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集/卷4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一 詩三十 宛陵集
卷四十二 詩三十一
卷四十三 詩三十二 

○八月十五日夜東軒[编辑]

隔竹已見月,清光度溪來,移影上素壁,與我相徘徊。是夜正中秋,天地霧露開,人疑玉兔出,藥杵不生埃。嫦娥倚冰輪,豔色若自媒,他夕豈不好,物意為之摧。

○送楊辯青州司理[编辑]

儒者服褒衣,氣志輕王公,一落該網中,折節長俯躬。山東多豪士,片言不可窮,青土饒嘉棗,無以人鈍蒙。彼知南楚輕,強始必弱終,矯志合其情,乃是吾徒通。行當問友生,為我舉杯空。

○隱靜山訪懷賢上人不遇[编辑]

松上垂青蔓,蒲根瀉碧泉,高僧來不見,卻返五峰前。

○遊隱靜山[编辑]

心在名山久,積歲未及遊,將過值風雨,路不通馬牛。丁壯四五人,籃輿時更休,轉谷逢煙火,下隰多田疇。偃穟黃壓畝,刈麻東盈丘。始覺山門深,長松如騰虯,直上百餘尺,蒼髯葉修修。五峰迎人來,冷逼台殿秋,石泉出雲中,引入舍下流。緣源至岩口,岩底魚可鉤,天昏碧溪去,果熟青猿偷,草樹不盡識,自起詩人羞。濺濺澗水淺,苒苒菖蒲稠,菖蒲花已晚,菖蒲茸尚柔。靈根采九節,試共野僧求,逡巡能致之,衰疾無甚憂。昔聞有釋子,渡江用杯浮,棲心向茲地,埋骨在林陬。駁陰漏斜光,徒欲窮巔幽,夜還南陵郭,幾落猛虎喉。

○路詠[编辑]

五里十里消磨盡,千蹄萬蹄來往蹤,古今不是不經歷,踏破青山重復重。

○書席語送馬御史[编辑]

天意漫漫物自供,聞香能至是喧蜂,野人割蜜不須盡,留與寒脾作禦冬。

○送李南玉[编辑]

小人貧於資,君子貧於時。小人富於貨,君子富於辭。貧雖同寒饑,富不同路岐。彼富歿則已,此富名不移。丈夫事百變,未死安可期?明明趨財利,莫恤前人嗤。舉家如春蠶,仰食不可遲。況念宿債窘,何愧賤士為!買臣嘗負薪,相如猶滌卮。君思此二人,信吾所不欺。邇者有趙壹,窮憤自興詩,乘驥抱美玉,樂與和未知。古來鮮逢遇,後世無苦悲。

○代書寄鴨腳子於都下親友[编辑]

予指老無力,不能苦多書,書苟過百字,便覺筋攣拘。京都多豪英,往往處石渠,作書未可周,寄聲亦已疏。後園有佳果,遠贈當鯉魚,中雖聞尺素,加餐意何如。

○秋日家居[编辑]

移榻愛晴暉,翛然世慮微。懸蟲低復上,鬥雀墮還飛,相趁入寒竹,自收當晚闈。無人知靜景,苔色照人衣。

○昭亭別施度支[编辑]

昭亭送客地,來往四十年,常視松端日,每稽潭上煙。風移虎旗腳,寒入牛童肩,待訪名山去,相期廬阜前。

○潘歙州話廬山[编辑]

潘侯話廬山,落落尤可伏。初雲江上來,遠見雲中瀑,舍舟到雲外,觀瀑已岩麓。往往逢平田,攢攢愛深木,竹門懸徑微,源水陰藤覆。坐石浸兩骹,炎膚起芒粟,夕陽穿萬峰,高下相出縮,尋常杳不分,但被煙嵐畜。絕頂水底花,開謝向淵腹,風力豈能加,日氣豈能燠,攬之不可得,滴瀝空在掬。夜昏投僧居,孤燈望溪曲,忽聞清磬音,漸近幽林屋。止侯休多談,已滿我心目,懷遊二十年,夢寐今固熟,何當借輕舠,一往如飛鶩!

○秋日村行[编辑]

溪霧晝又收,山村夜初晦,饑禽來往飛,遠樹青紅碎。原上楚牛童,屋頭吳婦碓,雞肥酒已熟,野老邀同輩。

○吳正仲遺蛤蜊[编辑]

紫緣常為海錯珍,吳鄉傳入楚鄉新,樽前已奪蟹螯味,當日蓴羹枉對人。

○送潘歙州(潘過宣城而送之)[编辑]

一見新安守,便若新安江,洞徹物不隔,演漾心所降。遠指治所山,已入鄰齋窗。捧輿登南嶺,策馬懷舊邦,養親將為壽,傾甘抱玉缸。觀軍將勞士,臠肥堆羊腔,下車談詩書,上世擁旄幢。勿窺淵遊鱗,無吠夜驚尨,他日聞課第,天下誰能雙。

○馬都官行之惠黃柑、荔枝、醋壺[编辑]

梁霜胡甘熟,烘日荔枝美,橘柚未為精,葡萄安可擬?郭生始能讚,魏文何謬比,二果皆世珍,乃遺及賤士。而復副醇醯,或乞自諸己,豈唯享遠味,終得為直矣!

(郭璞讚云:厥包橘柚,奇者維甘。魏文帝記云:南方龍眼、荔枝,寧比西國葡萄、石蜜)

○前以柑子詩酬行之,既食,乃綠橘也。頃年襄陽人遺柑,予辨是綠橘,今反,自笑之[编辑]

昔辨荊州誤,今為越叟迷,黃柑與綠橘,正似武圭。

○新安潘侯將行,約遊山門寺,予以濘淖遂止,因為詩以見懷[编辑]

蒼山自為門,呀豁異鐫镵,路通石壁盡,潦起田穟陷。傍嶺有結廬,潛潭淨於鑒,聞之固欲往,久雨濕泥濫。莫陪太守車,然諾豈誑賺,遙遙橋上去,望望馬猶站,畏滑不肯行,非關惜韉

○依韻自和送詩寄潘歙州[编辑]

潘侯擅詩筆,五色神授江,世家有大勳,佐舜同厖降。子孫逢太平,少小事書窗,源流本慷慨,吐論皆經邦。量猶函牛鼎,吾徒愧罌缸。開口必典實,省腹唯空腔。作者過我門,應笑無戟幢,窮老在弊廬,何異守戶尨!有心希買交,白璧無一雙。

○避為師,依韻答李獻甫[编辑]

蛟龍養鬐鬛,當在浩浩潯,虎豹養文采,當在巍巍岑。我無太山高,我無滄海深,斗水與堆阜,恐未慰此心。

○送李逢原[编辑]

禰衡負其才,沉沒鸚鵡洲,李白負其才,飄落滄江頭。後亦多效此,才薄空羈囚,文章本濟時,反不能自周。吾嘗戒吾曹,慎勿異爾流,臧倉毀孟軻,桓鬐迫聖丘,雖雲推之天,未免皇皇求。吾今重子學,無力薦公侯,行當思吾言,非教子佞柔。

○重送李逢原歸蘇州[编辑]

吳客歸從楚,霜華著馬蹄,倦童持弊橐,呼艇過寒溪。寂寞區中飯,依稀日午雞,張儀猶舌在,不必愧於妻。

○黃國博遺銀魚乾二百枚[编辑]

幹若會稽筍,色比荊州銀,熟宜煨栗火,飲助擁爐人。低陰欲飛雪,酒微生頰熱,海上使方來,多餉不為餮。

○三和寄潘歙州[编辑]

昔固聞陸海,今復有潘江,文章吞時英,光芒瞻裏降(爾雅曰:降婁,奎婁也)。如遊太室陽,仰見玉女窗,高才生大國,試政來遠邦,道傍一相顧,冰壺臨瓦缸。逸驥美豐肉,老曆慚瘦腔,藻詠答下俚,玉鈐鏘寶幢。尋言不悟言,自笑趁塊尨,終知將門豪,射雕常貫雙。

○送天台李令庭芝[编辑]

吾聞天台久,未見天台狀,去海知幾里?去天知幾丈?峰嶺隱與出,岩壑背與向,雲雷反在下,泉瀑反在上。幽深無窮窺,杳眇無窮望,至險可悸栗,至怪可駭喪。石橋彎長弓,跨絕弦未放,當時白道猷,平步入青嶂。去為六百石,亦見志所尚。子欲廣異聞,可以一尋訪。

○十一月十二日賽昭亭神[编辑]

冷雨凝雪未成雪,潭空魚寒歸石穴,長篙扣穴倩鯉魚,寄信山頭來奠設。魚傳水鳥飛上山,山大槎槎幹吹咽,旋灰起角巫鼓鳴,漆俎銅盤顫牲血。琵琶嘈嘈神降言,福汝佑汝無災蘖,西向啐飲東向回,谿心卻望山崔嵬。

○依韻和吳正仲冬至[编辑]

流光冉冉即衰遲,物趣回還似轉規,長景已知今日至,孤懷不比少年時。阻陪上閣鴛鸞後,且與南州父老期,況有舂禾新酒熟,百分休放手中卮。

○施君挽歌[编辑]

哀鐸淒淒裏,銘旌杳杳中,澗雲銷牴帳,山雨入蒿宮。世路行來久,泉塗去莫窮,素吟應共葬,飲韻在松風。

○杜和州寄新醅,吳正仲云,家有海鮮,約予攜往就酌。逡巡又云,幕中有會,且罷此飲[编辑]

淮南寄我玉醅酒,白蚶海月君家有,欲持就味明日期,窮羹易覆已反手。從事開筵不可辭,燕脂秀臉羅前後,長頸善謳須剩謳,只恐老來歡意休。

○依韻答吳正仲罷飲[编辑]

君辭予家傾蟻醅,自有嘉味須持來,青篾絡瓶方出戶,紅妝侑席已邀杯。窮愁一飲猶關分,側望群賢不可陪,靜坐紙窗無所得,只將文字眼前堆。

○送王景憲奉職[编辑]

清羸將家子,苦節自寒儒,四壁我何有,一錢君亦無。下灘船亦急,聞雁日將晡,行愛青山口,人煙事網罛。

○讀毛秘校新詩[编辑]

毛公明於詩,其係宜善續,前示五長篇,大須傾幾曲,豈特元和間,咳唾成珠玉。

○送允從上人還廬山[编辑]

山高雲在下,諸壑藏半空,千重萬重翠,正望落日中。不知野僧歸,石徑寒易通,松間無人掃,隕葉如斷鬃,獨行逢莫寒,衣裂溪上風。

○依韻諸公尋靈濟重台梅[编辑]

梅要山傍水次栽,非同弱柳近章台,重重葉葉花依舊,歲歲年年客又來。雖愛千枝競繁密,還嗟短發已衰頹,郎官博士留車騎,擁蔽修篁為斫開。

○和正仲再和罷飲[编辑]

吳味期君強飲開,楚醅因我破愁來,何言合美將虛館,卻憶爭妍就捧杯。夜霰已先庭雪集,單衣難與毳裘陪,踐盟幾欲驅車去,塵事無端日日堆。

○和韻三和戲示[编辑]

笭箐畫蛤瓦缸醅,海若淮堧各寄來,將學時人斗牛飲,還從上客舞娥杯。蓬蒿自有蔣生樂,珠翠寧容鄭氏陪,莫計寒暄與風雪,古來黃土北邙堆。(鄭康成與盧子幹同事馬融,融後堂有珠翠之會,康成不得預焉)

○嘉雪應祈呈權郡通判[编辑]

臘近冬殘雲未合,江南青壟麥休肥,誰將太守隨車雨,一夜從風作雪飛?

○依韻四和正仲[编辑]

四和還如九殳醅,更醇更美未嫌來,相逢莫作兩般眼,一飲不辭三百杯。嵇阮當時無俗慮,山王雖貴亦能陪,如今世態尤堪薄,只把官資滿眼堆。(袁招飲鄭雲自早至暮三百餘杯)

○雪[编辑]

朔雲生晚雨,臘霰集狂風,不數花多出,安知天更工?漫階夜已積,萬物曉初蒙,誰憶新豐酒,乘驢灞水東?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