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洋考/卷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東西洋考卷三
西洋列國考
作者:張燮 明
卷四

下港加留[𤣩+巴][编辑]

下港一名順塔。唐稱闍婆,在南海中者也。一名訶陵,亦曰社婆。元稱爪哇。《一統志》:又名蒲家龍。甲兵爲諸番之雄,王宮甎墉,高三丈,方三十餘里,屋高四丈。《宋史》曰:室宇壯麗,飾以金碧。地覆板,蒙藤花席,跏跌而坐。《唐書》曰:象牙爲若席。王蓬頭,頂金葉冠,胸縈嵌絲帨,腰束錦綺,佩短刀,跣足跨象,或乘牛,前導有金鎗珠篋及孔雀尾繖之屬。《宋史》曰:其王椎髻,戴金鈴,衣錦袍,躡革履,坐方。官吏日謁,三拜而退。出入乘象或腰輿,壯士五七百人執兵器以從。國人見王皆坐,俟其過,乃起云。《宋史》曰:王子三人爲副王。官有落佶連四人,共治國事,如宰相,無月俸,隨時量給。次有文吏三百員,目爲秀才,掌文簿,總計財貨。又有卑官千員,分主城池、帑藏及軍卒。其領兵者每半歲給金十兩,勝兵三萬,亦給金有差。

民居茅茨甎庫。男蓬頭,女椎結,衣裝纏胸以下。姻聘無媒灼,但以黃金爲禮。將婚,男造女家,後五日迎婦,以牛車裁綵棚,實綉女其中。又作假新人新婦一雙,妝束相類,迎向禮拜寺訂盟,然後抵家。其俗有名而無姓。五月遊船,十月遊山。《方輿勝略》曰:每月望夜前後,婦數十人聚衆成隊,一婦爲首,衆婦隨行月下。首婦唱,則來婦皆和,至親友富貴家,贈以鈔帛等物。每十月,有竹槍會。其國王及妃各乘一車至會所,令男子二人爲偶,各執竹槍,妻各執短木,列其旁。及交敵一合,妻各以短木隔之,曰那剌那剌,則退。設中槍死,王令勝者與死者金錢一個,死者妻卽隨勝者而去。樂有橫笛、鼓板,自爲夷舞,諺所謂「太平闍婆之徵」也。《元史》曰:多出奇寶,取貴於中國。人則醜怪,情性語言與中國不能相通。病不服藥,但禮佛祈禳。喪有水葬、火葬、犬葬,惟逝者所欲而已。生子甫一歲,以匕首佩之,名曰不剌頭。俗云吧六頭。金銀、象牙雕琢爲靶,無貧富悉佩腰間,值忿争,卽拔刃相刺。國人居相語曰:「病死,天之所厭,不若刺死者,身自爲雄也。」其輕命捐生類如此。

劉宋元嘉時,始入中國。《南史》曰:元嘉十二年,國王師黎婆連阿陀羅跋摩遣使奉表曰:「宋國大主大吉天子足下,教化一切種智安隱天人師,降伏四魔,成等正覺,轉尊法輪,度脫衆生,我雖在遠,亦霑靈潤。」至唐貞觀中,遣使入貢。《唐書》曰:王居闍婆城,其祖吉延東遷於婆露伽斯城,旁小國二十八,莫不臣服。上元間,國人推女子爲王,號悉莫,威令整肅,道不拾遺。大食君聞之,齋金一囊置其郊,行者輒避,如是三年。太子過,以足躪金,悉莫怒,將斬之,羣臣固請。悉莫曰:「而罪實本於足,可斷趾。」羣臣復爲請,乃斬指以徇。大食聞而畏之,不敢加兵。大歷、元和、咸通之間,使者屢至,朝命優答之。《唐書》曰:大歷中,訶陵使者三至。元和八年,獻僧祇奴四、五色鸚鵡、頻伽鳥等,憲宗拜內四門府、左果毅使者。讓其弟,帝嘉美,并官之。訖大和再朝貢。咸通中,遣使獻女樂。

至宋淳化三年,其王穆羅茶遣使來貢,云:「中國有真主,本國願得比於外臣。」《宋史》曰:先是,朝貢使泛舶船至明州定海縣,掌市舶監察御史張肅先驛奏其使飾服之狀,與嘗來入貢波斯相類。譯者云:「今主舶大商毛旭者,數往來本國,因假其鄉導來朝貢。」又言:「其國王一號夏至馬羅夜,王妃曰落肩娑婆利。又其方言目船主爲葧荷,主妻曰葧荷比尼贖。其船中婦人名眉珠,椎髻無首飾,以蠻布纏身,顏色青黑,言語不能曉,拜亦如男子膜拜。一子頂戴金連鎖子,手有金鉤,以帛帶縈之,名呵嚕。使還,賞賚甚厚。大觀三年,再貢,詔禮之如交阯。元遣史弼、高興征之,終不能制。《元史》曰:世祖撫有華、夷,其出師海外諸番者,惟爪哇之役爲大。

我朝洪武二年,遣行人賜爪哇國璽書。三年,王昔里八達剌遣使奉金葉表,貢方物及黑奴三百人,納元所授宣勅二道。已而我使至三佛齊,爪哇要而殺之。《宋史》曰:共國與三佛齊有仇怨,互相攻戰。十三年,王八連那巴那務來貢。上絶其使,下詔責王。永樂元年,西王都馬板奉表,賀卽位。二年,東王孛令連哈遣使朝貢,請印,與之。西王亦歲歲貢使來朝。五年,西王與東王戰,滅東王。時我舟過東王城,西王殺我百七十人。西王懼,遣使謝罪。勅責西王,令償死者金六萬。已僅入貢萬金,禮官請索如約。上曰:「朕利金耶?令遠人知畏耳。」蠲其金,賜鈔幣,諭之。八年,貢馬及方物。十一年,復貢。

是時三佛齊已降爪哇,更名舊港。中貴人吳賓使爪哇還,奏言滿剌加國王詭稱朝旨,從爪哇索舊港地,爪哇人不敢卽寧。上降勑,附來使慰諭之,俾無猜惑。十三年,都馬板更名楊惟西沙,專使謝恩。十六、十九年,凡再貢。而東王久不至,蓋先是爲西王所破,詭言欲立其子,意竟不果而遂滅也。正統二年,再貢,厚賜之。景泰時,請封,賜蟒衣、繖蓋。天順四年,王都馬班貢,使還國,以綵幣賜其王及妃。

鄭端簡謂其國人大抵三種:唐人、土人而外,西番賈胡居久者,服食皆潔。近紅毛番建禮拜寺彼中,蓋其別種,由來漸矣。

加留[𤣩+巴],下港屬國也,半日程可到,風土盡相類云。

形勝名蹟[编辑]

新村舊名廝村,中華人客此成聚,遂名新村。約千餘家,村主粵人也。賈舶至此互市,百貨充溢。

西山中有人三百餘歲,身穿紙衣,卧樹上,辟穀,能知吉凶,呼爲老仙。

覆鼎山其上似釜故云。

蘇魯馬益港傍大洲,林木蔚茂,千餘家,強半是中國人。又有長尾猿數萬,人相傳唐時,族衆兇惡,一日,有僧至其家,取水噀之,俱化爲猿,止留一嫗不化,至今餘種猶存。

麻喏巴歇村《元史‧爪哇傳》曰:由戎牙路於麻喏巴歇浮梁前進。又葛郎王追殺至麻喏巴歇。後人訛爲滿者伯夷,中有二三百家,總領七八人。

漳估山賈人登岸之處。

郎卑野州《唐書》曰:王嘗登之以望海。夏至立八尺表,景在表南二尺四寸。

鸚鵡山出鸚鵡,故名。

石椗相傳是鄭和所遺者,重只百斤,二千餘人擡之不起。及徙置他所,瘟疫甚多,國王乃移還共處。

吉利門《元史》曰:大軍繼進吉利門。

闍婆城《唐書•訶陵傳》:王居闍婆城。

婆露伽斯城《唐書》:吉延東遷處,旁國二十八莫不臣服。

淡水港去蘇魯馬益二十里。

物產[编辑]

《唐書》曰:出黃白金。

真珠《宋史•闍婆傳》曰:方言謂真珠爲没爺蝦羅,宋及本朝皆充貢。

犀角《宋史》曰:方言謂犀爲低密,其角宋及本朝充貢。

象牙《宋史》曰:方言謂牙爲家囉,宋及本朝充貢。

玳瑁宋時充貢。

沈香《宋史》曰:方言謂香爲崐燉盧林。

檀香宋及本朝充貢。

丁香生深山中,樹極辛烈,不可近,熟則自墮。雨後洪潦漂山,丁香乃涌澗溪而出,撈拾數日不盡。宋時充貢。

銅鼓卽今華人所用者,諸國以爪哇爲最,振響遏雲,價直可數十金。

龜筒本朝充貢。

絞布《宋史》有繡紋絞、雜色絲絞,本國充貢。

吉貝見《宋史》。

藤花簟宋時充貢。

硫黃見《宋史》。

紅花習鑿齒所謂紅藍者也。《爾雅翼》曰:花生時,但作黃色,茸茸然,故又名黃藍。杵,灌水淘,絞去黃汁,更杵,擣以清酸粟漿,淘之,絞如初,卽收取染紅。

夷瓶下港出者其色紅。

蘆薈《本草》曰:一名訥會,一名奴會,俗呼象膽,以味苦如膽也。《一統志》曰:草屬,狀如鱟尾,採之,以玉器搗研成膏。

阿魏《一統志》曰:土人納竹筒樹梢,脂滿其中。冬,破筒取脂。或曰脂毒,人不敢近。繫羊樹下,自遠射之,毒著羊,羊斃卽爲魏。

胡椒樹如蒲桃,葉如扁豆,實如浮葵子,蔓生梧桐上。故國人語曰:未種椒,先種桐。

青鹽《唐書》曰:訶陵最富,有穴自涌鹽。按《魏地記》:盥大而青白,名青鹽也。

木瓜《爾雅》謂之茂。何承天賦所謂「方朝華而繁實,比沙棠而有耀」者也。《宋史》載爲爪哇所產。

檳榔見《宋史》。

椰子《舊唐書》曰:以椰樹花爲酒,其樹生花,長三尺餘,大如人膊,割之,取汁成酒,味甘,飲之亦醉。

蝦蝚丹樹《宋史》曰:其酒出於椰子及蝦蝚丹樹。蝦蝚丹樹,華人未嘗見。

波羅密

蓽澄茄《一統志》曰:藤蔓,春花夏實,白而實黑。

[莾-卉+虫]吉杮《華夷考》曰:如石榴樣,皮厚潤,有橘囊,櫸白肉四塊,甘酸可食,出爪哇國,夷人呼爲網滑。

赤白豆蔻本朝充貢。

海菜《海物異名記》曰:海生而紫蔓,其大者爲鹿角菜,一名猴葵,《南越考》曰:猴葵色赤,生石上,謂之鹿角,以其莖有歧也,故名。

思君似婆羅密而中無子,烘食之,似芋。

茴香見《宋史》。

蘇木《南州記》云:生海畔,葉似絳,木若女貞。

犀象見《宋史》。

白鹿見《吾學編》。

《宋史》曰:國中多猴,不畏人,呼以霄霄之聲卽出。投以果實,則二大猴先至,土人謂之猴王、猴夫人。食畢,羣猴食其餘。

孔雀本朝充貢。《博物志》曰:尾多變色,喻如雲霞。人拍其尾則舞,尾有金翠,五年始成。

鸚鵡《埤雅》曰:衆鳥足趾,前三後一,其目下瞼眨上,惟鵬鵝四趾齊分,兩瞼俱動。《雅翼》曰:五色尤慧,白次之,青爲下。按白者闍婆宋時充貢。

𠐺伽鳥唐時入貢。

倒掛鳥《星槎勝覽》曰:身形如鵲而羽五色,日間焚香,則收藏之羽翼間,夜則張尾翼而倒掛以放香。

緑鳩似鸚鵡而小,不復能言,俗名柑樜鳥,其五彩者名彩鳩。

交易[编辑]

華船將到,有酋來問船主。送橘一籠、小雨傘二柄。酋馳信報王。比到港,用果幣進。王立華人四人爲財副,番財副二人,各書記。華人諳夷語者爲通事,船各一人。

其貿易,王置二澗城外,設立舖舍。《宋史•閣婆傳》曰:中國賈人至者,待以賓館。凌晨,各上澗貿易,至午而罷。王日徵其稅。又有紅毛番來下港者,起土庫,在大澗東。佛郎機起土庫,在大澗西。二夷俱哈板船,年年來往。貿易用銀錢,如本夷則用鉛錢。以一千爲一貫,十貫爲一包,鉛錢一包當銀錢一貫云。

下港爲四通八連之衢,我舟到時,各州府未到,商人但將本貨兌換銀錢鉛錢。迨他國貨到,然後以銀鉛錢轉買貨物。華船開駕有早晚者,以延待他國故也。

柬埔寨[编辑]

柬埔寨卽古真臘國也。其國自呼甘孛智,後訛爲甘破蔗,今云柬埔寨者,又甘破蔗之訛也。《風土記》云:《西番經》名其國曰澉浦只,蓋甘孛智之近音。先爲扶南屬國,王姓刹利氏。至質斯多那兼扶南而有之,遂雄諸夷。既死,子伊奢那先代立。隋大業十三年,遣使貢獻,帝禮之甚厚。至唐,疆土寖癖。神龍以來,國分爲二,北多山阜,號陸真臘;南近海,號水真臘。久之,仍合爲一。今賈舶至者,大都水真臘地也。

宋政和六年,使者來貢,賜朝服服之。《宋史》曰:奉化郎將鳩摩、僧哥等十四人來貢,賜以朝服。僧哥言:萬里遠國,仰投聖化,尚拘卉服。末稱區區嚮慕之誠,願許服所賜。從之,仍以其事付史館。明年,辭去。宣和二年,詔封其國王與占城等。建炎間,以郊恩授王檢校司徒,加食邑。其國屢與占城戰,戰失利。至建元時,大舉復仇,破占城,遂王其地,改國號占臘。蓋於是地方七千餘里矣。元之置省占城也,嘗遣一虎符、一金牌同往真臘,爲所拘執。元貞中,始招諭賓服之。

明興,國王忽兒那獻琛內附。二十年七月,行人唐敬還自真臘,王遣使貢象五十九頭、香六萬觔。永樂改元,遣使者諭卽位。二年八月,國王參烈婆毘牙遣陪臣九人來貢,賜鈔幣有差。

先是,中貴人奉使彼中,將歸,有健兒三人夜遁去,索之不得。其王以國中三夷人充數。還朝,既引見,上曰:「華人自遁,何與彼事,而責償之過?且若輩語言不通,風土敻隔,將焉用此而令背井離鄉之爲!」顧命禮部給道里費,善遣之。尚書李至剛曰:「臣意華人必不甘逃遁彼土,或爲彼所匿,則此三人於法應留。」上曰:「何須逆詐人主,但推天地之心以待遠人可也。」三年,參烈婆毘牙殂,命鴻臚王孜往祭之,封其子參烈昭平牙爲王,賜綵幣。七年,奉金鏤表,貢馴象及方物。景泰三年,再貢。

王城周圍可二十里,城上石佛頭五,飾其中者以金。王宮及府第皆面東,宮殊壯麗。《風土記》曰:蒞事處有金窗櫺,左右方柱上有鏡四十八面,列於窗旁。王三日一視朝,坐七寶牀上,著朝霞吉貝,瞞絡腰腹,下垂至脛。頭戴金寶花冠,足履革屐,耳懸金鐺,裳服白㲲。《風土記》曰:男女椎髻,以布圍腰,出入則加以大布,圍小布之上。惟國主打純花布,頭戴金冠,有時穿茉莉之類,周帀髻間。項上戴大珍珠三斤許,手足及指上皆帶金鐲,指展上篏貓精石,手掌用紅藥染赤色。臣入見王,稽首階下者三。王呼上階則跪,以兩手抱膊,繞王環坐。議國事訖,跪伏而去。《風土記》曰:國主坐衙,欲見者,列坐地上以俟。少頃,內中隱隱有樂聲,外吹螺迎之。須臾,二宮女捲簾,國主仗劍立金窗中矣。臣僚合掌叩頭,螺聲方絶。國主隨亦就坐。坐處獅子皮一領,乃傳國之寶。言事畢,國主轉身,二宮女復垂簾。

國中有金塔、金橋,歲時一會,羅列玉猿、孔雀、白象、犀牛於前,名百塔洲。《風土記》曰:用中國十月爲正月,名爲佳得。宮前縛大棚,可容千人,掛燈毬花果之屬。對岸遠離二十丈地,以木接續縛成高棚,每夜裝煙火爆杖,請國主觀燈。如是半月而後止。四月,拋球。九月,壓獵。壓獵者,聚國衆皆來城中,教閱宮外。五月,迎沸水,聚遠近之佛,皆送水與國主洗身。陸地行舟,國主登樓以觀。七月,燒稻,蓋新稻已熟,迎於南門外燒之供佛。婦女觀者無數,主卻不出。八月,挨藍。挨藍者,舞也。點差伎樂宮內挨藍,且鬬猪鬬象,如是一旬。諺所謂「富貴真臘」也。生女九歲,擇僧道去其童身,名曰陣毯。《風土記》曰:官司每歲四月內,擇日頒行本國,有女應陣毯之家,先行申報,給巨燭一條,燭間刻畫一處,點至刻畫處,則爲陣毯時候矣。先期父母擇一僧,是夜大會親鄰,以綵帛結二亭子,一坐女子,一則僧坐其中。至期與女俱入房,手去其童,納之酒中。天明,以鼓樂送僧去。後當布帛與僧贖身,否則女終爲僧有,不得他適。婚娶,男女兩家俱八日不出門,晝夜燃燈相續。人死,輿置之野,聽烏鳶食,頃刻食盡者以爲福報。居喪但髡其髮,女人於額上剪髮如錢大,曰用此報親。文字,以麂鹿雜皮染黑,隨其廣狹,以意裁之,用粉如白堊類,磋爲小條子,拈於手中,就皮畫以成字,永不脫落。作字皆從後書向前,卻不自上書下也。沃野彌望,一歲可三四穫。《風土記》曰:糞田種蔬,皆不用穢,嫌共不潔。

其國謂儒爲班詰,僧爲苧姑,道爲八思。班詰不知所讀何書,但由此入仕,則爲清貫,微時於打布之外,項上挂白線一絲,以此自別。既貴,曳白線如舊。僧皆食肉,直不飲酒。肉亦時以供佛。王有大故,輒僧爲司南。今賈舶未有到王城者,只到海隅一屬國耳,故不覩其麗靡。或云卽蒲甘地。按《宋史》,蒲甘入貢,朝議欲待以交阯之禮,制詔書白背金花綾紙,貯以間金鍍管鑰,用錦絹夾補緘封以往。乃本朝貢夷,獨無蒲甘,應是爲真臘所併無疑矣。

形勝名蹟[编辑]

陸伽鉢婆山《隋書》曰:上有神祠,以兵五千守衛之,城東有神名婆多利,祭用人肉。王別殺人,以夜祀禱,亦守衛千人。

伊奢那城《隋書》曰:伊奢那先代立,居伊奢那城。

婆羅提拔城按《唐書》,是水真臘所居處。

真蒲《風土記》曰:真蒲以來,率多平林叢昧,長江巨港,緜亘數百里,古樹修藤,森陰蒙蘚,禽聲雜遝其間。至半港,始見曠田,絶無寸木,彌望芃芃,黍苗而已。

篱木州以木爲城,是華人客寓處。

竹坡《風土記》曰:緜亘數百里,其竹節相間生刺,筍味苦。四畔皆高山。

佛村《風土記》曰:自查南換小舟,順水十餘日過半路村、佛村。

魯班墓《風土記》曰:在南門外,周圍十里,石屋數百間。

銅臺《宋史》曰:列銅塔二十四、銅象八,以鎮其上。象重四千斤。

內中金塔《風土記》曰:國主夜卧其上。塔中有九頭蛇精,乃國之土地主也,係女身,每夜國主先與同寢,雖其妻不敢入。二鼓乃出,方與妻妾同睡。若此精一夜不見,則王死期至矣。王一夜不往,必獲災禍。

淡水洋《風土記》曰:四月至九月,每日午後下雨,洋中水痕高七八丈,巨樹盡没,僅留一杪耳。人家濱水者,皆移入山後。十月至三月,點雨絶無。洋僅通小舟,深不過三五尺,人家又復移下。

物產[编辑]

犀角《風土記》曰:白而帶花者爲上,黑爲下。

象牙《風土記》曰:以摽殺之,上也。自死而隨時爲人所取者,次之。死山中多年者爲下。

鶴頂

翠羽《風土記》曰:叢中有池,翡翠飛入求魚。番人以樹葉蔽身坐水濱,籠一雌誘之,持小網,伺其來則罩,日獲三五隻。

金顏香《一統志》曰:香乃樹脂,擘開雪白者爲佳,夾砂石爲下。其氣能聚衆香,番人以和香塗身。

篤耨香《本草綱目》曰:出真臘國,樹如松形,香老則溢出,色白而透明者名白篤耨,盛夏不融,香氣清遠。土人取後,夏日以火炙樹,令脂再溢,至冬凝復收之。雜以樹皮者名黑篤耨。《一統志》曰:盛之以瓢,碎瓢爇之亦香,名篤耨瓢。

沈香《一統志》曰:出真臘爲上,占城次之。

速暫香《一統志》曰:出真臘爲上,伐樹去木取香者,謂之生速。仆木腐而香存者,謂之熟速。其樹木半存者,謂之暫香。

降香《風土記》曰:叢林中頗費斫伐之勞,此乃樹心,其外白,木厚八九寸。

《風土記》曰:出村落枯樹間,一種細腰蜂,番人取得之。一船可收二三千塊,塊大者三四十斤。

藤黃《本草》曰:樹名海藤花,有蘂,散落石上,彼人收之,謂之沙黃。就樹採者輕妙。

《風土記》曰:土人不事蠶桑,僅織木緜布。亦不能紡,以手理成條,無機杼,但一頭縛腰,一頭搭上,梭只用一竹管。

獺皮

夷瓶

明角

烏角

燕窩

胡椒《風土記》曰:纏藤而生,纍纍如緑草子。

紫梗《風土記》曰:生樹枝間,如桑寄生狀,頗難得。

大風子《風土記》曰:大樹之子,如椰子而圓,中有數十枚。

婆那娑樹《隋書•真臘傳》曰:葉似柿,實似冬瓜。

菴羅樹《隋書》曰:花葉似棗,實似李。

毗野樹《隋書》曰:花似木瓜,葉似杏,實似楮婆。

田羅樹《隋書》曰:花、葉、實並似棗而小異。

歌畢佗樹《隋書》曰:花似林檎,葉似榆而厚大,實似李,其大如升。

椰子

檳榔《唐書》曰:客至,削檳榔、龍腦、香蛤以進。

豆蔻《一統志》曰:樹如絲瓜,蔓衍山谷,春花夏實。

《風土記》曰:酒有四等,第一呼蜜糖酒,用藥麹以蜜及水爲之。次者呼朋牙四,以樹葉爲之,乃樹葉名也。又次以米或剩飯爲之,名包稜角,包稜角者米也。其下糖鑑酒,糖爲之。又入港濱水有茭漿酒。按《唐書》,真臘飲酒者,比於淫。顧後人亦漸預醉鄉矣。

麝香木《一統志》曰:氣似麝臍。

蘇方木蘇恭曰:樹似菴羅,花黃子青熟黑,其木人以染絳。《南方草木狀》曰:煎汁忌鐵器,則色黯。

《宋史》曰:國戰象幾二十萬。慶元二年,貢馴象二。

孔雀

鸚鵡

建同魚《隋書》曰:四足無鱗,其鼻如象,吸水上噴,高五六十尺。

浮胡魚《隋書》曰:形似䱇,觜如鸚鵡,有八足。

交易[编辑]

船至篱木,以柴爲城。酋長掌其疆政,果幣將之,遂成賈而徵償。

夷性頗直,以所鑄官錢售我,我受其錢,他日轉售其方物以歸。市道甚平,不犯司虣之禁。間有鯁者,則熟地華人自爲戎首也。《風土記》曰:國人交易,皆婦人能之。所以唐人到彼,必先納一婦,兼利其能買賣故也。每日一墟,自卯至午則罷。無居舖,但蓬席鋪地,間亦有司賃地錢。土人見唐人,頗加敬畏,呼之爲佛,見則伏地頂禮。近亦有欺負唐人,由去人之多故也。

大泥吉蘭丹[编辑]

大泥,卽古浡泥也。本闍婆屬國,今隸暹羅。其國以板爲城。《宋史》曰:城中居者萬餘人,所統十四州。以銅鑄甲。《宋史》曰:戰鬬者將刀被甲,甲以銅鑄,狀若大筒,穿之於身,護其腹背。其王所居屋覆貝多葉。王服頗効中國。在王左右者爲大人。王坐繩牀。出卽大布坐其上,衆舁之,名曰阮囊。

民居覆草椎髻,以五綵帛繫腰,花錦爲衫。市用金錢,國人宴會,鳴鼓,吹笛、擊鉦、歌舞爲樂。愛敬華人,見華人醉者扶之以歸。婚聘之資,先以椰子酒,檳榔次之,指環又次之,後量用金錢成禮。喪葬有棺,以竹爲轝,載棄山中。二月始耕,則祀之,如是者七年,不復祀矣。原田豐利,臘月七日爲歲節。地熱多風雨。盛食無器,並以竹編貝多葉貯之。食畢輒棄捐。古稱其鄰有藥樹,取根煎爲膏服之,及塗其體,兵刃不能傷也。

宋太平興國二年,其王向打遣使從商人蒲盧歇爲導,入都朝貢。其表以小囊緘封數重,非中國紙,類木皮而薄,瑩滑色微緑,長數尺,闊寸餘,橫卷之僅可盈握。其字細小,橫讀之。使至,詔館於禮賓院,優賜遣歸。元豐五年,王錫理麻喏復遣使貢方物。乞從泉州乘海舶歸國,從之。

明興,洪武四年,王馬漠沙遣使進金表銀箋,并貢方物。《續文獻通考》曰:遣御史張敬之往諭其國。辛丑,遣其臣朝貢。詔賜金綺。永樂三年,遣使封其國主麻耶惹加那乃爲浡泥國王,賜印誥符幣。六年,王率其妻子來朝。遣使迎勞之。王上金表,獻珍物,妃箋獻中宮、東宮,上宴王奉天門。是年,王卒於都下,賜諡恭順,葬石子岡。《續文獻通考》曰:在安德門外。樹碑立祠,有司春秋致祭。封其子遐旺爲王,賜玉帶、金銀、綺帛,他物稱是,禮送還國。遐旺請封其國後山。賜名長寧鎮國,上自爲文,俾勒於石。十二年及洪熙元年,皆來朝貢。萬曆間,國王病卒。無子,族衆争立,國中相誅殺俱盡,乃立其女主爲王。

初,漳人張某爲哪[口+督],哪[口+督]者,大酋之號也。國難既作,哪[口+督]避禍出奔,女主既立,乃遣人迎哪[口+督],復其爵號。其女出入宮中,有心疾。一日向女主言父欲反。女主大恐,急使人按哪[口+督]家。哪[口+督]自殺。已而國人訟哪[口+督]無反狀,女主尋悔之,絞殺其女,官其子爲酋。紅毛番近築土庫於中,謀入彭湖互市者,攜大泥國文也。事詳《紅毛番考》。

吉蘭丹,卽渤泥之馬頭也,風俗俱同渤泥。嘉靖末,海寇餘衆遁歸於此,生聚至二千餘人,行劫海中,商舶苦之。或謂吉蘭丹卽小葛蘭國。按小葛蘭與柯枝接境,而吉蘭丹在大泥,相連去彼遠甚。但大泥、吉蘭丹俱鑄金爲錢,而柯枝與小葛蘭亦俱用金錢,以此相同,影響之所自起也。姑載之以破疑。

形勝名蹟[编辑]

長寧鎮國山永樂六年,國王麻那惹加那乃上言,蒙恩封王爵,境上皆屬職方,國有後山,乞表爲一方之鎮。王卒,子遐旺復以爲請。封爲長寧鎮國山,御製碑文,刻石其上。

物產[编辑]

《星槎勝覽》曰:大金錢名儻伽,小金錢名吧喃。

犀角

象牙《宋史》充貢。

鶴頂見《一統志》,本朝充貢。

玳瑁見《宋史》,宋及本朝俱充貢。

翠羽

檀香《宋史》充貢。

降香本朝充貢。《本草》曰:似蘇方木,紫而潤爲良。

片腦卽龍腦香。《一統志》曰:樹如杉檜,取者必齋沐而往。其成片似梅花者爲上,次有金腳腦、速腦、米腦、蒼腦、札聚腦,又一種如油名腦油。

吉貝布《宋史》曰:無絲蠶,用吉貝花織成布。

明角

獺皮

錦魴皮

燕窩

西國米亦名沙孤米。其樹名沙孤,身如蕉,空心,取其裏皮削之,以水搗過,舂以爲粉。細者爲王米,最精;粗者民家食之,以此代穀。今賈舶慮爲波濤所濕,只攜其粉歸,自和爲丸。

檳榔見《一統志》。

椰子見《一統志》。

萪藤《異物志》曰:莉藤圍數寸,重於竹,可代篾以縛船,勝竹也。

巴尾樹見《一統志》。

貝多樹

加蒙樹《一統志》曰:二樹心可爲酒。

孔雀本朝充貢。《爾雅翼》曰:尾展開如車輪,金翠燁然,羽族最華輝者。

鸚鵡本朝充貢。

交易[编辑]

華人流寓甚多,趾相踵也。舶至,獻果幣如他國。初亦設食待我,後來此禮漸廢矣。貨賣彼國,不敢徵稅,惟與紅毛售貨,則湖絲百斤,稅紅毛五斤,華人銀錢三枚,他稅稱是。若華人買彼國貨下船,則稅如故。

舊港詹卑[编辑]

舊港,古三佛齊國也。初名干陀利,又名渤淋,在東南海中,本南蠻別種,居真臘、爪哇之間。王號詹卑,故今王所部號詹卑國。而故都爲爪哇所破,更名舊港,以別於彼之新村云。俗名吉寧邦。

其地故稱沃土,諺云「一年種穀,三年生金」,言其米穀盛而多貿金也。冬無霜雪。累甓馬城,民散居城外。香油塗身。覆屋多用椰葉。市用錢布。字仿梵書。以國王指環爲印。《宋史》曰:亦有中國文字,上章表時卽用焉。俗囂好淫,水戰甚慣。《文獻通考》曰:習水陸戰,臨陣敢死,霸於他國。其國多水而少陸,部領乃聚岸築屋以居,僮僕環之。其餘民庶,悉架室木筏上,以木樁拴閘,水長則筏浮起,不能没也。或將別居,則起樁去之,連屋移徙,不勞財力。《島夷志》謂:「好潔淨,故於水上架屋」,與此不同。其樂有小琴、小鼓、崐崘奴踏曲之類。

劉宋孝武世,始貢中國。《南史•干陀利傳》曰:王釋羅那鄰陀遣長史竺留陀獻金銀寶器。梁天監元年,其王夢中國有聖人,如是者再。因圖夢中所見,遣使獻玉盤。其容質果與梁帝合。歲時望北頂禮。《南史》曰:王瞿曇修拔陀羅以四月八日夢一僧謂曰:「中國今有聖主,十年之後,佛法大興。若遣使貢奉禮敬,則土地豐樂,商旅百倍。若不信我,則境土不得白安。」初未之信,既又夢此僧曰:「汝若不信我,當與汝往觀。」乃於夢中至中國,拜覲天子。既覺,心異之。陀羅本工畫,乃寫夢中所見武帝容質,飾以丹青。仍遣使并畫工,奉表獻玉盤等物。使人既至,模寫帝形還國。比本畫,則符同焉。十七年及普通元年,凡再至。後亦遂絶。唐天祐初,復通,授其使都蕃長蒲訶[立+栗]寧遠將軍。

宋時,貢使絡驛。按《宋史》:建隆元年,王悉利胡大霞里檀遣使李遮帝朝貢。二年夏,又遣使蒲蔑貢方物。是冬,其王室利烏耶遣使茶野伽朝貢。其後歲各一至。太平興國五年,王夏池遣使茶眉來。是年,潮州言:三佛齊國蕃商李甫誨乘舶船載香藥、犀角、象牙至海口,會風勢不便,飄船六十日至潮州,其香藥悉送廣州。八年,王遐至遣使蒲押拖羅來貢。雍熙二年,舶主金花茶以方物來獻。端拱元年,遣使蒲押陀黎貢方物。淳化三年,廣州上言:蒲押陀黎前年京迴,聞本國爲闍婆所侵,住南海一年,今春乘舶至占城,偶風信不利,復還,乞降諭本國。從之。嘗建佛寺以祝聖壽,願賜名及鐘。詔以「承天萬壽」爲寺額,鑄鐘給之,時咸平六年也。其後貢獻不絶,每優賜遣歸。元豐時,使者入見,以金銀花貯真珠,龍腦撒殿,用昭殊敬。《宋史》:大中祥符元年,王思離麻囉皮遣使來貢。許赴泰山,陪位於朝覲壇。天禧元年,王霞遲蘇勿吒蒲迷遣使貢真珠、象牙、梵夾經、崑崙奴,詔許謁會靈觀,游太清寺、金明池。及還,賜詔慰獎之。天聖六年,王室離疊華遣使來貢。舊制:遠國使人,賜以間金塗銀帶,時特以渾金帶賜之。熙寧十年,使大首領地華伽囉來,以爲保順慕化大將軍。元豐中,使至者再。天子念其道里遙遠,優賜遣歸。二年,賜錢六萬四千緡、銀一萬五百兩,官其使羣陀畢羅爲寧逮將軍,陀旁亞里爲保順郎將。畢羅乞買金帶、白金器物及僧紫衣、師牒,皆如所請給之。三年,廣州南蕃綱首,以其國王之女唐字書,寄龍腦及布與提舉市舶孫迥。迥不敢受,言於朝。詔輸之官,市帛以報。五年,遣使皮襪來。官皮襪爲懷遠將軍。六年,又以其使薩打華滿爲將軍。紹聖中再入貢。紹興二十六年,貢使復至。帝曰:「遠人向化,嘉其誠耳,非利方物也。」淳熙五年,詔免赴闕,館於泉州。

洪武二年,詔行人趙述往使其國。王恆麻沙那阿遣使隨述奉金葉表來貢。賜曆及文幣。六年,復貢。八年,遣使從使者招諭拂菻。九年,王殂,王子麻那者巫里表請紹封。詔授駝紐鍍金銀印,封三佛齊國王。久之,丞相胡惟庸事發,事連三佛齊,懼而貢絶。三十年,上念遠夷希至,謂禮臣曰:「惟庸謀叛,三佛齊乃生間諜,詒我使臣,至爲爪哇聞知,禮送還朝。今度已悔禍,朕欲許其自新。暹羅在遠國中,最稱恭順,而爪哇則三佛齊所悉索敝賦以從者也,可移檄暹羅達於爪哇,俾戒諭三佛齊,嘉與更始。」禮臣如旨以行。

永樂初年,三佛齊竟爲爪哇所破,廢爲舊港。是時南海豪民梁道明竄泊茲土,衆推爲酋,閩廣流移從者數千人。廷議遣行人譚勝受往招之。道明隨勝受來歸。《廣東通志》云:譚勝受,南海人,鄉薦,授臨桂丞,以最召拜監察御史,坐事降行人。時閩廣流徒從梁道明者數千人。指揮孫鉉使海南,遇其子及二奴挾與俱來。上以勝受同鄉,令偕其二奴齎勅往招道明,遂從入朝。賜道明襲衣、鈔百五十錠、文綺十二表裏、絹七十二疋。勝受奏事稱旨,擢浙江按察使。留副酋施進卿代領其衆。五年,中貴鄭和奉使西洋還,過舊港,遇流賊陳祖義。祖義詐降,潛謀要劫。和料賊無歸順意,整兵以待。賊猝至,與戰,大破之,斬獲無算,械祖義至京伏誅。諸夷聞之震懾,曰:「真天威也。吾曹安意內向矣。」是年,施進卿遣朝貢,詔命進卿爲舊港宣慰使,賜印誥、冠服及文綺。後進卿卒。二十一年,以子濟孫嗣,印[火+毁]於火,詔給之。

形勝名蹟[编辑]

彭家山在港外。

丞天萬壽寺宋時賜額,今廢。

物產[编辑]

《宋史》曰:以珠獻宰臣秦檜。檜已死,詔償直收之。

宋時入貢。

珊瑚宋時充貢。

犀角宋時入貢。

象牙宋時入貢。

瑠璃宋時入貢。魏仲培《鼠璞》曰:此自然之物,彩澤光潤,踰於衆玉,其色不常,今皆銷治石汁,以衆藥成之,非其物也。

摩娑石《庚辛玉册》云:陽石也,出三佛齊海南,有山五色,擊取燒之,作硫黃氣,以形如黃龍齒而堅重者佳。姚酉溪《叢話》曰:舶過山下,愛其石,以手捫之,故名摩娑。

水晶宋時人貢。

沈香見《宋史》。

安息香《一統志》曰:樹脂,其形色類核桃瓤,不宜於燒,然能發衆香,故人取以和香。

龍腦香宋時充貢,使者來朝,至以撒殿。

乳香《一統志》曰:樹類榕,以斧斫之,脂溢於外,凝結而成。其晶十有三,有滴乳、缻乳、袋香、黑榻、纏末之別,宋時入貢。

降香

金銀香《華夷考》曰:其香如銀匠欖糖相似,中有白蠟一般白塊在內,好者白多,低者白少,焚之香美,出舊港國。

木香《一統志》曰:樹類絲瓜,冬取根曬乾。

薔薇水《一統志》曰:卽薔薇花上露,花與中國薔薇不同,土人多取其花浸水爲露,故多僞者。以瑠璃瓶試之,翻搖數四,其泡周上下者爲真。

蘇合油《一統志》曰:濃而無澤者爲上。

猛火油《華夷考》曰:樹津也,一名泥油,大類樟腦,第能腐人肌肉。燃置水中,光焰愈熾。蠻夷以制火器,其烽甚烈,帆檣樓櫓,連延不止,魚鼈遇者無不燋爍。

膃肭臍《圖經》曰:舊說似狐而大,長尾,今滄州所圖乃魚類而豕首,兩足,其臍紅紫色,上有紫斑點。欲驗其真,取置睡犬旁,犬忽驚跳若狂。

吉貝

國中最多,他港取給焉。

阿魏

蘆薈

没藥

血碣《一統志》曰:樹略同没藥,採亦如之。

烏樠木《一統志》曰:單馬令國出,樹似椶櫚,可爲器用。

扁桃北戶録》曰:詹卑國出扁核桃,形如半月狀,取食,絶香美。

没石子《一統志》曰:樹如樟,開花,結實如中國芋栗。

萬歲棗見《一統志》。

火雞《瀛涯勝覽》曰:三佛齊出火雞,大如鶴,身圓頸長,頸有二紅軟冠,狀如紅褐,嘴尖,毛如羊毛,腳長,其爪甚利,好食熱炭,因名火雞。

交易[编辑]

舟至,獻果幣有成數。詹卑人商量物價,雖議償金多少,然非償金,實償椒也。如值金二兩,則償椒百石,其大較云。喜買夷婦,他國多載女子,易其椒。以歸舊港,則用鉛錢矣。

三佛齊夙稱蕃盛,國破以後,漸覺故都滿目蕭條,賈人亦希造。《續文獻通考》曰:萬曆丁丑,中國人見大盜林朝曦在三佛齊,列肆爲番舶長,如中國市舶官。

論曰:闍婆、真臘,故島外繁華地也。東西之王,水陸之國,嚮化已非一朝。渤泥、三佛齊亦雄視諸部,而或以守祧,或以易姓。華人逋入,司彼國鈞,傭中佼佼,輒復驅簸遠夷,益以覘皇靈之無外矣。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