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集/卷3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二 詩二十一 宛陵集
卷三十三 詩二十二
卷三十四 詩二十三 

○五月二十夜夢尹師魯[编辑]

昨夕夢師魯,相對如平生,及覺語未終,恨恨傷我情。去年聞子喪,旅寄誰能迎?家貧兒女幼,迢遞洛陽城,何當置之歸?西望淚緣纓。

○五月二十四日過高郵三溝[编辑]

甲申七月七,未明至三溝,先妻南陽君,奄化向行舟。魂去寂無跡,追之固無由,此苦極天地,心瞀腸如抽。泣盡淚不續,岸草風颼颼。柎僵尚疑生,大呼聲裂喉,柁師為我歎,挽卒為我愁。戊子夏再過,感昔涕交流,恐傷新人心,強制揩雙眸,未及歸旅櫬,悲恨何時休!

○過茱萸堰[编辑]

茱萸堰在吳牛死,茱萸堰廢吳牛閑,吳牛閑,東南百貨來如山。

○詠歐陽永叔文石硯屏二首[编辑]

虢州紫石如紫泥,中有瑩白象明月,黑文天畫不可窮,桂樹婆娑生意發。其形方廣盈尺間,造化施工常不沒,虢州得之自山窟,持作名卿硯傍物。

鑿山侵古雲,破石見寒樹,分明秋月影,向此石上布。中又隱孤壁,紫錦藉圓素,山祗與地靈,暗巧不欲露。乃值人所獲,裁為文室具,獨立筆硯間,莫使浮埃度。

○永叔進道堂夜話[编辑]

海風驅雲來,池雨打荷急,虛堂開西窗,晚坐涼氣入。與公話平生,事不一毫及,初探易之奧,大衍遺五十,乾坤露根源,君臣排角立。言史書星瑞,亂止由不戢,巨惡參大美,微顯豈相襲。陳疏見公忠,曾無與朋執,文章包元氣,天地得噓吸。明吞日月光,峭古崖壁澀,淵論發賢聖,暗溜聞鬼泣。夜闌索酒卮,快意頻舉挹,未竟天已白,左右如啟蟄。

○贈劉謀閤副聲名[编辑]

赫赫在窮塞,眉宇堂堂真丈夫,腰劍臂弓輕赴敵,無人不伏魏黃鬚。

○長蘆江口[编辑]

風駕晚潮急,浪頭相趁過,水歸瓜步小,船下秣陵多,鷗舞不停翅,燕飛輕帖波,今來學楚客,薄暮愛漁歌。

○金陵懷古[编辑]

秦暮恃棧閣,吳暮恃塹江,不能恃以德,二國竟亦降。邇來屢興廢,由險輕萬邦,誰知荒涼城,空存如刳腔?我今經其下,吊古語愧哤,嗟哉石頭潮,助怒常舂撞!

○江畔[编辑]

江畔菱蒲碧無主,吳牛夜展江幹歸,舟人不悟月已上,花腳野蚊撩亂飛。

○慈姥山石崖上竹鞭[编辑]

江水浸石壁,峭直無鳥蹤,穴垂青竹根,瘦蛇愁作龍。霹靂雨腳入,濕點莓苔封,世人不得用,八馬今乖慵。

○阻風老魚[编辑]

吹浪不肯休,一夜南風打籬響,灘下輕舟未可行,山腳盤渦似車輞。

○慈姥磯下[编辑]

蘆汀泱漭外,露斂見孤嶂,行舟每出觀,漸近已殊狀。傍來認飲牛,正去忽側盎,水壑陰若舂,野鳥時與相。且待風色回,出口始浩蕩。

○早發[编辑]

吳雞鳴隔山,江月半在水,齧齧出岸潮,霅霅入蒲葦。解(糸乍)泛明鏡,接天知幾里,我家今不遙,正住句溪尾。

○望夫石[编辑]

征骨化為塵,柔肌化為石,高山共蒼蒼,臨水望脈脈。青雲卷為髮,缺月低照額,千古遺恨深,終不見車軏。

○過褐山磯值風[编辑]

山口風偏急,磯頭水似煎,喧聲殊倦聽,逆上正難牽。暗石誰愁礙,長途未擬前,江心看白浪,卷起大於船。

○褐山磯上港中泊[编辑]

風惡舟難進,聊依浦裏村,岸潮生蓼節,灘浪聚蘆根。日腳看看雨,江心漸漸昏,篙師知蟹窟,取以助清樽。

○宿磯上港[编辑]

夜深風浪息,月正在南斗,遠水生白煙,疏螢出荒莽。照蟹屢爇薪,張魚未發笱,獨能憐野客,遊宦意何有。

○謁昭亭廟[编辑]

連峰到溪止,澄溜向潭瀉,廟道走山腰,雀雛鳴屋瓦。古壁畫雲雷,空庭儼輿馬,眷予來故鄉,絜齋陳奠斝。尚想昔丱童,維愚托民社,每從諸父賽,至此祠下。今齒逾不惑,雙親世似寡,過此無所禱,曷慕逢時者?

○昭亭潭上別[编辑]

行舟晚解去,親戚各還家,淚落正濕衣,腸翻如轉車。借是昭亭水,相隨亦有涯,予今遊宦意,曾不學匏瓜。

○宣州環波亭[编辑]

冒暑駐輪轂,徘徊北壕上,棟宇起中央,芙蓉生四向。今吾太守樂,慰此郡人望,雨從昭亭來,水入句溪漲。蜻蜓立欄角,朱鯉吹荷浪,岸木影下布,水鳥時引吭。心閑不競物,興適每傾釀,薄暮詠醉歸,陪車知幾兩。

○昭亭山[编辑]

曰山何必高,要在出雲雨。昭亭非峻峰,雄雄若蹲虎,旱歲一來祠,霈然隨瀝酤。有草牧爾牛,有薪資爾斧,有溪出其陰,有潭在其塢。獸則獾與貉,魚則魴與籥,山雛水羽聲,下上相雜伍,呼名如謙恭,號叫若怒侮。崖竹或節疏,嶺松或腹腐,巨蜂結層房,養子窟深土。何事山中人,采以為市賈,其容固已多,其忍吾未取。

○泊姑熟江口,邀刁景純相見(時陳州晏相公辟)[编辑]

尾生信女子,抱住死不疑,吾與丞相約,安得不顧期。徘徊大江側,念此親相知,欲留時已晚,欲去情難持。引領望軒車,豈能慰我思?願聞下士禮,無曰屈非宜。

○見牧牛人隔江吹笛[编辑]

朝與牛出牧,晝與牛在野,日暮穿林歸,長笛初在胯。面尾騎且吹,音響未成《雅》,隨風散遠近,舉調任高下。我方江上來,平溜若鏡瀉,悠悠經醉耳,亦足發蕭灑。苟能和人心,豈必奏《韶》《夏》,鄭聲實美好,蠹情如剔剮,況其荒敗跡,亦又甚裂瓦。南箕成簸揚,寺孟詠侈哆,我今留此詩,誰謂馬喻馬?

○依韻和歐陽永叔中秋邀許發運[编辑]

看取主人無俗調,風前喜御夾衣涼,競邀三五最圓魄,知比尋常特地光。豔曲旋教應可聽,秋花雖種未能香,曾非惡少休防準,眾寡而今不易當。(永叔詩云:“仍約多為詩準備,共防梅老敵難當。”)

○與夏侯繹、張唐民遊蜀岡大明寺[编辑]

秋葉已多蠹,古原看更荒,廢城無馬入,破塚有狐藏。寒日稍清迥,群山分漭蒼,田衣指白水,此下是雷塘。

○寄麥門冬於符公院[编辑]

佳人種碧草,所愛淩風霜,佳人昔已歿,草色尚蒼蒼。陸行載以車,水行載以航,於今五六年,與我道路長。思人不忍棄,期植寒塚傍,我嗟復北去,安得畢此喪?留植精舍中,遠挈防根傷,他時京峴下,不比野蒿黃。

○送張唐民[编辑]

楚甸有行客,西風一孤舟,遠隨淮月上,若與星槎浮。野岸襲幽芳,氣清露已秋,得意美魚蟹,白酒問沙頭。

○秋夜同永叔看月[编辑]

青天有右目,昏明不常開,常時翳雲氣,古鑒生莓苔。秋夜特清徹,乃顧漸西回,靈兔不搗藥,是夜無纖埃。與君玩流景,置酒臨層台,單衣濕白露,鳴雁方南來,以言歡未終,雁聲一何哀!

○中秋不見月答永叔[编辑]

天嫌物兼美,而使密雲藏,已向石屏見,何須照席光。

○和永叔,中秋夜會不見月,酬王舍人[编辑]

主人待月敞南樓,淮雨西來鬥變秋,自有嬋娟侍賓榻,不須迢遞望刀頭。池魚暗聽歌聲躍,蓮的明傳酒令優,更愛西垣舊詞客,共將詩興壓曹劉。

○觀永叔《集古錄》[编辑]

古碑手集一千卷,河北關西得最多,莫怕他時費人力,他時自有錦蒙駝。

○觀舞(坐上作)[编辑]

誰憐嬌小好腰支,老大而今莫那伊,太守風流未應淺,更教多唱楚人辭。

○留別永叔[编辑]

舊友競留連,我征時已晚,但言會合難,豈道行路遠?行路到有期,別離未即返,明當各相思,念此去且懶。

○觀永叔畫真[编辑]

良金美玉不可畫,可畫唯應色與形,除卻堅明盡非寶,世人何得重丹青。

○畫真來嵩[编辑]

廣陵太守歐陽公,令爾畫我憔悴容,便傳仿佛在縑素,只欠勁直藏心胸。與我貨布不肯受,比之醫卜曾非庸,公今許爾此一節,爾只丹青其亦逢。

○別後寄永叔[编辑]

前日辭親淚,又為別友出,愁極反無言,欲言詞已窒。荷公知我詩,數數形美述,茲道日未堙,可與古為匹。孟盧張賈流,其言不相昵,或多窮苦語,或特事豪逸,而於韓公門,取之不一律,乃欲存此心,欲使名譽溢。竊比於老郊,深愧言過實,然於世道中,固且異謗嫉。交情有若此,始可論膠漆。

○登揚州北門[编辑]

樓上山如淡墨畫,城中水似輕藍挪,揚州今似刀州景,似聽中和樂職歌。

○因目痛有作[编辑]

已為貧孟郊,拚作瞎張籍,詩句但口吟,世事不眼曆。既能分好惡,難用變青白,讀書聽吾兒,且未廢朝夕。

○宿邵埭聞雨,因買藕芡人回呈永叔[编辑]

秋雨雁來急,夜舟人未眠,亂風燈不定,暝色樹相連,寒屋猛添響,濕窗愁打穿。明朝持藕使,書此寄公前。

○寄許主客[编辑]

昨日山光寺前雨,今朝邵伯堰頭風,野雲不散低侵水,魚艇無依尚蓋篷。藕味初能消酒渴,蓼芳猶愛照波紅,揚州有使急回去,敢此寄聲非塞鴻。

○八月二十二日回過三溝[编辑]

不見沙上雙飛鳥,莫取波中比目魚,重過三溝特惆悵,西風滿眼是秋蕖。

○牛背雙鴝鵒[编辑]

牛背雙鴝鵒,煙陂共入時,草枯行解美,日晚趁群遲。閑載寧辭遠,相鳴不間雌,初驚牧人去,飛上野桑枝。

○廣陵歐陽永叔贈寒林石硯屏[编辑]

磷磷石屏上,濃淡樹林分,隔水見寒島,暗枝藏宿雲。賢哉吾益友,持以贈離群!琥珀不須問,中心多化蚊。

○岸貧[编辑]

無能事耕獲,亦不有雞豚,燒蚌曬槎沫,織蓑依樹根。野蘆編作室,青蔓與為門,稚子將荷葉,還充犢鼻褌。

○村豪[编辑]

日擊收田鼓,時稱大有年,爛傾新釀酒,飽載下江船。女髻銀釵滿,童袍毳氎翠鮮,里胥休借問,不信有官權。

○晚雲[编辑]

黕々日腳雲,斷續如破灘,忽舒金翠尾,始識秦女鸞,又改為連牛,綴燧懷齊單。伺黑密不囂,額額城未剜,風吹了無物,猶立船頭看。

○荇[编辑]

荇葉光於水,鉤牽入遠汀,淺黃雙蛺蝶,五色小蜻蜓。老死懷江女,飄浮笑楚萍,西風莫苦急,孤蕊有餘馨。

○晚日[编辑]

晚日晴還暖,人閑見物機,葉枯蟲自裹,窗響蜜尋歸。林下見收柿,水邊聞搗衣,吾嗟久為客,卻愧寄荊扉。

○寄酬發運許主客[编辑]

淮上秋來物意閑,又乘輕舸信帆還,一浮一沒水中鳥,更遠更昏天外山。斜幅纏骹兵吏至,濃金灑紙頷珠頒,欲酬巳覺不能敵,盡日臨風思自慳。

○前日[编辑]

前日揚州去,酒熟美蟹蜊。秋風淮陰來,沙暖拾蚌螄。不言爾貧富,只繫其鄙夷。漢重二千石,後世何忽之。

○淮陰[编辑]

青環瘦鐵纜,繫在淮陰城。水脛多長短,林枝有直横。山䕫一足走,妖鳥九頭鳴。韓信祠堂古,誰將胯下平。

○哀王孫[编辑]

泗水赤龍將欲飛,瘦蛟在泥雲未歸。冰繭煮灰寒水擊,長大王孫抱飢色。誰知適自下鄉來,日昃可哀猶未食。菰飯白漿持與君,王孫王孫何復云。

○沛公歌[编辑]

赤帝醉提龍劒行,徑草沒人壯士驚。白蛇斷裂不可續,神嫗哀哀夜深哭。酒醒自負氣生虹,從者日畏天下雄。秦皇玉輿來向東,安知隱在芒碭中。婦人自識雲氣從,王命艱哉豐沛公。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