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游略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东游略记
作者:元好问 金朝
本作品收录于《元好问集/34》和《元遗山集/卷34

丙申三月二十有一日,冠氏赵侯将会行台公于泰安。侯以予宿尚游观,拉之偕行。凡三十日,往复千里,而在鞍马者八日,故所历不能从容,然亦愈于未尝至焉者。因略记之,以备遗忘。

郭巨庙在长清西南四十里所路傍小山之上,齐武平中齐州胡仆射所造石室在焉。所刻人物舟车马象,三壁皆满。衣冠之制,绝与今世不同,有如沈存中所记幞头,但不展脚耳。西壁外,胡仆射刻颂,规制如磨崖状,字作隶书,文齐梁体而苦不佳。后题云:“居士慧朗侍从至。”朗能草肄书,世谓“朗公书”者是也。予意此颂必朗公所书,故题字云然。又有开元二十一年题字,并长清尉李皋祭文。

隔马祠在长清马山之南,距县八、九十里所。大观三年,东平陈彦元《庙记》云:“卢城圮,涧中得唐中和二年义昌军节度押衙、国子祭酒、兼御史大夫李公瞻作庙县中时石刻,载齐师为晋所败,杀马隘道,晋师不得过,谓以是得名。字当为“格”,而今为“隔马”,疑与《左氏》不合。又谓里俗相传景德中契丹寇兖,郓山之神阴障戎马,使不得南,以是得名。”以予观之,古今祠庙不能考其所从来,而妄为立名号者多矣。杀马隘道,神何预焉而祠之?至于阴障戎马,则又齐东野人语也。《记》又云:“知县事晁端肃祷雨而应,将以封爵,请于朝。”今榜云丰施侯庙者,岂端肃遂得所请耶?

灵岩寺亦长清东南百里所。寺旁近有山曰鸡鸣、曰明孔。寺后有方山,泉曰双鹤、曰锡杖。寺先有宋日御书,今亡矣。

绝景亭在方山之下,绝类嵩山法王。党承旨世杰《寺记》云:“寺本希有如来出世道场。后魏正光初,梵僧法定拨土立之。定之来,青蛇导前,双虎负经。景德中,赐今名。”予按大观中《石桥记》云:“寺是正光初重建”,然则党承旨亦未尝遍考耶!梁县《香山寺记》说寺初建时,一胡僧自西域来,云此地山川甚似彼方香山,今人遂谓梁县香山真是大悲化现之所。予意前所云“希有道场”者,岂亦此类者,抑党有所据而言也?寺壁石刻甚多,有张掞叔文、苏辙子由、吴拭、顾道诗,馀人不能悉记。太山旧说高四十三里,今云四十五里,又有言二十五里者。出州北门,经水帘、马棚、回马岭、御帐、护驾泉而上,遂登天门。岳顶四峰,曰秦观、日观、越观、周观。秦观有封禅坛,坛之下有秦李斯、唐宋磨崖。太史公谓太山鸡一鸣,日出三丈,而予登日观,平明见日出,疑是太史公夸辞。问之州人,云:“尝有抱鸡宿山上者,鸡鸣而日始出。盖岱宗高出天半,昏晓与平地异,故山上平明,而四十里之下才昧爽夹间耳。”此语似亦有理,故录之。

岳祠在城中,大定十九年被焚。二十一年,新庙成。又三十年,毁于贞祐之兵。今惟客省及诚享殿在耳,此殿是贮御香及御署祝版之所。城四周有岱岳、青帝、乾元、升元四观。青帝观有唐大中岁金龙石刻,“大圣祖无上大道”、“金阙”、“玄元”、“天皇大帝”之号见于此。岱岳观有汉柏,柯叶甚茂。东有岩岩亭。山水自溪涧而下,就两崖为壁,如香山石楼,上以亭压之。北望天门,屹然如立屏,而浊流出几席之下,真太山绝胜处也。州门南道左有宋封祀坛,合祀五方帝,及九宫贵人坛。坛南有碑,碑阴载献官姓名:驸马都尉二人,摄司徒、司空,充黑帝、青帝献官,九宫贵神合祀官、右谏议大夫种放。其馀知名如魏庠辈,又三四人。近城有真宗御制御书并篆《登太山谢天书》《述二圣功德铭》,碑石坚整,若三山屏风然。道右有宋封禅朝觐坛,坛亦有颂。坛西南四五里所,有蒿里山。山坡陀地中,如大冢墓石,坛在其上。宋禅社首碑在山下祠中。宋以大中祥符元年十月二十七日封太山,碑刻皆王钦若、陈尧叟、钱惟演、杨亿撰述,然字画多剥落不能完读矣。太山上书院,元是周朴所居,宋太山孙先生明复居之。州学有鲁两先生祠堂,党承旨作记。两先生者,明复与徂徕先生石守道也。

龙泉寺在平阴东南四十里,齐天统中建。下寺有石刻。刘豫阜昌三年,皇子皇弟符改甲乙院,亦有碑。又阜昌中题名最多。佛像古雅,皆数百年物。上方大佛与龙泉观音,非晚唐人不能造也。

此行游太山者五日,灵岩龙泉皆一宿而去。得诗凡十首云。

PD-icon.svg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