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案/5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林公案
◀上一回 第五十四回 澳門交兵英將逃遁 定海失守林公見疑 下一回▶


  且說英國的印度總督哈丁奇,前應廣東領事義律,率軍艦二艘來中國,小有接觸,未曾占著便宜,旋即開駛回去。現在英國議會多數贊助出兵,並決議支給軍費,他就調集海陸軍一萬五千人,侵犯中國。海軍歸印度水師提督喬治義律統率,陸軍歸大將伯麥統率,以軍艦二十六艘,大炮五百四十門,由新加坡啟碇駛抵澳門。次日,即由司令官伯麥一面發出佈告,揭示封鎖廣州港及河口,一面派軍艦游弋海面,打算進攻廣東。

  清廷接到警報,曉得戰釁已開,特授林公為兩廣總督,責成守禦;調鄧廷楨督閩,防守閩海。林公向來留心英廷政事,對於他們的軍事方面尤其注意,及見英政府決意主戰,也就添備大小戰船,並募漁蜓船戶及壯丁五千,責成提督關天培加緊訓練,教習海戰,並於虎門橫檔嶼安設鐵鏈、木筏、暗樁,購置堅利重炮二百多尊,並購同安米船、紅單拖風船,以備攻襲;凡內河各口,沒有砂礁的,也一律增兵防守。

  等到道光二十五年五月,英軍司令官伯麥率大隊兵艦駛近澳門口外,林公即用火船堵塞海口,乘著風潮出洋,遇著英國兵船接近時候,就放起一把火來,焚燒敵人。英船見用火攻,又因船中貯藏引火之物,急忙退避,已被毀去舢舨船數隻。英人見了這種設備,也有些心驚!林公便即大張賞格,凡能捕獲英船或破壞的重賞;生擒或殺戮英國官兵的重賞;捕獲軍艦,船中一切,除彈藥槍炮鴉片等外,一概給擒獲人充賞。不料英將伯麥也出重金招募許多漢奸,派他們偵察廣東海口,除卻澳門、虎門以外,何處可以乘虛襲入?你想林公是何等樣人,平日之間辦事已是認真,況且早就料到必有兵戎相見的一日,事前豈會沒有準備,故早已防守得鐵桶相仿。對於嚴查漢奸,格外認真。所以漢奸出發之後,多數被捕,只剩得三人,回報伯麥說:「海口的兵船布得密密層層,連帶漁船蜓戶,也都被林制台編為水勇,防守各海口,非但兵艦不能進去,就是光身體一人,要想入口,也要被他們搜查明白;倘然有些形跡可疑,或是言語說得支吾,休想逃得過。看來廣東有了林制台、關提督防守,一時萬難得手。」伯麥說道:「我們的水陸軍隊,難為了許多軍費,又遠涉重洋趕到此間,難道就罷了不成?」喬治義律插言道:「中國的海面很是延長,林則徐只能防守廣東省,不能兼管他省;況且中國的官吏,都是顢頇東西,全朝像林則徐這樣的也找不到幾個。他省的督撫,也不是個個像這林某。

  那末廣東有備,好攻他省,一定有破綻可擊。而且中國京城是在直隸,該省也是沿海的省份,我們若能率兵攻入直隸海口,震動中國京城,比較攻入廣東省好得多呢!」伯麥聽了這一席話,真是喜出望外,立刻傳令啟碇,三十一艘英國軍艦,一起離開粵海洋面。

  林公得到探報,倒吃了一驚!料定英艦忽然不戰而退,其中必然有詐,仔細一想,大約他們見廣東準備嚴密,不能得手,必是去進攻他省,馬上飛啟閩、浙兩省的督撫嚴加防守。

  那閩督鄧廷楨,就是從廣東調過去的,曉得英國將開戰釁,故到任以後,首先傳諭屬下,把各海口嚴密防守,並招募水勇,巡邏洋面,佈置得非常嚴密。等到英國兵艦駛近廈門,意欲窺探動靜,鄧制台即命水勇扮作漁戶,各駕著小艇,乘夜襲擊,悄悄地行近英艦,特用噴筒火罐,向英艦上射放,猛烈環攻,柁帆著火,紅光沖天,英兵多從睡夢中驚醒!初道是海盜偷襲,連忙一面迎敵,一面救火。水勇並不接戰,只管划著小艇,飛也似地向內港去了。弄得伯麥暴跳如雷,傳令修好柁帆,進攻廈門。哪知廈門兵備道劉耀春早已接到水勇稟報,親到炮台上囊沙疊牆,使敵人的炮火不能透入。那炮台上的炮兵,伏在牆洞裡,瞄準敵艦,連開大炮十幾響,已擊壞六七艘英艦。伯麥本是個一勇之夫,還不肯罷休。虧得喬治義律得知進退,忙向伯麥說道:「廈門防守嚴密,看來不易攻入,何苦徒損兵艦,空費炮彈。不如暫時放棄這邊,另向他省進攻,弄他們一個首尾不能兼顧,我想總有幾處可以得手的。」於是二人議定進攻浙江海口,便啟碇向浙江進發。

  那浙江海口第一重門戶,就是舟山,守將總兵張朝發是個有勇無謀的將官,見了英艦游弋海面,卻並不派兵到口外洋面襲擊,只知嚴守海口,直到英艦二十六艘連檣駛來,方才督兵出港。伯麥遣使投書,上面寫著:本國並非有意尋釁,只為廣東林督燒燬英商鴉片二萬餘箱,故而奉命前來索償,只要賠我煙價,許我通商,自當引兵回國等語。朝發看罷,擲還原信,叱退來使,即下令炮台守兵開炮轟擊。英艦也事還擊,不上半時,即便一律退出港口。朝發見了如此情形,只當是炮台上炮火猛烈,以致嚇得他們不敢戀戰,得意非常!一面命手下嚴防海口,一面向上峰報捷。

  那浙撫烏爾恭額本是個糊塗蟲,接到報捷電後,也十分喜悅,以為夷人究竟沒用,如何抵得天朝大兵,故把這一回事全不放在心上,只傳令嘉獎張朝發,叫他相機行事。你道那英人所以不戰而退,是否畏懼我們?這都是疑兵之計,先探一個虛實。他們見張朝發的用兵,就知是個無用之徒,因為距離尚遠,炮火射程還不及,他便一味狂轟,無的放矢,徒費子彈。

  當下喬治義律便令暫時退出,以長其驕氣。隔了兩天,伯麥即調齊二十六艘兵艦,列陣駛入港口,輪流向炮台轟擊。張朝發也即督同官兵,還炮抵禦,無如兵艦上炮火猛烈,如雨點般射到炮台上,官兵受傷的不計其數。朝發親自應戰,忽一彈飛來,正中左股,栽倒在地,守兵背負而逃。全台兵士見主將已逃,四散奔潰,炮台遂被英夷佔據。他們又乘勢去攻定海,城內素無駐軍,只有鄉勇,那知縣姚懷祥、典史金福督鄉勇應戰,槍聲甫響,都已逃散。英兵又據高阜,集中炮火,向城轟擊,未及一日,定海城開花彈落,城中多爆裂。英兵乘勢緣梯上城。張朝發首先率兵打開北門逃遁,遂告陷落。知縣姚懷祥以守土有責,自刎殉國。

  伯麥巡閱各要口,築炮台,派兵把守,復致書浙撫烏爾恭額。浙撫料知書中沒有好話,不願拆閱,竟將原書退回。伯麥本是先禮後兵,今見浙撫置之不理,不覺大怒!正欲進攻,卻巧領事義律趕來,向伯麥報告:清廷得報定海失守,已命兩江總督伊裡布赴浙視師,如其深入,恐多不利,且地理不熟,未可必勝,還是直攻天津為得計。伯麥依言,即同義律率軍艦八艘,向天津進發。

  且說道光帝聽說定海失守,憂慮萬分!急召王公大臣會議。一班近支皇親,都一籌莫展。那軍機大臣穆彰阿,以諂諛得寵,平時和林則徐積有冤仇。此時他想林某向來正直無私,屢次定計參劾他,都未發生效力。現在英國的戰釁,是他一個人所造成,此乃千載一時的好機會,大可公報私仇,參他一本,縱使皇上信任他,他的粵督位置也難坐得穩。打定主意,就啟奏道:「此次的外侮,追源禍始,都是林則徐在使粵時候對於英商私帶鴉片入口,辦理不善,好大喜功,燒燬英商二萬數千箱鴉片,還用文書侮辱英王,輕啟戰釁,罪在一人。現在要和英國修好,化干戈為玉帛,宜一面懲辦林則徐,一面再和英商停戰議和。」道光帝聽罷,暗想:「林督辦理廣東煙案,固然激烈,但是英兵犯粵,卻被他殺得大敗而逃,不敢侵犯廣東,只怪浙撫烏爾恭額,毫無戰守的才具,以致失陷於舟山、定海。若然各省督撫都像林督一樣,英艦早已全軍覆沒。論情當懲浙撫失地的罪名。林督職守無虧,如何辦他?」對於穆相之奏,未有回答,遂使會議無結果而散。

  不料次日故,直督琦善遞呈封奏,道光帝展開閱看,大意謂:英國兵船現已駛到天津海口,且有照會送來,意欲求撫通商,何妨俯順外情,罷兵議和;不過粵督林則徐辦理禁煙,操之太急,釀成戰禍,伏乞皇上恩威並濟,用執厥中,戰禍自可消滅於無形。云云。道光帝看罷奏牘,又去請穆彰阿商議。

  哪知琦善和穆彰阿本是臭味相投的好友。琦善素來曉得穆彰阿和林公積有嫌隙,故而英兵艦到天津,他遞緊急封奏,把一切的責任完全推在林公身上,分明是他們內外一起,有心要排除林公。穆彰阿見了道光帝,自然附和琦善的奏牘,並一力推薦琦善赴粵查辦,必能和平了結。道光帝當時被他們包圍,一時沒主張,即派大學士琦善署理兩廣總督,赴粵查辦。琦善接到上諭,先與領事義律約定赴粵議款,然後入京請訓,陛辭赴粵,按下慢表。

  且說林公在廣東會同提督關天培加意防守各海口,嚴緝私販,每日總有捉到幾起,每到月終,把一個月中獲到的販煙人犯匯總奏報一次。起初接到批回的廷寄,總是獎勵話。茲將幾次廷寄摘錄如下,以見林公嚴厲驅英國兵艦,並非擅作主張,實是遵奉上意。如奏請剿撫兼施,道光帝批道:既有此番舉動,若再示弱,則大不可。朕不慮卿等孟浪,但誡卿等不畏葸,先惠后德,方是控制之良法。

  又奏請停英商貿易,奉廷寄云:該夷自外於我,是彼曲我直,中外皆知,尚何足惜!

  那時候中國尚無新聞紙,京中官場消息,只有宮門抄。外省官場消息,只有督撫轅門抄,除此以外,絕無消息可得。那一日,林公接到京中送來的宮門抄,見上面載著欽派大學士琦善赴粵查辦。林公早知琦善為穆奸同黨,派他來粵查辦,必定是穆奸特保,可見穆奸必然進讒,說我是這次戰釁的罪魁禍首了。想到這裡,不禁長歎一聲,低頭不語,當即預備移交。隔不多日,忽又接到來諭略云:外而斷絕通商,既並未斷絕,內而查拿犯法,亦不能淨盡,無非空言搪塞,不但終無實濟,反引起意外波瀾,思之曷勝憤懑,汝又以何詞對朕也?特諭。

  林公看罷,-喪氣垂頭,一言不發。幕友錢東平在旁瞧見,氣憤填膺說道:「大人這般為國盡忠,對外則英兵不敢侵犯廣東,對內則販煙吸煙,雖不能說淨盡,和各省比較,禁煙成績,哪個不說廣東為最優。現在反得著這道硃諭,連人也氣得死的。」林公微歎道:「忠而被謗,信而見疑,千古引為恨事。如岳飛被害於秦檜,韓信見惡於漢高,也莫不如是。但是,在兄弟食朝廷一日俸祿,總終替朝廷盡一分力量,殺身夷族,在所不計。足下居此已久,對於我的脾氣,當能深悉,今日之事,也不必多言了!」東平也長歎一聲,無言可說。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林公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