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案/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林公案
◀上一回 第十回 遇義俠林公脫險 入江湖惡霸棄家 下一回▶


  且說湖濱別墅中有一間密室,完全用湖石砌成,中間能容三人藏身,外面兩扇石門,牢固非常,叫做白石洞。賴英平日強搶良家女子,也常常藏在這白石洞中。人到洞中之後,兩扇石門一關,就宛如銅牆鐵壁一般,任你英雄好漢,也莫想破壁飛去。當時李根壽把林公一拖回別墅,卻並不搜檢他身上,逕自拖到後花園中,開了白石洞門,把他推入,闔門自去。林公四下一看,知逢絕地,幸而出門時候,與施順說明,或有一線生路。且說施順隨林公到了金雞湖,見他走入,等到傍晚,不見出來,情知不妙,連忙由原路回轉衙門,奔到上房,稟明鄭氏夫人。鄭氏夫人聽罷,急得目瞪口呆,一言不發,虧得紅娥在旁說道:「義母不必驚慌!待女兒同施順立刻前去,救義父出險。」一面命施順備馬。紅娥換過夜行衣,腰懸寶劍,外罩一口鐘,出了後門,飛身上馬。施順跨馬前導,取道出城,飛也似地直向湖濱別墅而來。到了左近深林之中,紅娥高鞍下馬,脫去一口鐘,授給施順,吩咐他在林中等候。紅娥直撲到別墅後牆,縱身躍登牆頂,其時星月朦朧,借著微光向下瞭望,倒也清楚,當即使個燕子銜泥的架勢,縱身落地。暗想:偌大一個所在,叫我到哪裡去找尋呢?正在遲疑,只見一個更夫提燈擊柝走來,閃身樹後,等他走近,急一手揪住,掣寶劍架在更夫頸裡,輕輕喝道:「你要性命,不准聲響。」更夫嚇得面如紙灰,身體像篩糠似的抖個不住。紅娥問道:「你可曉得臬台大人現在哪裡?說明了饒你一死。」更夫遙指著太湖巨石邊說道:「此間禁人之處,只有白石洞最為秘密,遮莫在那裡,小人情願引道。」說罷,引紅娥到白石洞前,只見洞門已開,洞中並無人影,更夫說聲:「不好,此地已有人來過,將大人拖去,只怕生命不保!」紅娥聽說,嚇得非同小可,忙問:「怎生見得?」更夫答道:「黃昏時候,聽得李師爺和主人商定,乘夜半無人之時,將大人從白石洞中拖出,用繩捆縛,背係巨石,拋入湖心;這裡就是白石洞,現在洞中人影全無,不是被他們拖去,還有別的意外嗎?」紅娥聽了肝腸欲斷,越牆而出,趕到樹林中,把更夫的話向施順備述一遍,接著說道:「咱們且速往金雞湖邊找尋,或能遇見凶徒!」施順一邊上馬,一邊說道:「大人忠肝義膽,上蒼自當默佑,或者吉人天相,已經被人援救出險,也未可知!」說罷逕飛馬到湖邊瞭望,只是人影全無,萬籟無聲,不得已回城,早已紅日高升。直抵衙門下馬,號房連忙走來說道:「姑奶奶辛苦了,如今大人業已回衙,此時正在上房與夫人說話呢。」紅娥一聽這個信息,喜出望外,忙將馬匹交給施順,一口氣奔到上房,只見林公正在那裡進早點。紅娥上前見過,便道:「大人怎會脫險歸來?」林公就把脫險情形,細說一遍。

  原來賴英有個堂姪,名喚恩爵,在林公典試江南時,中第十一名武舉,家住湖濱別墅左近。他見賴英橫行無忌,心中老大不以然,知道久後必弄到身敗名裂,屢進忠告,無如賴英忠言逆耳,反而恨他。恰巧昨天恩爵夫人周氏因事往見賴英,妻子聞知臬司被囚之事,回去將始末情形向恩爵說知。恩爵聽說,嚇得兩眼發直,暗想:林臬台是咱的鄉榜老師,豈可坐視不救?

  並且,救老師即可減輕堂叔的罪惡,為公為私,義不容辭。打定主意,向夫人說明大略,守到初更時候,脫去長袍,換上夜行衣靠,紮束停妥,飛身向窗口躍出,登了屋頂,施展輕身功夫,直到湖濱別墅,向園中縱身而入。此地他常來遊玩,路逕自然熟悉,一直趕奔白石洞而來,打開洞門,挨身而入。此時林公坐在洞內,聽見門響,初疑是莊丁前來加害,及見來人手無寸鐵,面貌卻看不清楚,就發言問道:「你是誰?來此幹什麼?」恩爵管道:「此地不便告稟,待門下救大人出了險再說。」

  說罷即將林公馱在背上,走出白石洞,幸喜無人看見。奔到園牆跟首,縱身躍過牆頭,一口氣奔到家中,才將林公放下,請他坐了,納頭便拜,口稱:「門生賴恩爵,未能前來保護,相救來遲,累老師受驚了!」林公一面伸手扶起,一面獎勵幾句,又問起賴恩爵從何曉得自己被困在白石洞?恩爵就把自身與賴英誼關叔姪,及妻子如何得悉被困情形,略說一遍。林公說道:「既然如此,足見你深明大義,有心向善。如今我欲即刻回衙,還望你護送一程,生恐惡霸不見我蹤跡,沿途追趕。」恩爵也怕天明後動身被別墅中人瞧見,弄到自己頭上,諸多不便,馬上命家人到後院中牽出兩頭牲口,摘去鑾鈴,師生倆扳鞍上馬,恩爵在前引導,由小路進城。那紅娥、施順出城時卻走的大路,故爾不曾遇見。

  師生二人直到衙門,離鞍下馬,同入花廳坐下。林公先問賴英平日所作所為。恩爵答道:「家叔的罪惡,雖屈指難數,然大半是漏網海盜李根壽造成的,唆使家叔放鷹打架,強搶女子,根壽此人,真是死有餘辜,家叔賴英,可否饒他一死?不過不知好歹,聽信惡奴,以致弄得名聲大壞,惡水都澆在他一人身上罷了。」林公聞語,點頭含笑道:「今番若非賢弟相救,本司未必再能生還,現在欲屈留賢弟暫充幕友,等機會再行保舉,不知意下如何?」恩爵答道:「承蒙師座栽培,門下真是萬宰!只恐學非所用,有負恩師罷了。」林公道:「你也不必客氣,此時權且回去,暗中監視賴英行動,切莫吃他逃了,我一面自行命人前來捕捉。」恩爵應聲遵命,作別退出,即飛身上馬,加鞭趕回金雞湖而去。

  當下林公把上述清形告知紅娥,紅娥含笑說道:「吉人天相,半夜裡會有武門生來相救,實出意料之外。」林公馬上親書札飭,命施順送往吳縣。知縣趙鴻接閱公文,哪裡還敢怠慢,立刻傳齊壯勇和通班捕役,會同施順,逕奔湖濱別墅不提。

  且說小天王賴英,把林公軟禁白石洞中以後,他和李根壽在望雲軒飲酒,喝到二更時候,根壽說道:「待咱們去把狗官乾倒了,再喝一個暢快。」說罷立起身來,就壁上抽了一柄鬼頭刀,莊丁執亮子前導,直到白石洞跟首,根壽便命莊丁速將狗官拖出。莊丁一聲答應,舉火向石洞照看,見洞門大開,洞中人影全無,急喊道:「不得了!狗官逃走了。」根壽聽說,嚇得也自吃了一驚,同莊丁四面找尋,只見後園門依然緊緊鎖著,直找到東首圍牆跟首,才見兩塊磚落在地上,方知是越牆逃遁的。只好回到望雲軒向賴英稟明一切。賴英傳聚五十名莊丁,仔細盤問,曾否瞧見狗官逃遁,都說沒有瞧見;又傳更夫盤問,更夫曉得事關重大,不敢隱瞞,就直說道:「咱在園中打更,忽假山後躍出一女子,手執寶劍,將我揪住,向我問起藏匿大人的地方,小人怕她殺害,只得直說,她命我引領。誰知走到洞前一看,只見洞門已開,白石洞中已經人影全無。」賴英大怒道:「為什麼不來稟報?」更夫答道:「小人只道大爺已經安歇,打算天明再來稟白。」賴英喝退更夫,向根壽說道:「據更夫所說,狗官在二更以前脫逃的,此時早已去遠,追也徒然。但是放他回到衙門,這場禍事就不小,明天必定派兵來捉人。那時束手就縛,固然心中不甘;若和他對壘,又得擔個拒捕的罪名,亂子愈鬧愈大,這便如何處置呢?」根壽說道:「大丈夫不吃眼前虧,三十六著,走為上著,只有立刻收拾細軟,挈眷逃遁,暫時避過風頭,再作計較。」賴英皺眉答道:「叫俺逃奔何處去呢?此間固然存身不得,但不知捨此以外,何處才是安樂之鄉?」根壽沉吟一會道:「俺倒有個去處,只不知東人可肯去否?馬跡山位居太湖之中,險要異常,綠林中人嘯聚此山,首領蔡牽本是閩海有名幫首,近來被張保仔蛇吃蛇入海兜剿,容身不得,便到蘇省招了舊日徒眾,下了太湖,占了馬跡山。今夏派人來招咱回去,不曾前往,現在同大爺去投奔,必定容留。事不宜遲,快去收拾細軟,咱到湖邊去照料船隻。」此時賴英已急得六神無主,聽說馬跡山可以安身,就貿然答應,急轉身入內,喚齊妻妾使女,收拾細軟,裝箱打包,命莊丁們把家眷箱籠送到船上,預備下太湖,投奔蔡牽。

  要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林公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