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齋記事/卷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東齋記事
◀上一卷 卷五 下一卷▶


英宗皇帝未生,濮安懿王夢二龍戲日旁,俄與日俱墜,以衣承之,大纔寸許。將納於佩囊,忽失所在,久乃見於雲中。一龍人言曰:「我非汝所有。」生之夕,又見黃龍數四出入臥內。豈不神異哉。

仁宗朝,原國公承炳,冬至侍宴於崇政殿,仁皇數以酒屬之,不敢辭,遂醉。即廷中賜轝,親視其升,勅禦士送還邸。明日,遣內人問起居,以輩行呼,而不名之。公好老氏之學,一夕,夢青衣執雉扇前導,悟而告家人曰:「吾數盡矣。」具冠帶,將朝而卒。

有堂吏嘗夢火山軍姓劉人作狀元。閱火山軍解文,無姓劉人。明年,劉煇作狀元。煇能作賦,有聲場屋,人不以行許之。歷江寧、河中簽判,卒。

馮當世參政之父式,為左侍禁以終。當世幼時,取其所讀書,題其後曰:將仕郎、守將作監丞、通判荊南軍府事、借緋馮京。式既沒十一年,當世狀元及第,為荊南通判。視其所題,無一字差者。是所謂知子者矣。

王珪母李氏嘗謂人曰:「吾兒必貴,但未知所與遊者何如人。」異日,房玄齡、杜如晦到其家,李驚喜曰:「二客公輔才,汝貴不疑。」自孟母擇鄰之後,無復有賢德之母光於史牒。珪母乃以交之賢,卜其子之貴。噫!知子莫若父,未聞有母之知子也。異乎哉!

孫夢得參政,初名貫,字道卿。嘗語予曰:「某舉進士過長安,夢見持一大文卷者,問之,雲:來年春榜。索而視之,不可。問其有孫貫否?曰:無,惟第三人有孫抃。既寤,遂改名抃,因字夢得。又數日,至華陰,與數同人詣金天帝廟乞靈,且求夢。夜中夢明牕下草制詔,諸人相慶曰:他日為知制誥、翰林學士矣。雖未以為信,然乃陰自喜。明年,第三人及第。」其後為集賢院知制誥,如其夢雲。又言:「某初得此夢甚喜,及才作翰林學士,頗嫌之矣。」人心是無厭也。是時,夢得已為參知政事,俸祿差厚,其與學士亦不甚相遠,但清優不如學士,而勞貰過之。

蔡君謨知福州,以疾不視事者累日,每夜中即夢登鼓角樓憑鼓而睡。通判有怪鼓角將累日不打三更者,因對:「數夜有大蛇盤據鼓上,不敢近。」君謨既愈,與通判言所夢,正與鼓角將所說同,人遂以君謨為蛇精。

曾魯公生日,放生以蟲顯蛤之類,以為人所不放,而活物之命多也。一日,夢被甲者數百人前訴。既寤而問其家,乃有惠蛤蜊數■〈奄〉者,即遣人放之。是夜,復夢被甲者來謝。

李景初自蜀浮江而下,至荊湖間,家人市一巨鱉,而景初未知也。夜中夢皂衣姥告乞命,怪問家人,家人曰:「此必所買鱉也。」即遣放之。亦復夢皂衣姥來謝。然則太史公記宋元事若有之矣。古者,君子遠庖廚,聞其聲,不忍食其肉。雖然天地間生此所以養人,但不暴天物則可矣。

沈文通以龍圖侍講知杭州,州人好食蝦蟆,文通一切禁之。終二年,人不敢食,蝦蟆亦不生。及文通代去,其禁遂弛,而復生如故。此物理之不可致詰者也。

三司副使陳洎既卒,數下語處其家事。今三司使薛公向,洎大勅舉轉京官,居處密邇,因謂其子:「下語時,幸一相報。」一日,二更後來報薛。薛因往,才至廳上,洎即雲:「薛殿丞在廳上,請入來。」薛遂入,謂之曰:「以副使平生,且將享遐壽,至大位,何為至此?」洎曰:「有罰,惟犯上帝與不孝則然。」薛因謂曰:「公平生未嘗有犯上帝與不孝事,何為有罰?」曰:「上帝則不犯,然三世不葬矣。」所憑而下語者,小婢才十二歲耳。

嘉祐末,一婦人牽羊,羊有三口,其二近耳,亦能食物。以青布幕之,得錢則褰以示人。

魚逆水而上,鳥向風而立,取其鱗羽之順也。有時微風不知所從來,觀鳥之所向則可知矣。

蜀有魶魚,善緣木,有聲如啼兒。孟子所謂「緣木求魚」者,以其不可得也,是亦未聞者矣。

王崇班潏嘗言:「治平中,京師有兩鮭魚墮於木上。」此為異矣。

江湖間築池塘養魚苗,一年而賣魚。插竹其間,以定分數,而為價值之高下。竹直而不倚者為十分,稍欹側為九分,以至於四五分者。歲入之利,多者數千緡,其少者亦不減數十百千。

京師大水時,城西民家油坊為水所壞。水定後,甕中得魚千餘斤,與油價相當。

宋君垂嘗言:「嘉陵江上見二鵰,擲卵相上下以接之。蓋習其飛也,其胎教之意乎。」白子儀言亦然。又言:「翅羽未成,則躍出巢穴,往往墜崖下死。蓋其天性俊勇。」予應之曰:「是亦躁進之類也。」

白子儀言:「歸、峽間多虎,能役使鬼。一日,昏夜叩人門,作人言,出應之,攫之而去。人言者乃鬼也。既食人又能攝其魂而役使之,或見其形,或聞其聲,皆強魂也。」

白子儀為予言:「吉州有捕猿者,殺其母,皮之,並其子賣於龍泉蕭氏。其子號呼,數日不食,蕭百端求其所嗜飼之,乃食。又待旬月,示以母皮,跳躑大呼,又不食數日而斃。其天性也如此,況於人乎。蕭嘗舉進士,失其名,為作孝猿傳。」

予嘗於朝天嶺見猴數百千,連手而下,飲於嘉陵江。既飲,復相接而上,周匝而後已。最大者二,其一居前,其一居後,若部將領然。甚小則母抱持而下。彼中言曰:「每盜人麥禾,則以蔓纏其身,以插其莖稈。人有得其藏者,謂之『胡孫倉』,可以致富。蓋麥禾果實無不有者。」

邛竹鞭以箠馬,則愈久而愈潤澤堅韌;以擊貓,則隨節折裂矣。

鐵碪以鍛金銀,雖百十年不壞;以椎皂莢,則一夕破碎。

王右軍帖嘗言:「獨活無風則不動,石脾入水則乾,出水則溼。」出水則溼,可以見矣。入水則乾,何以驗之乎?

歸州民家,自漢王昭君嫁異域,生女者無妍醜必灸其面,至今其俗猶然。

契丹之先,有一男子乘白馬,一女子駕灰牛,相遇於遼水之上,遂為夫婦。生八男子,則前史所謂疊為君長者也。此事得於趙誌忠。誌忠嘗為契丹史官,必其真也。前史雖載八男子,而不及白馬、灰牛事。契丹祀天,至今用灰牛、白馬。予嘗書其事於實錄契丹傳,王禹玉恐其非實,刪去之。予在陳州時,誌忠知扶溝縣,嘗以書問其八男子疊相君長時為中原何代。誌忠亦不能答,而雲:「約是秦漢時。」恐非也。

張文裕言:「契丹嘗雲其北室韋人皆三眼,見二眼者則驚怪之。」又言:「有牛蹄突厥,今永寧軍,庫中有突厥腳二,皆牛蹄也。」然前史書室韋、突厥傳並不載之。

蕭慶嘗言:「契丹牛馬有熟時,有不熟時,一如南朝養蠶也。」予問其故,曰:「有雪而才露出草一寸許時,如此則牛馬大熟。若無雪,或有雪而沒卻草,則不熟。」蓋契丹視此為豐兇。

戎、瀘戎人謂掃地為「■〈宀卒〉沒坤」。坤,地也。■〈宀卒〉沒,掃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