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卷第十六
唐 韓愈 撰 宋 朱熹 考異 宋 王伯大 音釋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十七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十六  考異音釋附

  書

   上宰相書

正月二十七日前郷貢進士韓愈謹伏光範門下再拜獻書

相公閤下書下或有于字方云時宰相趙憬賈耽盧邁也詩之序曰菁菁者莪樂育

材也君子能長育人材則天下喜樂之矣或作其詩曰菁菁

者莪在彼中阿旣見君子樂且有儀說者曰菁菁者盛也莪

微草也阿大陵也言君子之長育人材(⿱艹石)大陵之長育微草

能使之菁菁然盛也或无也字旣見君子樂且有儀云者天下美

之之辭也其三章曰旣見君子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我百朋說者曰百朋多之

之辭也或无下百朋字言君子旣長育人材又當爵命之賜之厚禄

以寵貴之云爾賜之賜或作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或作以其卒章曰汎汎楊舟載沈載浮

旣見君子我心則休說者曰載載也沈浮者物也載載也或作載者載

也或作載者舟也或作載舟也言君子之於人才無所不取(⿱艹石)舟之於物浮

沈皆載之云爾旣見君子我心則休云者言(⿱艹石)此則天下之

心美之也心上或无之字君子之於人也旣長育之又當爵命寵貴

之而於其才無所遺焉孟子曰君子有三樂王天下不與存

焉其一曰樂得天下之英才而敎育之此皆聖人賢士之所

極言至論古今之所宜法者也然則孰能長育天下之人材

將非吾君與吾相乎孰能敎育天下之英才將非吾君與吾

相乎然則下或无孰能至相乎十七字方云歐本二存此則与後相應然亦无孰長人三字則非是幸今天

下無事小大之官各守其職或作錢榖甲兵之問不至於廟

堂論道經邦之暇捨此宜無大者焉今有人生二十八年矣

名不著於農工商賈之版其業則讀書著文歌頌堯舜之道

雞嗚而起孜孜焉亦不爲利或無而字其所讀皆聖人之書揚墨

釋老之學無所入於其心其所著皆約六經之㫖而成文抑

邪與正辨時俗之所惑与或作㒷居窮守約方天守字亦時有感激怨

竒怪之辭以求知於天下亦不悖於敎化妖滛䛕佞譸

譸音輈張誑也說無所出於其中四舉於禮部乃一得三選於

吏部卒無成九品之位其可望一畒之宫其可懷宫或作宅方云一畒

之宫本儒行語公苗蕃誌无宫以歸今本亦誤○今按二字无大利害公用儒行語亦或有之然謂其專用宮字而不得

更用宅字則固矣遑遑乎四海無所歸恤恤乎飢不得食寒不得衣

濵於死而益固得其所者爭𥬇之忽將棄其舊而新是圖求

老農老圃而爲師悼本志之變化中夜涕泗交頥雖不足當

詩人孟子之謂抑長育之使成材其亦可矣教育之使成才

其亦可矣子之下或有所字抑又聞古之君子相其君也之字或在君子下或

子下别有之字一夫不𫉬其所(⿱艹石)已推而内之溝中今有人生七年

而學聖人之道以修其身積二十年不得巳一朝而毀之是

亦不𫉬其所矣十下或有一字伏念今有仁人在上位(⿱艹石)不往告之

而遂行是果於自棄而不以古之君子之道待吾相也其可

乎寧往告焉(⿱艹石)不得志則命也其亦行矣志上或有其字〇今疑志字衍

範曰凡厥庶民有猷有爲有守汝則念之不恊于極不罹于

咎皇則受之二不字方並作弗也而康而色曰予攸好德汝則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福

是皆與善之辭也抑又聞古之人有自進者而君子不逆之

矣曰予攸好德汝則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福之謂也君上或无而字抑又聞上之設

官制禄必求其人而授之者非苟慕其才而富貴其身也

蓋將用其能理不能用其明理不明者耳下之修已立誠必

求其位而居之者非苟没於利而榮於名也没或作役方云囯語重耳不没

於利主没貪也蓋將推巳之所餘以濟其不足者耳然則上之於求

人下之於求位交相求而一其致焉耳一其致或作其致一苟以是而

爲心則上之道不必難其下下之道不必難其上可舉而舉

焉不必讓其自舉也譲下或有於字可進而進焉不必廉於自進也

於下或有其字抑又聞上之化下得其道則𭄿賞不必徧加乎天下而

天下從焉化上方无之字則方作其〇疑當併有則其字因人之所欲爲而遂推之

之謂也方作今天下不由吏部而仕進者幾希矣主上感傷

山林之士有逸遺者屡詔内外之臣旁求於四海而其至者

蓋闕焉求下方有儒雅字雅亦或作士豈其無人乎哉亦見國家不以非常

之道禮之而不來耳家下方有之字彼之處隱就閒者亦人耳其耳

目鼻口之所欲其心之所樂其體之所安豈有異於人乎哉

今所以惡衣食窮體膚麋鹿之與處猨狖之與居固自以其

身不能與時從順俯仰故甘心自絶而不悔焉从方作俗〇今按後卷与

馮𪧐書云委曲从順向風承意則諸本作从順者固韓公常用之語也方本語意拙澁非是而方聞國家

之仕進者必舉於州縣然後升於禮部吏部聞下或有今字試之以

繡繪雕琢之文考之以聲𫝑之逆順章句之短長中其程式

者然後得從下士之列雖有化俗之方安邊之畫不繇是而

稍進萬不有一得焉進下或有者字彼惟恐入山之不深入林之不

宻其影響昧惟恐聞於人也惟恐或作之恐或无此二字(⿱艹石)聞有以

書進宰相而求仕者而宰相不辱焉而薦之天子而爵命之

而布其書於四方進或作上而宰而爵或並无而字而復出天子二字方无於字枯槁沈溺

魁閎寛通之士必且洋焉動其心峨焉纓其冠于

而來矣此所謂𭄿賞不必徧加乎天下而天下從焉者也因

人之所欲爲而遂推之之謂者也伏惟覧詩書孟子之所指

念育才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福之所以考古之君子相其君之道而忘自進自

舉之罪思設官制禄之故以誘致山林逸遺之士庻天下之

行道者知所歸焉歸上方有依字小子不敢自幸其嘗所著文輒採

其可者(⿱艹石)干首録在異卷冀辱賜𮗚焉或无敢字或无冀字冀辱或作伏垂

黷尊嚴伏地待罪愈再拜

   後十九日復上書

二月十六日前郷貢進士韓愈謹再拜言相公閤下向上書

及所著文後待命凡十有九日不得命恐懼不敢逃遁不知

所爲方无向字及逃字从乃復敢自納於不測之誅以求畢其說而請

命於左右愈聞之蹈水火者之求免於人也不惟其父兄子

弟之慈愛然後呼而望之也將有介於其側者雖其所憎怨

苟不至乎欲其死者則將大其聲疾呼而望其仁之也仁或作人

而之下有救字或作人而下无之字○今按此(⿱艹石)作人之救則正与下句全字爲對而下文再曡其語亦以二字相對但

斍其語差凡故今且从方本注彼介於其側者聞其聲而見其事不惟其父

兄子弟之慈愛然後往而全之也雖有所憎怨苟不至乎欲

其死者則將狂奔盡氣濡手足焦毛髮救之而不辭也(⿱艹石)

者何哉其𫝑誠急而其情誠可悲也愈之彊學力行有年矣

愚不惟道之險夷愚上或有其字而愚下有也字也又或作甚或有其字而无也甚二字行且

不息以蹈於窮餓之水火其旣危且亟矣大其聲而疾呼矣

閤下其亦聞而見之矣方作其將往而全之歟抑將安而不

救歟不下或有之字有來言於閤下者曰有𮗚溺於水而𬋖於火者

有可救之道而終莫之救也閤下且以爲仁人乎哉不然(⿱艹石)

愈者亦君子之所宜動心者也或謂愈子言則然矣宰相則

知子矣如時不可何謂愈下或有日字愈竊謂之不知言者誠其材

能不足當吾賢相之舉耳材方作才能不或作不能而无足字相上或无賢字(⿱艹石)所謂

時者固在上位者之爲耳非天之所爲也位者下方无之字又无也字或併无

之耳非也四字之爲耳三字或作爲之耳皆非是前五六年時宰相薦聞尚有自布

衣𫎇抽擢者與今豈異時哉且今節度𮗚察使及防禦營田

諸小使等尚得自舉判官無間於巳仕未仕者或无使及二字非是間或

作聞或作間者况在宰相吾君所尊敬者而曰不可乎古之進人者

或取於盗或舉於管庫今布衣雖賤猶足以方於此情隘辭

蹙不知所裁亦惟少垂憐焉憐下或有察字愈再拜

   後廿九日復上書

三月十六日前郷貢進士韓愈謹再拜言相公閤下愈聞周

公之爲輔相其急於見賢也方一食三吐其哺方一沐三捉

其髪輔相下或有也字其急或无其字捉或作握也當是時天下之賢才皆巳舉用

姦邪䜛佞欺負之徒皆巳除去姦下方有人字无欺字非是四海皆巳無

虞九夷八蠻之在荒服之外者皆巳賔貢之在或无之字天災時變

昆蟲草木之妖皆巳銷息天下之所謂禮樂刑政敎化之具

皆巳脩理風俗皆巳敦厚動植之物風雨霜露之所霑𬒳

皆巳得宜休徴嘉瑞麟鳯龜龍之属皆巳備至而周公以聖

人之才慿叔父之親其所輔理承化之功又盡章章如是其

所求進見之士豈復有賢於周公者哉不惟不賢於周公而

巳豈復有賢於時百執事者哉豈復有所計議能𥙷於周公

之化者哉然而周公求之如此其急惟恐耳目有所不聞見

思慮有所未及以負成王託周公之意不得於天下之心

公疑此周公字當是囯字意下方有以字如周公之心設使其時輔理承化之功

未盡章章如是而非聖人之才而無叔父之親則將不暇食

與沐矣豈特吐哺捉髮爲動而止哉維其如是故于今頌成

王之德而稱周公之功不衰今閤下爲輔相亦近耳天下之

賢才豈盡㪯用姦邪䜛佞欺負之徒豈盡除去方无侫欺字四海

豈盡無虞九夷八蠻之在荒服之外者豈盡賔貢天災時變昆

蟲草木之妖豈盡銷息天下之所謂禮樂刑政敎化之具豈

盡脩理風俗豈盡敦厚動植之物風雨霜露之所霑𬒳者豈

盡得宜休徴嘉瑞麟鳯龜龍之属豈盡備至其所求進見之

士雖不足以希望盛德至比於百執事豈盡出其下哉其所

說豈盡無所𥙷哉至比或作如比今雖不能如周公吐哺捉髪亦

宜引而進之察其所以而去就之不宜黙黙而巳也愈之待

命四十餘日矣餘日或作日餘書再上而志不得通足三及門而閽

人辭焉惟其昏愚不知逃遁故復有周公之說焉閤下其亦

察之或无此六字古之士三月不仕則相弔故出疆必載質然所

以重於自進者以其於周不可則去之魯於魯不可則去之

齊於齊不可則去之宋之鄭之秦之楚也之魯之斉之下或並有於字則去之

宋方无則字今天下一君四海一國舎乎此則夷狄矣去父母之

邦矣故士之行道者不得於朝則山林而已矣道下一有也字山林

者士之所獨善自養而不憂天下者之所能安也如有憂天

下之心則不能矣故愈毎自進而不知愧焉書亟上足數及

門而不知止焉寕獨如此而巳惴惴焉惟不得出大賢之門

下是懼亦惟少垂察焉不得上或有恐字瀆冒威尊惶恐無巳威尊或作

尊威无巳方作无文非是愈再拜

   答侯繼書

    韓曰正元八年継与公同登進士第十一年公上宰相書不報遂東歸作是書且云懼足下以字退

    歸因謂不復能自強不息故因書奉曉公時自勵如此此其所以卒爲唐儒宗斈者仰之如山斗云

裴子自城來得足下一書明日又於崔大處得足下陜音閃漢弘

農之陜縣州所留書翫而復之不能自休㝷知足下不得留僕又

爲考官所辱欲致一書開足下并自舒其所懷含意連辭將

發復巳卒不能成就其說開或作聞及得足下二書凡僕之所欲

進於左右者足下皆以自得之方无以字○今按以巳通晋宋人書帖多用以字

雖欲重累其辭諒無居足下之意外者故絶意不爲虽欲或作虽復

方无之意二字行自念方當逺去潜深伏隩音郁水内日隩與時丗不相聞

行或作亦當或作將隩或作奥或无丗字〇今按行疑當作復雖足下之思我無所窺㝷其

聲光故不得不有書爲别非復有所感發也僕少好學問自

五經之外百氏之書未有聞而不求得而不𮗚者然其所志

惟在其意義所歸至於禮樂之名數隂陽土地星辰方藥之

書未嘗一得其門户方无方薬二字雖今之仕進者不要此道然古

之人未有不通此而能爲大賢君子者子下或有事字者下或有也字僕雖

庸愚毎讀書輒用自愧今幸不爲時所用無朝夕役役之勞

將試學焉力不足而後止猶將愈於汲汲於時俗之所爭旣

不得而怨天尤人者此吾今之志也此句或无今字懼足下以吾退

歸因謂我不復能自彊不息方无我字故因書奉曉冀足下知吾

之退未始不爲進而衆人之進未始不爲退也或无兩之字不爲方並作

旣貨馬即求船東下二事皆不過後月十日有相問者爲

我謝焉月十日或只作旬字方无我字此下或有愈再拜字

  答崔立之書

斯立足下僕見險不能止動不得時䫟頓狼狽失其所操持

困不知變以至辱於再三君子小人之所憫笑天下之所背

而馳者也方无至字及也字足下猶復以爲可敎貶損道德乃至手

筆以問之扳援古昔辭義髙逺且進且𭄿足下之於故舊之

道得矣之於上或无之字得下或有之字雖僕亦固望於吾子不敢望於他

人者耳然尚有似不相曉者非故欲發余乎不然何子之不

以丈夫期我也方无之字不能黙黙聊復自明自明或作明白僕始年十

六七時未知人事讀聖人之書以爲人之仕者皆爲人耳非

有利乎已也及年二十時苦家貧衣食不足謀於所親然後

知仕之不唯爲人耳及來京師見有舉進士者人多貴之僕

誠樂之就求其術或出禮部所試賦詩䇿等以相示賦詩或作詩賦

僕以爲可無學而能因詣州縣求舉有司者好惡出於其心

四舉而後有成亦未即得仕司下或无者字聞吏部有以愽學宏辭

選者人尤謂之才且得美仕就求其術或出所試文章亦禮

部之𩔖私怪其故然猶樂其名因又詣州府求舉凡二試於

吏部一旣得之而又黜於中書雖不得仕人或謂之能焉退

自取所試讀之乃𩔖於徘優者之辭顔忸怩而心不寕者數

退下或有因字𩔖於或作𩔖乎旣巳爲之則欲有所成就書所謂恥過作

非者也所成方无此二字或无所字因復求舉亦無幸焉乃復自疑以爲

所試與得之者不同其程度及得𮗚之余亦無甚愧焉夫所

愽學者豈今之所謂者乎夫所謂宏辭者豈今之所謂者

乎誠使古之豪傑之士(⿱艹石)屈原孟軻司馬迁相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之徒

進于是選必知其懷慙乃不自進而巳耳或无相如二字設使與夫

今之善進取者競於蒙昧之中僕必知其辱焉或无進者三字然彼

五子者且使生於今之丗其道雖不𩔰於天下其自負何如

五或作数生或作出肯與夫斗筲者決得失於一夫之目而爲之憂

樂哉故凡僕之汲汲於進者其小得蓋欲以具裘葛養窮孤

其大得蓋欲以同吾之所樂於人耳具或作完窮孤或作孤其他可否

自計巳熟誠不待人而後知今足下乃復比之獻玉者以爲

必竢工人之剖然後見知於天下雖兩刖足不爲病且無使

勍者再剋誠足下相勉之意厚也玉人或作良工方无見字兩刖或作刖两刖足下或

有而字病方作痛或作疾尅或作刖下同然仕進者豈捨此而無門哉足下謂我

必待是而後進者尤非相悉之辭也後進或作後辰尤非方作非尤非是僕之

玉固未嘗献而足固未嘗刖足下無爲爲我戚戚也或无足下字或

无復出爲字或併无二爲字非是方今天下風俗尚有未及於古者邊境尚

𬒳甲執兵者境或作地或无境字主上不得怡而宰相以爲憂僕雖

不賢亦且潜究其得失或无其字致之乎吾相薦之乎吾君上希

卿大夫之位下猶取一障而乗之(⿱艹石)都不可得猶將耕於寛

閑之野釣於寂寞之濵求國家之遺事考賢人哲士之終始

終上或有所字作唐之一經垂之於無窮誅姦䛕於旣死發潜德之

幽光二者將必有一可足下以爲僕之玉凡幾献而足凡幾

刖也又所謂勍者果誰哉再尅之刑信如何也冊或作形士固信

於知巳微足下無以發吾之狂言信或作伸吾下或无之字愈再拜

   答李翊書

六月二十六日或无此六字愈白李生足下生之書辭甚髙而其

間何下而恭也而恭或作之恭非是能如是誰不欲告生以其道道德

之歸也有日矣況其外之文乎外或作餘非是抑愈所謂望孔子之

門牆而不入于其宫者焉足以知是且非邪者下或有也字焉或作鳥

然不可不爲生言之生所謂立言者是也或无者字生所爲者與

所期者甚似而幾矣抑不知生之志蘄勝於人而取於人邪

將蘄至於古之立言者邪取於人或无於字下三語同蘄勝於人而取於

人則固勝於人而可取於人矣將蘄至於古之立言者則無

望其速成無誘於𫝑利言者下或有邪字非是養其根而竢其實加其

膏而希其光根之茂者其實遂膏之沃者其光曄仁義之人

其言藹如也抑又有難者愈之所爲不自知其至猶未也

雖然學之二十餘年矣始者非三代兩漢之書不敢𮗚非

聖人之志不敢存餘年方作年餘兩或作秦(⿱艹石)忘行(⿱艹石)遺儼乎其(⿱艹石)

茫乎其(⿱艹石)迷當其取於心而注於手也惟陳言之務去戞戞

乎其難哉其𮗚於人不知其非𥬇之爲非笑也人下或有也字如是

者亦有年猶不改然後識古書之正僞與雖正而不至焉者

昭昭然白黒分矣而務去之乃徐有得也當其取於心而注

於手也汨汨然來矣其𮗚於人也𥬇之則以爲喜譽之則以

爲愛以其猶有人之說者存也二則字下或並有心字如是者亦有年

然後浩乎其沛然矣吾又懼其雜也迎而距之平心而察之

其皆醇也然後肆焉後或作后雖然不可以不養也行之乎仁義

之途游之乎詩書之源無迷其途無絶其源終吾身而巳矣

源或作府无絶其源亦作无虚其府氣水也言浮物也水大而物之浮者大小

畢浮氣之與言猶是也氣盛則言之短長與聲之髙下者皆

宜雖如是其敢自謂幾於成乎雖幾於成其用於人也奚取

焉雖然待用於人者其肖於器邪用與舎屬諸人或无邪字而有則時

用焉四字或併有邪字君子則不然處心有道行已有方用則施諸人

舎則傳諸其徒垂諸文而爲後丗法如是者其亦足樂乎其

無足樂也施諸或作垂諸也方作乎有志乎古者希矣志乎古必遺乎今

吾誠樂而悲之上古字下或有人字亟稱其人所以𭄿之非敢褒其可

褒而貶其可貶也問於愈者多矣念生之言不志乎利聊相

爲言之愈白

   重答翊書荅下或有李字

愈白李生生之自道其志可也其所疑於我者非也人之來

者雖其心異於生其於我也皆有意焉君子之於人無不欲

其入於善入方从杭本作人非是寜有不可告而告之孰有可進而不

進也言辭之不酬禮貌之不答雖孔子不得行於互郷宜乎

余之不爲也方从三本无於字非是余或作愈苟來者吾斯進之而巳矣鳥

待其禮踰而情過乎雖然生之志求知於我邪求益於我邪

其思廣聖人之道邪其欲善其身而使人不可及邪其何汲

汲於知而求待之殊也其思上或有求字及邪或作及也賢不肖固有分矣

生其急乎其所自立而無患乎人不已知未嘗聞有響大而

聲微者也况愈之於生懇懇邪屬有腹疾無聊不果自書

或无有字不下方无果字愈白

   代張籍與李浙東書

    或作浙東觀察李中丞或注巽字

月日前某官某謹東向再拜寓書浙東𮗚察使中丞李公閤

寓或作献或无使字籍聞議論者皆云方今居古方伯連帥之職生

一方得專制於其境内者惟閤下心事犖犖與俗輩不同籍

固以藏之胷中矣云上方无皆字云下方无方字又无簡字近者閤下從事李恊

律翶到京師籍於李君友也友上或有朋字不見六七年聞其至馳

往省之問無恙外不睱出一言且先賀其得賢主人李君曰

子豈盡知之乎吾將盡言之言下无之字數日籍益聞所不聞

或作未嘗籍私獨喜常以爲自今巳後不復有如古人者於今忽

有之巳或作以退自悲不幸兩目不見物無用於天下退下或有而字

中雖有知識家無錢財寸歩不能自致今去李中丞五千里

何由致其身於其人之側開口一吐出胷中之竒乎因飲泣

不能語人或作身非是方无能字旣數日復自奮曰無所能人乃宜以盲

廢有所能人雖盲當廢於俗輩不當廢於行古人之道者

作目非是所能或並无所字浙水東七州戸不下數十萬不盲者何限

李中丞取人固當問其賢不賢不當計盲與不盲也計下或有

當今盲於心者皆是(⿱艹石)籍自謂獨盲於目爾其心則能别

是非(⿱艹石)賜之坐而問之其口固能言也别上或有計字是非方作非是幸未

死實欲一吐出心中平生所知見閤下能信而致之於門邪

方无心中字或无見字致或作置字籍又善於古詩樊日白楽天贈復詩云張君何為者業文三十春亢

工楽府詞斈代少其倫字使其心不以憂衣食亂閤下無事時一致之座

側使跪進其所有閤下慿几而聽之未必不如聽吹竹彈絲

𫾣金擊石也於或作為進其或作進籍方云校本一云𫾣當憐敵唐人多使敵字如盧仝詩敵金摐玉擊或

作材或无之○今按方云敵字甚怪所引盧仝詩當亦是誤本耳夫盲者業專於藝必口故

樂工皆盲諸本專字在必字下今从文𫟍但文𫟍必作也而下缺一字疑是精字更詳之籍儻可與

此輩比並乎或无籍字或无比乎二字○今按並字疑倫使籍誠不以蓄妻子憂

飢寒亂心有錢財以濟醫藥其盲未甚庶幾其復見天地日

月因得不廢則自今至死之年皆閤下之賜幾下或无其字賜下或有也字

閤下濟之以巳絶之年賜之以旣盲之視其恩輕重大小籍

宜如何報也閤下裁之度之裁下或无之字籍慙見音腆面靣慙再拜

   答李秀才書李下或有師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字方注圗南字

愈白故友李𮗚元賔十年之前示愈别呉中故人詩六章其

首章則吾子也盛有所稱引元賔行峻㓗清其中狹隘不能

苞容於㝷常人不肯苟有論說因究其所以於是知吾子非

庸衆人苞或作包或有復出庸字或作庸庸之衆時吾子在呉中其後愈出在外

無因縁相見元賔旣殁其文益可貴重思元賔而不見見元

賔之所與者則如元賔焉杭本无旣没以下八字非是与方作以○仐按方以以与可通用故

从杭本作以然孰(⿱艹石)从諸本之為正邪今者辱惠書及文章𮗚其姓名元賔之

聲容怳(⿱艹石)相接讀其文辭見元賔之知人交道之不汚文辝方从

閤杭本作命辝云元賔所命意於辞也○今按此文辝指李生所作耳非謂元賔之辝也正使实謂元賔之辝作命辝亦

甚矣子之心有似於吾元賔也矣或作乎於或作乎子之言以愈所

爲不違孔子不以𤥨雕爲工將相從於此愈敢自愛其道而

以辭譲爲事乎然愈之所志於古者不惟其辭之好好其道

焉爾讀吾子之辭而得其所用心將復有深於是者與吾子

樂之况其外之文乎与或作欤属上句非是愈頓首

   答陳生書生下或有啇字或注師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愈白陳生足下今之負名譽享𩔰榮者在上位幾人足下求

速化之術不於其人乃以訪愈是所謂借聽於聾求道於盲

雖其請之勤勤敎之云云未有見其得者也或无有字○今按有字或當在

此句其字下愈之志在古道又甚好其言辭𮗚足下之書及十四

篇之詩亦云有志於是矣而其所問則名所慕則科故愈疑

於其對焉雖然厚意不可虚辱聊爲足下誦其所聞蓋君子

病乎在已而順乎在天待已以信而事親以誠所謂病乎在

已者仁義存乎内彼聖賢者能推而廣之而我蠢焉爲衆人

蠢焉或作蠢然所謂順乎在天者貴賤窮通之來平吾心而隨順之

不以累于其𥘉謂下閤杭本无順字非是所謂待已以信者已果能之人

曰不能勿信也已果不能人曰能之勿信也孰信哉信乎巳

而巳矣方从閤杭本无果下至信也十字文録併上已字亦无〇今按此閤杭本之謬全无文理而方信之誤矣

所謂事親以誠者盡其心不夸於外先乎其質後乎其文者

後上或有而字盡其心不夸於外者不以已之得於外者爲父母

榮也名與位之謂也先乎其質者行也後乎其文者飲食㫖

甘以其外物供養之道也行上或有文字㫖甘或作甘㫖道下或有者字非是誠者不

欺之名也待於外而後爲養薄於質而厚於文斯其不𩔖於

欺歟果(⿱艹石)是子之汲汲於科名以不得進爲親之羞者惑也

速化之術如是而巳古之學者惟義之問誠將學於太學愈

猶守是說而竢見焉猶或作獨見下或有知字方云見胡甸切公時爲愽士也愈白

   與李翺書与或作荅

使至辱足下書歡愧來并不容于心或无足下字嗟乎子之言意

皆是也僕雖巧說何能逃其責邪然皆子之愛我多重我厚

不酌時人待我之情而以子之待我之意使我望於時人也

僕之家本窮空重遇攻刼衣服無所得養生之具無所有家

累僅三十口攜此將安所歸託乎捨之入京不可也挈之而

行不可也足下將安以爲我謀哉此句方无將字此一事耳足下謂

我入京城有所益乎謂上或有誠字城或作誠僕之有子猶有不知者時

人能知我哉之下或有所字持僕所守驅而使奔走伺候公卿閒開

口論議其安能有以合乎驅方作執○今後作驅即属下句作執即属上句詳下文亦有復驅

之使就其故地之文而待守執三字語太繁復故當以驅為正僕在京城八九年無所取資

日求於人以度時月當時行之不覺也今而思之如痛定之

人思當痛之時不知何能自處也今年加長矣復驅之使就

其故地是亦難矣長下或有巳字非是所貴乎京師者不以明天子在

上賢公卿在下布衣韋帶之士談道義者多乎不以上或有得字

僕遑遑於其中能上聞而下逹乎其知我者固少知而相愛

不相忌者又加少内無所資外無所從終安所爲乎知下或无我字

資上方无所字從或作縱嗟乎子之責我誠是也愛我誠多也今天下之

人有如子者乎或无今字自堯舜巳耒士有不遇者乎無也子獨

安能使我㓗清不洿而處其所可樂哉方无处字非不願爲子之

所云者力不足𫝑不便故也爲或僕於此豈以爲大相知乎

累累隨行役役逐隊飢而食飽而嬉者也飽而嬉或作飽而悲方从杭本作而

悲云悲者悲其不得所從故也皆非是其所以止而不去者以其心誠有愛於

僕也然所愛於我者少不知我者猶多吾豈樂於此乎哉將

亦有所病而求息於此也所愛或作其爰少上或有尤字非是知下方有於字猶或作尤非是

吾下或无豈字嗟乎子誠愛我矣子之所責於我者誠是矣然恐子

有時不暇責我而悲我不暇悲我而自責且自悲也及之而

後知履之而後難耳孔子稱顔回一簞食一瓢飲人不堪其

憂回也不改其樂孔子上或有昔者字瓢飲下或有在陋巷字彼人者有聖者爲

之依歸而又有簞食瓢飲足以不死其不憂而樂也豈不易

聖上或无有字依上方无之字若僕無所依歸無簞食無瓢飲無所取資

則餓而死其不亦難乎子之聞我言亦悲矣嗟乎子亦愼其

所之哉離違乆年還侍左右當日𭞹喜故専使馳此候足下

意并以自解此候方从杭本作候此〇今按此与与孟東野書春且持尽相似說巳見於彼矣愈冉




未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