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遊略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東遊略記
作者:元好問 金朝
本作品收錄於《元好問集/34》和《元遺山集/卷34

丙申三月二十有一日,冠氏趙侯將會行台公於泰安。侯以予宿尚遊觀,拉之偕行。凡三十日,往復千里,而在鞍馬者八日,故所歷不能從容,然亦愈於未嘗至焉者。因略記之,以備遺忘。

郭巨廟在長清西南四十里所路傍小山之上,齊武平中齊州胡僕射所造石室在焉。所刻人物舟車馬象,三壁皆滿。衣冠之制,絕與今世不同,有如沈存中所記襆頭,但不展腳耳。西壁外,胡僕射刻頌,規制如磨崖狀,字作隸書,文齊梁體而苦不佳。後題云:「居士慧朗侍從至。」朗能草肄書,世謂「朗公書」者是也。予意此頌必朗公所書,故題字云然。又有開元二十一年題字,並長清尉李皋祭文。

隔馬祠在長清馬山之南,距縣八、九十里所。大觀三年,東平陳彥元《廟記》云:「盧城圮,澗中得唐中和二年義昌軍節度押衙、國子祭酒、兼御史大夫李公瞻作廟縣中時石刻,載齊師為晉所敗,殺馬隘道,晉師不得過,謂以是得名。字當為「格」,而今為「隔馬」,疑與《左氏》不合。又謂裏俗相傳景德中契丹寇兗,鄆山之神陰障戎馬,使不得南,以是得名。」以予觀之,古今祠廟不能考其所從來,而妄為立名號者多矣。殺馬隘道,神何預焉而祠之?至於陰障戎馬,則又齊東野人語也。《記》又云:「知縣事晁端肅禱雨而應,將以封爵,請於朝。」今榜云豐施侯廟者,豈端肅遂得所請耶?

靈岩寺亦長清東南百里所。寺旁近有山曰雞鳴、曰明孔。寺後有方山,泉曰雙鶴、曰錫杖。寺先有宋日御書,今亡矣。

絕景亭在方山之下,絕類嵩山法王。黨承旨世傑《寺記》云:「寺本希有如來出世道場。後魏正光初,梵僧法定撥土立之。定之來,青蛇導前,雙虎負經。景德中,賜今名。」予按大觀中《石橋記》云:「寺是正光初重建」,然則黨承旨亦未嘗遍考耶!梁縣《香山寺記》說寺初建時,一胡僧自西域來,云此地山川甚似彼方香山,今人遂謂梁縣香山真是大悲化現之所。予意前所云「希有道場」者,豈亦此類者,抑黨有所據而言也?寺壁石刻甚多,有張掞叔文、蘇轍子由、吳拭、顧道詩,餘人不能悉記。太山舊說高四十三里,今云四十五里,又有言二十五里者。出州北門,經水簾、馬棚、回馬嶺、御帳、護駕泉而上,遂登天門。岳頂四峰,曰秦觀、日觀、越觀、周觀。秦觀有封禪壇,壇之下有秦李斯、唐宋磨崖。太史公謂太山雞一鳴,日出三丈,而予登日觀,平明見日出,疑是太史公誇辭。問之州人,云:「嘗有抱雞宿山上者,雞鳴而日始出。蓋岱宗高出天半,昏曉與平地異,故山上平明,而四十里之下才昧爽夾間耳。」此語似亦有理,故錄之。

岳祠在城中,大定十九年被焚。二十一年,新廟成。又三十年,毀於貞祐之兵。今惟客省及誠享殿在耳,此殿是貯御香及御署祝版之所。城四周有岱岳、青帝、乾元、升元四觀。青帝觀有唐大中歲金龍石刻,「大聖祖無上大道」、「金闕」、「玄元」、「天皇大帝」之號見於此。岱嶽觀有漢柏,柯葉甚茂。東有岩岩亭。山水自溪澗而下,就兩崖為壁,如香山石樓,上以亭壓之。北望天門,屹然如立屏,而濁流出幾席之下,真太山絕勝處也。州門南道左有宋封祀壇,合祀五方帝,及九宮貴人壇。壇南有碑,碑陰載獻官姓名:駙馬都尉二人,攝司徒、司空,充黑帝、青帝獻官,九宮貴神合祀官、右諫議大夫種放。其餘知名如魏庠輩,又三四人。近城有真宗御製御書並篆《登太山謝天書》《述二聖功德銘》,碑石堅整,若三山屏風然。道右有宋封禪朝覲壇,壇亦有頌。壇西南四五里所,有蒿里山。山坡陀地中,如大塚墓石,壇在其上。宋禪社首碑在山下祠中。宋以大中祥符元年十月二十七日封太山,碑刻皆王欽若、陳堯叟、錢惟演、楊億撰述,然字畫多剝落不能完讀矣。太山上書院,元是周樸所居,宋太山孫先生明復居之。州學有魯兩先生祠堂,黨承旨作記。兩先生者,明復與徂徠先生石守道也。

龍泉寺在平陰東南四十里,齊天統中建。下寺有石刻。劉豫阜昌三年,皇子皇弟符改甲乙院,亦有碑。又阜昌中題名最多。佛像古雅,皆數百年物。上方大佛與龍泉觀音,非晚唐人不能造也。

此行遊太山者五日,靈岩龍泉皆一宿而去。得詩凡十首云。

PD-icon.svg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