一字又宰相者所以臨察百司考其殿最或无者字或无又者

(⿱艹石)自爲使縱有敗闕遣誰舉之此又不可者也

一件平叔又云法行之後停減鹽司所由糧課年可收錢十

萬貫方无一件字○今按此别是一條當有一件字臣以爲變法之後弊隨事生尚

恐不登常數安得更望贏利

一件平叔欲令府縣糶鹽毎月更加京兆尹料錢百千司録

及兩縣令毎月各加五十千其餘觀察及諸州刺史縣令録

事參軍多至毎月五十千少至五千三千者臣仐計此用錢

巳多其餘官典及廵察手力所由等糧課仍不在此數通計

所給毎歳不下十萬貫未見其利所費巳廣平叔又云停鹽

司諸色所由糧課約毎歳合減得十萬貫錢或無所由二字仐臣計

其新法亦用十萬不啻减得十萬却用十萬所亡所得一無

贏餘也平叔又請以糶鹽多少爲刺史縣令殿最多者遷轉

不拘常例如闕課利依條科責者刺史縣令職在分憂今惟

以鹽利多少爲之升黜不復考其治行非唐虞三載考黜陟

幽明之義也

一件平叔請定鹽價每斤三十文又毎二百里毎斤價加收

二文以充脚價量地逺近險易加至六文脚價不足官與岀

名爲毎斤三十文其實巳三十六文也也上方无文字仐鹽價京師

每斤四十諸州則不登此變法之後祗校数文於百姓未有

厚利也祇方作只脚價用五文者官與出二文用或作每二或作三用十文

者官與出四文是鹽一斤官糶得錢名爲三十其實斤多得

二十八少得二十六文折長𥙷短毎斤收錢不過二十六七

百姓折長𥙷短毎斤用錢三十四則是公私之閒毎斤常失

七八文也下不及百姓上不歸官家積數至多不可遽筭以

此言之不爲有益平叔又請令所在及農𨻶時併召車牛般

鹽送納都倉不得令有闕絶者州縣和雇車牛百姓必無情

願事須差配然付脚錢百姓將車載鹽所由先皆無檢齊集

之後始得載鹽及至院監請受又須待其輪次不用門户皆

𬒳停留輸納之時人事又别凡是和雇無不皆然百姓寧爲

私家載物取錢五文不爲官家載物取十文錢也文下或无錢字

和雇則無可載鹽和雇則害及百姓此又不可也

一件平叔稱停減鹽務所由收其糧課一歳尚得十萬貫文

尚或作計仐又稱旣有廵院請量閑劇留官吏於倉場勾當要害

守捉少置人數優恤糧料嚴加把捉如有漏失私糶等並凖

條處分者平叔所管鹽務所由人數有幾量留之外收其糧

課一歳尚得十萬貫此又不近理也比來要害守捉人數至

多尚有漏失私糶之弊仐又減置人數謂能私鹽断絶此又

於理不可也

一件平叔云變法之後歳計必有所餘日用還恐不足謂一

年巳來且未責以課利後必數倍校多者此又不可方仐國

用常言不足(⿱艹石)一歳頓闕課利爲害巳深雖云明年校多豈

可懸保此又非公私蓄積尚少之時可行者也

一件平叔又云浮𭔃姦猾者轉富土著守業者日貧若官自

糶鹽不問貴賤貧富士農工啇道士僧尼并兼游惰因其所

食盡輸官錢并諸道軍諸使家口親族遞相影占不曽輸稅

(⿱艹石)官自糶鹽此輩無一人遺漏者臣以此數色人等官未自

糶鹽之時從來糴鹽而食不待官自糶然後食鹽也糴上或有來字

○今按文𫝑恐來字上更有從字仐亦𥙷足(⿱艹石)官不自糶鹽此色人等不糶鹽而

食官自糶塩即糴而食之則信如平叔所言矣(⿱艹石)官自糶與

不自糶皆常糴塩而食則今官自糶亦無利也所謂知其一

而不知其二見其近而不見其逺也國家榷塩糶與商人商

人納榷糶與百姓國或作官則是天下百姓無貧富貴賤皆巳輸

錢於官矣不必與國家交手付錢然後爲輸錢於官也

一件平叔云𥘉定兩稅時絹一匹直錢三千今絹一匹直錢

八百百姓貧虚或先取粟麥價及至收穫悉以還債又充官

税顆粒不殘(⿱艹石)官中糶塩一家五口所食塩價不過十錢隨

日而輸不勞驅遣則必無舉債逃亡之患者㪯債或作㪯賃臣以爲

百姓困弊不皆爲塩價貴也今官自糶塩與依舊令商人糶

其價貴賤所校無多通計一家五口所食之塩平叔所計一

日以十錢爲率一月當用錢三百是則三日食塩一斤一月

率當十斤三日是方作三百六十足云或云六十字恐羡非盖塩每斤巳當三十六文月當十斤則三百六十

也足或作是属下句○今按平叔所定塩價一斤止三十文韓公通計民間所加脚費多者一月或至三十六文耳其地

近者自不及此難預計也故此上文但云一日以十錢爲率則一月安得用三百六十乎其六十字當依或説刪去足改

作是而属下句爲當新法實價與舊毎斤不校三四錢以下通計五口

之家以平叔所約之法計之賤於舊價日校一錢月校三十

不滿五口之家所校更少然則改用新法百姓亦未免窮困

流散也𥘉定稅時一匹絹三千今只八百假如特変塩法絹

價亦未肯貴五口之家因変塩法日得一錢之利豈能便免

作債収穫之時不𬒳徴索輸官税後有贏餘也以臣所見百

姓困弊日乆不以事擾之自然漸校不在変塩法也今絹一

匹八百百姓尚多寒無衣者(⿱艹石)使匹直三千則無衣者必更

衆多况絹之貴賤皆不縁塩法以此言之塩法未要変也

一件平叔云毎州糶塩不少長吏或有不親公事所由浮詞

云當界無人糴塩臣即請差清強廵官檢責所在實户據口

團保給一年塩使其四季輸納塩價口多糶少及塩價遲違

請停觀察使見任改散慢官其刺史巳下貶與上佐其餘官

貶逺處者平叔本請官自糶塩以寛百姓令其蘇息免更流

亡今令責實户口團保給塩令其隨季輸納塩價所謂擾而

困之前意也百姓貧家食塩至少或有淡食動經旬月(⿱艹石)

口給塩一无塩字依時徴價辦與不辦並須納錢遲違及違條件

觀察使巳下各加罪譴一本譴作於字又无下文苟字苟官吏畏罪必用威

刑臣恐因此所在不安百姓轉致流散此又不可之大者也

一件平叔請限商人塩納官後不得輒於諸軍諸使覔職掌

把錢捉店看守莊磑祝曰磑磨也丗本公輸般作之○磑五對切以求影庇請令

所在官吏嚴加訪察訪一作防如有違犯應有資財並令納官仍

牒送府縣充所由者臣以爲塩商納㩁爲官糶塩子父相承

坐受厚利比百姓實則校優則一作有令旣奪其業又禁不得求

覔職事及爲人把錢捉店看守莊磑不知其罪其一作可一朝窮

蹙之也(⿱艹石)必行此則冨商大賈必生怨恨或𭣣市重寳逃入

反側之地以資冦盗此又不可不慮也

一件平叔云叔下疑當有云字或称字之𩔖今亦𥙷足行此䇿後兩市軍人富商

大賈或行財賄邀截喧訴請令所由切加収捉如獲頭首所

在决殺連狀聚衆人等各决脊杖二十檢貴軍司軍户塩如

有隱漏並凖府縣例科决并賞所由告人者此一件(⿱艹石)果行

之不惟大失人心兼亦驚動逺近不知糶塩所獲幾何而害

人蠧政其弊實甚

以前件狀奉今月九日勑令臣等各陳利害者謹録奏聞伏

聽勑旨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卷之四十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