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集/卷3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三 詩二十二 宛陵集
卷三十四 詩二十三
卷三十五 詩二十四 

○使風[编辑]

跨下橋南逆水風,十幅蒲帆彎若弓,淮波帶日魚鱗紅,岌岌飛上北斗中。龜山始撞人定鍾,岸草澀澀鳴秋蟲。

○田家屋上壺[编辑]

修蔓屋頭綴,大壺簷外垂,霜幹葉猶苦,風斷根未移。收掛煙突近,開充酒具遲,賤生無所用,會有千金時。

○九月二日夢後寄裴如晦[编辑]

裴生安健否?試問雁經過,處士賦鸚鵡,將軍養駱駝。食魚今飽未?索米奈貧何?昨夜分明夢,持書認篆窠。

○昭信淮上[编辑]

清淮渺然去,白浪勢如奔,同發已先遠,獨行將向昏。洲長寧辨路,夜泊偶依村,燈火稍覺亂,應聞人語喧。

○小村[编辑]

淮闊洲多忽有村,棘籬疏敗漫為門,寒雞得食自呼伴,老叟無衣猶抱孫。野艇鳥翹唯斷纜,枯桑水齧只危根,嗟哉生計一如此,謬入王民版籍論。

○難知[编辑]

自古難知不遇人,朝為蛇鼠暮龍麟,魏齊客溺簀中死,亭長妻輕跨下貧。《白石》夜歌誰與進,黃金懷印自能伸,丈夫只患無才業,何恨區區逐路塵?

○九山[编辑]

我經九山問野叟,崔嵬一無安曰九,且恐斷岸積瓊玖,復意陂原多產韭,又疑堆壟若柱灸。四者未悟叟不言,使我臨流獨搔首。

○淮岸[编辑]

秋水刷土骨,峭瘦如老石,虛沙歸島嶼,寒浪漱竅隙。下過白魚尾,上有蒼獺跡,平岡自相連,野籜鳴風櫟。

○原有禽倏鳴升遽默下[编辑]

小禽不盈握,羽翮自輕捷,嫋嫋上雲鳴,聲窮如隕葉。雀懷啄粟娛,鷃有棲蒿愜,嗟嗟力甚微,枉與鷹鸇接。

○浮來山(舊說此山產雲母)[编辑]

秦鬼驅卯沙,聚結無蒼翠,誰云海上移,能與潮浮至?洞噓蛟鼉腥,廟畫風雷異,雲母今有無,庶為仙藥餌。

○泊下黃溪[编辑]

黃溪晚來泊,得見田家微,刺艇斜陽下,耕洲載耒歸。牛鳴向阱犢,犬喜入人衣,復有返樵者,簷枯翹雉肥。

○濠梁感懷[编辑]

天子昔封禪,吾叔從金輿,回首泰山下,出建雙隼苬。來尋觀魚台,遂遠承明廬,當時十五詠,螢照墨石書。

○渦口[编辑]

秋水見灘底,淺沙交浪痕,白魚跳處急,宿雁下時昏。帶月入渦尾,落帆防石根,清淮行未盡,明日又前村。

○夢同諸公餞仲文,夢中坐上作[编辑]

已許郊間陳祖席,少停車馬莫催行,劉郎休恨三千里,樽酒十分聽我傾。

○過塗荊二山遇暗石[编辑]

淮流兩山間,勢束秋漲急,聚石如伏兵,斂斂波下立。輕舟不可防,而況昧所習,暗值柂已毀,後者戒前及。同發去漸遙,更愁寒灘澀。

○舟上采菊[编辑]

泯泯平慢流,行當季秋月,演漾過汀洲,汀洲芳杜歇。白露夜正霏,黃菊寒更發,采以泛酒卮,不獨映華髮。

○朝暮[编辑]

氣候輒未定,寒暄朝暮間,挾纊水風生,衣綌川陽還。綠草藏邃岸,枯櫟植高山,且非天時異,順理心自閑。

○荊山[编辑]

和楚人,茲楚地,泣玉山,無所記。但見楚人誇產玉,古廟幽幽無鬼哭,儻有鬼,定無足。

○塗山[编辑]

古傳神禹跡,今向舊山阿,莫問辛壬娶,從來甲子多。夜淮低激射,朝江上嵯峨,荒廟立泥骨,岩頭風雨過。

○曉[编辑]

日出舟曉日升瞳,波上爛爛黃金熔,冪歷紫煙生鏡中。釣船似畫分橫縱,風莫從虎雲從龍,變作霏霞重復重。

○雞聲[编辑]

雞聲踏曉呼,呼起扶桑烏,含光如車輪,碾雲蹤跡無。誰教誇父逐,遠向鄧林趨,復從海底轉,循環似轆轤。

○采杞[编辑]

誰謂岸無杞?條其長矣;誰謂杞無實?爛其皇矣。掇彼征矣,簷既盈矣。舍棘與蠹,造此宜酒。維此宜酒,我挹我注,我飲我助,以養我籲。

○泊橛澗觀渡[编辑]

隔岸呼舟楫,臨河立馬牛,解鞍沙上憩,沉網渚間收。殘日銜沙尾,孤帆落戍頭,莫愁暄作雨,晚水白煙浮。

○看山寄宋中道[编辑]

前山不礙遠,斷處吐尖碧,研青點無光,淡墨近有跡。前林橫白雲,復與後嶺隔,孤舟川上人,引望不知夕。安得老畫師,寫寄幽懷客?

○暮雨[编辑]

水上魚,吹白露,山頭雲,與龍附。潭中水作潭中雨,朱鱉飛過吳洲去,鯉魚相隨不知數,老蛤銜泥在深處。

○細雨樵行[编辑]

蛟人困臥寒潭底,帖波蒙蒙垂白綃,波上女兒飛輕橈,逆流自與郎去樵。風吹鬢髮不及撩,雅翅卷起蠆尾翹,濃纈羅帶長繞腰,日暮下來吹短簫。

○晨鴉[编辑]

雲昏月黑鴉不知,鼓聲冬冬雞報啼,睥睨未辨天東西,癡雛噪舞群翅低。野桑葉卷風淒淒,濃霧不起寒雨迷,晨鴉卻歸巢上棲。

○會稽婦[编辑]

食藕莫問濁水泥,嫁婿莫問寒家兒,寒兒黧黑面無脂,驥子縱瘦骨骼奇。買臣貧賤妻生離,行歌負薪何愧之。高車來駕建朱旗,銅牙文弩擐犀皮,官迎吏走萬馬蹄,江潮晝起橫白霓。舊妻呼載後乘歸,悔淚夜落無聲啼,吳酒雖美吳魚肥,儂今豢養慚豬雞。園中高樹多曲枝,一日掛與桑蟲齊。

○九日次壽州[编辑]

昔人把菊望青榼,今我持酒無黃花,自催屋裏江鱗膾,不彈牆頭白項鴉。壽春城高枕淮水,綠蒲疏疏暮帆起,登臨不學孟參軍,帽墜山風費嘲紙。

○泊壽春龍潭上,夜半黑風破一舟[编辑]

盲風吼空來,不識前山遮,回激入灣口,暗浪騰水涯。喧聞破我船,沈沒驚一家,晦昧若塗漆,心緒如亂麻。燈光不出戶,鬼火空照沙,百物任飄蕩,薄命誰怨嗟?但存此空舟,坐類鳥寄槎,妻孥皆失色,一夕鬢欲華。詹惶俟天明,頃刻抵歲遐,雨寒雞唱遲,況乃城上鴉。

○潁上得鯉魚為膾,懷餘姚謝師厚[编辑]

青蓑潭上老,巘尾網中魚,買作秋盤膾,還思遠客書。越齏橙熟久,楚飯稻舂初,雖去故鄉遠,不嫌為饌疏。

○丘家渡早發[编辑]

曲潁若秋蛇,屈盤鱗甲活,問戍得耕人,拾魚逢祭獺。草窠殘野燒,樹掛經流沫,百里相對看,頻行愧迂闊。

○水次蘚花[编辑]

秋雨日霏霏,碧花生疊疊,水邊有神女,妝去遺翠靨。岸側小家婦,不知所宜愜,未得未還人,自將渾面帖。

○夜行憶山中[编辑]

青熒鬼火動,不悟前山雨,昏徑梟鳥鳴,獨行毛發聚。槲葉枯綴林,風動疑有虎,低迷薄雲開,心喜淡月吐。

○村醪[编辑]

雨濕破荊籬,風搖樹亞旗,小槽聲不急,挈榼問沽遲,摘果野棠熟,望人船火隨。燈前相對飲,還似昔過時。

○川上田家[编辑]

斜光隔河明,入照桑柘下,皋壟生麥苗,青青尚堪把。遠見牛羊歸,相親童稚野,醉歌秋草間,頗與世家寡。

○發勻陵[编辑]

秋雨密無跡,蒙蒙在一川,孤村望漸遠,去鳥飛已先。向晚雲漏日,微光人倚船,安知偶自適,落岸逢沙泉。

○聞雁[编辑]

濕雲夜不散,簿處微有星。孤雁去何急!一聲愁更聽,心應失舊侶,翅已高青冥。幾日江海上,鳧鷗共滿汀。

○牽船人[编辑]

沙洲折腳雁,疑人鋪翅行,奈何暮雨來,復值寒風生,濕毛染泥滓,縮頸無鳴聲。爾輩正若此,猶勝被堅兵。

○田人夜歸[编辑]

田收野更迥,墟里隔煙陂,荒徑已風急,獨行唯犬隨。荊扉候不掩,稚子望先知,自是一生樂,何須閭井為?

○行次潁州,聞張甥宗亮不捷鄉薦,以詩唁而迎之[编辑]

風前汝陰道,雨冷江南書,始歎與意異,何慚定鑒疏。但能存楚玉,切莫道黔驢,不負當時約,馳迎一乘車。

○聞櫓[编辑]

靜夜有舟下,中流聞櫓聲,隔窗燈已暗,卷幔月微明。漸向寒灣遠,遙應宿枕驚,客心何苦急,曾是不緣名。

○晚鷗[编辑]

晴川帶微陽,鷗鳥雙飛去,雙飛如有歸,並宿向何處?汀寒霧冪歷,永落沙沮洳,不避近行舟,應知心寡慮。

○新晴[编辑]

陰雲忽掃盡,朝日吐清光,萬里不礙日,眾鳥欣哢吭。草樹已搖落,山川尚鬱蒼,百事擇佳日,佳日唯晴陽。

○將次項城,阻風,舟不能進[编辑]

逆水寒風急,輕舟晚不前,因來泊古渡,聊且上平田。草軟行方穩,鶉驚去瞥然,卻尋孤岸遠,吹幘亂華顛。

○斫膾懷永叔[编辑]

高河古穴深,下有蒼鱗鯽,出水獰將飛,落刀細可織。香粳炊正滑,白酒美少力,但欠平生歡,共此中路食。

○夜漁[编辑]

夜漁歸自速,短艇若飛雲,水動月猶白,音人不聞。回身明燭底,撫卷至宵分,我以此為足,勞勞非爾群。

○驚鳧[编辑]

驚鳧雖避人,終戀舊所泊,盡背船頭去,卻從船尾落。須知取勢高,不是初飛錯。

○十月三日相公花下小飲,賦四題[编辑]

△拒霜[编辑]

木杪芙蓉花,開非紅豔早,常畏晚霜寒,朱華競衰草。

△九月二十八日牡丹[编辑]

香包已向青春發,又見秋深特地開,應笑菊殘無意思,不能邀賦洛陽才。

△殘菊[编辑]

零落黃金蕊,雖枯不改香,深叢隱孤秀,猶得奉清觴。

△三日宴集[编辑]

蕭然寒圃有殘芳,吟遍朱欄向夕陽,既許坐陪公袞貴,卻慚蒿羽接鸞皇。

○依韻許主客北樓夜會[编辑]

一月能逢幾笑歡,高樓紅蠟滴金盤,吟餘隴首雲初散,唱盡陽關露已寒。不管星河漸西落,自將煙水去程寬,當時坐客各南北,誰憶重遊泛木蘭。

○謹和相國屋上菊叢[编辑]

屋上有叢菊,結根深瓦縫。既無地勢美,又乏土力擁。乃因塗明生,不由人所種。亦能應節開,焉取入公用。公來歩廣庭,聞鴈目始縱。忽見粲然英,降植合常從。賔僚席其傍,詠玩意已重。物莫厭僻遠,㑹遇良可頌。

○寒菜[编辑]

畦蔬收莫晩,圃吏巳能供。根脆土將凍,葉萎霜漸濃。不應虚匕箸,還得間庖饔。旨蓄詩人詠,從來用禦冬。

○送裴節推歸京[编辑]

遠水未生凍,輕舟歸大梁。岸廻初向月,篙滑始霑霜。清世豈淹俊,上公存薦章。行應重對䇿,莫媿漢賢良。

○十月菊上蜂[编辑]

黄蜂得晴日,不道菊開稀。向蕊晩寒起,落叢無力飛。輕輕難自舉,怗怗一何微。莫問巢房處,斜陽奈欲歸。

○送江學士睦州通判[编辑]

渉淮淮水淺,泝溪溪水遲。君到桐廬日,正值米茶時。試問嚴陵迹,今復有誰知?

○和民樂[编辑]

嵗晩場功畢,野老相經過。有酒自斟酌,適意同笑歌。大兒緝牛衣,小兒護雞窠。囷廩見餘積,息戍靡負戈。林間落熟果,屋裏鳴寒梭。㑹待朔雪時,狐兔生罝闕。飫鮮持作腊,贈乏不言他。是非了莫問,此理當如何。

○和晩花[编辑]

春花莫厭早,秋草莫厭遲。各不相羨慕,榮枯乃繫時。芙蓉東籬英,雖晚亦自宜。霜前給給開,霜後差差萎。深處有孤萼,寒月尚見披。野蜂徒愛香,凍翼不能支。抱枝無力去,憫然見恩私。

○聞進士販茶(自此宣州至和二年五月後)[编辑]

山園茶盛四五月,江南竊販如豺狼。頑凶少壯冒嶺險,夜行作隊如刀槍。浮浪書生亦貪利,史笥經箱為盜囊。津頭吏卒雖捕獲,官司直惜儒衣裳。却來城中談孔孟,言語便欲非堯湯。三日夏雨刺昬墊,五日炎熱譏旱傷。百端得錢事酒䏑,屋裏餓婦無餱糧。一身溝壑乃自取,將相賢科何爾當。

○梅雨[编辑]

三日雨不止,蚯蚓上我堂。濕菌生枯籬,潤氣醭素裳。東池蝦蟇兒,無限相跳梁。野草侵花圃,忽與欄干長。門前無車馬,苔色何蒼蒼。屋後昭亭山,又被雲蔽藏。四向不可往,靜坐唯一牀。寂然忘外慮,微誦黄庭章。妻子笑我閑,曷不自舉觴。已勝伯倫婦,一醉猶在傍。

○鳥毁燕巢[编辑]

堂間兩胡燕,哺雛銜百蟲。老雅亦養子,偷雛燕巢中。燕巢忽墮地,六七皆命窮。赤身無羽翼,腸斷彼雌雄。來往徒鳴聲,安得置室宫。我閔樓窶籔,俄巳强雨風。從今更生卵,不若受女娀。

○五月十三日大水[编辑]

誰知山中水,忽向舍外流。誰知門前路,已通溪中舟。窮蛇上竹枝,聚蚓登堦陬。我家地勢髙,四顧如湖滮。浮萍穿籬眼,斷葑過屋頭。官吏救市橋,停車當市樓。應念此中居,望不辯馬牛。危湍㵼天河,漫漫無汀洲。羣蛙正得時,日夜鳴不休。戢戢後池魚,隨波去難留。揚鬐雖自在,江上多網鈎。紛紜閭里兒,踊躍竟學泅。吾慕孔宣父,有意乗桴浮。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