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案/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林公案
◀上一回 第九回 金雞湖惡霸行兇 白石洞賢臣受困 下一回▶


  且說林公早知查斌是誤傷人命,按律自無死罪。吳縣知縣趙鴻當他恃蠻殺人,照律論抵,辦就文節,申解按察使。林公親自提訊。查斌在吳縣遍嘗各種大刑,苦楚已極,現在又恐再受刑罰,情甘一死。林公反問他有無冤枉?查斌供道:「沒有冤枉,騾夫是咱親手打死的。」林公說道:「騾夫是你打死,我也知道,只是如何弄上這許多鐵器傷來?我且問你:你打死的騾夫,大約多少年紀?你和他廝打,還是徒手,還是用武器?

  你從實說來,需知本司審案,不重刑求,如有冤枉,理當昭雪。」

  查斌見這位大人和善明達,便照實供道:「小人打死的騾夫,年在三十以外,當時實係用拳打死,並無兇器,現在說有三十一處鐵器傷,小人委實莫名其妙。還望青天大老爺伸雪!」林公聞言,連連點頭,明知此案屍身已被人暗中換過,賈罪於查斌罷了。當即退堂,將前後情形思量一番,馬上出簽提地保何二到堂。林大怒道:「查斌打死的騾夫,年紀已在三十以外,明明用拳打死,身上並無鐵器傷,次日縣官相驗,你膽敢調換一屍。你和查斌有何仇隙,竟用此移花接木的毒計,誣陷於他?

  本司執法無私,還不從實供來。」何二供道:「大人明見。當夜看守屍身,是小的伙計朱四。移屍調換,小的實不知情,需提朱四到案,即知明白。」

  林公立刻飭提朱四到案,朱四初尚游供不招,直待林公喝用大刑,朱四知道無可抵賴,只好供道:「小的那晚去看屍,因為天寒,喝了三碗酒,精神疲倦,就在屍身旁邊睡覺。直到醒來,已是半夜,忽然不見了屍身,咱想已經報案,來朝本官來相驗,沒有屍身,罪名卻也承受不起。左思右想,忽想起前天喪門星李根壽叫咱到他家中,給咱四兩銀子,同咱把一個打死少年納入棺中,放到荒地上,倒不如去把那個屍體移來補缺。

  於是就趕回家中,拿了利斧,奔到荒地上,劈開棺蓋,便將那少年屍首,拖到屍場,其時已經東方發白。隔了一會,縣太爺親來驗,咱還恐怕洩露,幸而縣太爺並未深究,含混過去。倒是老爺冤枉咱偷了那匹騾子,因為那匹騾子也同時不知去向了。

  現在想來,或者騾夫死而復活,恐怕別生枝節,故帶著騾子走了。」林公暗想:騾夫的事不妨暫時擱過,這個少年男屍,案關人命,也需查個水落石出,即向朱四問道:「李根壽家住哪裡?靠什麼生活的?」朱四答道:「他向在賴英大爺別墅充當保家。」林公又問:「別墅在哪裡?」朱四答道:「金雞湖邊,門牆上有湖濱別墅四個金字的便是。」林公吩咐將朱四收監,何二釋放,並掣簽拘提李根壽,然後打點退堂。

  林公回到簽押房,暗想:賴英便是人稱小天王的惡霸,聲勢浩大,縣官必不敢難為他,惟有親去察訪,且等拿到惡奴真憑實據再說。不料次日施順回衙稟復,說是湖濱別墅中回答沒有李根壽此人。林公便對他說道:「咱要親去密查惡霸賴英,你在暗中跟著,以防萬一。」施順覺得危險,只因林公說做便做,不敢勸阻。當下林公改扮江湖術士,從後衙走出,逕出葑門,直向湖濱別墅而來。

  走不多時,望見前面一座很氣派的莊院,朝南一帶粉牆,兩扇黑漆大門,左右敞開,門牆上面,有湖濱別墅四字。林公就緩步而行,口內高喊算命相面,測字觸機,一路喊一路走。

  只見門內走出一人,叫林公到門房中相面。林公瞧那人身高七尺光景,面色微青,獐頭鼠目,尖嘴削腮,斜搭著前襟,在手掌心中托著一對鐵球,嗆啷嗆啷價弄得怪響。原來此人正是喪門星李根壽,本是粵盜蔡牽部下的著名悍匪,因在閩粵兩省犯案累累,不能存身,才逃亡在外,流浪江湖,一路來到蘇州,遇著賴英,愛他武藝出眾,留在別墅中為護院教師,專教本班莊丁們武藝。

  賴英遊蕩成性,最喜歡養鷹,南邊的風氣,養鷹也算是一件極不易的勾當,除花費了巨金購鷹,還得聘用一班游手好閒之人為護衛,一同掮鷹出遊。天空中遇有大鳥飛過,鷹即飛騰入雲,搏擊捕捉,說不定追逐數十里。養鷹的人若沒有威望,鷹鳥落地時,往往被人藏過,勒資取贖。所以不養鷹便罷,如要養鷹,那飼養追逐,索鷹爭鳥,勢非用一班游手好閒的人不可。賴英鷹養得極多,所以專司其事的莊客一共也有數十人,而且放鷹出外,又難免與人爭鬥,故必學幾手武藝,李根壽來得湊巧,就擔任了教習。後來賴英放鷹玩得厭了,專在女色面上做功夫,瞧見有姿色的小家碧玉,先命莊丁去通知,不管人家答應不答應,竟自留下一百兩銀子作為聘禮,擇日派人去接;倘若女家不允,便恃蠻強搶,被他看上限的,誰也休想躲過。

  但是金雞湖離城不遠,強搶良家女子,為什麼沒有人向官廳告發呢?只因賴英聲勢浩大,他父親在日曾做過提督,門生故舊著實不少,當地紳士與他都牽些戚誼,地方官吏也有來往,平民百姓怎敢和他作對,只好忍氣吞聲,自認晦氣。賴英的膽子,由此愈鬧愈大。

  根壽因為臬司衙門中著人來提他,當時雖被莊丁撒誑唐突過去,他覺這幾天心驚肉跳,只怕有禍事臨頭,心中忐忑不寧。

  現在忽聞門外有人喊著相面測字,他就想一占休咎,便奔到門口,把林公叫到門房裡坐定。根壽開言道:「請你替咱看看目下氣色如何?君子問災不問福,有福有禍,照相直談,不要巧語恭維,倘若相得不錯,咱重重謝你。」林公一邊答應,一邊把他的面貌略加諦視,便說道:「足下額角狹窄,早年非常吃苦;準頭疲削,不曾享著蔭下之福;雙眉中斷,絕少弟兄幫助。」

  根壽不耐說道:「咱叫你相目下氣色如何?並不要你相終身禍福。」林公見他額現豎紋,滿面橫肉,不久要罹殺身之禍,只未便向他直說,就含糊答道:「尊面多滯氣,萬事以謹慎為宜;十月十一月不宜出門。」李根壽聽了,信以為真,正想追問目前有無橫禍飛來,忽然莊丁郭豹子走來說道:「李師爺,大爺有請。」接著向林公說道:「相面先生慢走,咱們主人要請你談相咧。」根壽就立起身來,向林公說道:「請寬坐一會。」說罷,逕自入內。

  賴英見面,便說道:「李教師,你道相面的當真是術士麼?此人卻是現任江蘇按察使林則徐。今番到此,定非無故,況且前簽提教師,想是那事發作了。這便如何處置?」根壽問道:「大爺怎樣認得他是林則徐?」賴英答道:「咱本不認識他,那莊丁朱三從門房口經過,看破他是林則徐,故來相告。」根壽見朱三正立在旁邊,便向他說道:「此非等閒之事,不能胡亂說的;你從何處見過林臬台?從實說來。」朱三答道:「我家兄弟朱四向在地保何二處做伙計,因案被累,捉到按察衙門。

  咱跟去看審,林臬台的面貌,看得消清楚楚,還聽得他的口音,相隔不久,哪裡會弄錯呢。」根壽聽罷,急得兩眼發直,暗想:前人說得好,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為今之計,不如拿捉下來,將他軟禁白石洞,不與飲食,生生餓死,以絕後患。當下便將此意告知賴英,賴英道:「不知他可有親隨跟來,你先到莊外看個明白,然後把他帶到園中拘禁。」根壽應聲道是,急轉身奔出別墅,瞥見林公正在前面急急而行。

  原來林公見李根壽被莊丁喚入裡邊,半晌不出,情知不妙,心想此時不走,還待何時,便離座向外而來,行不多遠,哪知李根壽隨後走出,見他相金未曾到手,逕自走了,更足證實他是林臬司無疑,放他回去,猶如縱虎歸山。轉念之間,飛步趕到林公身旁說道:「相面先生慢走,咱們主人要請你算命呢。」

  林公支吾答話。不料那李根壽伸著蒲扇似的大手,一把揪住道:「你這人真個蹊蹺,相金沒有付給,你刻不待緩要走,必然偷了咱們的東西。現在且跟咱回去,搜檢明白,方許你走路。」

  說罷,一把拖了就走。

  要知林公如何脫險,且待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林公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