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洋考/小引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東西洋考
小引
作者:蕭基 明

澄,水國也。農賈雜半,走洋如適市。朝夕之皆海供,酧酢之皆夷産。閭左兒艱聲切而慣譯通,罷襏畚而善風占,殊足異也。往歳,商苦璫苦胥,余條十三議上之,稍見蘇。時詣予引覈,間進而問徼外風土諸種種異,因介司餉金陵王君謀曰:「是不可以無紀,並郡誌所逸也。」於是孝廉張紹和父博物善屬辭,延之參咨搜稽。閲月,《二洋考》成,受梓。予讀而蹍然曰:

異哉!吾儒之一耳一目之足以盡海内乎!彼僅隔一帶水,華風夷運,遞閲因陳,不啻陰陽寒暑之代乎其前矣。要以茫茫堪輿,恢恢函蓋,我雖不得文教一之,其指南所至,風轖所屯,西産多珍,東産多鑛。今觀其各區宇者,部領酋護,莫非率也;甓城榔屋,莫非式也;寶帶錦帔,莫非容也;竹轝筒吸,莫非餉也;擊鉦踏曲,莫非節也;灼骨嚙指,莫非盟也;吹蠡飲血,莫非武也,則其異異同同者也。獨至嗜殺敢死,枕戈佩盾,朝君暮虜,東奔西掠,不親親而親釋,不問醫而問巫,則諸番類然,寧獨天性,亦漸靡使之耳。傳曰:「性相近也,習相遠也。」交南諸國,非秦漢以及國朝所列冠帶也乎!史稱任延等出守,化行俗易矣。藉非阻距關河,盡臣服之,寧梗化外,而勢不行也。固天所以格夷而令窮於華也。乃我土之民,自倭禁外,亹亹然梯航以導之,幣質以要之,昵之如嬰孩,收之如几席,上以佐帑需,下以廣生遂。波斯之藏吐耀,紫貝之玩充牣,非天以夷賜華而不窮於夷,其較著也耶!

嗟嗟!朔方開而竟塞,九真郡而旋罷,無庸溯矣。居夷出關,意念良深。余弗克得之星槎,而習之三老長年,按性習之異同,總百蠻之錯落。可市亦可釁者夷耶,綢繆之其奚畫?能生亦能殺者海耶,疏鑿之其奚道?誠得自今一秉於成,波不沸而市不挑,水國浸稱樂郊,獨澄利也乎哉!是編也,足以觀矣。而第曰續埤史之叢譚,資韻士之夢游,非考意也。然自非王君好事,張君博物,予何從以跼蹐睠方外之跡,不更足夸異乎!遂次第以弁諸首。

時萬曆丁巳嘉平月之二十日,西昌蕭基書於李署水心堂。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