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六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卷第十七
唐 韓愈 撰 宋 朱熹 考異 宋 王伯大 音釋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十八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十七 考異音釋附

 書

   上張僕射書

九月一日愈再拜受牒之明日在使院中有小吏持院中故

事節目十餘事來示愈其中不可者有自九月至明年二月

之終皆晨入夜歸非有疾病事故輙不許出當時以𥘉受命

不敢言古人有言曰人各有能有不能(⿱艹石)此者非愈之所能

愈下或无之字抑而行之必發狂疾上無以承事于公忘其將所

以報德者下無以自立䘮失其所以爲心夫如是則安得而

不言忘或作望非是䘮或作哀或校作𠂻皆非是凡執亊之擇於愈者非爲其能

晨入夜歸也必將有以取之苟有以取之雖不晨入而夜歸

其所取者猶在也或无將字与而字所取下亦无者字下之事上不一其事上

之使下不一其事量力而任之度才而處之其所不能不彊

使爲是故爲下者不𫉬罪於上爲上者不得怨於下矣或作

孟子有云今之諸侯無大相過者以其皆好臣其所教而不

好臣其所受教諸本皆如此閣本二教字並作命方从杭蜀𫟍教作受命所受教作所以受命云考孟子

上語當作受命○仐校依孟子則上語不當有受字下語不當有以字而二命字本皆作敎童而習者皆能知之不知方

氏何據而云考孟子上語當作受命也今之時與孟子之時又加逺矣皆好其

聞命而奔走者不好其直巳而行道者聞命而奔走者好利

者也直已而行道者好義者也未有好利而愛其君者未有

好義而忘其君者文𫟍而爱作而能爱而忘作而不爱二語並无者字仐之王公大人

惟執事可以聞此言惟愈於執亊也可以此言進此言進方作言此言

或作言此亊愈𫎇幸於執亊其所從舊矣(⿱艹石)寛假之使不失其性

加待之使足以爲名寅而入盡辰而退申而入終酉而退

率以爲常亦不廢事天下之人聞執事之於愈如是也

或无执亊之三字必皆曰執亊之好士也如此好或作待抗蜀文𫟍只此句有也字餘並

无今从之執事之待士以禮如此執事之使人不枉其性而能有

容如此執事之欲成人之名如此執事之厚於故舊如此又

將曰韓愈之識其所依歸也如此閣本惟此句有也字餘並无今从之韓愈之

不謟屈於富貴之人如此韓愈之賢能使其主待之以禮如

此則死於執事之門無悔也能上方无䝨字則上或有苟如此三字(⿱艹石)使隨行

而入逐隊而趨言不敢盡其誠道有所屈於已方无所字天下之

人聞執事之於愈如此皆曰執事之用韓愈哀其窮収之而

巳耳韓愈之亊執亊不以道利之而巳耳苟如是雖日受千

金之賜一歳九遷其官感恩則有之矣將以稱於天下曰知

已知已則未也或无復岀知已二字伏惟哀其所不足矜其愚不録其

罪察其辭而垂仁採納焉哀下方有察字○按下文合有察字此不當有愈恐懼再拜

   答胡生書

    或作胡直均方注直均均或作鈞考登科記直鈞貞元十九年進士也

愈頓首胡生秀才足下雨不止薪芻價益髙生逺客懷道守

義非其人不交得無病乎斯須不展思想無已斯須或作頃渇或作傾渴

皆非愈不善自謀口多而食寡然猶月有所入以愈之不足

知生之窮也至於是而不悔非信道篤者其誰能之所示千

百言略不及此而以不屡相見爲憂謝相知爲急謀道不謀

食樂以忘憂者生之謂矣顧無以當之如何當或作荅夫别是非

分賢與不肖公卿貴位者之任也愈不敢有意於是如生之

徒於我厚者知其賢時或道之於生未有益也未有下或有所字

知者乃用是爲謗不敢自愛懼生之無益而有傷也如之何

(⿱艹石)曰彼有所合吾不利其求則庻可矣方无其字〇仐按後卷答陳商書云文虽

工不利於求則此其字亦當作於生又離郷邑去親愛甘辛苦而不厭者本

非爲是也如之何愈之於生旣不變矣戒生無以示愈者語

於人用息不知者之謗生愼從之語方作謂講禮釋友二篇比舊

尤或作嘉方作加志深而喻切因事以陳辭古之作者正如是爾

愈頓首

   與于㐮陽書与或作上

七月三日將仕郎守國子四門博士韓愈謹奉書尚書閣下

士之能享大名顯當丗者莫不有先逹之士負天下之望者

爲之前焉士之上或有夫字逹或作進士之能垂休光照後丗者亦莫不

有後進之士負天下之望者爲之後焉莫爲之前雖美而不

彰莫爲之後雖盛而不傳是二人者未始不相須也然而千

百載乃一相遇焉豈上之人無可援𡊮下之人無可推他回切記

曰上弗援下弗推歟何其相須之殷而相遇之踈也其故在下之人

負其能不肯謟其上上之人負其位不肯顧其下故髙材多

戚戚之窮盛位無赫赫之光是二人者之所爲皆過也未嘗

干之不可謂上無其人未嘗求之不可謂下無其人愈之誦

此言乆矣未嘗敢以聞於人矣下或有而字側聞閤下抱不丗之才

抱方从閤杭蜀本作苞云文選包多作苞陳寔碑所謂苞靈擢之純是也蜀丗下仍有出字文𫟍有出人字○今按韓公

未必固用選語且从諸本作拘特立而獨行道方而事實立下方无而字卷舒不隨

乎時文武唯其所用豈愈所謂其人哉抑未聞後進之士有

遇知於左右𫉬禮於門下者豈求之而未得邪或无而字將志存

乎立功而事專乎報主雖遇其人未暇禮邪將或作其何其宜聞

而乆不聞也愈雖不材其自處不敢後於𢘆人閤下將求之

而未得欤古人有言請自隗始言下或有日字非是愈今者惟朝夕芻

米僕賃之資是急不過費閤下一朝之享而足也享或作宴如曰

吾志存乎立功而事專乎報主雖遇其人未暇禮焉則非愈

之所敢知也功下或无而字焉或作或非是丗之齪齪者旣不足以語之

作与方云以与義通磊落竒偉之人又不能聽焉則信乎命之窮也謹

獻舊所爲文一十八首如賜覧𮗚亦足知其志之所存愈恐

懼再拜

   與崔羣書

自足下離東都凡兩度枉問㝷承已逹宣州主人仁賢同列

皆君子雖抱羇旅之念亦且可以度日無入而不自得樂天

知命者固前修之所以禦外物者也况足下度越此等百千

輩豈以出處近逺累其靈臺邪方无百千輩三字○今按諸本及詳文势皆當有此三字

但不知指何人而言耳宣州雖稱清凉髙爽然皆大江之南風土不並

以北將息之道當先理其心心閑無事然後外患不入風氣

所宜可以審備小小者亦當自不至矣或无无事二字患或作逹方无不入二字

皆非足下之賢雖在窮約猶能不改其樂况地至近官榮禄

厚親愛盡在左右者邪所以如此云云者以爲足下賢者宜

在上位託於幕府則不爲得其所是以及之乃相親重之道

耳非所以待足下者也也上或无者字僕自少至今從事於往還朋

友閒一十七年矣日月不爲不乆所與交往相識者千百人

非不多其相與如骨肉兄弟者亦且不少或无所与二字或以事同

或以藝取或慕其一善或以其乆故或𥘉不甚知而與之已

宻其後無大惡因不復决捨或其人雖不皆入於善而於已

巳厚雖欲悔之不可悔之下或有亦字不可或作可乎凡諸淺者固不足道

深者止如此諸或作此或无諸字至於心所仰服考之言行而無瑕尤

窺之閫奥而不見畛域明白淳粹輝光日新者惟吾崔君一

服或作伏言方作百又无尤字皆非是僕愚陋無所知曉然聖人之書無所

不讀其精麤巨細出入明晦雖不盡識抑不可謂不渉其流

者也以此而推之以此而度之誠知足下出羣拔萃無謂僕

何從而得之也與足下情義寕須言而后自明邪自明或作明白非是

所以言者懼足下以爲吾所與深者多不置白黒於胷中耳

為上方无以字旣謂能粗知足下而復懼足下之不我知亦過也比

亦有人說足下誠盡善盡美抑猶有可疑者僕謂之曰何疑

疑者曰君子當有所好惡好惡不可不明上好𢙣字或作法非是然本字亦未

如清河者人無賢愚无不說其善伏其爲人以是而疑之

伏或作服或无耳字僕應之曰鳯皇芝草賢愚皆以爲美瑞青天白

日奴𨽻亦知其清明譬之食物至於遐方異味則有嗜者有

嗜食上或有於字至於稻也粱也膾也䏑也豈聞有不嗜者哉

疑者乃解不解於吾崔君无所損益也於吾或作吾於非是或无所字

古賢者少不肖者多自省事巳來又見賢者𢘆不遇不賢者

比肩青紫賢者𢘆无以自存不賢者志滿氣得賢者雖得卑

位則旋而死不賢者或至眉壽旋或作旅非是不知造物者意竟如

何無乃所好惡與人異心哉或无意字非是又不知无乃都不省記

任其死生壽夭邪未可知也人固有薄卿相之官千乗之位

而甘陋巷菜羹者同是人也猶有好惡如此之異者况天之

與人當必異其所好惡无疑也合於天而乖於人何害况又

時有兼得者邪崔君崔君無怠无怠或作崔君无怠崔君无怠僕无以自

全活者從一官於此轉困窮甚思自放於伊潁之上當亦終

得之潁之方作潁水近者尤衰憊左車第二牙无故動揺脫去目視

昏花㝷常間便不分人顔色兩鬢半白頭髪五分亦白其一

鬚亦有一莖兩莖白者亦白或作巳白其一或无一字鬚或作𩯭僕家不幸諸父

諸兄皆康彊早丗如僕者又可以圗於乆長哉以此忽忽思

與足下相見一道其懷小兒女滿前能不顧念或无小字或无女字滿下

或有眼字能不方作不能非是足下何由得㷌北來僕不楽江南官滿便終

老嵩下足下可相就僕不可去矣珍重自愛愼飲食少思慮

惟此之望愈再拜

   與陳給事書陳京

愈再拜愈之𫉬見於閣下有年矣始者未嘗辱一言之譽貧

賤也衣食於奔走不得朝夕継見其後閤下位益尊伺候於

門牆者日益進候下或无於字夫位益尊則賤者日隔伺候於門牆

者日益進則愛博而情不專益尊或无益字日隔或无日字愈也道不加修

而文日益有名夫道不加修則賢者不與文日益有名則同

進者忌始之以日隔之䟽加之以不專之望以不與者之心

而聽忌者之說由是閤下之庭无愈之跡矣專上方从杭本有辱字忌者或

作忌始生之跡上方有也字皆非是去年春亦嘗一進謁於左右矣温乎其容

(⿱艹石)加其新也(⿱艹石)上或有其字也下或有矣字下句亦然皆非是或又疑加當作嘉乃与下文閔字爲對

乎其言(⿱艹石)閔其窮也屬或作厉方从文𫟍云属猶附属連属之属决非厉字也退而喜也

以告於人其後如東京取妻子又不得朝夕継見及其還也

亦嘗一進謁于左右矣邈乎其容(⿱艹石)不察其愚也悄乎其言

(⿱艹石)不接其情也(⿱艹石)上方並有其字愚或作言其情方作於情退而懼也不敢復進

今則釋然悟翻然悔曰其邈也乃所以怒其來之不継也其

悄也乃所以示其意也示或作不尽不敏之誅无所逃避不敢遂

進輙自䟽其所以并獻近所為復志賦巳下十首為一卷

有標軸所為下方有文字下下或有賦字非是送孟郊序一首生紙寫不加裝

飾皆有揩字注字處揩下或无字字急於自解而謝不能竢更冩閤

下取其意而略其礼可也意或作言愈恐懼再拜

  答馮𪧐書

垂示僕所闕非情之至僕安得聞此言方无得字朋友道缺絶乆

无有相箴規磨切之道僕何幸乃得吾子諸本乆下有矣字方从閣杭本云漢

武紀夷狄无義所从來乆語自此也○今按矣字有无无利害姑从方本但未有以見其必用漢紀中語而决无此字耳

僕常閔時俗人有耳不自聞其過懔懔然惟恐已之不自聞

也而今而後有望於吾子矣然足下與僕交乆僕之所守足

下之所熟知在京城時囂之徒相訾百倍足下時與僕居

朝夕同岀入起居亦見僕有不善乎僕居或作並居方无僕字或无居字然僕

退而思之雖無以𫉬罪於人亦有以𫉬罪於人者思下方无之字下𫉬

字或作服○今按二句皆云𫉬罪於人恐有誤字作服亦无理疑上句人字或是天字更詳之僕在京城一

年不一至貴人之門人之所趨僕之所傲與已合者則從之

遊不合者雖造吾廬未嘗與之坐造或作居此豈徒足致謗而巳

不戮於人則幸也追思之可爲𢧐慄寒心故至此已來剋已

自下雖不肖人至未嘗敢以貌慢之况時所尚者邪已或作以

此自謂庻幾無時患不知猶復云云也聞流言不信其行嗚

呼不復有斯人也君子不爲小人之恟恟而易其行方无而字

何能爾委曲從順向風承意汲汲恐不得合猶且不免云云

命也可如何向或作望且下或有懼字或无可字然子路聞其過則喜禹聞昌

言則下車拜車下或有而字古人有言曰告我以吾過者吾之師也

過上或无吾字願足下不憚煩苟有所聞必以相告吾亦有以報子

不敢虚也不敢志也下或有愈再拜字與衛中行書同或作頓首

   與衛中行書

大受足下辱書爲賜甚大然所稱道過盛豈所謂誘之而欲

其至於是歟不敢當不敢當其中擇其一二近似者而竊取

之則於交友忠而不反於背面者少似近焉一下方无二字亦其心

之所好耳行之不倦則未敢自謂能爾也不敢當不敢當

此六至於汲汲於富貴以救丗爲事者皆聖賢之事業知其

智能謀力能任者也謀上方无能字謀下或有与字而属下句如愈者又焉能之

始相識時方甚貧衣食於人其後相見於汴徐二州僕皆爲

之從事日月有所入比之前時豊約百倍足下視吾飲食衣

服亦有異乎然則僕之心或不爲此汲汲也其所不忘於仕

進者亦將小行乎其志耳此未易遽言也凡禍福吉㐫之來

似不在我惟君子得禍爲不幸而小人得禍爲𢘆君子得福

爲𢘆而小人得福爲幸以其所爲似有以取之也為幸方作為不幸非

必曰君子則吉小人則㐫者不可也吉下或有而字賢不肖存乎

已貴與賤禍與福存乎天名聲之善惡存乎人䝨方作仁或无之字

乎已者吾將勉之存乎天存乎人者吾將任彼而不用吾力

焉其所守者豈不約而易行哉足下曰命之窮通自我爲之

吾恐未合於道足下徴前丗而言之則知矣若曰以道徳爲

已任窮通之來不接吾心則可也窮居荒凉草樹茂密岀無

驢馬因與人絶一室之内有以自娯足下喜吾復脫禍亂不

當安安而居遲遲而來也而居方作於居非是

   上張僕射第二書

愈再拜以擊毬事諌執事者多矣諌或作陳諌者不休執事不止

此非爲其樂不可捨其諌不足聽故哉閣杭蜀本如此而方从諸本哉作也今以

下兩句推之作哉近是盖此非至故哉十五字當作一句讀之乃得其意或者又云哉字恐是邪字声訛爲也仐作邪字

讀之文尤諌不足聽者辭不足感心也心上或有人字樂不可捨者患

不能切身也身上一有人字仐之言毬之害者必曰有危墮之憂有

激射之虞墮或作墜下同小者傷面目大者殘形軀執事聞之(⿱艹石)

聞者其意必曰進(⿱艹石)習熟則無危墮之憂避能便捷則免

射之虞小何傷於面目大何累於形軀者哉愈今所言皆不

在此其指要非以他事外物牽引相比也特以擊毬之閒之

事明之耳亊上或无之字馬之與人情性殊異至於筋骸之相束血

氣之相持安佚則適勞頓則疲者同也乘之有道歩驟折中

少必無疾老必後衰及以之馳毬於場蕩揺其心腑振撓其

骨筋或作筋骨氣不及出入走不及迴旋逺者三四年近者一二

年無全馬矣然則毬之害於人也决矣諸本皆如此方从杭本决下无矣字○今

按上句有矣字此句亦須有矣字語势方殺杭本只是偶然恱漏不謂後人信之過甚而使韓公爲是歇後不了之語也

今當以諸本爲正凡五藏之繫絡甚微坐立必懸垂於胷臆之間而

以之顚頓馳騁嗚呼其危哉臆或作腹春秋傳曰夫有尤物足以

移人苟非德義則必有禍雖豈弟君子神明所扶持然廣慮

之深思之亦養壽命之一端也雖或作惟方无一字愈恐懼再拜

   與馮𪧐論文書或无論文字

辱示𥘉筮賦實有意思筮方作仕但力爲之古人不難到但不知

直似古人亦何得於仐人也何下或有有字或有有字而无得字僕爲文乆毎

自則意中以爲好則人必以爲惡矣則人或作即人必下方无以字小稱意

人亦小怪之大稱意即人必大怪之也亦上或有即字也上方无之字時時

應事作俗下文字下筆令人慙及示人則人以爲好矣俗下下方

无文字二字而有者字則人方无則字小慙者亦𫎇謂之小好大慙者即必以

爲大好矣不知古文直何用於今丗也然以竢知者知耳

作眞方无仐字然以或作然而昔揚子雲著太玄人皆𥬇之子雲之言曰丗

不我知無害也或无之言二字後丗復有揚子雲必好之矣子雲死

近千載意未有揚子雲可歎也其時桓譚亦以爲雄書勝老

或无為字老子未足道也子雲豈止與老子爭彊而巳乎此未

爲知雄者未為方作不為其弟子侯芭頗知之以爲其師之書勝周

師上或无其字然侯之他文不見於丗不知其人果如何耳以此

而言作者不祈人之知也明矣直百丗以竢聖人而不惑質

鬼神而不疑耳或作足下豈不謂然乎近李翺從僕斈文

頗有所得然其人家貧多事未能卒其業有張籍者年長於

翺而亦學於僕其文與翺相上下一二年業之庻幾乎至也

長上或无年字幾下方有至字然閔其棄俗尚而從於寂寞之道以之爭名

於時也此下或有未知果能不叛去乎八字又或疑此句上有然字意无所承恐所増多八字當在然字之上未

知是乆不談聊感足下能自進於此故復發憤一道从下或有而字

愈再拜

   與祠部陸貟外書

    外下或有薦士字陸傪字公休正元十八年權德輿典㪯傪佐之公時為四門博士薦侯喜等十人于傪

執事好賢樂善孜孜以薦進良士明白是非爲已任方今天

下一人而巳愈之𫉬幸於左右其足跡接於門牆之間陞乎

堂而望乎室者亦將一年於今矣或无跡字陞或作昇念慮所及輙欲

不自疑外竭其愚而道其志况在執事之所孜孜爲已任者

得不少助而張之乎誠不自識其言之可采與否其事則小

人之事君子盡心之道也天下之事不可遽數又執事之志

或有待而爲未敢一二言也仐但言其最近而切者爾天下之事

或作天下之士方云謂有待而為則亊字為當執事之與司貢士者相知誠深矣

彼之所望於執事執事之所以待乎彼者可謂至而無閒

疑矣方无矣字彼之職在乎得人執事之志在乎進賢如得其人

而授之所謂兩得其求順乎其必從也執事之知人其亦博

矣夫子之言曰舉爾所知然則愈之知者亦可言巳或作矣或作也

文章之尤者有侯喜𥙷注正元十九年中進士第終囯子主簿者侯雲長中正元十八年

進士者喜之家在開元中衣冠而朝者兄弟五六人及喜之

父仕不逹棄官而歸喜率兄弟操耒耜而耕于野方无于野字

薄而賦多不足以養其親則以其耕之暇讀書而爲文以干

於有位者而取足焉其耕之暇方作非耕之時或作其暇之時喜之文章學西京

而爲也舉進士十五六年矣京或作漢或作漢西京雲長之文執事所

自知其爲人淳重方實可任以事其文與喜相上下有劉𫐠

中正元二十一年進士第者其文長於爲詩文麗而思深當今舉於禮

部者其詩無與爲比而又工於應主司之試其爲人温良誠

信無邪佞詐妄之心邪侫詐妄方作邪妄詐僞或作邪妄詐侫彊志而婉容和平

而有立其趍事静以敏著美名而負屈稱者其日已乆矣

矣字或作爲日乆矣有韋羣玉不見于登科記公之所薦十人九第而羣玉獨遺豈有司以京兆從子之故逺

嫌畏譏矯而黜之耶者京兆之從子其文有可取者其進而未止者也

其爲人賢而有材志剛而氣和樂於薦賢爲善材方作行〇仐按䝨即是

有行方語為贅其在家無子弟之過居京兆之側遇事輒争不從其

令而從其義求子弟之賢而能業其家者羣玉是也能上方无而字

凡此四子皆可以當執事首薦而極論者主司疑焉則以辨

之問焉則以告之未知焉則殷勤而語之期乎有成而後止

可也語或作論方无有字有沈𣏌者中正元十八年進士第張苰者中元和二年進士第

遲汾者中正元十八年進七第李紳者元和元年進士第㑹昌中為丞相張後餘者

二年中第死李翊者中正元十八年進士第或文或行皆出羣之才也苰或作弘

与登科記同凡此數子與之足以収人望得才實主司疑焉則與

解之問焉則以對之廣求焉則以告之可也与解或作以解往者陸

相公孫曰正元八年陸贊知㪯賈稜等二十三人登第公与焉司貢士考文章甚詳愈時

亦幸在得中而未知陸之得人也方无亦字或无幸字其後一二年所

與及第者皆赫然有聲原其所以亦由梁𥙷闕粛王郎中礎

佐之梁舉八人無有失者歐陽詹傳云詹与韓愈李觀李絳崔羣王涯馮𪧐𢈔承宣聮第皆天

下選時称龍虎榜斈八人疑此是也其餘則王皆與謀焉陸相之考文章甚詳

也待梁與王如此不疑也梁與王舉人如此之當也至今以

爲美談人下方无如此字自后主司不能信人人亦無足信者故蔑

蔑無聞蔑蔑或作蔑然仐執事之與司貢士者有相信之資謀行之

道惜乎其不可失也謀上或有与字方仐在朝廷者多以遊讌娯樂

爲事獨執事眇然髙舉有深思長慮爲國家樹根本之道宜

乎小子之以此言聞於左右也愈恐懼再拜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