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林寺經藏碑銘(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東林寺經藏碑銘(並序)
作者:李肇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21

釋迦者流有十二部經。由儒之《詩》《書》《易》《禮》《樂》《春秋》,皆立言垂教之本,儒無文字,則天下久已大壞。三藏之說不行,西方聖人之教幾乎息矣。若聲聞乘之四諦門,緣覺乘之十二因緣門,菩薩乘之六波羅蜜門,以至佛乘之一切種智,生而知之則已,學而知之者,向微斯文,是必懵然不自知其術也。人主擅萬乘之權,富有中海,至於生死報應之際,常必瞿然。有生之徒奔走之不暇,實由斯言之烜赫而致化。夫塔廟莊嚴之為像教,其用大矣。佛有天龍大會,未嚐不以契經為事。

佛滅後,大迦葉召千羅漢,結集法藏,阿難傳焉。西土以胡文紀之,謂之梵書,科鬥文字之類也;著以貝葉,謂之梵夾,殺青為簡之類也。後漢天竺人摩騰,始至中國,出其文二十四章,翻為隸書。其後稍稍不絕。至晉沙門法護,遍遊西國,達言語之不通者,究三十六書之體而還,梵書之詁訓音義,然後大備。雖為道滋廣,而難能亦甚。蓋以事生六合之外,教出五常之後,時人無能知者。小則誤於文句,大則失其宗旨。道安嚐歎釋經有五失本、三不易。故信奉之代,亦以名臣佐而成之。自漢永平至唐開元,祖述之士凡一百七十六人。有桑門之重譯,有居士之覃思,有長老之辨論,有才人之撰集。校其經、律、論、傳、記、文集刪改之,總五千四十八卷,號為實錄。其中貞觀法師元奘作居多,五分其數有一,其為該博,首出前輩。而曆代精舍,能者藏之,方之蘭台秘閣,而不係之官府也。五都之市,十室之邑,必設書寫之肆。惟王公達於眾庶,靡不求之,以至徼福祐,防患難。嚴之堂室,載之舟車,此其所以浩瀚於九流也。

廬山山嶽之神秀,而東、西林為海內名刹,有惠遠、道安之遺風,四百餘年,鍾磬之音不絕。然而三藏經論,闕而無補。元和四年,雲門僧靈澈,流竄而歸,棲泊此山。將去,言於廉問武陽韋公,公應之如響。往年公夫人蘭陵蕭氏終,有釵梳佩服之資,而於荊州買良田數頃,收其租入,以奉檀施。至是取之,增以清白之俸,而經營焉。爰即洪州諸寺,雜理其事。雕函飾軸,漬檗磨墨。僧謀而吏職,暑兆而寒就。先命度地之宜,以圖建置,默設規制,懸成剞劂。乃結構而浮於江,以至於東林,施為殿堂,用尊秘藏。得浮槎大德義彤為之主,受持灑掃者七人,以備名山之闕,而資學者之求。公之素誌爾。

初彤公受具於廬山浮槎寺,嚐討大藏,惡其部帙繁亂,將理之不可,遂發私誓。四十餘夏,果得誌焉。於是搜遠近之逸函墜卷,目在辭凶者得之,互文合部者兼之,斷品獨行者類之,本同名異者存之,以偽亂真者標之。又病前賢編次,不以注疏入藏,非尊師之意;並開元庚午之後,洎德宗神武孝文皇帝之季年,相繼新譯,大凡七目四千九百餘卷,立為別藏,著雜錄七卷以條貫之。命開元崇福舊錄,總一萬卷。舉藏以誌函,隨函以命軸。微塵句偈,如在常中。然後金口之說流於娑婆者,盡在於茲山也。五年,韋公薨。七年,博陵崔公以仁和政成,憫默舊績,由是東林以遺功得請篆刻之盛,其成公誌。故家府從事李肇為之文曰:

多羅之教,神道不測,迦葉承之,布西域兮。毗尼之用,其法翼翼,優波受之,垂作則兮。阿曇之文,演暢宗極,芻龍象,甚奇特兮。三者之藏,傾如藺墨,王公大人,為之飾兮。韋公之績,崔公之德,及茲寶藏,何崱屴兮。崇崇彤公,合發願力,傳之曆劫,千百億兮。爐峰之北,靈壇之側,係之迦陁,金石刻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