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外集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集卷第三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外集卷第四
唐 韓愈 撰 宋 朱熹 考異 宋 王伯大 音釋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外集卷第五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外集卷之四 考異音釋附

   通解

    洪日通解擇言解鄠人對或云皆少作陳斉之云通觧之乎者也下皆未當此雖少作然亦本訛也

今之人以一善爲行而恥爲之慕達節而稱夫通才者多矣

然而脂韋汨没以至於老死者相継亦未見他之稱他下或有人字

○今按此句疑有脫誤其豈非亂教賊名之術歟乱或作害且五常之教與

天地皆生然而天下之人不得其師終不能自知而行之矣

地下方有而字非是故堯之前千萬年天下之人促促然不知其譲之

爲美也於是許由哀天下之愚且以爭爲能廼脫屣其九州

髙揖而辭堯由是後之人竦然而言曰雖天下猶有薄而不

售者況其小者乎或作焉下同故譲之敎行於天下許由爲之師

爲之或作之爲下二語同自桀之前千萬年天下之人循循然不知忠

易其死也故龍逄哀天下之不仁覩君父百姓入水火而不

救於是進盡莫言退就割烹就下或有其字非是故後之臣竦然而言

曰雖萬死猶有忠而不懼者况其小者乎故忠之敎行於天

下由龍逄爲之師也忠之上或有其字非是自周之前千萬年渾渾然

不知義之可以換其生也周或作殷方无以字故伯夷哀天下之偷且

以彊則服食其葛薇逃山而死之下或有人字服或作伏且以彊則服一句或有脫誤

故後之人竦然而言曰雖餓死猶有義而不懼者况其小者

故或作於是義或作死或作強故義之教行於天下由伯夷爲之師也是

三人俱以一身立教而爲師於百千萬年閒其身亡而其敎

存扶持天地功亦厚矣或无百字存下或有於字功上或有而字嚮令三師恥獨

行慕通逹則堯之日必曰得位而濟道安用譲爲用或作能夏之

日必曰長進而否退安用死爲周之日必曰和光而同塵安

用餓爲和光而同塵方作同塵而和光(⿱艹石)然者天下之人促促然而爭循循

然而佞渾渾然而偷其何懼而不爲哉是則三師生於仐必

謂偏而不通者矣其可不謂之大賢人者哉方无則字必字謂偏作爲偏矣

作也矣上或无者字嗚呼今之人其慕通逹之爲弊也且古聖人言通

者蓋百行衆藝備於身而行之者也而上或有通字今𢘆人之言通

者蓋百行衆藝闕於身而求合者也是則古之言通者通於

道義今之言通者通於私曲其亦異矣古之仐之下或並有人字將欲齊

之者其不猶矜糞丸而擬質隨珠者乎或无其字或无不字或无之矜二字

令今父兄教其子弟者曰爾當通於行如仲尼雖愚亦亦知

其不能也方无亦字也或作邪非是曰爾尚力一行如古之一賢雖中人

亦希其能矣賢上或無一字豈不由聖可慕而不可齊邪賢可及而

可齊也也方作邪○今按恐上句无邪字下句也字却當作邪今之人行未能及乎賢

而欲齊乎聖者亦見其病矣夫古人之進修或幾乎聖人今

之人行不出乎中人而恥乎力一行爲獨行且曰我通同如

聖人進修或作中人非是我下或有周字同字疑衍彼其欺心邪吾不知矣彼其欺

人而賊名邪吾不知矣余懼其說之將深爲通解

   擇言解

    韓日此篇雖日擇言甚於水火然曰知理者必擇於言則未嘗欲人緘嘿苟容而巳不然則幕中之

    評臺中之辨公豈遂忘言乎哉

洩於密而爲用且大能不違於道可燔可炙可鎔可甄以

利乎生物及其放而不禁反爲災矣乎方作於方无其字下二語同水發於

深而爲用且逺能不違於道可浮可載可飲可SKchar以濟乎生

物及其導而不防反爲患矣乎方作於言起於微而爲用且博能

不違於道可化可令可告可訓以推於生物及其縱而不愼

反爲禍矣火旣我災有水而可伏其熖能使不䧟於灰燼矣

䧟或作蹈或作熖水旣我患有土而可遏其流能使不仆於波濤矣

方无而可字言旣我禍即無以掩其辭能不罹於過者亦鮮矣

或作其失過下方有失字所以知理者又焉得不擇其言歟其爲愼而甚

於水火言上方无其字而字恐誤

   鄠人對

    樊日新史孝友傳云唐時陳藏器注本草拾遺謂人肉治棄疾自是民間以父母疾多封股肉以進

    或紿帛或旌門善乎韋愈之論胃父母疾烹藥餌以是爲孝未聞毀肢体者也

鄠有以孝爲旌門者乃本其自於鄠人曰彼自剔股以奉母

疾瘳大夫以聞其令尹令尹以聞其上上俾聚土以旌其門

使勿輸賦以爲後𭄿孝下爲字疑衍又疑是而字其門或无其字以爲或作欲爲〇按尹謂京兆尹

令字恐衍下同鄠大夫常曰他邑有是人乎愈曰母疾則止於烹粉

藥石以爲是未聞毀傷支體以爲養在教未聞有如此者

愈字或无止字母下十二字○本作父毋疾烹藥餌以是爲孝○今按是字或是事字按下文又有未聞字此未聞字恐

衍或是(⿱艹石)夫字之𩔖苟不傷於義則聖賢當先衆而爲之也聖賢方作賢聖

不幸因而致死則毀傷㓕絶之罪有歸矣其爲不孝得無甚

而下或有此字○仐按此句上是字疑是耳字苟有合孝之道又不當旌門蓋生

人之所宜爲竭足爲異乎苟或作(⿱艹石)合下疑有乎字或无足字旣以一家爲孝

是辨一邑里皆無孝矣以一身爲孝是辨其祖父皆無孝矣

然或䧟於危難能固其忠孝而不苟生之逆亂以是而死者

乃旌表門閭爵禄其子孫斯爲爲𭄿巳矧非是而希免輸者

生之方云刘仲忱謂之當作於恐或然也表下或有其字曽不以毀傷爲罪㓕絶爲憂

不𦝫於市而巳黷於政况復旌其門SKchar或作SKchar非是

   河南府同官記方无府字

永貞元年愈自陽山移江陵法曹參軍獲事河東公公嘗與

其從事言建中𥘉天子始紀年更元命官司舉貞𮗚開元之

方无下公字烈或作例或作列非是羣臣惕慄奉職命材登良不敢私違當

時自齒朝之士而上以及下百執事官闕一人將𥙷必取其

百下方有吏字然而河南同時於天下稱多獨得將相五人或无同時

二字方无将字○今按下文所記实為宰相者三人裴碩未為真相故特著其官聀戎馬之盛則此処宜有將字方本誤

故於府之參軍則得我公於河南主簿則得故相國范陽

盧公於汜水主簿則得故相國今太子賔客滎陽鄭公

下相國上方无故字○今按故相猶仐言前宰相非亡没之謂方本誤也於陸渾主簿則得相國

今吏部侍郎天水趙公宗儒相囯今或作仐相囯於登封主簿則得故吏

部尚書東都留守呉郡顧公少連故下方有相囯字今以下文考之非是盧公去

河南爲右𥙷闕其後由尚書左丞至宰相鄭公去汜水爲監

察御史佐山南軍其後由工部侍郎至宰相罷而又爲趙公

去陸渾爲右拾遺其後由給事中爲宰相中爲或作中至顧公去登

封爲監察御史其後由京兆尹至吏部尚書東都留守我公

去府爲長水尉其後由膳部郎中爲荆南節度行軍司馬遂

爲節度使自正部尚書至吏部尚書三相國之勞在史𠕋顧

吏部愼職小心于時有聲在上或有布字我公愿潔而沈密開亮而

卓偉行茂于宗事脩于官嗣紹家烈不違其先作帥南荆厥

聞休顯武志旣揚文教亦熈登槐賛元其慶且至帥或作扞亦方作旣

故好語故事者以爲五公之始迹也同其後進而偕大也亦

同其稱名臣也又同官職雖分而功德有巨細其有忠勞於

國家也同有(⿱艹石)將同其後而先同其𥘉也或无官聀字分作則属之下文而无

而字忠上或无有字家下或无也字有聞而問者於是焉書旣五年始立石刻

其語河南府參軍舎庭中方无有方語下方有于字於時河東公爲左僕

射宰相出藩大邦開府漢南時或作是鄭公以工部尚書留守東

都趙公以吏部尚書鎮江陵漢南地連七州戎士十萬其官

宰相也留守之官居禁省中歳時出旌旗序留司文武百官

於宮城門外而衙之守下方无之字江陵故楚都也戎士五萬三公

同時千里相望可謂盛矣河東公名均姓裴氏

   記宜城驛

    方作宜城驛記下或有愈代姪孫作五字

此驛置在古宜城内驛東北有井𫝊是昭王井有靈異至今

人莫汲内下或有復出宜城字方无昭字驛前水𫝊是白起堰西山下澗SKchar

此城壞楚人多死流城東陂臭聞逺近因號其陂臭陂有蛟

害人漁者避之或脫堰字臭陂上或有曰字井東北數十歩有楚昭王廟

有舊時髙木方株多不得其名歷代莫敢剪伐尤多古松大

或无昭字名方作始于太𫝊帥㐮陽遷宜城縣并改造南境數驛材

木取足此林或无陽字舊廟屋極宏盛今惟草屋一區然問左側

人尚云毎歳十月民相率聚𥙊其前廟後小城蓋王居也

複其内處偏髙廣貟八九十畒號殿城當是王朝内之所也

城或作域朝或作席多甎可爲書硯自小城内地今皆屬甄氏甄氏

於小城北立墅以居甄氏有節行其子逢以學行爲助敎元

和十四年二月二日題

   題李生壁

余始得李生於河中今相遇於下邳自始及今十四年矣

作邽非是洪云下邳貞𮗚中属泗元和中属徐始相見吾與之皆未冠未通人事追

思多有可𥬇者與生皆然也今者相遇皆有妻子昔時無度

量之心寕復可有是生之爲交何其近古人也近下方有於字是來

也余黜於徐州將西居於洛陽汎舟於清冷池泊於文雅臺

下西望商丘東望脩竹園入微子廟求鄒陽校叔司馬相如

之故文乆立於廟陛間悲那頌之不作於是者巳乆丘或作州非是

庿陛間或作庿下或作庿下陛間頌之方作之頌今按庿字疑衍或是廟字隴西李翶太原王涯

上谷侯喜實同與焉涯或作渥貞元十六年五月十四日昌𥠖韓

愈書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外集卷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