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月寮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松月寮記
作者:楊維楨 元
1353年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16

去秀之西門外州里所,其聚為濮市,濮公子仲溫氏之世居焉。居有前後邸第義莊塾,以教養裏之才子弟。仲溫自幼從師學明經,既通《尚書》,後學《易》,又從余學《春秋》,兩充鄉試,連不售,適又丁時變,遂去,道士冠裳尋山澤間,欲挈妻子為鹿門之舉。事未遂,則辟寮一所,植松數章,高秀蒼古,若深山木客之出在市廛,仲溫與之俯仰嘯詠若友焉。天清氣明,月在松頂,仲溫彈獨弦琴松下,琴餘讀道書,作遊仙吟,不知身世在黃塵市,在白玉宮闕也,遂以松月道人自號。雲間盛懋氏既為圖之,而又寄自作《松月詩》一解於余,徵文以為記。

予為論:積陰之氣清而久者,在天為月。麗月之清於物之秀者,在木為松。桃之得於月也清而妖,柳之得於月也清而蕩,梧之得於月也清而淒,梅與竹之得於月也清而臞。惟清而秀,秀而已野者,松之得月以此。然得松月之得,而見諸名人者,自唐常建後,未聞其人焉。建之詩曰「松際露徹月,清光應為君」。嘻!此建之得於松月者,未易與俗人道也。去之五百年,而仲溫氏復得見之得,而其詩有曰「丈人夜開關,涼月在松頂」,此其得於松月之得者,奚減建也哉?向使仲溫氏早時壅官,或至五年、十年,即不壅,不過汝趨隸,惟以奉所氏。志不直達,而性先有損,其及人境兩泰、哦松哦月,而有得哉?嘻!仲溫氏之彼此失得,其有能辨者已。

書諸寮為記。至正十三年七月七日,七者寮諸叟記。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