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集/卷5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十 詩三十九 宛陵集
卷五十一 詩四十
卷五十二 詩四十一 

○還吳長文舍人詩卷[编辑]

松液化茯苓,又因為琥珀,遇物必得形,毛髮曾不隔。君子亦豹變,其文蔚可覿,個者逢吳侯,滿腹貯經籍。噴吐五色霓,自堪垂典冊,詩教始二南,皆著賢聖跡。後世竟剪裁,破碎隨刀尺,我輩強追仿,畫龍成蜥蜴。有唐文最盛,韓伏甫與白,甫白無不包,甄陶咸所索。侯初守二郡,山水多助益,升高觴嘉賓,賦筆速鷹翮。葺書成大軸,許我觀琮璧,真物固易辨,恨無百金易。借從懷袖歸,誦玩廢朝夕,譬如遊國都,惝恍失阡陌。苦吟三十年,所獲唯巾幗,豈比誇受降,甲齊熊耳積。重見元和風,珠玉敵海舶,自慚寒餓為,何張空避席?

○和正月六日沈文通學士遺溫柑[编辑]

禹書貢厥包,未知黃柑美,競傳洞庭熟,又莫永嘉比。適觀隱侯詩,獲此殊可喜,誦句擘露囊,香甘冷熨齒。明朝鎖禮闈,何暇醉鄰里!

○史供奉群鶴[编辑]

出珥銀貂侍太清,回看雙鶴舞中庭。翩翩曾是仙人驥,兩兩尚儀君子形。靜夜欲還緱嶺月,終朝思啑太湖萍。莫將樹上雞相並,會待歸飛向杳冥。

○雪[编辑]

竇達觀禪師見寄,依韻答岩竇常留雪,山雪不有心,禪衣百衲重,香刹四明深。馴鹿來銜果,栽松去作林,自緣冠紱累,未解遠公尋。

○和孫端叟寺丞農具十三首[编辑]

△田廬[编辑]

結廬野田中,其高足以覘,坐臥劣自客,巢棲未嘗斂。但能風雨蔽,何惜茅蓬苫,終當收獲畢,寂寞懸山店。

△颺扇[编辑]

田扇非團扇,每來場圃見,因風吹糠乞,編竹破筠箭。任從高下手,不為暄寒變,去粗而得精,持之莫肯倦。

△樓種[编辑]

農人力已勤,要在布嘉種。手持高斗柄,嘴瀉三犁壟。月下叱黃犢,原邊過廢塚。安知俠少年,玉食金羈擁。

△樵斧[编辑]

適從伐枯桑,莫悟刀已缺。蠶工向欲迫,田事不可徹。丁丁背穀聲,役役持柯熱。積薪高於山,焉用先後別?

△耒耜[编辑]

古聖通物宜,揉斫資粒食。稼穡盡民勤,墾耕窮地力。推化本神農,維時思後稷。我老欲歸田,茲器已先識。

△錢抃[编辑]

詩稱鬐錢翽,南畝興農作。寧唯務芟雉,豈不在刈獲?收功尚嘉穀,托用隨芒颭。太平茲所重,坐見銷鋒鍔。

△耰鋤[编辑]

蕪穢或不治,良苗安得長。薅來露未晞,荷去月初上。侵煙濕鵝頸,近茇翻蟻壤。生具自有餘,何辭汗沾顙!

△襏襫[编辑]

上襏與下襫,青蓑苦能織。曉披春雨來,晚曬陽披側。蔽身常自足,衝濕曾為得。任從野風吹,已敵寒蓬色。

△台笠[编辑]

力田冒風雨,緝籜為台笠。寒蓑相與用,陰野低迷入。足屨固易濡,鬢葆何嘗濕。斯須未可去,赫日實乃急。

△水車[编辑]

既如車輪轉,又若川虹飲。能移霖雨功,自致禾苗稔。上傾成下流,損少以益甚。漢陰抱甕人,此理未可諗。

△田漏[编辑]

瓦罌貯溪流,滴作耘田漏。不為陰晴惑,用識早暮候。辛勤無侵星,簡易在白晝。同功以為準,一決不可又。

△耘鼓[编辑]

掛鼓大樹枝,將以一耘耔。逢逢速遠近,汩汩來田里。功既由此興,餉亦從此始。固殊調猿猴,欲取兒童喜。

△牧笛[编辑]

牧人樂下牧,背騎吹短笛。聲穿吳雲低,韻入楚梅的。誰嗟苦調急,自與幽意寂。應同堯時民,歌將土壤擊。

○和孫端叟蠶具十五首[编辑]

△繭館[编辑]

漢儀後親蠶,采桑來繭館。雲母飾車上,鉤籠載車畔。援條露已乾,受葉日將晏。為言天下婦,茲事不可慢。

△織室[编辑]

常聞漢皇後,織室數來觀。宮女豈不勤,帝袞得以完。亦將成纁黃,非用競龍鸞。意在奉宗廟,後人其可安。

△桑原[编辑]

原上種良桑,桑下種茂麥。雉雊麥秀時,蠶眠葉休摘。空條漏日多,餘椹更誰惜。會待黃落來,酒壚燒斗石。

△高幾[编辑]

桑柔不倚梯,摘桑賴高幾。每於得葉易,曾靡憂校披。躋升類拾級,下上異緣蟻。閑置草屋傍,鳴雞或棲止。

△科斧[编辑]

科桑持野斧,乳濕新磨刃。繁枿一去除,肥條更豐潤。魯葉大如掌,吳蠶食若駿。始時人謂戕,利倍今乃信。

△桑鉤[编辑]

長鉤扳桑枝,枝間掛桑籠。南陌露氣寒,東方日光動。少婦首且笄,幼女角已。競以采葉歸,曾非事梳櫳。

△桑筥[编辑]

采采向桑郊,盈盈自持筥。掛鉤帶月往,稚葉和煙貯。一心恐蠶饑,搔首促儔侶。到家傾嫩綠,刀幾為父咀。

△蠶女[编辑]

自從蠶蟻生,日日憂蠶冷。草室常自溫,雲髻未暇整。但采原上桑,不顧門前杏。辛苦得絲多,輸官官莫省。

△蠶簇[编辑]

冰蠶三眠休,作繭當具簇。漢北取蓬嵩,江南藉茅竹。蒿疏無鬱浥,竹淨亦森束。競畏風雨寒,露置未如屋。

△蠶槌[编辑]

三月將掃蠶,蠶妾具其器。丘植先㧹(音摘)括,辟室亦塗塈。眾材疏以成,多薄所得寄。終老歸簇時,應無慚棄置。

△蠶薄[编辑]

河上緯蕭人,女歸又織葦。相與為蠶曲,還殊作筠篚。入用此何多,往售獲能幾。願豐天下衣,不歎貧服卉。

△繰盎[编辑]

朝漬一盎繭,繰就幾絇絲。絲成繭已盡,盎亦誰復持?道上有墮甑,車傍有鴟夷。二物且莫笑,顧藉各因時。

△紡車[编辑]

蠶月必紡績,絲車方挑擲。燈下絡緯鳴,林端河漢白。纖縷自有緒,虛輪運無跡。腕手已為勞,誰經用刀尺?

△龍梭[编辑]

給給機上梭,往返如度日。一經復一絲,成寸遂成匹。虛腹銳兩端,素手投未出。陶家掛壁間,雷雨龍飛出。

△織婦[编辑]

織婦手不停,心與日月速。常憂里胥來,不待雞黍熟。但言督縣官,立要斷機軸。誰知公侯家,賜帛堆滿屋?

○上元從主人登尚書省東樓[编辑]

閶闔前臨萬歲山,燭龍銜火夜珠還。高樓迥出星辰裏,曲蓋遙瞻紫翠間。丱轆車聲碾明月,參差蓮焰競紅顏。誰教言語如鸚鵡,便著金籠密鎖關。

○自和[编辑]

沉水香焚金博山,杜陵誰復與車還?馬尋綺陌知何曲,人在珠簾第幾間?法部樂聲長滿耳,上樽醇味易酡顏。更貧更賤皆能樂,十二重門不上關。

○又和[编辑]

康莊咫尺有千山,欲問紫姑應已還。人似嫦娥來陌上,燈如明月在雲間。車頭小女雙垂髻,簾裏新妝一破顏。卻下玉梯雞已唱,謾言齊客解偷關。

○和公儀龍圖戲勉[编辑]

五公雄筆廁其間,愧似丘陵擬泰山。豈意來嘲飯顆句,忙中唯此是偷閑。

○再和公儀龍圖[编辑]

千重海浪漁人醉,百戰沙場野叟閑。豈向鬧中還得靜,乃知朝市即青山。

○放鶉[编辑]

獸烹羊豬,鳥烹鴨雞,唯鶉不殺,置奴而攜。公坐堂上,見而悲淒,急令開笯還故棲,其間無力飛不齊。公只知魚之洋洋,鵝之鶂鶂。噫兮!噫兮!

○莫登樓[编辑]

莫登樓,腳力雖健勞雙眸,下見紛紛馬與牛。馬矜鞍轡牛服褵,露台歌吹聲不休,腰鼓百面紅臂濆,先打《六幺》後《梁州》。棚簾夾道多夭柔,鮮衣壯僕獰髭虯,寶撾嗬叱倚王侯,誇妍鬥豔目已偷。天寒酒醺誰爾侜,倚檻心往形獨留,有此光景無能遊。粉署深沉空翠幬,青綾被冷風颼颼。懷抱既如此,何須望樓頭!

○莫飲酒[编辑]

莫飲酒,酒豈讎,顏回不飲不白頭。千鍾稱帝堯,百觚號聖丘,定國數石無滯留,康成三百杯未休。阮籍作詩語更遒,聖賢在前誰與謀?喉軋舌強須潤柔,照見文字勝膏油。

○依韻和永叔勸飲酒、莫吟詩雜言[编辑]

我生無所嗜,唯嗜酒與詩,一日舍此心腸悲。名存貴大不輒思,甑空釜冷不俛眉,妻孥凍饑數恚之,但自吟醉與世違。此外萬事皆莫知,王公謁請眾去早,既衰愈懶身到遲,日高倦僕顏色沮,況騎瘦馬兩耳垂。厭此勞苦不喜出,唯有文字時能為。諸公尚恐竭智慮,勤勤勸飲莫我卑。再拜受公言,竊意公矯時,只愛詩,謂余癡。

○和永叔內翰[编辑]

來時擘繭正探官,走馬傳宣夾路看。便鎖青春辭上閣,徒知白日近長安。思歸有夢同誰說,強意題詩只自寬。猶喜共量天下士,亦勝東野亦勝韓。

○和公儀龍圖憶小鶴[编辑]

聞憶華亭雙鶴雛,蒼毛未變頂微朱。閑情且與稻粱飽,寄語休將雞鶩驅。丁令再歸移歲月,王褒端為約僮奴。主人必欲看雙舞,太液池寬肯放無。

○和永叔內翰思白兔,答憶鶴雜言[编辑]

醉翁在東堂,為他栽桂樹,待將枝條與人折,憶著家中玉色兔。夜看明月海上來,光彩離離入庭戶。且問嫦娥一借觀,翁家雖有來無路;嫦娥對面幾萬里,不聲漸漸西南去。是時翁生懷抱惡,卻恨陸機先憶鶴,致令亦念眼迷離,不似傍池能飲啄。始憂免饑僮失哺,又恐白毛塵土汙,仍不如鶴有淺泉,自在引吭時刷羽,花前舉翅鼓春風,只待翁歸向朝暮。我聞二公趣向殊,一養月中物,一養華亭雛,一畏奔海窟,一畏巢松株。我雖老矣無物惑,欲去東家看舞姝。

○和永叔內翰戲答[编辑]

從他舞姝笑我老,笑終是喜不是惡。固勝兔子固勝鶴,四蹄撲握長啄啄。任看色與月光濕,只欲走飛情意薄。拘之以籠縻以索,必不似纖腰誇卓約。主人既賢豪能使賓客樂。便歸膏面染髭鬚,從今晏會應頻數。

○二月五日雪[编辑]

二月狂風雪,寒威曉更加,省闈輕妒粉,苑樹暗添花。有夢皆蝴蝶,逢袍只紵麻,凍吟誰料我,相與賭流霞。(聞永叔謂子華曰:「明日聖俞若無詩,修輸一盃酒。」)

○和公儀龍圗小桃花[编辑]

三分春色一分休,始見桃花著樹頭,霰雪斗來如約勒,為公留作上林遊。

○感李花(二月九日)[编辑]

重門雖鏁春風入,先折桃花後李花,赤白鬪妍思舊曲,舊聲傳在五王家。五王不見留華萼,華萼壞來碑缺落,當時李白欲騎鯨,醉向江南曽不錯。

○琴髙魚和公儀[编辑]

大魚人騎上天去,留得小鱗來按觴,吾物吾郷不須念,大官常膳有肥羊。

○甞茶和公儀[编辑]

都藍攜具向都堂,碾破雲團北焙香,湯嫩水輕花不散,口甘神爽味偏長。莫夸李白仙人掌,且作盧仝走筆章,亦欲清風生兩腋,從教吹去月輪傍。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