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集/卷4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 詩二十九 宛陵集
卷四十一 詩三十
卷四十二 詩三十一 

○依韻和馬都官春日憶西湖寄陸生[编辑]

時望前湖倚玉梯,雲山橫絕路東西,只知遠目窮芳草,不見高人在曲堤。畫榼尋春應醉去,舊朋懷昔欲魂迷,海邊燕子來無數,願托雙飛寄短題。

○送志來上人往姑蘇謁元曹[编辑]

折取東橋柳,青青向故人,欲知問館處,要識舊溪春。旋灑銅瓶水,休沾野寺塵,吳門逢隱者,必是漢名臣。

○溫成皇後挽詞[编辑]

鞏洛園陵啟,函關鹵簿聞,素車迎紫氣,靈襪度青雲。歌欲傳長恨,人將問少君,明年賀元日,無復繡衣薰。

○和真上人萬松亭虎窺泉[编辑]

南岡新路平,東嶺新亭成,嶺上松萬株,嶺下泉一泓。松未龍鱗老,泉曾虎跡行,虎去豈不渴?松今豈不生?泉無百尺繩,安見甘與清?松無百歲人,安見千丈榮?道人能喻道,莫使世人驚,我來開醉眼,不似阮步兵。

○種碧映山紅於新墳[编辑]

年年杜鵑啼,口滴枝上赤,今同萇弘血,三歲化為碧,因移新塚傍,顏色照松柏。

○邵郎中姑蘇園亭[编辑]

吟愛樂天池上篇,買池十畝皆種蓮,簿城萬竿竹嬋娟,藤纜繫橋青板船。折腰大菱不直錢,鸂鶒沙際眠,水從太湖根底穿,月出洞庭山上圓。公歸與客相留連,秋風鶴唳春杜鵑,班鱸斫膾紅縷鮮,紫豉煮蓴香味全。我思白傅在三川,吳船雖有吳饌偏,當時九老各華顛,裴令來過吟復聯,至今怪石存舊鐫,七葉樹蔭黃金田。羨公有子勝昔賢,高門通車千萬年。

○與正仲屯田遊廣教寺[编辑]

春灘尚可涉,不惜濺衣裾。古寺入深樹,野泉鳴暗渠。酒杯參茗具,山蕨間盤蔬。落日還城郭,人方帶月鋤。

○哭謝公儀學士[编辑]

道路傳聞日,驚嗟尚復疑,疾因勤學得,命不與人期。賈誼年傷少,相如恨見遲,向來公輔器,看取李家知。

○依韻和王介甫兄弟,舟次蕪江,懷寄吳正仲[编辑]

楚客連檣泊晚風,吳人江畔醉無窮。少陵失意詩偏老,子厚因遷筆更雄。貫口信潮千里至,平沙落日一時紅。知君兄弟才名大,我愧白頭遼水東。

○依韻和吳季野馬上口占[编辑]

溪頭三月草菲菲,城畔春遊惜醉稀,莫信杜鵑花上鳥,人歸猶道不如歸。

○邵考功遺鮆魚及鮆醬[编辑]

已見楊花撲撲飛,鮆魚江上正鮮肥,早知甘美勝羊酪,錯把蓴羹定是非。

○昨於發運馬御史求海味,馬已歸闕,吳正仲忽分餉黃魚鱟醬鮆子,因成短韻[编辑]

前欲淮南求海味,緘書未發報還台,陸機黃耳何時至,罌品分傳事按杯。

○正仲答云,鱟醬乃是毛魚耳,走筆戲之(未開誤認其器)[编辑]

折卻毛魚一品資,吳郎聲屈向吾詩,若論絺子無從著,冤氣衝喉未可知(正仲詩云:“鱘黃鮆子出蘇台”,蘇台非出也)。

○春日東齋[编辑]

剝剝禽敲竹,薰薰日照花,耳中無俗聽,眼底有閑誇。逃筍過幽草,吹香到別家,吾懷方自得,切莫問生涯。

○吳正仲遺新茶[编辑]

十片建溪春,幹雲碾作塵,天王初受貢,楚客已烹新。漏泄關山吏,悲哀草土臣,捧之何敢啜,聊跪北堂親。

○閑居[编辑]

讀易忘饑倦,東窗盡日開,庭花昏自斂,野蝶晝還來。謾數過籬筍,遙窺隔葉梅,唯愁車馬入,門外起塵埃。

○依韻和季野見招[编辑]

悲憂如路去無程,靜節終朝酒自傾,苦苦來朝為醉伴,西山不使伯夷清。

○依韻馬都官宿縣齋[编辑]

常愛陶潛遠世緣,阮家仍有竹便娟,夜深風撼蕭蕭響,誰憶北窗人正眠?

○吳正仲見訪回,日暮必未晚膳,因以解嘲[编辑]

永日無車馬,閑坊有竹鄰,雨中烏帽至,門外綠苔新。不殺雞為具,堪題鳳向人,山公識墨在,知我舊來貧。

○昭亭潭上別弟[编辑]

從來潭上別,先賽故山祠,卻入舟中飲,無令盞盡遲。須拚一日醉,便作數年期,落日馬嘶急,岸傍人散時。

○夢後得宋中道書(四月十九日)[编辑]

宵夢宋子語,晝得宋子書,書意與夢語,曾不異往初。昔我遭家難,逢子亦在廬,我南君大梁,千里非隔疏。念處天地中,天地猶一車,日月為兩轂,星辰隨徐徐。晝夜轉不已,載之將焉如,冉冉趨死鄉,萬古曾無餘。其間乃有夢,覺實夢何虛,何虛亦何實,及盡皆同墟。身世既若此,合離休歎諸。

○送吳季野太博移蜀靈泉,先至輦[编辑]

葦箔蠶齊老,桑林葉更生,楚禽多異響,蜀棧未堪行。客散岸傍席,馬還溪上城,過都當有問,為語欲岩耕。

○至和元年四月二十日,夜夢蔡紫微君謨同在閣下食櫻桃。蔡云:“與君及此再食矣。”夢中感而有賦,覺而錄之[编辑]

朱櫻再食雙盤日,紫禁重頒四月時,滉朗天開雲霧閣,依稀身在鳳皇池。味兼羊酪何由敵,豉下蓴羹不足宜,原廟薦來應已久,黃鶯猶在最深枝。

○依韻和吳正仲赤目見寄[编辑]

尋常不病眼,青白看人多,暫見朱成碧,難逢扁與和。金篦舊說在,訶子古方磨,我自苦風痹,思君那得過(葛洪治赤日翳膜方:訶子一枚,以蜜炙口磨注目中)?

○雨燕(五月五日)[编辑]

雨燕去還來,銜蟲為雛食,雄雌濕已倦,梁棟冷並息。緣礎蚍蜉群,拾餕蜻蜓翼,穀粟滿京園,任從黃雀得。

○夏蟲[编辑]

物久必自化,化之猶騫騰,當看廁中蛆,去作盤上蠅。飛聲既混雞,斂跡何疑冰,寄言漆園吏,已知鶤與鵬。

○秋雨篇[编辑]

秋雨一向不解休,連昏接晨終窮秋,梅生不量仰天問,神官夜夢言語周。“日月是天之兩目,忽然生翳無藥瘳,只知淚滴為赤子,赤子豈誤天公憂。”天公哭歊,灑涕落九州,地祗不敢安,泥潦已沒頭。乃因從容詰神官:“後稷今在帝所不?從前後稷知稼穡,曾以筋力親田疇,曷不告帝且輟泣,九穀正熟容其收。早時不泣此時泣,憂民欲活反扼喉。”神官發怒髭奮虯:“下士小臣安預謀!”恐然驚覺汗交流,樹上已聽呼雌鳩。

○中秋月下懷永叔[编辑]

有朋無明月,秉燭光強致,有月無樂朋,獨酌顏易醉。往年過廣陵,公欣來我值,期玩秋蟾圓,靜掃庭下地。復邀高陽公,剩作詩準備。特特乃多連,後池風雨至,一夜看石屏,怛吟無逸氣。今宵皓如晝,千里嗟離異,固知理難並,把酒遙相寄(當時出月石屏同詠)。

○聞永叔出守同州寄之[编辑]

冕旒高拱元元上,左右無非唯唯臣,獨以至公持國法,豈將孤直犯龍鱗。茱萸欲把人留楚,苜蓿方枯馬入秦,訪古尋碑可銷日,秋風原上足麒麟。

○九日陪京東馬殿院會疊嶂樓[编辑]

誰言天去遠?山上有樓台。峰色引溪色,共入茱萸杯。行當登泰山,雲埽日月開。柏烏與城烏,兩處休鳴哀。

○酒病自責,呈馬、施二公[编辑]

李白死宣城,杜甫死耒陽,二子以酒敗,千古留文章。我無文章留,何可事杯觴?況承先子戒,宜不著口嚐。昔聞有田竇,以此相滅亡,禮飲不在多,歡飲不在荒,二公方逢時,安得入醉鄉。

○宣城馬御史酒闌一夕而西,因以寄之。御史嘗留老馬與予僕[编辑]

三更醉下陵陽峰,平明溪上去無蹤,義牙鐵鎖謾橫絕,濕櫓不驚潭底龍。斷腸吳姬指如筍,欲剝玉棐將何從,短翎水鴨飛不遠,那經細雨山重重。卻顧舊埒老病馬,塵沙歷盡空龍鍾。

○詠懷[编辑]

西方有鳥鼠,生死同穴居,物理固不測,孰言飛走殊!雄雌豈相匹?飲啄豈相須?一為枝上鳴,一為莽下趨,苟合而異向,世道當何如?

○答仲雅上人遺草書並詩[编辑]

經月不出戶,堂上多綠苔。忽有方外客,衣披稻畦來。來從青山下,手把紈素裁。筆草數行字,瘦蛇起春雷。渴墨未散霧,屈角麟欲開。裝為兩大軸,置我並瓊瑰。懶瞋長鬒奴,掛壁不掃埃。智永與懷素,其名久崔嵬。師今繼此學,入神在徘徊。未料輒以我,便比和羹梅。我心常苦酸,得姓何可能。

○讀吳季野《芝草篇》[编辑]

阮生存詠懷,美彼曜朱堂,一榮不復枯,五色異眾芳。眾芳發朝露,俄以斂夕陽,丹莖起瓦礫,又匪媚棟梁,此稟由至和,君子要有常。

○送吳季野[编辑]

贈言必有規,無規固無言,強言苟無補,何異秋蟲喧!君行蜀道難,不厭治輊軒,母歿未歸土,女長未出門,誰能力為此,勞苦遊牆藩?

○吳季野話撫州潛心閣[编辑]

高閣潛心所,圖書暴蠹收,青山隨宅轉,遠水向門流。迤邐看無厭,潺湲聽不休,一聞秦洞說,便欲泛漁舟。

○詠懷四首[编辑]

一身頭面間,所用蓋有長,兩耳主於聰,兩目主於光,維鼻主於嗅,維舌主於嚐。以耳辨黑白,以目分宮商,以鼻識酸鹹,以舌聞嗅香,各各反爾用,安得無悲傷。此能而兼彼,自勞由不量,寄言世上人,欣欣蹈其常。

東方有野父,禳田一豚蹄,復操一盂酒,祝穀滿吾棲。百金請救兵,所欲奢所齎,彼何滑稽生,仰天獨笑齊。

自余居田里,未免病與貧,常把神農書,每以藥物親。處方猶持法,義比君使臣,但恨無餘資,豈及療我鄰。筆頭不中書,聊可備急人,昨日除吏來,吾邦為長民,欲溺復燃灰,敗筆前已陳。

風驅暴雨來,雷聲出雲背,若決千仞溪,追奔下天鎧。堂堂亞夫軍,吳楚不足碎。旱氣沃原田,煩蒸洗闤闠。深料生注射,聚沫猶壅礙,青蔥草樹鮮,斷沒虹霓在。向晚留霽暉,芙蓉染新黛。

○送毛秘校宣城主簿被薦入補令[编辑]

良驥不必大,騰羈已超邁,良弓不待寒,調弦日勁快。宣城古大邑,聽訟易聾聵,君能抉其塞,宰與民共賴,自當割雞用,刃必無鈍敗。嘗聞開元時,令長多賜戒,戒石今尚存,世異事不背。以此贈行行,無酒勿我怪。

○鴨腳子[编辑]

魏帝昧遠圖,於吳求鬥鴨,乃為吳人料,重玩志已愜。江南有嘉樹,脩聳入天插,葉如欄邊跡,子剝杏中甲,持之奉漢宮,百果不相壓。非甘復非酸,淡苦眾所狎,千里競齎貢,何異貴爭踕!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