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案/5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林公案
◀上一回 第五十三回 輕啟兵端損船折將 火攻匪艇焦頭爛額 下一回▶


  且說英吉利與中國通商,始自乾隆五十七年,英國派使臣馬急耳尼到北京,希望改善商務。中國政府強迫他修朝貢例,行三跪九叩大禮。馬急耳尼一律遵行,不敢倔強。此時中英貿易完全操在東印度公司之手,直到後來,撤銷東印度公司專利權以後,夷商貿易,無人主管。廣東洋商頗感困難,便由十三洋行洋商,公稟粵督盧坤,飭令英商回國,援例向英政府請求,派公司大班來粵管理貿易。英政府許之以後,即派律勞卑來粵,名叫主務監督,這是領事的嚆矢。不料律勞卑初抵澳門,即與粵督爭對等權,竟致決裂。盧督傳諭公行員疏通無效,正式下令停止通商。律勞卑一面用武裝夷船至虎門口示威,一面發貼佈告,反對總督命令。盧督大怒,咨請提督關天培,驅逐武裝夷船,派兵包圍英國商館。律勞卑亟向英國請派大兵來粵,英王不許,反加申斥,律勞卑竟因此憂憤而死。中英通商經洋行商人從中調解,始得恢復。那時副監督帶威升為主務,由英政府授以管理英商的權柄,至次年帶威辭職,始由甲必丹義律為主務。

  這義律為人剛愎自用,對於人情世故,一些兒也不懂得,無論何事,都是獨斷獨行,誰也阻止他不得,這是以前之事,是中英戰事的導火線。此次林欽差到粵,義律始則抱定冷靜主意,等到繳銷鴉片後,轉變強硬態度,終究避往尖沙嘴的貨船又被林公斷絕接濟,林公料他必有武力作後盾,否則安敢倔強到底?明知早晚必有兵戎相見之一日,故移駐虎門,就近調度嚴防。提督關天培常在沙角洋面,督領本標師船,並陽江、碣石兩鎮舟師,逐日操練,以振軍威。並加派弁兵協防排練,添僱水勇,裝配火船,以備隨時調遣。不料那義律藐視我國,竟敢擅啟兵戎,就英商貨船中,挑出兩隻新到的最大夷船,及躉船數隻,一並湊集炮械,改作兵船。更有自該國開來的武惹幾號兵船一隻,炮械較多,寄泊各夷船之前,恃為保護。

  林公早接探報,飛飭各路將弁,嚴密防守各要口,仍告誡領兵各員不得輕舉妄動,如彼方無意外舉動,須力持鎮定,不可釁自我開,貽人口舌。這種辦法,還是保持上國威望,略示軍威,使義律早知悔悟,俯首貼服,依照中國新定法令,將此次帶來的鴉片自行報繳,貨船也陸續進口報關,受我檢查,方許照常貿易。

  哪知義律竟敢輕啟兵端,此時英商貨船數十隻,都聚泊在尖沙嘴一帶。林公特派大鵬營參將賴恩爵,帶領師船三隻,在九龍山口岸,查禁夷船接濟,防護要口炮台。該處離尖沙嘴約摸十多里,不料義律忽帶大小夷船五隻,駛到九龍山口,先遣一隻擺近中國兵船遞稟,求請代為購辦食物。恩爵正遣弁兵向夷船傳諭開導,只須將新來貨船夾帶的鴉片呈繳,立刻可以進口,移泊海關前,非但食物無虞缺乏,並可照常貿易。弁兵傳諭還未終了,義律竟出其不意,喝令五隻炮船一齊開火。一霎時炮聲不絕,炮子亂飛。記名外委歐士乾正在船頭彎身料理軍械,猝不及防,炮子飛來,打穿肋下,立刻喪命。賴恩爵見來勢十分兇猛,非可理喻,亟揮弁軍分散水面,嚴守要隘,布下陣勢,一面令炮台瞄準敵船,開炮射擊,此間嚴陣抵敵;同時又命人飛報林公,請示定奪。雙方開火片刻,炮台上擊翻雙桅夷船一隻,在旋渦中滾轉,夷人紛紛落水。義律見炮台上炮火猛烈,不敢戀戰,急率夷船暫時退去。隔不多時,義律復率十幾只夷船,二次來攻,並有大船攔截鯉魚門,炮彈密如飛蝗。

  賴恩爵一面命兵士用網紗藤牌等物設法遮蔽,一面身先士卒,奮力對擊。無如今日所帶兵船隻有三隻,夷船共有十幾只,彼眾我寡,形勢驟變。正在拚命激戰之時,恩爵又瞥見一隻英國兵船駛來助戰。他就奮不顧身,執藤脾擋住敵彈,親立船首,連放大炮轟擊。同時親自在船頭上指揮炮手,開炮還擊。那各炮台台官見本國水師受困,一個個義憤填膺,一聲令下,同時也用大炮向英兵艦射擊。一霎時炮聲震天,戰雲密布,真弄得天愁地慘,日色無光,一時瞧不清楚擊傷了多少夷人。但見夷人紛放舢舨下海撈救。那賴恩爵本是林公的得意門生,由武舉出身,積功升至參將,臨陣奮勇當先,部下都是驍勇善戰,且多會水性的精兵,這一場惡戰能夠以少擊眾,就可見賴恩爵平日的訓練所素了。自午刻開始,直戰到黃昏,歷五時之久,敵勢漸漸不支,又經一番痛擊,各夷船方敗回尖沙嘴。恩爵並未追殺,檢點部下,傷斃兩名,以外輕傷二十餘名,重傷兩名,皆可醫治。兵船間有穿洞滲漏,桅牆也有損傷。馬上移泊炮台前,連夜整備完整。恩爵將水口防務一一佈置妥當,才親自坐船趕到虎門舟次把作戰情形面稟林公。林公說道:「夷人擅啟兵端,只因藐視我國,才致戰敗而逃,咎由自取。你能以少勝多,忠勇可嘉,記功一次。」恩爵正在叩謝間,林公又接到新安知縣來稟報稱:晚日夷人在九龍山口戰敗,撈起屍首十七具,就近掩埋。洋面疊見夷屍隨潮漂流,查知改作兵船的船主得忌刺吐的右手腕,被炮彈打斷等語。林公閱稟後,命恩爵認真防範,並賞給大鵬營兵士酒食。恩爵拜領歸船,仍回九龍洋面防守。

  那義律自大性成,素來藐視我國水師,以為船小械劣,不能作戰,故爾此次貿然將商船改作兵船,輕於嘗試,先行啟釁。但是中國的船雖小,械雖劣,但人心卻是一致,忠義奮發的賴參將竟能以少勝多,殺得奸夷大敗而逃。義律經此敗挫,也出乎意料之外,如今見事情已弄成僵局,惟有向政府告急求援。

  再說林公雖得小勝,查明義律依然逗留在尖沙嘴,曉得必有後患,通令水師將弁,認真巡查防備。守備黃琛奉令巡查譚仔洋面,瞥見有一蝦筍小艇,攏近屢逐未去的躉船,料必又是販土,當即駛行上前查拿。躉船上小膽水手跳入小艇,飛槳逃竄;有幾個大膽水手正想開槍拒捕,哪知黃琛船行如箭,已近躉船,奮勇當先擲出火鬥火罐,躉船立刻起火燃燒。眾夷見已失事,紛紛躍人海中,泳水逃登海岸,竟獲住伙工兩名。躉船被火燒燬。

  義律見官兵用火攻,暗想這幾只躉船,若被他們盡付一炬,如之奈何?大隊救兵猶不知何日開到,目前惟有虛與調和,等到軍艦來齊,再行和他反臉。打定主意,即乘小艇至澳門,往訪各國官商,袖出預先寫就的說帖,托他們代為投遞。他們都是外夷,一丘之貉,自然互相幫助,慨然允諾,接受說帖,馬上送交澳門同知蔣立昂。立昂派差送到虎門欽差大臣行轅,請示祗遵。林公拆閱說帖,只見寫著:英吉利國領事義律,敬上澳門軍民府大老爺清鑒:義律在粵有年,每逢大憲札行,辦事無不認真辦理,此次豈有別心。蓋義律所求者,惟願承平,各相溫和而已。謹此奉知,請轉呈欽差大人核示見復。林公固知義律狡猾絕倫,反覆無常,起先欲用武力相恐嚇,及至戰敗之後,遞此說帖,明明是緩兵之計。當即批諭:領事既無別心,速將首凶鴉片繳出,貨船一律進口報關,躉船一律回帆,仍準照常貿易。林公已猜破了義律的心理,口不應心,所以一面批諭,一面反又分飭水師嚴防各洋面,並派探密查奸夷動靜。

  不料義律一面穩住了這方面之後,又故意派人到處密放種種謠言:有的說英夷將會集各埠兵船,同來滋擾;有的說該夷去秋求准通商,已將新煙載回夷埠,現在斷絕了他們的貿易,反無顧忌,打算將載去的鴉片換來,設計誘人販賣;有的說英國將聯絡其他各國,共同出兵來侵犯中國。他放這種謠言,無非要亂我軍心。無如林公看破奸謀,告誡屬下力持鎮靜,以息流言,心知他們不肯回帆,無非想死灰復燃罷了。不過百密總有一疏,那粵洋中的漁船蜓艇,多得不可勝數,船戶盡是貪利亡命之徒,奸夷遂用厚利招來他們,每只大土只售五兩銀子,若然接濟奸夷食物燃料的,也皆加厚給值。常言道:人為財死,利愈重則命愈輕。故而夷船寄碇雖遠,這一班舟子都甘心冒險犯法,和姦夷交往貿易,更多出了一種私弊。

  林公看了這種情形,不覺引為隱患,心想:只有以奸治奸,以毒攻毒,方能除此隱患。想到這裡,提督關天培卻巧到舟次來稟報防務,林公就將想定的計策,和他商定。用平時水師所裝的大小火炮,以重金僱用漁蜓各船戶,教他們駕駛船隻和燃放火炮的方法。每船派兩名兵弁為教練,以外多用漁蜓船戶為水勇,習練數日,即用他們去掃除和夷船交易的各匪船。商量停當,天培告辭回轉水營,傳諭招僱漁蜓船戶二百名,編為水勇。

  等到第三日半夜,天培先到林公坐船上,商定火攻各匪船的計劃,即行告別回船發令;命游擊馬辰,帶水勇四十名,由東湧上下濠前進;都司盧大鉞,帶水勇由屯門前進;守備黃琛由後海青山前進;把總楊雄超、千總王應風,各帶水勇由長沙灣前進。時已下半夜,恰巧風潮俱順,各軍官分令水勇駛近夷船寄碇所在,出其不意,乘勢火攻,各水勇各把噴筒火罐,順勢拋擲到環附夷船的各匪船上。英夷匪眾正在好夢方酣之際,聞得警信,都從夢中驚醒,張開睡眼看時,只見各船全行著火,都嚇得魂飛魄散,手忙腳亂,不去救火,各顧各搶著自己的東西,向船頭、船尾上奔逃。僥倖的逃上躉船,會水性的泳水逃生。一霎時火光照得半天通紅,虧得幾只高頭舢舨上的英夷用水槍水鬥奮勇撲救,始告火熄,已經日出東方了。各軍官陸續回轉水營報功,共計燒去屠牛換土大海船一隻、買運煙土的艚船一隻、蝦筍辦艇三隻、賣雜料糕餅扁艇十五隻,燒燬沙灘篷寮六處,所有通夷奸民燒斃淹斃,不計其數,生擒通夷匪犯黃添福、陳水生等十名。天培即命解送虎門,請欽差大人發落。並親往謁見林公,把上文的情形,詳細報告。林公即將解到各犯,嚴審定罪,以示儆戒。出力官兵,超拔獎賞。林公以為奸夷經此重創,夷膽必寒,哪知英夷船隻依舊寄碇洋面。林公早知停頓在此,必有後患,果然隔了不多幾天,英國的海陸軍大舉進攻了。

  要知林公如何迎敵,且待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林公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