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案/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林公案
◀上一回 第八回 捉鹽梟老謀深算 訪惡霸微服私行 下一回▶


  且說周保緒有心要降服施順,收為己用,故意造出制軍密訪的說話來恐嚇他,及見施順墮入牢籠,才向他說道:「法子呢,卻有一個在此,不知你願意不願意?」施順答道:「師爺能夠照顧小人,銷弭冤獄,小人雖赴湯蹈火,亦所不惜。」保緒說道:「我早知你是個有血性丈夫,不忍難為你,故並未將你捕拿。要知上邊的訪拿你,為的是私通鹽梟,若要銷案,你須去捉拿幾個鹽梟大頭目來,表明你和他們並無關係,上邊知道了,自然不至再疑心到你身上,此案自可註銷了。」施順沉吟一會答道:「大幫鹽梟,黨羽眾多,又都精通拳棒,就算我願意去拿捉,哪裡是他們的對手。」保緒說道:「不必你去動手,只要你設法引誘販私巨魁到你家裡,由我們大人派兵前往捉拿便了。」施順呆想了片時,答道:「如此也好。出月初八日,是我生辰,待我預先發下柬帖,邀請各幫首領來吃壽酒,那時可以相機行事。但是我有兩個要求,一是莫到我家中拿捉,最好候在要路動手,免得梟匪結我的怨;二是鹽梟方老哥子,曾經救過我性命,此次我當保他安全,望勿將他捕拿。」保緒點頭答應,又向他附耳說了幾句,施順應聲理會得,當即退出衙門,回去辦他的正事。保緒就去見林公,說明一切。林公說道:「我持躬正直,生平不願撒謊欺人,今番之事,全用權詐,未免不當,還是另行設法為妙。」保緒笑道:「聖人亦當經權並用,況此事全為顧全國家鹽稅,保護地方治安,於國於民,留有利益,縱然權詐,又有何妨。」林公聞言,點頭說道:「也說得是,那末就計行事。」當下保緒退出,預備一切。

  光陰迅速,已到初八,保緒備了四色壽禮,叫兩個得力親隨拿著,同往施順家中,送禮道賀,施順父子慇懃款待。保緒今天專為查看鹽梟而來,所以並不就走。隔不多時,各幫鹽梟帶著厚禮,陸續而來,施順一一招待,異常忙碌。日光停午,便安排上豐盛酒肴,父子二人請來賓入席飲酒,當下高高矮矮一齊入座。保緒和施順同席,悄悄地向他問明各幫首領姓名,施順就把鬧海夜叉李八、海虎劉歪嘴等指點清楚,直到未牌以後,方才散席。

  保緒回轉衙門,告知林公。保緒便帶了隊長褚忠率同全隊,往南城門埋伏,一面又派偵緝隊在施家左右巡邏,直到初更以後,梟匪們個個吃得酒醉飯飽,謝過壽翁,陸續出門,向南門而來。那時方老哥子也隨眾欲行,卻被施順一把拖住,說道:「方大哥你且暫緩一步,今晚屈留在此過宿,俺有要事和你商量。」方老哥子不知什事,又見他言辭懇切,只好留下。

  且說李八、劉歪嘴等一班人,向南城門走來。周保緒及小隊長褚忠,早已接密報,做了準備,正在星月朦朧中瞭望,瞥見一班梟匪,有說有笑地走來。一聲暗號,百來名小隊,各執武器躥出,攔住去路,褚忠喝道:「李八、劉歪嘴聽了,你等今晨入城,被咱瞧見,守候在這裡多時了,快快束手就縛,尚可貸你們死罪。」一班梟匪瞧見有官兵當路,各出傢伙前來廝拚。究竟官兵人多勢大,怎敵得住,紛紛逃散。李八、劉歪嘴見不是頭,正待奪路走時,不料周保緒與褚忠二人擋住去路。那小隊官兵,並不去追趕逃匪,卻圍上前來,把李、劉二人團團圍住。二人見走不脫,便揮動手中短刀,迎著周、褚二人便鬥。武藝卻也了得,三十個照面以後,周保緒飛起一腿,啪的一聲,將劉歪嘴踢倒;李八一見伙伴失利,手中略一鬆軟,早吃褚忠一刀,刺中大腿,翻倒在地,都被官兵捉住,帶回道署。

  保緒入見林公,告知一切。林公立刻升堂訊問,李、劉倆直認販私不諱。當即辦了公事,將李、劉兩犯發交清河縣審理定罪,不在話下。

  林公為防梟匪反牢劫獄,即傳施順到署,面諭他勸方老哥子投誠,並解散李、劉黨羽。施順奉命回家,方老哥子尚住在他家裡,施順就把林公之意,向他直說一遍,方老哥子見李、劉被擒,林公又是好官,就答應投誠,回去把李、劉部眾完全遣散。林公即將此案始末情形,呈報孫制軍,並保方老哥子為把總,歸兩淮緝私營效力。

  這時江蘇王按察使丁憂開缺,孫制軍密保林公升任,並委周保緒為兩淮緝私統領。保緒初擬繳還委札,便向林公說道:「門下是個文人,豈能勝任緝私統領,情願跟隨大人到蘇州去。」

  林公笑道:「不用謙遜吧!這次剿撫三大幫鹽梟,是你一人之力,我在制軍前已經說明,才下這道委札,你又何必多所推阻呢?今後前程不可限量咧。」保緒只好遵命告辭,赴省謝委,然後到差。

  那林公等待後任到淮,移交清楚,正擬晉京請訓,忽然接到首相潘世恩來函,信上開頭說明皇上傳諭,著即速赴任,不必陛見。末了又說,近聞蘇州有三惡霸,有一個姓潘,名字不知,賢契到蘇務必密查確實,若是敝族子弟,格外要辦得嚴厲,懲一儆百,使不肖族人不敢仗勢欺人,切勿徇情寬縱,辜負我的重托云云。林公看罷老師的手書,不敢延緩,一面命紅娥保著鄭夫人及行李赴蘇,自己帶著常福連夜渡江,到南京謁見孫制軍,然後乘船赴蘇。因為要訪察惡霸,船抵無錫,即開發舟金,乘航船赴蘇,以避他人耳目。

  那一日已到吳縣地界,距離蘇州城只有十數里,林公因口中乾燥,踅入市中,覓個茶坊解渴。經過市梢口,只見一個麻面騾夫,年紀約摸三十向外,和一個壯漢爭論代價,騾夫竟自出口傷人,惹得那壯漢勃然大怒,刷的一記耳刮子,於是兩人揮拳用武,打作一團。林公正想上去勸阻,不料那壯漢撲的一拳,已經把騾夫打死,就闖下人命來。當時一班閒人將他扭住,地保也聞信趕來,詢問壯漢姓名。壯漢自稱查斌,向在協盛鏢局當伙計,明人不做暗事,咱既失手傷人,大丈夫一身做事一身當,理當跟你到縣裡去自首,決不累人。地保就同他入城投案。

  時已傍晚,林公因為密查三惡霸,當晚就在市上小客棧中歇宿,順便向鎮上人探問蘇城三惡霸的來歷,方知一個叫鐵頭太歲潘金城,家住胥門內;一個叫小天王賴英,家住金雞湖;一個叫金面魔王葛大力,家住棗站。林公探得了惡霸住址,打算明天進城接任。

  當晚一宿無話,來朝起身,只見天空細雨濛濛,只好暫緩啟行,就在客棧中吃些早點。等了一會,雨過天晴,林公付過了賬,帶著常福走出門來,只見閒人們齊向東市梢奔去,嘴裡說去看相屍。林公跟著眾人到東市梢,只見吳縣知縣趙鴻,正帶著仵作人等在那裡相驗。林公也擠入人叢中觀看,聽那仵作報稱:「驗得死者渾身有鐵器傷三十一處,致命傷兩處,一在太陽穴,一在頭頂,委係生前被人用鐵器打死。」縣官吩咐填明屍格。屍身無人認領,著地保買棺收殮。林公聽得仵作報告,暗想:不對啊,昨天咱眼見騾夫被查斌失手一拳打死,何來三十一處鐵器傷,並且騾夫年紀約摸三十向外,此屍年輕了許多,想到這裡,益覺可疑!定神把死者打量,竟不是昨天打死的騾夫,只因不便出來干涉。許多看相屍的閒人,也在旁邊竊竊私議,只因案關人命,無人敢出頭申說。那地保有看屍的責任,更加不敢多言惹禍。林公暗想此中情弊顯然,我既是本省臬司,這件案子,早晚要結到案下,那時再作處置未遲,當下就同常福一路進城。

  再說縣官打道回衙,即提凶首查斌到堂,問他屍身有三十一處鐵器傷,分明是你恃蠻殺人,並非失手誤傷人命。查斌極口呼冤,縣官反責他狡猾游供,幾次提審,屢用大刑,查賦受刑不起,含糊招認。那時林公早已接任視事,吳縣使將查斌連同口供,申解縣司衙門復核。

  要知林公如何平反此疑案,且待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林公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