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洋考/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東西洋考卷二
西洋列國考
作者:張燮 明
卷三

占城[编辑]

占城,古越裳地也。秦林邑,漢象林。及區連殺縣令自立,稱林邑王。數世中絶,外甥范熊代之,子逸嗣。逸死,奴文篡立。《梁書》曰:文本夷帥范稚家奴,嘗牧羊山澗,得醴魚二,化而爲鐵,因以鑄刀。刀成,文向石呪曰:「若斫石破者,文當王此國。」因斫石,如斷芻槀,文心異之。范稚嘗使之商賈,至林邑。因教林邑王作宮室及兵車器械,王寵任之。後乃讒王諸子,各奔餘國。及王死,無嗣,文僞於鄰國迓王子,置毒漿中殺之,脅國人而自立。永和間,襲破日南,殺其守夏侯覽,以屍祭天,屯日南久之。《梁書》曰:夏侯覽爲太守,侵刻尤甚。林邑貪日南地肥沃,常欲略有之。因民之怨,遂舉兵襲日南,殺覽,以其屍祭天。留三年乃還。交州刺史朱藩遣劉雄戍日南,文復屠滅之。遣使告藩,願以日南北境橫山爲界。藩不許,遣陶緩討之。文歸林邑,尋復屯日南。

文死,子佛嗣,屢爲晉兵所破,然亦世爲交南患。《梁書》曰:佛立,猶屯日南。征西將軍桓溫遣滕畯、灌邃帥交、廣兵討之。佛嬰城固守。畯盛兵於前,邃帥勁卒自後踰壘而入。佛衆驚潰。追至林邑,佛乃請降。昇平初,復爲寇暴,刺史溫放之討破之。隆安三年,佛孫須達復寇日南,執太守靈源。又寇九德,執太守曹炳。交阯太守杜瑗遣鄧逸擊破之,卽以瑗爲刺史。義熙三年,須達復寇日南,殺長史。瑗遣阮斐討破之,斬獲甚衆。九年,須連復寇九真,行郡事杜慧期與戰,斬其息,及生俘百餘人。自瑗卒後,林邑無歲不寇,日南諸郡殺傷甚多。交州遂致虛弱。至孫文敵,爲扶南所殺。大臣范諸農平其亂,自立爲王,傳子陽邁。宋永初時,遣使來貢。《南史》曰:陽邁初在孕,其母夢生兒,有人以金席藉之,其色光麗,夷人謂金之精爲陽邁,若中國云紫磨者,因以爲名。其後叛服靡常。交州刺史檀和之將兵擊之,深入其境。齊、梁亦通使往來。隋時爲大將劉方所破。《北史》曰:仁壽末,上遣大將軍劉方擊之。王梵志乘巨象戰,方軍不利。方多掘小坑,草覆其上,與戰僞北。梵志逐之,其象陷,大破之。入其郡,獲其廟主十八枚,皆鑄金,蓋其國有十八世。方班師,梵志復其故地。至唐而范始滅,國人立其姑子諸葛地,更號環王。元和初,都護張丹擊走之,徙國於占,占城之名所自始也。

宋時,襲破真臘。《文獻通考》曰:聞人有泛海之吉陽軍者,飄至占城。見其國與真臘乘象以戰,無大勝負。乃說王騎戰,教之弓弩騎射。王大悅,具舟送之吉陽,厚齎隨以買馬,得數十匹,以戰,大克。後真臘大舉復讐,俘殺幾盡。更立真臘人主之。元世祖詔降虎符,授榮禄大夫、占城郡王,卽其地立省撫安之,然竟負固。大軍南討,國王戰敗逃遁,然不果降。

明興,高皇帝賜占城國璽書。國王阿荅阿者遣使朝貢,蓋從此始歸款矣。四年,王爲安南所苦,奉表乞賜兵器、樂人,俾安南知我爲聲教所被,不敢輒欺負。上憐之,報曰:「兩國既共內附,豈宜擅兵相攻,業詔安南無開疆釁。兵器不爾吝,但以安南故賜爾,是助爾構兵也。樂有聲律,方言各異,中國人不可遣,爾國人能習華語者來習肄。」十六年,遣子入賀聖節。

永樂改元,遣使告諭卽位。其王占巴的賴奉金葉表來貢。上使行人蔣賓、王樞往報之,賜金綺有差。且勅安南毋相侵掠,從來請也。四年,遣中貴馬彬諭以共伐安南,詔粵東諸將繕兵甲由海道與占城會。賜占城王鍍金銀印,他物甚侈。王出兵助征。《廣東通志》曰:復遣太監王貴通齎勅往勞,賜金幣。五年,奏言克復安南所侵地,獻俘,貢方物。上下詔襃美。數年間屢遣使來貢,悉厚答之,至命中貴彬護其使臣以歸。

十三年,兵部尚書陳洽馳奏:「初討安南時,占城王雖聽命出征,然實懷二心,愆期不進。又以金帛、戰象資季擴。季擴以黎蒼女遺之。復約陳翁挺侵升華府所隸地,罪下季擴一等耳。請發兵征之。」上以交趾初平,不欲窮兵遠夷,遣使諭王歸我侵地。其後三年一朝貢,詔使亦間往不絶。吳惠《日記》云:正統六年,奉使占城。王遣頭目迎詔,笳鼓填咽,旌麾䁆靄,㲲衣椎髻前奔,馳至行宮設宴。王乘象迓於國門,帳列戈戟,以羣象爲衞。既宣詔,稽首受命。上元夜,請賞煙火,爇沈香然火樹,盛陳樂舞。民多裸袒,土著苧衣。景泰末,王摩訶貴殂。天順初年,弟盤羅悅馳使請封,命給事中江彤、行人劉寅之持册往,王亦遣使來謝云。

成化中,王茶全爲交趾所破,嗣王徙居赤坎邦,遣使請封如故事。而安南陪臣據其故都,詭稱占城王迎詔。使臣馮乂誤謂真王也,持封册給之。嗣王古來航海奔廣州投訴,更以來朝爲辭。督臣屠滽命參議姜英覈其事。時安南納叛將而助之虐,申言古來不當嗣。滽從僉議,謂册印元有古來名,宜王其地,具疏以聞。仍移檄安南,道之順逆。安南亦不敢大肆其狼噬,乃選官軍二千,令東莞商人張宣護送古來還國。弘治十八年,古來卒,沙古卜洛嗣。正德五年,奉詔册封者,給事中李貫,行人劉廷瑞也。十二年,來朝。嘉靖二十一年再至云。

其俗果於戰鬬,尚釋教。王冠三山金花玲瓏冠,披錦帔,著玳瑁履,腰束八寶方帶。出遊乘象或黃犢車,一人持檳榔盤前導,從者十餘輩,各執弓矢刀槍。《梁書》曰:王著法服,加瓔珞,如佛像之飾。出則乘象,吹螺擊鼓,罩吉貝繖,以吉貝爲幡旗。民望之膜拜一而止。臣茭葉冠,男蓬頭,《宋史》曰:撮髮爲髻,散髮餘髾於後。女後椎結。居處爲閣,名曰「干闌」。門戶皆北向,民居茅茨,不得踰三尺。衣紫衣,《梁書》曰:男女皆以橫幅,吉貝,繞腰以下,謂之干漫。僭玄黃者論死。椰葉爲席。以麝塗身。山牛不任耕耨,但殺以祭鬼,令巫祝之,曰:「阿羅和,教他早脫生也。」

正月一日,牽象周行所居之地,然後驅逐出郭,謂之逐邪。四月遊船。十一月望日爲冬至,所部各獻方物。十二月望日,城外縛木爲塔,以衣服香藥置塔上,焚之祭天。釀酒甕中,俟熟,賓主繞甕坐,筒而吸,且吸且注水,味盡而止。《星槎勝覽》曰:非至午不起,非至子不睡。見月則歌舞爲樂。無紙筆,以羊皮搥薄,削竹爲筆,蘸白灰書字。《南史》曰:書樹葉爲紙。或擊鼓以警衆,或吹蠡以卽戎。古稱歲時採生人膽入酒飲之,又以浴身,謂之通身是膽也。嫁娶必用八月,女先求男,同姓還相婚姻。使婆羅門引壻見歸,握手相付,囑曰:「吉利吉利。」《北史》曰:婚媾,令媒者齎金銀釧、酒二壺、魚數頭至女家,於是擇日。夫家會親賓,歌舞相對,女家請一婆羅門送女至男家。壻盥手,因牽女授之。喪用火爇,以器乘餘骨沈之。《隋書》曰:王死,七日而葬,百官三日,庶人一日。皆以函盛屍,鼓舞導從,輿至水次,積薪焚之,收其餘骨。王則內金甖中,沈之於海。有官者以銅甖,庶人以瓦,送之於江。男女皆截髮,隨喪至水次,盡哀而止。歸則不哭。每七日然香散花,復哭盡哀,盡七七日罷。

王在位三十年,卽入山茹素,受戒曰:「我不道,當充虎狼食,或病死。」從此國事不得復相關,傳子攝國。期年,得無恙,復入爲王。國人呼爲「芳嚟馬恰剌札」焉。《唐書》曰:呼王爲陽滿,王妻爲陀陽河熊,太子爲阿長逋,宰相爲婆漫地。《隋書》曰:尊官有二:其一曰西那婆帝,其二曰薩婆地歌。其屬官三等:其一曰倫多姓,次歌倫致地,次乙他伽蘭。外官分爲二百餘部,共長官曰弗羅,次曰可輪,如牧宰之差也。

形勝名蹟[编辑]

金山在林邑故國。《梁書》曰:石皆赤色,其中生金,金夜則出飛,狀如螢火。

鴉候山《元史》曰:唐人曾延來言:「國主逃於大州西北鴉候山,聚兵三千餘,集他郡兵未至,不日將與官兵交戰。」諜者云:「國主實在鴉候山。」

不勞山在林邑浦外。《唐書》曰:有罪者使象踐之,戎送不勞山,令自死。

赤坎山占城王爲交阯所逼,徒居於些。

伽㑲貌山

區粟城《南齊書》曰:區粟城,建八尺表,日影度南八寸。

木城《元史》曰:官軍依海岸屯駐。占城兵治木城,四面約二十餘里,起樓棚,立回回三梢,礮百餘座。又木城西十里建行宮。

半山塔元行省嘗屯兵於此。

羅灣卽占城港口。

物產[编辑]

卽金山所出者。《南齊書》曰:金汁流出於浦,事尼乾道,鑄金銀人像,大十圍。

《元史》曰:遣其舅奉國王信物,大銀三錠,小銀五十七錠。碎銀一甕爲質。歸款,又獻金葉、九節標槍,曰:「國王病,未能進,先使持其槍來,以見誠意。」

見《吾學編》。

見《宋史》。

寶母《原化記》:魏生得一美石,有胡人見之,曰:「此寶母也,每月望設壇海邊,置石其上,可得美珠。」《一統志》載爲占城產。

澄水珠《宣室志》曰:嚴生得一珠,胡人云:「此清水珠,置濁流則渙然澄徹。」《一統志》裁爲占城產。

火珠《舊唐書》曰:「范頭黎獻火珠,大如雞卵,圓白皎潔,光照數丈,狀如水精,正午向日以艾蒸之則火然。

琥珀《華夷考》曰:林邑多琥珀。琥珀在地,其上及傍不生草木,深者或八九尺,大如斛,屑去皮成焉。初如桃膠,凝成乃堅。

水精一名水玉。太康四年,林邑王獻紫水精唾壺一口、青白水精唾壺二口。

貝齒《本草》曰:貝子一名貝齒,生東海。《梁書》云:占城所出。

菩薩石周顯德中入貢。《談苑》曰:色瑩白,若水晶類,日光射之,有五色,如佛頂圓光。

犀角夷人謂之黑暗,宋及本朝充貢。《吾學編》曰:占城犀角、象牙最多,犀大者八百斤,獨角在鼻端,長者可尺五寸。

象牙夷人謂之白暗,宋及本朝充貢。

碡瑁見《梁書》。

奇楠香諸國出者,惟占城爲佳,本朝充貢。《星槎勝覽》曰:棋楠香在一山所產,酋長禁民不得採取,犯者斷手足。《吾學編》名伽南香。

沈香《梁史》曰:沈木香者,土人斫斷,積以歲年,朽爛而心節獨在,置水中則沈,故名沈香。

檀香佛家謂之旃檀。宋及本朝占城以之充貢。《圖經》曰:檀香凡數種,有黃、白、紫之異。《古今註》曰:紫旃木出林邑,亦謂紫檀也。

龍腦香《酉陽雜俎》云:樹高八九丈,可六七尺圍,葉圓而背白,樹有肥瘦,形似松脂,作杉木氣。乾脂謂之龍腦香,清脂謂之波律膏。

麝香《唐書》曰:以麝塗身,日再塗再澡。《華夷考》曰:似麞而小,其香正在陰前皮內,別有膜裹之。春分取之,生者益良。一說香有三種:第一,夏食蟲多,至寒香滿,入春急痛,自以爪剔出之,落處草木皆焦。其次,臍香乃捕得殺取者。又次,心結香,麝被獸逐狂走,顛墜崖谷而斃,破心見血,流出作塊者是。

乳香宋時充貢。《廣志》曰:卽松木脂,有紫赤如櫻桃者,名乳香,蓋薰陸之類也。《香譜》云:今以通明者爲勝。

降真香本朝充貢。《本草》曰:和諸雜香燒,煙直上天,召鶴盤旋於上。

丁香宋時充貢。《本草》註曰:樹高丈餘,凌冬不凋,葉似櫟而花圓細,色黃,子如丁,長四五分,紫色,中有粗大長寸許者,呼母丁香,擊之則順理而拆。

薔薇水周時入貢。《宋史》曰:灑衣經歲香不歇,俗呼爲薔薇露。

猛火油周時入貢。《宋史》曰:得水愈熾,國人用以水戰,

吉貝《梁書》曰:樹名也,其花成時如鵝毳,其緒紡以作布,亦染成五色,織爲班布。

朝霞布《唐書》曰:王妻服朝霞。又貞觀時以之充貢。

絲紋布見《宋史》。

白布《宋史》曰:無絲蠶,以白㲲布纏其胸,垂至於足。

貝多葉簟貝多葉長一尺五六寸,闊五寸許,葉形似琵琶而厚,夷人以此書字者也。織以爲簟,宋時占城充貢。

明角

烏角

黃蠟見《宋史》。

硫黃陶隱居云:出林邑,色如鵝子初出殼,名崑崙黃。

蘇木見《宋史》,本朝充貢。

烏樠木見《宋史》,本朝充貢。《星槎勝覽》曰:烏木降香,樵之爲薪。

觀音竹《吾學編》曰:如藤,長丈八尺,色黑如鐵,一寸二三節。

《宋史》曰:每歲稻熟,王自割一把,從者及婦女競割之。今漳人所有占粟,卽占城種也。

燕窩《華夷考》曰:海燕大如鳩,春回,巢於古巖危壁,葺壘乃白海菜也。島夷伺其秋去,以修竿接鏟取而鬻之,謂之燕窩,宴品珍之。

胡椒宋時入貢。

檳榔《唐書》曰:取檳榔瀋爲酒。宋時入貢。

《南方草物狀》曰:昔林邑王與越王有故怨,遣俠客刺得其首,懸之於樹,俄化爲椰子。林邑王憤之,剖爲飲器。南人至今效之。當刺時,越王大醉,故其漿如酒云。

波羅蜜《瀛涯勝覽》曰:占城有果,曰波羅蜜,狀如冬瓜,皮似荔枝,內有黃肉,大如鷄子,味甘如蜜,中有子似鵝腰,子炒食之,味若栗。

海梧子《南方草木狀》曰:樹與中國松同,但結實絶大,形如小栗,三角肥甘,樽俎間佳果也。出林邑。

茴香《圖經》曰:蘹香子亦名茴香,交廣諸蕃出,入藥用,番舶者花頭如繖蓋,結實如麥而小青色。宋時占城入貢。

蓽澄茄《本草經》曰:生佛誓國。似梧桐子及蔓荊子,微大,亦名毗陵茄子。按《宋史》,占城王爲交州所攻,奔於佛誓,卽占城屬國也。

荳蔻見《宋史》。按《宋史》載占城所座,又有甘蔗、蕉子、蓮子、麻、豆之屬,茲不具悉。

《林邑記》曰:犀行過叢林不通,開口露齒前向,棘林自開。周顯德中,占城獻雲龍形通天犀。

《說文》曰:虓,獅子也。《爾雅》曰:狻猊如虥貓,食虎豹。《宋史•占城傳》曰:民獲獅象,皆輸於王。

《酉陽》曰:環王國野象成羣,一牡管牝三十餘。國人養馴者,可令代樵。

猩猩見《唐書》。

白猿梁天監九年來獻。

白雉《援神契》曰:周成王時越裳獻白雉。

秦吉鳥《唐會要》曰:林邑國有結遼鳥,謂之吉了,能人語。《華夷考》曰:如鸜鵒,黑色丹咮,目下連,頂有深黃文,頂毛有縫,如人分髮,能言,比鸚鵡尤慧。大抵鸚鵡如兒女,吉了聲則如丈夫。

鸚鵡《山經》曰: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鸚鵡。舌似小兒,腳折前後各兩,扶南徼外出五色者。《舊唐書》曰:林邑獻五色鸚鵡,太宗異之,詔李百藥爲賦。又獻白鸚鵡,精識辨慧,善於應答。太宗憫之,並付其使,令放還於林藪。

山雞《異苑》曰:山雞愛其毛,映水則舞。傳玄賦曰:惟南州之令鳥,兼坤維而體珍,被黃中之正色,敷文象以飾身。占城宋時入貢。

歸飛《水經註》曰:林邑城外香桂成林,氣清澄煙,時禽異羽,翔集閒關,兼比翼鳥,不比不飛,鳥名歸飛,鳴聲自呼。俞益期與韓豫章牋曰:其背青,其腸赤,丹心外露,鳴情未達,終日歸飛,飛不十千,路有萬里,何由歸哉!

《宋史》曰:官無資俸,但給龜魚充食。

交易[编辑]

賈舶抵岸,獻果幣於王。王設食待之。國人狠而狡,貿易往往不平,故往販者少。

或謂取人膽者,非止獻王,亦以供象洗目。伺人於道,乘其不意斫殺之,取膽以去。若彼人驚覺,則膽破不中用矣。置衆膽煮釜中,華人膽輒居上,故必取華人膽爲貴。

五六月間,商人出必戒嚴。

暹羅六坤[编辑]

暹羅在南海,古赤土及婆羅刹地也。以赤土故,後人訛爲赤眉遣種。隋大業二年,募能通絶域者。屯田主事常駿等自南海郡乘舟使赤土,宣詔畢,爲奏天竺樂,曰:「今是大國臣,非復曩赤土國矣。」以鑄金爲多羅葉,隱起成文爲表,金函封之,遣子隨駿還報,此通中華之始也。《隋書》曰:王遣舶三十艘來迎,進金鏁以纜駿船。月餘至都,遣子那邪迦送金盤,貯香花并鏡鑷,金合二枚,貯香油,金瓶八枚,貯香水,白疊布四條,擬供盥洗。其日那邪迦又將象二頭持孔雀蓋以迎,并致金花金盤,以藉詔函。男女百人奏蠡鼓,婆羅門二人導路。至王宮,駿等奉詔上閣,王以下皆坐。宣詔訖,引駿等坐,奏天竺樂。事畢,駿等還館,遣婆羅門就館送食,曰:「飲食疏薄,願大國意而食之。」後數日,請駿等入宴。前設兩牀,牀上並設草葉盤,方一丈五尺,上有黃白紫赤四色之餅,牛羊魚鼈蝳蝐之肉百餘品。延駿升牀,從者坐於地席,各金鍾置酒,女樂迭奏,禮遣甚厚。尋遣那邪迦隨駿貢方物,并獻金芙蓉冠、龍腦香,令婆羅門以香花奏蠡鼓送之。

唐貞觀時,婆利、羅刹與林邑使者偕來。《唐書》曰:婆利東卽羅刹也。常駿使赤土,遂通中國。其後分爲暹與羅斛二國。暹瘠土,不宜耕稼。羅斛土平衍,而種多獲,暹取給焉。元元貞初,暹遣使入貢。賜來使素金符佩之。《元史》曰:元貞元年,進金字表,欲朝廷遣使至其國。比表至,已先遣使,蓋彼未之知也。使急追詔使同往。以暹人與麻里予兒舊相讐殺,至是皆歸順。有旨諭暹人勿傷麻里予兒,以踐爾言。大德三年,暹國主上言:「父時朝廷嘗賜鞍轡白馬及金縷衣,乞循故事以賜。」帝以丞相言彼小國而賜馬,恐其鄰祈都輩譏議朝廷,竟賜金縷衣,不錫以馬。迨至正間,暹降羅斛,遂稱暹羅斛。

洪武四年,國王參烈昭毘牙遣使奉金葉表來朝。七年,使臣沙里拔繼至,自言:「銜命來王,去秋八月,壞舟烏猪洋,漂至南海,所餘貢物,僅蘇木、降香,兜羅錦來獻,不敢自外於包茅。」上訝其無表,詭言舟覆,而方物迺存,必番商也,卻之。詔中書禮部曰:「古者中國諸侯,比年一小聘,三年一大聘。九州之外,則每世一朝,所貢方物,不過表誠敬而已。高麗稍近中國,頗有文物禮樂,與他番異,是以命依三年一聘之禮。其他遠國,如占城、安南、西洋瑣里、爪哇、浡泥、三佛齊、暹羅斛、真臘等處,新附國土,入貢既頻,勞費甚大,朕不欲也。令遵古典,不必頻煩,其移文使諸國知之。」

九年,國王哆囉禄遣其子昭禄羣膺貢象及方物。下詔襃諭,賜暹羅國王印。自是始稱暹羅,從朝命也。二十年,再貢。二十八年,哆囉禄殂。遣中使趙達往祭,兼賜嗣王昭禄羣膺及妃綺帛氁布有差。永樂元年,遣使賀卽位。二年,表貢方物。遣中使李興往勞,賜文綺鈔帛。四年,貢使嗣至,表乞量衡式,許之,并賜《古今烈女傳》。是秋,國王遣使與琉球修好,遭風漂舟入閩,守臣籍記方物以請。上謂李至剛曰:「屬夷締盟,美事也,朕豈有利焉。鄉有善人猶能救人於危,況朝延統御天下哉!」令有司給粟,俟便風導之去。七年,使凡兩至,首春以祭仁孝皇后;秋九月,更修職貢,厚報之。時南海叛民何八觀等屯聚島外,竄入暹羅,至是使歸,兼諭國王毋爲逋逃主。八年,貢使附送八觀等還,降勅嘉美。十年冬,貢復至。

十三年,昭禄羣膺殂,子三賴波磨札剌的賴嗣。暹羅於滿剌加,夙鞭箠使之,徵輸惟命,然猶歲歲開兵隙。十七年,詔暹羅國王俾與滿剌加平。十八年,貢又至。遣中使楊敏護其使還國,并報禮王。十九年春,奉表謝侵滿剌加之罪。七月,貢如常儀,蓋是歲使又兩至云。二十一年,貢至,賜鈔幣如禮。其後著令三載一貢。

至成化間,汀州士人謝文彬者以販鹽下海,飄入暹羅,因仕其國。後充貢使至,留都,遇從子瓚於途,爲織錦綺貿易。事覺下吏,竟遣歸。然成化後大率六年一貢矣。嘉靖三十二年,使至,貢白象及方物。途中白象已斃,遺象牙一枝。使者以珠寶飾之,置金盤內,并貯白象尾毛爲信。《廣志》曰:象牙一枝,長八寸,首尾廂金起花。牙首大五寸七分,廂石榴子十顆。中廂珍珠十顆,寶石四顆。尾大二寸,廂金剛鑽一顆。上嘉其意而禮遣之。

隆慶初年,東蠻牛俗名放沙。求婚暹羅,暹羅拒之峻;東蠻牛恙甚,統沙外兵圍暹羅,破之。王自經死,虜其世子及中朝所賜印以歸。次子攝國,奉表請印,曰:「暹羅部領數十國,非天朝印不得調兵。」上命給予。時鄭汝璧爲禮部郎,白內閣不知印文云何。閣臣曰:「第鑄暹羅國王印予之可耳。」鄭曰:「國初受封,未必卽稱王。且篆文尺寸或有未合,於彼不便。彼所存公移舊印文固在也,宜檄粵東撫臣往取,循以給之。」內閣曰:「然。」嗣取印文至,則都統使印也。徧考諸書,國王印是永樂所賜,而耳目剌謬若此,豈先朝佯爲駕御之術耶?抑邇來在事者因更給而故殺其權耶?存之以俟知者。暹羅既敗,其後頗爲東蠻牛所制。嗣王整兵經武,志在復讐。萬曆間,東蠻牛復來寇,嗣王引兵迎擊之,殺其子,東蠻牛宵遁,不敢復窺暹羅。暹羅新雄海外,隨移軍攻真臘。真臘降。從此年年用兵,遂霸諸國矣。

比倭寇朝鮮,部議遣材官諭諸屬國率夷兵攻夷,暹羅願領所部前驅自効,經略都御史宋應昌以聞。會倭酋死,遯去,不果行焉。

其土下濕,氣候嵐熱不齊。民悉樓居,樓密聯,檳榔片藤繫之甚固,藉以藤席、竹簞寢處其間。王宮高九丈餘,以黃金爲飾,雕縷八卦,備極弘麗。《隋書•赤土傳》:王居有門三重,每門圖畫飛仙菩薩之狀,懸金花鈴旄。王宮諸屋悉是重閣北戶,北面而坐,坐三重之榻。王榻後作一木龕,以金銀五香木雜鈿之。龕後懸一金光燄,夾榻又樹二金鏡,前並陳金甕金罏,當前置金伏牛,前樹一寶蓋,左右皆有寶扇。然則今之暹羅猶略祖其華靡也。諸酋見王,禮制甚肅,望門自拜,膝行乃前。王與國人白布纏首,被服長衫,腰束嵌絲帨,王獨加以錦綺,跨象或乘肩輿。尚釋教,國人効之。《赤土傳》曰:其俗敬佛。百金之產,便以其半施佛。

婦人多智,丈夫事無大小,悉歸與婦計之,聽其裁決。婦見華人慕悅之,置酒款接留宿,酣狎以爲常,夫不能禁也。《吾學編》曰:男陽嵌珠玉,貴者範金盛珠,行鏗然有聲。婚則羣僧迎壻至女家,僧取女紅帖男額以爲吉祥。喪禮以水銀灌之,葬於高埠,蓋塔其上。貧家鳥葬耳。以礬製紙,施煙粉爲白黑。

田平而沃,稼穡豐熟。其俗勁悍,善水戰。《星槎勝覽》曰:削檳榔木爲標槍,水牛皮爲牌,藥鏃等器。大將多用聖鐵裹身,刀矢不能人。聖鐵者,人腦骨也。方言謂天爲普賴,地爲佃因,日爲脈,月爲晚。官制凡九等:一曰握啞往,二曰握步剌,三曰握喯,四曰握坤,五曰握悶,六曰握文,七曰握板,八曰握郎,九曰握救。文則使臣在館教習譯字生者。

形勝名蹟其國有款細灣、細辭滑、沾奔諸府,皮細禄、倒腦細、可剌諸司[编辑]

大帽山在王宮後。

筆架山三峯接連如筆架狀。

黎頭山

竹嶼

椰樹灣

黃河水水自五月一派從海中來,漸而漲田。其地四月插苗,苗隨水漲而發,水漸高苗亦漸長,遂至六七尺,漲以九月始退。退則稻熟可收。田得水而肥,其米純白,鄰壤多取給焉。

三寶港是港無鱷魚。

金城在王宮。

金塔在殿內,其中金佛無數,高七八尺,小一二尺。

三關其一爲程盡所轄,其二爲木夷所轄,其三爲佛郎機、日本所轄。

錫門華人出入必經之處,鄭和爲建卓楔,扁曰天竺國。

禮拜寺永樂間,鄭和所建寺,甚宏麗,佛高與屋齊。

三寶廟在第二關,祀太監鄭和。

西塔其塔無合尖,聞夷人初建塔,功成,鄭和令削去之,後屢緝不能就。

物產[编辑]

徐衷《南方狀》曰:採珠用五牲祈禱,若祠祭有失,則風攪海水,或有大魚在蚌左右。海賈云:中秋有月,是歲多珠。

珊瑚《圖經》曰:生海底,作柯枝狀,明潤如紅玉。《海中經》曰:取珊瑚,先作鐵網沈水底,珊瑚貫中而生,歲高三二尺,絞網出之,皆摧拆在網中,故難得完好者。今《一統志》云:以絲繩繫五爪鐵貓兒,用黑鉛爲墜,擲海中取之,亦其遺法也。本朝充貢。

琥珀《博物志》曰:松脂淪地中千年,化爲茯苓,又千年化爲琥珀。

貓精石《寶貨辨疑》曰:貓精出南番,酒色,闊如指面大者,愈大愈好。

寶石《華夷考》曰:錫蘭高山參天,頂產青美藍石、黃雅鶻石、青紅寶石,每遇大兩,衝流沙中,拾取之。暹羅本朝充貢。

金剛鑽《抱朴子》曰:金鋼生水底石上,如鍾乳狀,體如紫石英,没水取之,鐵擊不能傷。《華夷考》曰:金剛砂出深山高頂,人不可到,乃鷹隼打食,卻於野地上鷹糞中獲得,以其能鑽定器,名金剛鑽。

犀角本朝充貢。

象牙本朝充貢。

翠羽本朝充貢。

玳瑁

龜筒《嶺表録異》曰:人立背上,可附而行。取殼,以生得全者爲貴。初用木換出其肉,楚毒鳴吼如牛,古人謂生龜脫筒指此。工人以其甲通明黃色者,煮拍陷碡瑁爲器,謂之龜筒。

花錫《爾雅》:錫謂之靷。

《地鏡圖》曰:草青莖赤,秀下有鉛。

羅斛香《一統志》曰:味極清遠,亞於沈香,本朝充貢。

檀香葉廷珪《香譜》曰:皮實色黃者爲黃檀,皮潔色白者爲白檀,皮腐色紫者爲紫檀,並堅重清香,白檀尤良。

乳香佛書謂之天澤香,言其潤澤也。又謂之伽羅香。

降香本朝充貢,俗呼舶上來者爲番降。

片腦《華夷考》曰:產暹羅諸國,高二三丈,皮理如沙柳,腦則其皮間凝液也。島夷以鋸付猶就谷中,尺斷而出,剥採之,有大如指厚如二青錢者,香味清烈,瑩潔可愛,謂之梅花片。鬻至中國,擅翔價焉。復有數種,其次耳。本朝充貢。

薔薇水《華夷考》名醛醿露,曰:海國所產,天氣淒寒,零露凝結,著他草木,乃冰澌木稼,殊無香韻。惟醛醿花上,瓊瑤晶瑩,芬芳襲人,若甘露焉。夷女以澤體髮,膩香經月不滅。暹羅尤特愛重,競買略不論直。

兜羅綿瞿睿夫曰:兜羅緜,刀矢不能入。

明角

烏角

見《星槎勝覽》。

阿魏《酉陽雜俎》曰:樹長八九尺,皮色青黃,斷其枝,汁出如飴,名阿魏。《海上耳談》謂傳之暹羅商云,樹如棘,叢生,棘若蝟毛,春初麞麂孳逐狂奔,著樹輒死。地產大蟻,壅泥沙啜之,成封垤。夷人乃以竹筒作篦,射壅中,筒溜成藥,彼中食料,以此爛物,如鮑肆忘臭。按唐本註曰:性極臭而能止臭,亦奇物也。

獺皮

蘇木《吾學編》曰:暹羅蘇木,賤如薪,色絶勝,本朝充貢。

夷瓶以夷泥爲之,俗名干杯,夏月貯水,可以不敗。

大風子《本草釋名》曰:能治大風疾,故名。

紫梗《本草》:名紫鍾。蘇恭曰:紫色如膠,作赤麇皮及寶鈿,用爲假色,亦以膠寶物。云蟻於樹藤皮中爲之,如蜂造蜜。《吳録》所謂赤膠。

没藥《圖經》曰:海南諸國有之,根株如橄欖,葉青而密,歲久者,膏液流滴地下,凝結成塊。《一統志》曰:樹高大如松,皮厚一二寸,採時掘樹下爲坎,用斧伐其皮,脂流於坎,旬餘方取之。本朝充貢。

血竭《本草》名騏驎竭,物如乾血,故名血竭。《南越志》云:是紫鍾樹之脂也。欲驗真僞,但嚼之不熳。如蠟者佳。

孩兒茶《本草綱目》一名烏爹泥,曰:出暹羅諸國。是細茶末入竹筒中,堅塞兩頭,埋污泥溝中,日久取出,搗汁熬制成,塊小而潤澤者爲上,大而焦枯者,次之。

蓬薘柰《華夷考》曰:華言破肚子,蓋果實也。產於暹羅之崛隴,如大棗而青。島夷乾以附遠,漬以沸汁,其皮自脫。圓滿如大李,肉潤膩,甘美可啖。

檳榔

椰子

《方輿勝覽》曰:四夷中酒,暹羅爲最。

《埤雅》曰:犀有四輩,紋如桑椹,或如狗鼻者上。黔犀無文,螺犀紋旋,㹀犀紋細。

《埤雅》曰:象性久識,能浮水出没。惟鼻是其本肉,膽不附肝,隨月轉在諸肉。鼻端有小爪,可以拾鍼。暹羅本朝充貢。

鶴頂鳥楊用修載劉安期曰:鸏䴀水鳥,黃喙,長尺餘,南人以爲酒器,卽今之鶴頂也。按《華夷考》:海鶴大者,修頂五尺許,翅足稱是,吞常鳥如啖魚鱔,晝啄於海,暮宿巖谷間。島夷以小鏢伏於鶴常宿所刺之,平旦有獲五六頭者。剥其頂售於舶估,比至閩、廣,價等金玉。又南番大海中有魚,頂中魫紅如血,名鶴魚。以爲帶,號鶴頂紅。有人在達官處見其鶴頂紅帶,云是鶴頂剪碎夾打而成。

孔雀本朝尾充貢。

鸚鵡《異物志》曰:行則以口啄地,然後足從之。忌以手摸其背,犯者卽不飲啄而卒。故《圖贊》云:鸚鵡慧鳥,棲林啄蕊,四指中分,行則以嘴。

六足龜《大明會典》云:暹羅獻六足龜。

白鼠見《吾學編》。

六坤,暹羅屬國也,風土與暹羅盡相類。第六坤地故產椒,是暹羅所無。

交易[编辑]

賈舶入港,約三日程至第三關。舟至,則偵者飛報於王。又三日至第二關。又三日至佛郎日本關。所至關,輒聽與其近地交易,不必先詣王也。既至王城,以幣、帛、橙、橘之類貢王,然王深居不得見。

其俗以海𧴩代錢。是年不用𧴩,則國必大疫,故相沿不改。𧴩郎今螺巴。《星槎勝覽》云:每一萬准中統鈔二十貫。貿易輸稅,各有故事。國人禮華人甚摯,倍於他夷,真慕義之國也。

論曰:林邑夙通中華,居然雄國。暹羅自赤土攀隋,亦便有衣被震旦意。明興內附,洗沐雲油。占城見苦交人,則屢詔銷其鋒。暹羅躪蹂滿剌加,則十行折其銳。蓋莫不義畏而仁懷焉。然占城從征,而有二心於交;暹羅當海內清夷,輒請遣子入學,當屬國雲擾,又請助戰擒倭,夫固二國之優劣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